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中国专业的出版与数字出版产业门户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低欲望社会:“丧失大志时代”的新 • 国富论
低欲望社会:“丧失大志时代”的新 • 国富论


低欲望社会:“丧失大志时代”的新 • 国富论

作  者:[日]大前研一 著

译  者:姜建强

出 版 社:上海译文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09月

定  价:48.00

I S B N :9787532779529

所属分类: 社会科学  >  社会调查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好评推荐   [展开]

TOP 20本书推荐  (全部17个)

TOP内容简介

  《低欲望社会》是日本管理学家、“策略先生”大前研一近期出版的社会观察类作,书中针对日本当下的社会经济现状和特点,将其他发展成熟的国家尚未遇到的社会问题,概要性地归结为一个词,“低欲望社会”——人口减少、高龄化、失去上进心和欲望的年轻人越来越多;国民持有的金融资产,企业也有高额的内部准备金,却未能运用资金,无论是货币宽松政策或公共投资,无法提升消费者信心,撒钱政策亦无力振兴经济……

  面对“低欲望社会”的问题,就算股票持续大涨也不是高兴的时候。但大前研一也指出,并不是要指责年轻人欲望低落,因为这种无欲无求的倾向,在时代脉络之下,也是一种合理的选择。必须思考的是,身处于“低欲望社会”,国民与企业应该如何因应。

  “低欲望”的年轻族群,对企业带来严重影响,其后的世代可能也拥有类似的价值观。企业必须确实分析他们的想法及行为,掌握他们的价值观,重新拟定各种策略及商业模式。

  针对欲望低迷、人力不足、经济不振等问题,《低欲望社会》援引欧美有类似先例国家的做法,提出一系列相应的策略性建议,如都市再开发、闲置土地如何利用、移民政策改善、优化观光地配套建设、刺激“熟龄大人”消费、人才教育转型等等。

  《低欲望社会》所作的观察和策应,对读者了解日本社会经济状况和发展很有帮助,也富有一定的警示作用,同时,大前研一基于以上观察和“身处21世纪,成就事业的关键是培养和拥有多少人才”的认识与危机感,对家长和年轻人,提出了“要有胸怀的憧憬教育”的理念,这一点对读者同样有很好的启示。


TOP作者简介

  大前研一:日本管理学家、经济评论家。英国《经济学人》评其“五位管理师”之一,“日本战略之父”。

  1943年出生于日本福冈。日本早稻田大学应用化学系毕业,其后获东京工业大学核工硕士、麻省理工学院核工博士学位。曾任日立制作所核能开发部工程师,1972年进入麦肯锡顾问公司,历任总公司董事、日本分公司社长、亚洲太平洋地区会长。1994年离开麦肯锡,其后仍以观点及大胆创见,为企业及亚洲国家提出建言。曾先后担任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研究生院教授,斯坦福大学商学院客座教授。2005年,创建商业突破研究所大学(Business Breakthrough School, BBT),并担任校长,致力培养日本未来人才。

  在各国,均能看到大前研一的企业经营及经济、管理类相关著作,著有《思考的技术》《M型社会》《专业主义》《一个人的经济》等书。


TOP目录

新版前言  “28万亿日元经济对策”反而搅动了不安  001

前言  不再以《坂上之云》为动力的日本人  001

 

第一章  现状分析

“人口减少 低欲望社会”的冲击  

如何解读皮凯蒂的《21世纪资本论》  

“田园调布”沦为普通街区的理由  

违反民主主义哲学的累进课税制  

日本成了人人皆贫的国家  

还是皮凯蒂对日本不够了解  

资产课税一律采用单一制  

从危机的教训中什么也没有学到的美国  

年轻人不愿背负危机  

媒体盛传的“稍贵”消费  

“选择不拥有”的合理理由  

日本最大的问题是“人口减少”  

团块二代没有下一代  

动用高龄者和女性也不足以解决问题  

在法国,孩子越多津贴就越多  

问题多多的“个人番号制度”  

日本只有1%的移民比例  

移民不是“人手不足的缓冲材料”  

十年前的分析就是今天原封不动的现实  

赶上泡沫经济的父母是“反面教材”  

“高龄产妇”和“奉子成婚”也在增加  

日本年轻人当中广泛流行“穷充”  

北欧国家为何得以重生?  

不提升技能就会流落街头  

日本人大家都在“穷充”?  

草食化的年轻人与活力满满的老年人  

日本难以变革的最大元凶  

 

第二章  政府的极限

时刻防备“安倍经济学冲击” 

在政策上有招数已尽的感觉  

“第一支箭”陷入懦夫游戏的状态  

“第二支箭”的经济对策效果何在?  

不带动任何增长的“第三支箭”  

不懂得经济本质的安倍首相  

20世纪的处方已经不适用  

应该改变的“国家构造”  

无法退场的“异次元货币宽松”政策  

利率上升,日本央行首遭“自爆”  

优秀的领导者只专注一件事  

误入歧途的安倍政权的“三大本质”  

“微管理”的典型  

“放宽限制”只是徒有其表  

几近恐怖的“计划经济”国家  

“零加班费”的制度是多管闲事  

“地方创生”的压轴策略,也是费解的愚蠢策略  

日本央行与企业的同步异常  

不必感谢“配偶扣除额”  

是“家庭内合并申报”还是“夫妇分别申报”?  

愤怒于比江户时代更为沉重的国民负担率  

毫无道德的“中小企业支援政策”末路  

银行其实什么也没有做  

日本已丧失“金融秩序”  

储存内部保留金的企业是“守财奴”吗?  

增长战略只是在海外收购企业  

让日本企业烦恼的“股价3%派息”  

“降低法人税”对涨薪的反作用  

海外企业自有“节税方案”  

超“20%”的法人税不具有吸引力  

难以阻止的日本企业海外出走  

比登天还难的“不乱花补助金”  

打出“地方创生”,表明招数用尽  

股价上扬的“安倍·黑田泡沫”真相  

如何应对随时可能发生的“暴跌”?  

剩下的是选择“战争”还是“消费税20%”?  

 

第三章  新·经济对策

用“心理经济学”思考增长战略  

过于简单的规定改革会议  

都心大规模再开发方案  

繁荣的关键在于“土地的使用方法”  

15年后日本所需要的对策是什么?  

“东京一极集中”,拯救地方于消失的危机之中  

比起纽约或巴黎,更有余裕的是东京  

“冷藏”湾岸地区土地的愚蠢做法  

以街区为条块,打造防灾的强力都市  

活用“外部经济”就无需使用税金  

对土地所有权者也有吸引力的再开发  

回归都心的人们,周末乡村游玩  

让冷清观光地再生的方法  

向惠斯勒黑梳山或汉密尔顿岛学习  

让湿地一下变成迪士尼的梦幻力  

有“大人”在,海上休闲有戏  

令人动心的“第二人生”  

北陆新干线为什么大受欢迎?  

打造高档客喜欢的设施  

以由布院和黑川温泉为范本  

安倍经济学的税制,导致富裕阶层出逃  

亚洲富裕阶层的“最后的住所”  

解决人口问题,需要20年以上的时间  

建立适合日本的移民体系  

优先拥有“士”经济的资格者  

向普通劳动者发放日本版绿卡  

另一颗炸弹——“护理离职”增加  

已无太多的对策选项  

错误百出的“农业改革”  

“粮食安全保障”政策是无稽之谈  

改“农民渔民省”为“粮食省”  

“解散农协”并不是大问题  

如何摆脱“偏重大米”?  

荷兰农业的惊人之处在哪里?  

“优质农业改革”30年远景  

作为增长战略的“教育改革”  

失去“大志”的内向年轻人  

培养能挑战世界的杰出人才  

日本的大学过多过滥  

如同制作“显像管电视机”的教育  

“毕业生的工资”决定学校的名次  

选拔考生的教授,有慧眼吗?  

文部科学省缺乏改革的锐气  

削减大学数量,增加职业训练学校  

没有“雇佣不均衡”问题的德国  

 

第四章  统治机构改革

现在就要改变国家构造  

不幸言中的今日之闭塞  

自民党主导的“超肥胖体质”国家的末路  

为什么允许“预算提前执行?”  

从“俺们村”选出议员的选举制度  

无法改变制度的致命矛盾  

“无用之物”地方议会,有存在的意义吗?  

在海外,“无报酬”的议员也属正常  

由各地提出“旗舰企划”  

让都道府县成为“增长的引擎”  

学习德国地方分权(州)的竞争力  

自民党《宪法修正草案》的缺陷  

中央部厅才是浪费的象征  

必要的是“日本人数据库”  

只有一套系统也就足够  

选举、政府机关和医院都能“零窗口”  

沿用世界上效率最低最糟糕的系统  

值得关注的爱沙尼亚的“e化政府”  

国家就连银行账号交易也能掌握  

都纳入电子化的内阁、纳税及健康管理  

“国家小,反而好”的魅力所在  

巨大邻国的“利用价值”  

 

后记  改变日本的最后机会

独身子女加速了“低欲望”化  

为什么不变不行?  

用“18岁成人”制度改造日本人  

总之,要“放宽心”  


TOP书摘

前言 不再以《坂上之云》为动力的日本人 

  为什么经济学家预测的都不准 

  前些日子,从长野县停车场经营者那里,听闻了颇耐人寻味的一段话。停车场投币机里投入的纸币币种,经济景气好的时候,10000日元纸币和平整如新的纸币居多。经济景气不好的时候,1000日元纸币或100日元硬币以及皱巴巴的纸币居多。景气不好不坏的时候,则是5000日元纸币和500日元硬币居多。这就非常有趣了。而2016年的夏季,10000日元纸币和平整如新的纸币奇少,1000日元纸币和100日元硬币,甚至是10日元硬币和皱巴巴的纸币奇多。这是包括泡沫经济崩溃后的1990年代以及2008年雷曼兄弟破产引发的经济危机在内,从未有过的现象。 

  虽然这只是单纯的地方城镇街坊聊天的谈资,但是比起专业的经济学家们的“预测”,这些谈资有时更能真实地反映市场景气状况。 

  2012年年底,诞生的第二次安倍晋三政权,藉由安倍经济学的经济政策,承若今后10年内实现经济增长。让名义GDP增长率平均达3%,实际GDP增长率平均达2%。 

  虽然2013年实际GDP增长率为2.1%(全年为1.6%),但在增加消费税后的2014年4—6月期间,换算成年率实质减少7.1%。根据日本经济研究中心的调查,民间主要的经济学家们在同年度7月调查中预测,调高消费税的快速实施及反弹作用,将使GDP减少4.9%。但实际的跌幅却大大超过了预期值,其结果显示了日本经济的急度减速。另外,在同年度10月调查中,经济学家们又预测7—9月期间,实际GDP以年率换算将平均上扬3.66%。但这回又大大颠覆了经济学家们的预测,换算成年率的结果,则是萎缩了1.9%。接着在11—12月期间也是如此。经济学家们在2015年1月调查中,预测经济增长将由负转正,GDP修正为增长3.4%。但其结果只增加了1.5%,虽然GDP时隔三个季度转为正增长,但与事前的预测值相比,下挫近二个百分点。 

  2014年实际GDP增长率为负0.03%,是2011年遭遇东日本大地震以来,时隔三年呈现负增长。但民间调查机构在前一年所预测的平均数值,则是正增长0.9%(0.2—1.8%)。二者还是有一个百分点的相差。 

  为什么经济学家们的预测都不准呢? 

  一些经济报刊将其原因归结为在预测时,由于各种经济指标本身的误差等,造成分析上的技术因素。然而,这些分析并没有触及本质。 

  比如,经济学家们分析,2014年4—6月期间GDP大幅下挫的原因,是因为调高消费税前,消费者大量消费后的一个市场反弹的结果。但我认为其理由并不限于此。同年9月,从日本央行公布的全国企业短期经济观察调查来看,显示企业景气状况的业绩状况判断指数(DI),从6月份开始调查后就几乎没有得到改善。就其结果,日本央行总裁黑田东彦在10月份的经济财政咨询会议上加以说明:“比预想的要好。业绩状况判断指数维持在了一个比较高的水准上。”他并表示“景气持续处于回稳的基调,消费也朝稳态推移”。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 

  当时零售界的两强永旺(AEON)和7&I控股公司(Seven & i Holdings),在2014年8月发表中间决算报告。报告显示两家企业的超市业务都呈萎缩状态。同年9月,四家大型百货店的营业额,除了三越伊势丹,其他三家都低于去年同期。就算偏袒而言,景气也最多是原地踏步,手头紧,消费低迷则是显而易见。 

  尽管如此,安倍首相在秋天召开临时国会上的施政演说中,仍然不忘强调安倍经济学的效果:“有效招聘倍率(理论上招聘倍率可以反应统计周期内劳动力市场的供需状况。当招聘倍率大于1,说明职位供不应求;如果招聘倍率小于1,说明职位供大于求。)达到了时隔22年的最高水准。”“今年春季,许多企业将会上调薪金。”另外,安倍首相还进一步主张经济的“良好循环论”:“股票上扬与消费相连。消费有所增加,企业收益就有所提高,薪金也因此上调;而薪金上调,消费就进一步增加”。显然,想藉由“良好循环论”将安倍经济学正当化。但问题在于,日本与美国不同。日本人个人几乎不持股票。所以因股价上扬带动市场良好循环这个现象,至今没有出现。而因股价上扬薪金也上调的说法,也是首次耳闻。恐怕只有压低薪金,企业收益有所提高,股票才能上扬吧。 

  虽然不知道为安倍首相撰写这份施政演说讲稿的是谁,但也呈露出对日本经济构造的无知,达到了令人吃惊的程度。 

  史无前例的“低欲望社会”的出现 

  即便如此,安倍首相仍然在国会大选时,持续主张安倍经济学,并打出“唯有这条路”的宣传口号,选举取得了压倒性的胜利。原本,许多自民党议员为了阻止被“增税派”的财务省“劫持”而主动计划大选,但从结果看则演变成了对安倍经济学投上信任票的大选。但正因为如此,我认为,日本经济终要步入真正的危险水域了。 

  为什么说是危险的?一言以蔽之,原因在于安倍首相无法理解目前日本经济直面的根本问题。而一直主导安倍经济学的经济政策智囊们也有责任。担任内阁官房的美国耶鲁大学名誉教授浜田宏一,静冈县立大学教授本田悦朗,还有特地受邀来日本、并被引见给安倍首相的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美国普林斯顿大学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教授,因他们提出通膨目标论等误导性政策,招致经济的大混乱。 

  真正成为问题的是: 支配20世纪世界的经济秩序,已不再适用21世纪的日本经济。那些大肆挥舞过去经济理论的宏观经济学者们,他们的想法与这个世界渐行渐远。用我自己的话来说,就是“低欲望社会的出现”。 

  因日本央行的“异次元货币宽松”政策,日本一直处于异常的资金过利状态中。企业也好个人也好,以惊人的低利率就可以向银行贷款。明明所谓的资本成本如此低廉,却没有人向银行贷款。此外,个人金融资产约为1700万亿日元,企业内部保留金约为380万亿日元。即便有如此雄厚的资金,但就是不想使用。这就是问题所在。 

  针对我提出的“低欲望社会”等话题,读者当中或许会有人认为,如今日本景气不好是理所当然的,这并不是什么令人耳目一新的话题。或许还有人这样认为,经过“失去的20年”,在长期的通缩状态中,由于便宜的商品到处随手可得,便无需购买高价商品,这样就必然导致以低价格、最少量的物品,就可以维持生计了。不过,在日本出现的这种现象,并非是暂时的。 

  诚然,日本已经不可能重拾曾经的高度成长期或像泡沫经济时期的好景象了。但是,低欲望的形成,不单纯是景气不好的原因。在上调消费税和“安倍/黑田泡沫”下,通货紧缩也逐渐转向通货膨胀,日元贬值导致物价上涨也随处可见。因此,也并不全是通货紧缩造成的低欲望。更进一步说,我无意指责年轻人欲望低下。年轻人无欲本身,如同本书所解析的那样,从某种层面来看,也是合理的选择。不过,值得思考的是,身处这样的社会,日本企业和个人应该如何应对才是? 

  这种低欲望社会的出现,是人类从未经验过的现象,日本先于世界各国进入了低欲望社会。正因为如此,全新的政策是必不可少的。但是安倍政权所实施的,则是过去自民党十年如一日的乱撒钱政策。 

  虽然这只是黑色幽默,但这种行为本身就如同在被阻断的轨道线上,列车还朝着绝壁断崖超速疾驶。安倍政权也正朝着破产突飞猛进。 

  大前研一 


TOP 其它信息

加载页面用时:46.8747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