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中国专业的出版与数字出版产业门户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铁血文库•1815:滑铁卢
铁血文库•1815:滑铁卢


铁血文库•1815:滑铁卢

作  者:[法] 亨利·乌塞 著

译  者:周执中,吴阳,陈劲光 译

出 版 社:时代文艺出版社

丛 书:铁血文库书系

出版时间:2018年09月

定  价:39.80

I S B N :9787538758696

所属分类: 政治军事  >  世界军事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内容简介

1815年6月18日的滑铁卢会战,直接决定了日后欧洲乃至世界的走向。战役的结局是反法联军获得了决定性胜利,结束了拿破仑帝国,拿破仑被放逐至圣赫勒拿岛,自此退出了历史舞台。

本书从拿破仑复辟写起,叙述了1815年4月至5月法国国内以及欧洲局势,重点记载了此次战役的经过:法军跨过国境,与普军进行首轮交锋;法军两线作战,在四臂村-利尼会战中对抗联军与普军;最终的滑铁卢(蒙圣让)会战则是核心篇章,细致描绘了滑铁卢战役的整个过程,总结了拿破仑和法军失败的经验教训。

 

 

TOP作者简介

亨利·乌塞(1848—1911),法兰西学术院院士,法国著名历史学家。19世纪80年代末,他专门致力于拿破仑军事史研究,1888年出版首部拿破仑军事专著《1814年法国战争史》,轰动法国,先后印刷不下46版。1893年至1905年间,推出1815年法国史三部曲,第一部内容讲述波旁王朝首次复辟,至拿破仑从厄尔巴岛重返法国组建百日王朝史事(1893),第二部即为《1815:滑铁卢》(1899),第三部讲述拿破仑二次退位至波旁王朝二次复辟后的白色恐怖历史。在写作拿破仑军事史期间,他于1895年当选法兰西学术院院士。著有《拿破仑的士兵》《近卫军至死不降,一个人的历史》《耶拿战役与1806年战争》《战士报国》《帝国近卫军》等。

 

TOP目录

第一部分?战争之路

第一章?最后的帝国军队?/?003

第二章?战役谋划?/?047

第三章?首轮交锋?/?057

 

第二部分?利尼与四臂村

第一章?6月16日晨间?/?071

第二章?利尼会战?/?081

第三章?四臂村会战?/?097

第四章?普军的撤退?/?111

第五章?联军的撤退?/?126

 

第三部分?滑铁卢

第一章?布吕歇尔与格鲁希?/?141

第二章?滑铁卢会战:晨间战局?/?149

第三章?滑铁卢会战:上午11时30分至下午3时?/?162

第四章?滑铁卢会战:下午3时至晚7时?/?174

第五章?滑铁卢会战:晚7时至晚9时?/?191

第六章?溃退?/?206

第七章?瓦夫尔的战斗,格鲁希的撤退?/?219

第八章?评1815年战役?/?234

 

附??录

附录一?三方战报?/?257

一 法军战报?/?257

二 英军战报?/?263

三 普军战报?/?268

 

附录二?战役序列?/?275

一 利尼会战(1815年6月16日)?/?275

二 四臂村会战(1815年6月16日)?/?291

三 滑铁卢会战(1815年6月18日)?/?300

四 瓦夫尔会战(1815年6月18日—19日)?/?322

 

TOP书摘

第一部分?战争之路

 

 

 

第一章

最后的帝国军队

 

 

 

 

 

 

第一节?和平到战争,召回退伍兵,动员国民自卫军,1815年征兵

 

自厄尔巴岛归来后,皇帝(拿破仑)发现麾下兵力不足20万人。倘使他仍同过去一般不受约束,通过三种渠道便能扩军:首先,临时征召1806至1814年的兵员;其次,1815年的应征兵员;最后,提前征召1816年的兵员。不过,此前路易十八已废除了征兵制,而彼时皇帝回归未久,根基未稳,他也犹豫:是否当即恢复这项不得人心的制度?眼下,他仅有的兵源,便是那些正在有限或无限休假的士兵;此外,还有开小差者,这部分人群为数不少,虽列于名册,却“擅离职守”。申请休假6个月的士兵总计3.28万人,而逃兵则多达8.5万人,前者将很可能成为主要兵源。事实上,3月9日敕令一经公示,便有三四千人至兵站报告。反观那8.5万个“小差兵”,不得不承认,其中将有不少人拒绝归队;另外,还有一些人是身体残疾,或已为人父,有权利避开兵役。据战争大臣达武的估计,各类重回现役的兵员总数约为5.9万人。

3月28日时,征兵公告便在筹备之中,但由于政治因素影响,它直到4月9日才公之于众。其间,皇帝正竭尽全力同欧洲列强和谈;因而他担心军备的进行,同自己的和平立场相悖。而面对厌战的本国民众,他也必须举止审慎。西部省份的舆论已被煽动起来,民心骚动;南部省份的居民,也拿起了武器。保王党们希冀于挑起战争,以此败坏皇帝的名声。综上,目前还不是敲响警报、战争动员的时候,否则国家将因此濒于分裂。拿破仑仍幻想能向欧洲争取到和平,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一想法也不攻自破。最终,他于4月9日在《箴言报》上公布了动员令。正如他所预见的那样,法令震撼了公众舆论。几天之内,公债便跌了8法郎。国民之间弥漫着悲观沮丧的情绪。至于农民阶级,总体来看,他们业已满足于摆脱土地所有者的剥削,同时也避开了流亡贵族可能的特权重建。而皇帝的归来,则可能会再次引来入侵者,或者导致一场持久战——这一点使得农民对皇帝的忠诚大打折扣。

考虑到法令的程序运作、下达公示需要一定时间,因而直至4月25日,军队才开始集结。公众舆论极其反战,被征兵员也有抵触心理。尽管他们都曾在皇帝麾下服役,但有大多数人对于征兵的态度,要么是予以拒绝,要么是拿可免除兵役的理由加以敷衍。回顾1814年,有很多军人出逃军营,导致这种现象的原因,一部分是对波旁白军服的厌恶,但更多的则是出于纯粹的厌战情绪。过去一年中,这些复员兵投入到农田、作坊的生产工作中,不少人也组建了家庭。如此看来,这个群体自然也就抵触兵役。而在保王思想盛行的地区,被征兵员仗恃有民众同情,便在兵站制造骚乱,他们高呼:“我们不会走的!国王万岁!”皇帝担心,西部省份会因此爆发叛乱,于是允许省长们便宜行事,让他们慎重执行征兵令,必要时可暂时中止。虽然阻力重重,但比起达武较为乐观的估计,实际应征人数仍多出了1.7万人。6月1日,已经有52446人回到军中,同时,还有23448人正在前往所部途中。

此时,志愿入伍者人数将近1.5万人,这比1814年法兰西战役时的已多出不少了。根据1814年12月31日的敕令,每个志愿兵将会获得50法郎的奖金。不过,皇帝却叫停了这一举措。按照他的说法,“这并不符合法国人捍卫自由的习惯”。为了征召更多兵员,皇帝曾打算偕近卫军军官,在军乐队的陪同下,前往诸如作坊、村庄之类的公共场所,宣读征兵法令。不过,在达武指出此举“只会招致不必要的骚动”后,这种18世纪的征兵军士所为的权宜之计,也只得偃旗息鼓,未及实行。

海军方面,尚能出海的舰船已为数不多;由于缺乏船员(三分之二的水手都被遣返休假了)、补给,舰队甚至无法承担地中海巡航的勤务。基于此,皇帝希望能够将港口、海军预备队中的兵员整编,组成五六十个野战营。不过这项工作困难重重,最终只有20个营得以组建。而直至6月中旬,仅有1个营开赴前线,被派往戍守加莱。此外,3个海军炮兵团分别得到了1个营的补充:复辟时期,该编制人数有5284人,此时已接近6000人。其中,6个营留下负责港口防务;之后,其中有2个营调往巴黎,另有1营奔赴里昂,还有1营调剂给了布列塔尼方面,加入了比加雷将军的机动纵队。

路易十八留下了3个外籍步兵团,皇帝保留了其中的第二伊森贝格(Isenberg)团、第三爱尔兰团,两者合计875人;而第一拉图尔多韦尔尼(La Tour d'Auvergne)团则被解散——南方叛乱期间,这个团效忠于当古莱姆公爵(Duc d'Angoulême)。皇帝军中曾有4个瑞士团,然而由于后者拒绝佩戴三色帽徽,他虽不情愿但也只能忍痛割爱,予以解散。同时,他也正忙于组建5个新的外籍团。维斯瓦河军团于1814年解散,但所部不少士兵仍滞留法国,因而新外籍团部中的1个波兰团很快被组建、扩充,人数为800人;而4月2日解散的4个瑞士团中,有502人并未遣散,他们被整编成了1个瑞士团;此外还有1个意大利团、1个德意志团及1个荷兰-比利时团——这些单位的兵源是弗里蒙特、布吕歇尔和奥伦治亲王所部的逃兵。最后,在吉伦特省,还有1个非裔营和几个西班牙难民组成的连得以组建。

祖国面临侵略,祖国遭到威胁,诚此紧急关头,好在1791、1792、1805及1813年颁布的法律法规仍具效力,皇帝借此能动员国民自卫军以扩充军队。返回杜伊勒里的几日后,他便同达武、卡尔诺着手于国民自卫军的改编。彼时,全国共有20万人左右的国民自卫军,兵员年龄跨度在20岁至60岁之间。经卡尔诺预计,这一编制将能够扩充至250万人。4月10日公布的一项法令规定,符合国民自卫军征召条件的公民,都应当登记在册,以便整编成营。皇帝从未想过能够组建如此规模的军队,不过他所期望的,是组建大量以20至40岁人群构成的国卫营——论及国卫军他也不免忆起1814年的费尔尚普努瓦斯,彼时彼地,国民自卫军发挥了老兵般的战斗力。新法令一经颁布,皇帝得以动员326个国卫营,每营720人。集结完毕后,他们将立即开赴边境的要塞和营垒。根据立法议会于1792年7月11日通过的修正案,应征者可以花钱找替身,而替身的价格最终也被定为120法郎,相当便宜。

大约有二十个省份积极响应动员法令,因而很快便达到了额定征召兵员数。这些省份是:埃纳省、安省、阿尔代什省、阿登省、奥布省、科多尔省、伊泽尔省、汝拉省、马恩省、默尔特省、默兹省、勃朗峰省、上莱茵省、下莱茵省、罗纳省、上索恩省、索恩-卢瓦尔省、塞纳-马恩省、被塞纳-瓦兹省、孚日省、约讷省等。在一片“皇帝万岁”的呼声中,起来动员的国民自卫军告别家庭,踏上征途,这派光景恍如1791年的爱国热潮,一些人甚至自己垫钱购买武器、制服。然而,这样的爱国精神、爱国热情,却未能点燃整个法国。半数省份中,尽管大规模采用了机动纵队、征兵军士的办法,动员人数也只是勉强为额定的四分之一。5月底,奥恩省只招募到了107人,但预期数字是2160人;加莱海峡省本计划征召7440人,却只有437人入伍;热尔省制定了1440人的名额,然而仅有98人位列行伍。在亚眠,流传着这么一番言论:“是谁把波拿巴迎回来的?是军队。那么,就让他的军队来保护他吧。他的敌人就是我们的朋友。一个地狱不容的人,是不值得我们拿起武器为之拼命的。”至于旺代和布列塔尼省方面,当局考虑到征兵可能会引起叛乱,于是根本没有招募国民自卫军;尽管内战爆发之后,当地的数千居民自行武装,协助正规军对抗王党武装,但却不愿跨国境作战。

公告一经发布,自4月10日起,截至5月10日时,国民自卫军的现役人数便达到了234720人;截至6月15日,各处兵营业所集结的及正在途中的有15万人。这支部队中,约三分之一的人是先前领半饷的军人,余者皆为平民。关于军官的任免事宜,皇帝不希望以推举的方式运作。根据各地区委员会提交的名单,人事由他予以安排。关于委员会,分别由当地省长、一位省议员、两名将军及一名高级军官组成。国民自卫军的面貌良好,几乎所有的官兵,皆安然履行职责、毫无勉强。部队调动途中,表现出了高昂士气、严明纪律;他们背负枪支,枪眼里则插着紫丁香;进驻城镇时,他们高唱《马赛曲》,并随着旋律高呼“祖国万岁!皇帝万岁!”如果说,部队当中仍有抱怨牢骚的言语,那也来自未得武装者,他们要求得到武器、制服以及军靴。一些指挥或检阅国卫军的将军,诸如莫尔捷、儒尔当、勒克莱尔·德塞萨尔、鲁耶、拉尼斯(Lanusse)、贝克海姆,他们皆为这些志愿兵的饱满精神、飒爽英姿所折服。热拉尔于6月5日致旺达姆的信件中坦言:“南希后备军中的十个国卫营,都是一流的;3周之内,他们同正规部队将毫无区别。”

倘若战争持久,那么兵员将会相当充足的。随着法令的生效,中部、南部省份中,那些力度较大的抵抗也将渐而平息,国民自卫军的第一梯队——成员年龄区间为20岁至40岁——至少能够提供15万人的兵力;另一方面,旺代的局势归于平定,鉴于此,在西部省份实施征兵也是指日可待;而东部省份的舆论赤诚激昂,在此很可能将有新一轮的动员。至于第二梯队的民兵,除了巴黎、里昂,在其他地区没有即刻编制的必要——考虑到时间的紧迫、武器装备的匮乏,现在还不是扩充这些部队的时候;而他们本应执行的任务,当下也由其他众多单位进行分担。

 

TOP 其它信息

开  本:16开

正文语种:中文简体

加载页面用时:46.875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