百道网-中国专业的出版与数字出版产业门户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雅古复仇记(2018年新版)
雅古复仇记(2018年新版)


雅古复仇记(2018年新版)

作  者:[法]殴仁·勒儒瓦

出 版 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09月

定  价:49.80

I S B N :9787020140626

所属分类: 小说  >  外国小说    

购买这本书可以去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内容简介

《雅古复仇记》2018年新版

法国中学生必读文学名著

《雅古复仇记》是法国作家欧仁·勒儒瓦晚年的杰作,创作于1898年。欧仁虽然作品不多,但这本《雅古复仇记》却是他创作生涯中里程碑似的作品,不仅被列为法国中学生必读文学名著,而且在1969年被改编成电视连续剧,从那时起,少年雅古的名字在法国家喻户晓。

在作者逝世一百周年之际,由小说改编的电影《乡下佬雅古》也搬上银幕,并获得2008年凯撒奖提名。这部小说的语言朴实无华,却于不动声色之中自有一种震撼人心的力量,尤其对贫困、苦难的描写令人刻骨铭心,主人公雅古成年后与妻子、家人在森林中生活的淡泊、安然的态度也深具感染力。这是一部文学价值和教育价值兼具的好小说。


TOP作者简介

欧仁·勒儒瓦(Eugene Le Roy,1836-1907),1836年出生在法国西南地区多尔多涅省奥特福镇。服兵役期间,他曾先后到非洲和意大利作战,1860年退伍,进行政部门工作。1895年发表处女作《弗劳的磨坊》,即获成功。他的杰作《雅古复仇记》1899年问世。他小说中的故事都发生在佩里戈尔地区。这些小说对农民的生活观察细微准确,对人物个性的描绘十分贴切。

插画作者简介:

摩甘(Morgan,1948—),1948年出生在符腾堡,起初在《法兰西西部报》做报刊插图,之后与众多报纸合作,如《晨报》、《礼拜天世界报》。摩甘还为好几出戏雕刻了木偶并给它们设计化装服装,其中包括米歇尔?图尼埃的《皮埃罗或夜的秘密》,欧仁?尤内斯库的《国王死去》,科洛迪的《木偶奇遇记》。

摩甘为伽利玛出版社FOLIO青少年版丛书做了很多插图,其中多为世界名著,如罗尔德?达尔《与动物私语的孩子》、爱伦?坡《金龟子》、莫尔普戈《雾林之王》等。


TOP书摘

在我看来,烧炭这个职业对我很合适,因为一个人待在树林里,日子过得很安静,很少与人打交道。有些人需要社交,希望生活在人群当中,需要左邻右舍、八方消息,需要与别人说客套话或泛泛空谈。而我则不。我觉得不懂得独处是不幸的。群居不如独处,不论对精神还是身体都是如此。众人聚会不论对精神、心灵还是身体都不健康。城里人虽然大谈这种那种好处,大吹这样那样的益处,可城里的穷人并不比我们强。因此当我听见别人吹嘘城里的住房条件时,是很反感的。

总之,言归正传,我觉得没有哪种工作比在大自然里,在阳光下伐木、在星光下看守炭窑更令人愉快的了。这种工作不妨碍人思考,恰恰相反,烧炭人有充分的闲暇思索,而且主题很多。多少个夜里,抬头仰望暗蓝色的天穹下散落于无限深邃的宇宙中那数以百万计的闪烁群星,我陷入沉思。多少回,我欣赏着这些在无限辽阔的苍穹中移转的星斗,犹如调整好的钟表那样精确,在它们应当经过的地方准时到达太空的某一个点!由于经常观察,我最终了解了它们所处方位的时间,如同看钟表一样。我委实不知还有什么比遥望

长庚星缓缓从天边升起更美妙的景象了。我经常独自一人在密林深处,注视着它壮丽地升向苍穹,心想也许这颗星上也有那么一位在哪座巴拉德式的森林里看守炭窑的烧炭人正凝视着地球,就像我这个地球人在出神地凝望着他的星球一样。

也许有人会对我说:“天好时,这一切确实很美。可是下雨天呢?……”

咳,落雨时,我就待在我的陋屋里。再说我还有一张质量很好的山羊皮,可以为我挡风遮雨。下点雨不算什么,时而有点雨,一点也不讨厌。

另外,我也很喜欢观察周围发生的情况,了解野兽和鸟类的习

……

大概不会有人来跟我说,我在森林里的生活并不比和我境况相同的城里人生活得更自由、更健康、更智慧百倍。城里人行动受到种种限制,生的一些病我们乡里人都不知道,而且五谷不分。如果有人这么跟我说,我也一点儿不相信。

可以想见,由于一直在户外在林中干活,我绝不会忘了打猎。我确实始终非常喜爱打猎。我的猎枪始终放在小屋里上了子弹,随时可以使用。不过,别以为当我干活时,当烧炭炉在燃烧时,我可以想去打猎就去打猎。只不过在可以打猎的时候我才去打。有时我也会有意外的收获。譬如,有一次我在森林里的克罗德

莫蒂埃村附近端了一窝小狼崽。我妻子把这些如三周大的小狗般的小狼崽放在一只篮子里,送到佩里戈尔去。上面给了她一笔奖金。这笔钱帮了我们大忙,我们用来装修了一下我们的小破屋,并增添了一间卧室。

自那以来,我还在狩猎地或不期的遭遇中打死了几只野猪。后来我还用以下办法打死了三只狼。冬季里,我模仿发情母狼的叫声,对着木鞋嚎叫,呼唤公狼。我模仿得像极了,一天夜里,我在潜伏的地方看见来了四只漂亮的公狼,它们发出回应的嚎叫,并很快开始相互围着圈打转,狼毛直立,同时发出低沉的吼叫,像公狗一样妒嫉万分。我向这四只狼开枪,其中一只狼中弹倒地。

好奇者也许会说:“适才您谈到您妻子,当您在林中烧炭时,她在干什么呢?”

我么,可不是那种离不开老婆衬裙、对老婆过于关心的人。当然我很爱我的妻子,但用不着整天卿卿我我,表露爱恋之情。需要时,我们毫无痛苦地分离。话说回来,我也绝不是乡村乐师,这些人习惯于走到哪儿花天酒地到哪儿,总觉得自己的家是天下最差的;而我回家时总是怀着愉快的心情。

最初,我在维埃尔湖一带烧炭时,我老婆来到我身边,和我一起待上两三天,然后返回阿祺小屋,看看家里有什么情况,然后再返回来,同时带来一些面包或必需品。白天,她有时帮我搭造烧炭炉,或者等炉子点燃后,她就纺纱,然后烧饭,把锅底下的火拨旺,锅就吊在三根木棍搭起的支架上。晚上,我们在明亮的炭火边谈笑,然后在小木屋里躺在蕨草和羊皮上睡觉。有时,我得起来看看烧炭炉,让妻子静静地休息,横卧在门口的狗看护着她。我情不自禁要再说一遍,那是一种自由、健康、充实的美好生活。

我们刚结婚时就是这么过的。九个月过后,我妻子生了个宝宝,她就独自带孩子,给孩子喂饱奶以后,就让他睡在小木屋里,孩子睡得可香啦。只有一个孩子时,这样还行。可是当第二个孩子降临后,就不行了!她必须待在阿祺小屋里照料新生儿,此时老大已经拽着她的衬裙,开始走路了。可怜的雅古不得不独自一人待在森林里,自己做饭。随着时间的推移,差不多每隔两年或两年半,屋里就添一个娃娃,我妻子根本就没法离开阿祺小屋了,直到老大七八岁左右,帮助照管几个最小的弟妹。

而我并不是老待在附近地方,甚至也不是老待在巴拉德森林里,尽管这是我的家乡或我的居住区。有时,我会到很远的维特森

林,或介于瓦尔汝村和塔尼埃村之间的马奈格森林,甚至一直到贝尔威斯村附近的拜塞德森林以及博恩森林烧炭,主要是给炼铁厂供应焦炭。这样我和我妻子不得不习惯于时不时的分离。可是这并不妨碍我们和从前一样相爱。甚至说一句大胆的话,这些短暂的分离更加深了我们的爱情。要是一对夫妇朝朝暮暮都在一起,这种爱情反而会枯萎。


TOP 其它信息

加载页面用时:46.8747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