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中国专业的出版与数字出版产业门户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新斋小语
新斋小语


新斋小语

作  者:孙明君

出 版 社:中州古籍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08月

定  价:49.00

I S B N :9787534878084

所属分类: 国学古籍  >  国学普及读物    

购买这本书可以去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内容简介

新斋是“清华八斋”之一,八斋是指明斋、新斋、善斋、静斋、平斋、强斋、诚斋和立斋。新斋建于1934年。这组建筑红砖旧瓦,古色古香,发人幽思。作者于1995年来清华大学任教,一直到2002年人文学院搬入新斋,有了一间属于自己的工作室。因为此书大部分篇目是在新斋中完成的,故而以“新斋”名之。这里的“小语”有杂录和细碎之说的意思。这本小书中所选入的是作者在清华园教学和科研中所写的一些短文,大部分刊登在《文史知识》《古典文学知识》等期刊上。因为主要是一些知识性普及性的小文章,故名之为“小语”。

 

TOP作者简介

孙明君,1962年生,甘肃静宁人。北京大学首届文学博士后。清华大学人文学院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在日本九州大学和韩国釜山大学讲学各一年。2006年入选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支持计划。2015年被评为北京市高等学校教学名师。出版有《汉末士风与建安诗风》《三曹与中国诗史》《汉魏文学与政治》《两晋士族文学研究》等专著,发表学术文章百余篇。

 

TOP目录

诗词鉴赏

天下意识的投射

——曹操《观沧海》赏析

生命意义的追寻

——曹丕《大墙上蒿行》赏析

冶容不足咏,春游良可叹

——陆机《日出东南隅行》

挣扎在仕与隐之间的痛苦灵魂

——陶渊明《杂诗》其二

追忆与惘然

——李商隐《锦瑟》

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柳永《雨霖铃》

志士的肝胆与襟怀

——谭嗣同《狱中题壁》

文献考辨

《青青陵上柏》的作者与作年辨

《青青陵上柏》中的宫阙

阮籍《为郑冲劝晋王笺》作年考

谢灵运《拟魏太子邺中集诗八首》作年臆度

兰亭雅集与会人员考辨

庾信《哀江南赋》作年辨正

 

 

研究综述

老子其人其书

《老子》版本说略

历代《老子》研究举隅

历代《庄子》研究举隅

建安文学研究的现状与展望

社会史思想史领域曹操研究综述(1949 ~ 1994)

文学史领域曹操研究综述(1949 ~ 1994)

曹丕研究综述(1949 ~ 1994)

曹植研究综述(1949 ~ 1994)

 两晋士族文学研究综述

《兰亭序文》真伪争辩之述评

 

文士生平

荀彧之死

山水诗人谢灵运

元嘉诗人颜延之

风流领袖谢庄

沈约与萧衍

永明诗人谢朓

陈叔宝的一生

隋炀帝的人生轨迹

权臣诗人杨素

…… ……

 

TOP书摘

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柳永《雨霖铃》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柳永(约 971 ~ 1053),北宋词人。字耆卿,初名三变,字景庄,行七,世称“柳七”,崇安(今属福建)人。屡试不第,约 50 岁时中进士,曾任屯田员外郎,人称“柳屯田”。为人风流放荡,流连于歌楼舞榭。是婉约派的代表词人。“凡有井水饮处,即能歌柳词。”(叶梦得《避暑录话》)其词多写羁旅行役,离愁别绪,语言通俗,音律谐婉。

本词“清和朗畅,语不求奇,而意致绵密,自尔稳惬”(黄氏《蓼园词评》),一向被人视为柳永的代表作,特别是其中的“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两句为作者赢得了极高的声誉,红牙铁板之 喻就是以“杨柳岸晓风残月”七字作为柳七词的代表,清人王士祯《花草蒙拾》曰:“残月晓风仙掌路,何人为吊柳屯田?”贺裳《邹水轩词筌》曰:“柳屯田‘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自是古今俊句。”甚至在柳永生活的年代就有“晓风残月柳三变”的称谓。

上阕写别时情事。起句“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写清秋时节,骤雨突如其来。暴雨洗涤着尘埃,也撼动着离人的心。大自然就是这样变幻无常,人们在自然的变幻中无可奈何。骤雨过后,蝉声又起。“居高声自远,非是藉秋风”,那是“清华人”耳里的蝉,“寒蝉凄切”才是离别者耳中的蝉。同样的蝉声,在不同的听众心头会产生相异的效果。长亭自古是送别的地点,是离别的象征, 有多少断肠的故事就发生在这斜阳下、长亭边。一个“晚”字所透  露的不仅是时光已晚,也暗示出恋人心境的黯淡——离别自古是黯  然销魂的,何况是情人之间的离别。词一开篇即以凄冷的景色,衬  托悲凉的心绪,把读者的心笼罩在离别的愁苦当中。“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帐饮即在郊外张设帷帐,摆宴而饮。与情人一起张设帷帐,共同饮酒,本是人生的赏心乐事,但因为离别在即, 从此一别,山川阻隔,云水茫茫,哪里会有什么欢快的心绪?“催” 字透露出艄公已经多次催促了,恋人依然不忍分手。“执手相看泪眼, 竟无语凝噎”,双方深知转眼间恋人的脸就要在视线中消失,也许,一别就是永远。此时酒不能下咽,话不能出口,唯有握紧对方的手, 不忍放松,只怕对方突然离去。离别之时,应该有千言万语需要叮咛, 需要嘱咐,而现在两人竟然默默无语。情到深处人无语,言所以达  意尔,意已相通,言复何用 ? 千言万语只化作纷飞的泪滴。在泪眼迷离之时犹不忍低头拭泪,还要凝视着对方,想把对方的形象刻在自己的心底。徐志摩《沙扬娜拉》云:“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道一声珍重,道一声珍重,那一声珍重  里有蜜甜的忧愁。沙扬娜拉!”两厢对照,后者在情感上显得较为  轻巧,较为甜蜜,缺乏柳词中的那样一种凝重感,那样一种浓郁的悲剧氛围。“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词人悬想一叶扁舟即将载着自己驶向烟波浩渺的千里之外。此句写景,亦写出了人  生遭际。此一别,天苍苍,水茫茫,不知人将漂泊何处?天地之大,  何处是一代词人的落脚之地?

下阕设想别后惆怅,引出词人对人生的思考和感悟。“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离别是世间最为伤心的事,词人又  是世间最为多愁善感的人。其中“多情”两字甚可注意,《世说新语·伤逝》载王戎语曰:“圣人忘情,最下不及情,情之所钟,正在我辈。”苏轼《念奴娇·赤壁怀古》云:“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两处“情”字皆与此处的“多情”互相发明,只有明于情、深于情  的人才会对情有如此刻骨铭心的体悟,更何况此时正是冷落的清秋  时节。从宋玉的“悲哉!秋之为气也”开始,悲秋一直是中国古代  文人难以挣脱的情结。“冷落清秋节”数字回应开头。“今宵酒醒何处?   杨柳岸晓风残月”与上两句写法不同,上两句重在写情,情寓景中, 此两句重在写景,景中含情。上两句中的景是虚写,此两句中的景  是实写。词人悬想今宵酒醒梦回之际,已是孤零零一人,相伴自己  的唯有杨柳低垂,晓风嗖嗖,残月如钩,景色凄清萧条,心情落寞  惆怅。这两句的妙处前人已说了不少,此处不再饶舌。

 

………

 

TOP 其它信息

装  帧:平装

开  本:16

加载页面用时:62.5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