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中国专业的出版与数字出版产业门户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战场决胜者:统帅、战士和罪魁(套装共2册)
战场决胜者:统帅、战士和罪魁(套装共2册)


战场决胜者:统帅、战士和罪魁(套装共2册)

作  者:张炜晨

出 版 社:台海出版社

丛 书:战场决胜者系列

出版时间:2018年08月

定  价:239.80

I S B N :9787516820094

所属分类: 政治军事  >  世界军事    

购买这本书可以去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内容简介

本书共收录了九则故事,以世界历史上九个人生比较具有戏剧性的真实人物为原型,以其经历为蓝本进行第一人称创作。通过这些人的眼睛来看一些重大历史事件的转折点或高潮,并用他们的立场、思维、判断和情绪去理解战争的偶然和必然,带领读者体验历史前进不可阻挡的洪流,感受战乱疾苦并追求和平,体会政治斗争的复杂和艰险。

TOP作者简介

张炜晨,湖北武汉人,爱好文学、旅游、摄影。自幼研读历史,尤喜战争题材,常写有历史随笔。曾在报刊上发表过旅行游记,也曾出版过摄影集,闲来写作一二,渐渐也积攒许多。

TOP目录

无敌舰队的覆灭@弗朗西斯·德雷克

对马海战@东乡平八郎

滑铁卢战役@拿破仑·波拿巴

攻克柏林@尤里·科诺罗佐夫 

不列颠之战@道格拉斯·巴德 

克里米亚战争@威廉·霍华德·拉塞尔 

德意志统一战争@奥托·冯·俾斯麦

第一次世界大战@保罗·冯·兴登堡

卢沟桥事变@石原莞尔

TOP书摘

◎一点自我介绍

女士们、先生们,我叫德雷克——弗朗西斯·德雷克。我是一名商人,往来于英格兰、非洲和新大陆之间。

您问我具体做什么生意?其实也就是交换手工品啊、烟草蔗糖啊、黑奴啊什么的,都是些童叟无欺的正经买卖。虽然利润不错,但风险也很大,沉船死人是家常便饭;而且货物也很有风险,尤其是黑奴,运到西印度群岛后要死掉一大半,还要防备他们暴动,我挣点辛苦钱容易吗我!

更糟糕的是,这生意没做几年就不好做了。西班牙人垄断了航海贸易,驱赶我的商船,还差点要了我的命。大西洋这么宽阔,凭什么只有西班牙人发横财?于是我决定要报复他们。每当我看到西班牙商船,我的船就会凑上前去,用大炮、火枪和短刀同他们“友好协商”。只要他们同意投降,我就放了他们,但是要把西班牙人的货物转移到我的船上,由我代为保管。如果他们不识抬举,哼哼,休怪我手下无情。

海盗?谁说我是海盗?我是“私掠船主”懂吗,我有官方的许可证。你看看,这上面还有女王的亲笔签名呢!

我还是下议会的议员,是普利茅斯的市长,另外还拥有爵士爵位。

唉,好吧,我承认我是一个海盗。但这可不是我的错,因为后世的历史学家写我的传记时从来不征求我的意见,就把我囫囵归属到海盗一类。人们对海盗有偏见啊,总以为海盗都是套着眼罩的“独眼龙”,穿着臭气熏天的破烂衬衫,戴着油腻腻的三角帽,一副落魄模样。不要被廉价的冒险小说洗脑了,这是我的后辈们——加勒比海盗的装束。呸,一群土包子!其实我是如假包换的英格兰绅士。

各位读者,实话告诉你们,我不是一般的海盗,我是一个爱国的海盗,我的每一个毛孔里都写着“英格兰”三个字。如果连巴比伦的妓女也爱国,那么海盗为什么不能爱国?不客气地说,我为英格兰贡献的财富和军功,比在座的都要多得多,你们有什么资格对我指指点点?

我从来都不打劫英格兰商船。当然,看到在英吉利海峡和北海上来来往往的商船不能打劫,就好比老猫闻到鱼腥而不能偷吃,让我实在很痛苦啊。可我是有原则的,我只重点抢劫狗娘养的西班牙人的船。哦,对不起,女王陛下嘱咐我不要说脏话,否则有悖绅士风度。我只“奉旨”抢劫西班牙船。

女王,真是奶奶的好女王啊!诸位,你们知道我最大的股东是谁么?间谍头子弗朗西斯·沃尔辛格爵士?海军大臣林肯?女王的相好莱斯特伯爵?你们太不识时务了,其实就是女王啊,我的伊丽莎白女王啊!美丽高贵的女王啊,我愿变成最驯服的羊羔,亲吻您的裙褶;我愿将自己最好的披风铺在泥地上给您垫脚;我愿意化为最尖锐的匕首为您刺穿西班牙人的胸膛。

当然我绝不会辜负女王的托付和信任。上一次女王将“伊丽莎白”号借给我的“商船”队去冒险,我给陛下带回了20万英镑的回报,相当于王室一年的财政收入。这都来自于“慷慨”的西班牙船队。看着女王冷艳的脸庞笑逐颜开,就是我最大的幸福;当然回到家中手捧着成千上万枚金币,听着它们叮叮当当从手掌中滑落到宝箱中的天籁之音,这是比最大的幸福还要幸福的事情。

西班牙?你是问为什么要打劫西班牙人?当然是为了钱呀!我们在美洲,就是要吃定西班牙这个大户。西班牙人正源源不断地将他们从美洲搜刮到的黄金和白银运到马德里。金山银海的财富啊,难道你不眼红?女王投资,我来出力,大家发财,国家强盛,顺便还打击宿敌,这样的商业模式真的很成功。

诸位听我唠叨了半天,恐怕已经饿了。我给大家准备了新大陆的神奇食品:土豆。看,洗洗干净,剥了皮,咬一口,怎么样,很特别吧?别急,每个人都可以分到一颗珍贵的土豆,再来点朗姆酒,为女王的健康干杯,坐下来听我讲无敌舰队覆灭的传奇故事。

◎不会玩滚木球的海盗不是好海军司令

作为一个合格的海盗,我最大的爱好是喝酒、杀人、抢劫;作为一个优雅的绅士,我也喜欢舞会、骏马和滚木球。

1588年7月19日,英格兰的夏季一扫秋冬的阴霾,碰巧也没有风暴大雨,趁着西班牙舰队还没进攻的前夕,作为副司令的我向舰队司令霍华德请了假,召集舰队的各级指挥官们到普利茅斯港外的一座小山丘上玩滚木球。

南风习习,金灿灿的阳光照射在滚球场上。大伙儿也暂时将决战前的紧张扔进了太平洋。对于我们这些在刀口上舔血的“海狗”而言,及时行乐才是正确的处世之道。

我拿起一颗滚球,眯着一只眼睛,瞄准远处的目标球“Jack”,将手臂扬起来,正蹲下身子准备扔出的时候,一个大嗓门的家伙骑着马冲进草坪:“西班牙人来了!”

我的手一抖,见鬼,球偏了。

来报信的是“金鹿”号舰长托马斯·弗莱明。“金鹿”号负责英吉利海峡西面入口处的巡逻警戒任务。弗莱明的汇报简明扼要:“金鹿”号今早巡逻到不列颠岛西南端的锡利群岛海面上时,发现大批西班牙舰船正落帆停泊,似乎等待着后续船只。弗莱明一刻也没有耽误,立即扬帆转头驶回50海里外的普利茅斯。此时已经是下午3点了。

众人纷纷扔下木球,急匆匆地准备返回舰船,立即出港迎战。我拍拍手,示意大家安静下来,然后挑了一颗顺手的滚球,淡淡地说:“先生们,时间还多着呢,玩完这一局再消灭他们吧。”说着,我的球顺势滚了出去,正好贴着目标停下来。真是漂亮的一个回合。

不知道是迫于领导的威严还是畏惧海盗的威胁,也许兼而有之吧,船长们嘟嘟囔囔着,勉强继续着滚木球的游戏。可是一颗颗木球不是扔出界外就是离目标偏得老远。如果放炮也是这种准头,那咱们就完了。

我指指飘向北面的旗帜说:“大家看,现在是南风。舰队逆风出港很困难;而且现在正好是涨潮时间,更不利于行动。我看啊,各位不仅可以玩球,还有时间在岸上享用晚餐呢。”

大家想了想,似乎也是这个理,也就不嚷嚷了。可他们嘴里不说,心里肯定还是七上八下的。我抓住机会,赢了十来英镑后,才满意地放这些下属们回去。

夜晚10点,随着退潮的海浪,女王直属的34艘战舰在长桨拖船的牵引下首先出港。我率领“德雷克支队”——人们私下里都称之为“海盗支队”的34艘武装商船紧跟其后,缓缓驶入大海。

◎最幸运的舰队

我们即将面临的敌人可能是有史以来最强大的舰队。

据沃尔辛格爵士的间谍网所收集的情报分析,这支舰队拥有各类舰船130艘,其中22艘大型帆船(Galleon,又译“加里昂”船),44艘武装卡拉克(Carrack)商船,大炮2400门,总兵力约3万人。如果舰队成功地同在荷兰的帕尔玛公爵的军团会合,将达到近5万人。这是全欧洲天主教势力的大反攻,这是西班牙哈布斯堡王朝控制下的各国海军总动员。

1571年,西班牙联合多个天主教国家组成神圣同盟,在地中海上击败了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海军,取得了勒班陀海战的胜利。1582年和1583年,西班牙人又乘胜在亚速尔群岛海域击败了企图争夺新世界利益的法国舰队。当时那支西班牙舰队的司令官正是参加过勒班陀海战的老将圣塔克鲁兹侯爵。至此,西班牙舰队的强大已经无可置疑。放眼全球,已经没有对手。

时隔5年,西班牙国王菲利普二世没有理由怀疑更加强大的西班牙海军的实力,没有理由不信任更为老练的海军司令圣塔克鲁兹侯爵,没有理由不确信更为弱小的英格兰舰队不会如土耳其和法国舰队那样灰飞烟灭。

这支舰队由西班牙人、葡萄牙人、意大利人、爱尔兰人、德意志人、尼德兰人和英国人组成。英国人,是的,我们从来不缺少叛徒。那些叛乱的天主教徒们无时无刻不幻想将所有新教徒送进地狱。据说西班牙舰队还专门从船舱里腾出宝贵的空间,以便携带大量恐怖的刑具。一旦他们入侵英格兰成功,我这样的首恶一定很适合挂在十字架上送到大陆巡回展出。

西班牙舰队的士气也无比高涨。对他们而言,这是一次新的十字军圣战。对手不再是东方的土耳其穆斯林,而是信仰同一个耶稣的新教徒。我们这些异端脱离罗马教廷,擅自变更教义,自然是无比邪恶。我确信在天主教牧师们一遍又一遍的狂热布道下,西班牙联军将充满战斗热情。这确实是一支“最幸运的舰队”,因为它受上帝所庇护。他们的上帝将利用西班牙的力量,借西班牙人的手来铲除我们这些异教徒。当然我们的上帝有不同意见,所以需要在战场上辩论辩论。

反过来看看英格兰的军力,真是寒碜。女王的常备海军只有34艘,其中14艘还是排水量在300吨以下的小船。就这点家当,女王还千叮咛万嘱咐,命令霍华德司令和我谨慎使用,别把老本都输了。危急时刻还是私掠船主们挺身而出,纷纷贡献出自己的舰船为国而战;伦敦的商人们也慷慨解囊,承担了30艘60至300吨级的武装商船的费用。这样东拼西凑,从战舰的数量上比较,英格兰并不逊于西班牙,但我们的总吨位数和战斗步兵数远不及对方。我明白,如果就这样拉出去同西班牙较劲,就连我们的上帝也帮不了英格兰。我们必须采取新的战略战术才能险中求胜。

毫无疑问,西班牙将采取传统的“接舷”战术作战。从古希腊时代的“萨拉米斯海战”开始,两千年以来,“接舷”是取得海战胜利的关键。舰船与其说是行驶的战舰,不如说是移动的海上城堡。水手只是驾驶“城堡”的“车夫”,地位也就比划桨的奴隶强点儿,真正的战斗人员还是步兵。靠近敌舰、登上敌舰、通过肉搏俘获敌舰才是海战公认的正途。

西班牙人深谙此道。他们的步兵毫无疑问是当今最精锐的部队,组织严密,战斗经验丰富。而英格兰的舰船上并没有独立的步兵,水手们不仅负责驾船,还要负责开炮,当然也要近身格斗,人数才9000多。一旦西班牙步兵登舰,没有任何悬念,我们的水手不可能是西班牙人的对手,他们将成为被屠杀的对象。上帝已经给了西班牙人明确的暗示,那就是继续复制勒班陀海战的战法,用“接舷”战术消灭英格兰海军。

这就是西班牙舰队可怕的实力。这支舰队不需要“幸运”,它本身就是无敌的,它是名副其实的“无敌舰队”。

TOP 其它信息

装  帧:平装

页  数:752

开  本:16开

正文语种:中文

加载页面用时:109.375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