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中国专业的出版与数字出版产业门户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设计师的设计
设计师的设计


设计师的设计

作  者:邹游 著

出 版 社:北京大学出版社

丛 书:培文·设计

出版时间:2018年10月

定  价:79.00

I S B N :9787301295618

所属分类: 艺术与摄影  >  设计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 20本书推荐  (全部2个)

TOP内容简介

  随着设计作为创意产业发展的主力军,以及设计在促进现代商业社会发展方面所起的作用越来越大,设计师的职业化和设计师对自我内在的系统提升等问题,日渐受到国内设计学界重视。本书即是一本着重论述设计师如何在现代商业社会中进行自我身份的认同、设计师的创造性与商业成功,以及设计师的自我实现等问题的专著。首先梳理了现代设计发展历程中设计师职业化的历史,如美国的设计师从驻厂设计师走向职业设计机构,以及顾问设计师的兴起等。接着以多位著名设计师的个人发展作为案例分析,论述设计师在职业化过程中如何与“组织”“商业”和“社会”进行共生发展。此外,还通过分析设计师个人发展所必须历经的三个阶段来论述设计师的创造力、设计师的商业价值。


TOP作者简介

  邹游 

  北京服装学院教授 

  中央美术学院博士 

  中国服装设计师协会理事、艺术委员会主任委员 

  2013年至2015年入选北京市“长城学者”培养计划 

  2007年“北京创意·设计年度青年人物”金奖 

  2004年被评为“全国十佳时装设计师” 

  第八届“兄弟杯”中国国际青年设计师大奖赛金奖


TOP目录

序 

第一章 绪论 

第二章 设计师职业形态的演进 

设计现代化:创造与制作的分离 

设计团体和教育机构:推进设计职业化的核心力量 

职业形态的构成:早期的工业设计师 

本章小结 

第三章 商业系统中的职业设计师: 雷蒙德·罗维个案考察 

精益求精:雷蒙德·罗维的职业设计师生涯 

雷蒙德·罗维职业生涯所揭示的“三个核心”问题 

本章小结 

第四章 “有限理性的创造”:商业系统中的设计师创造力分析 

设计师个人发展的三个阶段认识模型(OBS 框架) 

创造力与身份的完整实现:雷蒙德·罗维的启示 

走向“有限理性的创造”:一种应对性的策略思考 

本章小结 

第五章 设计师身份和自我实现:认同的多样性 

组织认同:设计师专业价值的体现 

商业认同:设计师商业价值的表达 

社会认同:超越设计师的神话 

超越认同:设计师的价值和责任 

第六章 设计师的自我实现 

参考文献 

后记


TOP书摘

设计师的自我超越——设计师的全面“在场” 

  由于设计对自然的改造导致了人类环境的改造,由于“人的创造物”出自社会整体又返归社会整体,尽管它可能产生彻底的社会变革,但其阻碍社会发展的担忧在一批有识之士心中是从来不曾搁置。当技术成为物质生产的普遍形式时,它就制约着整个文化;它设计出一种历史总体——一个世界。在两次世界大战期间,设计中心从欧洲转移到美国,特殊的政治、经济环境促使了设计的快速发展,而商业主义在满足人们的生活及欲望时,大众文化对物品的“有计划地废弃”和“折中化”遭到了人们的批评。标准化和愈演愈烈的竞争是构成现代生活的两大要素,这揭示出文化发展史上的一个新的篇章,同时,也衍生出自相矛盾的关系,例如:“标准化”和“竞争”,“简化”和“复杂化”。公众利益和大众品位成为争论的焦点,在认识到潜藏的操纵性和反人性之后,我们同样应客观地认识到商业主义、大众市场、“优良设计”的国际标准及其倡导的文化价值观和社会责任感,都给予了创造以充分的自由。 

  战后一直到60 年代,设计领域关注的重点从企业转向了对公众和环境所承担的责任。拉尔夫·纳德于1966 年被法律界、消费者协会、环保主义者以及2000 名绿色和平组织者推举为“1966 年美国国家交通与汽车安全运动”(The United States’s 1966 National Traffic and Motor Vehicle Safety Act)的领袖,这场运动旨在向政府部门施加压力以提高美国市场上所出售汽车的安全标准指数。这场运动的缘起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拉尔夫·纳德于上一年所出版的最畅销书——《任何速度都意味着不安全——危险中行进的美国汽车设计业》(Unsafe at Any Speed—The Designed-In Danger of the American Automobile),在这本书中,拉尔夫揭示了美国汽车设计业中普遍存在的诸多弊端,特别谴责了通用汽车公司生产的一款名为“Chevrolet Corvair”的轿车所潜藏的种种不安全因素。设计批评的声音开始更多地涉及人,设计本身的革命性遭到了质疑,他们力图在公司利益、个性表达,以及应对社会与环境承担的责任感之间实现平衡的设计作品并非那么完美,这种理想面临来自社会各个阶层从不同立场发出的质疑声。 

  现代人对自己生存环境的担忧终成现实,蕾切尔·卡逊在《寂静的春天》里“揭露了杀虫剂工业和商业贪婪对乡村地区——植物、动物和人类所造成的有害影响”。卡逊在著作中所表现出的激动和愤慨影响了一大批人,其中就包括简·雅各布斯(Jane Jacobs),她在《美国大城市的死与生》一书中对人的居住环境投入了细微入致的观察,对“那些统治现代城市规划和重建改造正统理论的原则和目的”进行了抨击。MIT、哈佛等著名院校的建筑系、规划系将该书列为学生必读书目,从思维的多样性上给专业人士提出了警示。从卡逊到简·雅各布斯,一批有识人士加入对社会发展的论争当中,而从设计的角度来看,设计作为其中的一种改造力量从来就没有停止过思考。维克多·帕帕奈克(Victor Papanek)的《为真实世界而设计》(Design for the Real World:Human Ecology and Social Change)对设计开始了质询,对设计的批评首先直指广告业,对于一种虚饰的、引诱的惶惑力毫不客气,甚至认为这个职业带有欺骗性,“他游说人们购买那些根本就不需要、超越了他们购买能力的商品,只是为了给那些不在乎他们的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因而,广告业可能是现今最虚伪的行业了”。马上,帕帕奈克将矛头对准了工业设计,是“与广告人天花乱坠的叫卖同流合污”。对此看法,我们如果知道他的所指,自然就会认同,他所批评的是“从来就没有坐在那儿认真设计的电动毛刷、镶着人造钻石的鞋尖、洗浴专用的貂裘地毯之类的物品”然后通过广告的虚张声势把这些东西推销给消费者。这让我们想到了阿道夫·卢斯,在1910 年发表的《装饰与罪恶》中对多余装饰的抨击。在20 世纪70 年代,当帕帕奈克看到与卢斯的批判相类似的设计行为时,他当然有理由面对这种历史的倒退高声棒喝。汽车业当然逃不掉帕帕奈克的笔伐,“设计师通过设计那些带有谋杀性质的不安全汽车,每一年都夺取了世界上将近一百万人的生命”,这似乎与拉尔夫·纳德形成了一种内外呼应之势,汽车设计师成立被抨击的目标。我们当然清楚汽车对环境所带来的危害,但是彭尼·斯帕克认为,“为汽车和社会之间难缠的关系问题而责备设计师是不妥的”。 

  如果帕帕奈克仅仅认为,“设计师已经变成了一种极具危险的族群”,就应该取缔、消灭这个族群,那他也就不会有“为真实世界而设计”这样的深切领悟了。“在这个大批量生产的年代,当所有的东西必须被设计的时候,设计就逐渐成为最有力的手段,人们用设计塑造了他们的工具和周围的环境(甚至社会和他们自身)。这需要设计师具有高度的社会和道德责任感。”设计道德和设计伦理的提出成为设计师必须通过的、最基本的一道心理测试题,设计所产生的影响力(好的或坏的),可以说在社会的各个角落都能感受到设计的痕迹,而不绝于耳的批评声显然是设计所招致的危机已经到不能不说的时候,这难道是设计师在自己狭小空间中无法注意的,或许他们根本就没有意识?那么帕帕奈克的及时出现就凸显了其重要性,“设计必须成为一种创新的、具有高度创造性的交叉学科,对人类真正的需要负责”,如果今天的设计师在进行设计的事后自觉地将设计伦理作为评测自己设计的一个标准,那么一种主动的结果、“为了达到有意义的秩序而进行的有意识的努力”才能称为“设计”。 

  与帕帕奈克同时期的美国建筑师、设计师和社会批判家理查德·巴克敏斯特·富勒(Richard Buchminster Fuller)同样具有前瞻性,是最早提出设计要高效节能,并对环境负责的学者之一。其职业生涯开始于Dymaxion 住宅群和Dymaxion 三轮式流线汽车设计原型,Dymaxion 是动力的(Dynamic)、最大化的(Maxmum)和张力(Tension)三个词的组合,这也阐明了富勒的设计思考径向。他想通过低廉的价格、大批量生产和便于运输等手段来实现通过设计解决全球的居住问题,但在商业上却没有反响。而他的理想思辨的设计方式最终在他于1954 年取得专利的几何穹隆结构大获成功,这种利用最少的建筑材料所包围形成的巨大空间成为20 世纪60—70 年代建筑中的流行样式。这两位预言式的人物都认为,“在一个理想世界里,政府以及大型组织会站在广泛的公众利益的角度,仁慈地将居民建筑以及产品设计,导向更为安全的方向,并有效地利用资源”。摆在我们面前的环境问题已经非常严峻,今天设计师必须行动了,设计应该更加以研究为导向,而且我们必须停止再用设计得差的物品去污染地球。 

  不难看到,这些设计师的思考层面显然已经超越了认同系统的组织和商业层面,而在第三个层面的思考似乎对多数设计师而言仅局限在一个相当狭小的范围,这就从根本上把设计师的层级区分开来。而像雷蒙德·罗维、勒·柯布西耶、阿尔瓦·阿尔托、菲利浦·斯塔克和马丁·马吉拉等设计师之所以能够成为设计的精神领袖,甚至代表一个国家的形象,这当然和他们大量的作品密不可分,“不仅要用正确的结构去组合产品的各个部件,还要用准确的造型语言去表达使用者的梦想和渴望,为他们创造适当的符号和象征”。大众通过这些物品切实地感受到了他们所传递出的信息,但是更重要的不仅仅是建筑的居住、衣服的御寒这些功能性的,而是通过这样一种物品的使用行为,对消费者行为思考的潜移默化的引导。但显然的是,“人们通过周围的物品来体现个人或整个群体的社会特征和地位”的这样一种设计活动,“融合了复杂的文化因素和社会因素”,因此在更为广泛的社会层面,如若想要获得大众的认同,须要求设计师在“道德意识”和“信念”的这个向度有强大的支撑力量。我们应该庆幸能够听到这些人的声音,虽然现在觉醒也并不让人乐观。但是如果没有一批有觉悟的、高瞻远瞩的人,今天的后果恐怕更严重。这样的思考一直在继续,2002 年,一本由威廉·麦多诺(William McDonough)、迈克·布朗(Michael Braungart)合著的《从摇篮到摇篮——绿色经济的设计提案》(Cradle to Cradle: Remaking the Way We Make Things)一经推出就震撼了全球环保与商业界。在今天,我们不禁要问,一本关于设计和环保的书竟有如此的影响,到底有何高论呢?不同于以往批评家们对设计都持有一种批评和怀疑的态度,麦多诺和布朗首先对设计持一种肯定的态度,进一步对整个现代工业和人类的造物活动都持一种积极的态度。这反映在人们对待工业革命的态度上,这也成为了研究问题的焦点,即对工业革命以来整个产业生产的核心错误的分析,并试图找到解决之道。如果说工业革命造成了环境污染,是否停止一切生产就是解决的方法呢?而这不啻是一种历史的倒退,人类社会的进步由低级向高级发展是必然的,工业革命发展至今所带来的东西,不只是负面的影响,也有积极的、为人类谋取福祉的一面。显然,这是以往从产业界到环保人士所持有的一种负面思考的方式,能否换一种思维方式呢? 

  帕帕奈克在20 世纪70 年代就已经看到了设计所暴露的问题,而其所提出的解决办法更多地诉诸一种道德伦理思考,《从摇篮到摇篮——绿色经济的设计提案》显然是帕帕奈克的后继者,但麦多诺和布朗似乎走得更远。 

  当一名设计师与帕帕奈克同样具有悲天悯人的伦理关怀时,他该怎么继续设计呢? 

  工业革命初期,自然资源好似取之不尽,“环境的脆弱性,还不是关心的议题。工业设计目标中即未考虑维持自然系统的正常运转,也未觉察到自然界中复杂微妙的相互关系”。《从摇篮到摇篮——绿色经济的设计提案》告诉我们,“如果人类要实现真正的繁荣,我们必须模仿自然界高度效益、含有养分流和新陈代谢的从摇篮到摇篮系统,这个系统不存在废弃物的概念。根除废弃物的概念意味着,产品、包装和系统从设计开始,就必须体认到没有废弃物这回事。由包含在物质中有价值的养分流决定和形塑设计:形式不仅是服从功能,还要不断进化”。“工业革命的思维是线性的,只关心如何把产品做出来,并且快速、廉价地送到消费者手里。” 通常的设计在整个设计流程中,并没有考虑环境的影响以及产品的生命周期,事后的修补反而造成更大的污染,是对一个错误系统的错误解法。 

  从帕帕奈克的呼吁开始,有关环保的问题就成为有良知的产业部门高度重视的部分,比如降级回收(Down Cycling),制造汽车的高品质钢材具有高碳、高抗拉强度的特点,但是在汽车回收时,这些钢材和其他零部件一起被融化,包括汽车电缆中的铜、表面的油漆和塑料,因而降低了钢材的品质,再无法用来制造新车。这样的产品在回收之后无法进入自然界,也无法分解,仍然是污染。今天的绝大多数产品再怎么回收都没有用,因为根本就无法回收,掩埋和焚烧后制造的同样是垃圾,无法消除的污染。显然,具体的解决之道还需要深究。 

  《从摇篮到摇篮——绿色经济的设计提案》则提出,如果从设计之初,就考虑不同原料最后将进入不同的循环,材料不但可以保持原有的性质,甚至可以做到回收升级(Up Cycling)。以塑胶瓶为例,原本含有锑、重金属,如果在回收的过程中能去掉锑,就能变成更好的物质。那么是否是一个更有效的解法呢?“有废弃物产生,就代表设计的失败”,作者将设计的标准重新改写了。 

  传统的设计与商业模式,强迫顾客承担污染的后果,造成“利润的私有化,污染的社会化”,但这是传统工业革命模式的根本难题,并非企业的道德缺失。许多企业都在积极地面对这一难题。 

  美国最著名的办公家具设计公司Herman Miller 在这方面是绝对的先行者。在福特公司之前就邀请MBDC 为他们设计了充满阳光空气的厂房。而“Mirra椅”可以说是第一款符合“从摇篮到摇篮”原则的产品。这把椅子的钢与铝部分可以拆开分别加以回收,产品的98% 可以再利用,做出新的椅子。椅背由Polymer 制成,可回收使用至少二十五次。在设计之初,他们就决定把有害环境的PVC 去掉,并且全部零件可以在十五分钟内拆解完。 

  “摇篮思考”更启发了许多新材料的研发。2005 年,德国的成衣企业Trigema 与EPEA 合作,开发了世界上第一件可完全分解的T 恤。不光是纤维甚至是标签,都完全符合“从摇篮到摇篮”的标准。美国邮政局也导入了“从摇篮到摇篮”的理念,重新设计邮包,六十种不同规格的包装,有一千四百多种成分需要检查,是一项巨大的工程,但令人欣喜的是这些邮包已经上市了。 

  将会有越来越多的符合“从摇篮到摇篮”标准的产品进入我们的生活。但显然,能有这样意识的企业不是太多,而是太少。 

  从作为一个行星系统的地球来看,“我们生存的世界由两种基本元素组成:物质(地球)和能量(太阳)。除了热量和偶尔出现的陨石外,没有任何物质能够进入和离开这个系统”。我们生活的地球,以我们所能到达的认知来看,是一个封闭的系统,它的基本元素是有限的、稀缺的,对人类的生存来讲尤为珍贵。“任何天然的都是我们拥有的,任何人工制造的也不会消失。”我们生存的社会是掌握在我们的手中,设计师所承担的责任不仅要面对今天的我们,更要对子孙后代有所交待。 

  我们在此只是讨论了作为设计师应该具有的道德思考的一个径向——绿色设计,就设计伦理所包含的内容来看,这只是其中一隅[如已经发展成为一种趋势的耐用型设计(Sustainable Design),集中在生态危机的征兆上而不是实际的原因,主张应采取恢复本质的健康而非压制浮现出的征兆]。基于这些思考的设计师,显然其设计作品是由更深层的土壤中生长出来,其生命力必然会更为持久。而这样的设计才最能通达大众的内心,认同的“道德根源给人以力量”,更为接近彼此精神深处,进一步“得到关于它们的更清楚的观念,把握它们与什么有关,对于那些认识它们的人来说,就是变得热爱或尊重它们,而且通过这种热爱和尊重能够更好地实践它们。”设计所追求的正是成为这种精神性的符号化能指,这就为设计“规定了注意和欲望的方向”,从而使广泛的社会认同成为可能。


TOP 其它信息

页  数:240页

开  本:16开

加载页面用时:46.8756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