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中国专业的出版与数字出版产业门户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龙: 一种未明的动物(增订本)
龙: 一种未明的动物(增订本)


龙: 一种未明的动物(增订本)

作  者:马小星 著

出 版 社: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08月

定  价:45.00

I S B N :9787552023664

所属分类: 文化  >  民族文化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 20本书推荐  (全部5个)

TOP内容简介

  世界上真的有龙吗?

  “龙是古人想象出来的动物”“龙是一种综合性的图腾”“龙是以大蛇为基本原型的”“龙是远古居民对湾鳄的特殊称呼”,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作者力排众议,独辟蹊径,从古代史书、笔记、地方志中搜集了大量罕为人知的记载,并联系多位目击者所提供的证词,反复比照,论断独到——龙是一种在历史上真实存在过的动物,并且是一种有别于蛇、鳄的古代两栖类动物。它的身影,在中国有文字记载以来的几千年历史中若隐若现。不管添上了多么奇异的色彩,它的基本形象及生态特征,依然没有脱离隐藏在背后的那个生物原型。

  本书是颇为奇特的一家之言,不仅立论新颖,而且举证丰富。作者旁征博引,探幽抉秘,对这种古代动物的外形、习性、潜居的区域、出没的规律等,都作了细致的分析。文字生动晓畅,视野恢宏,从史实记载到神话传说,从生物演化到环境变迁,娓娓而谈,引人入胜。

 

TOP作者简介

  马小星,上海嘉定人。幼年因病致残,行走不便,遂使成为探险家的愿望落空,但对于神秘事物的兴趣至老不衰。早年做过工人,后相继在汉语大词典编纂处、上海滩杂志社就职。不谙生计,耽于冥想,性喜文字,淘书为飨。曾戏改清人赵翼诗句为自画像:“身蹇敢言天下事,心斋惟对古人书。”

 

TOP目录

引言 关于“龙棚”的传说

  最能引起我兴趣并使我沉浸其中的,乃是一个很少被人想到的古怪问题: 这个故事在生物学上有什么依据吗?

第一章 云遮雾障龙归何处

  数千年的文化累积,使龙的形象变得越来越庞大,也越来越模糊了。然而,即使我们将讹传、误认、冒用等各种因素充分估计在内,仍无法彻底排除龙作为一种动物的现实可能性。

第二章 被遗忘的历史记载

  历经两千多年风雨剥蚀而依然保存下来的这些记载,不约而同地指向同一个目标——一种在自然的长河中曾经出现过,却被现代学术界所忽视的珍稀动物。

第三章 来自松嫩平原的目击报告

  令人惊讶的是,直至1944年,在我国东北地区的某处江滩,还有数百名群众亲眼目睹了这一罕见的巨型动物,并且依照古来流传的方式,重演了一幕救助“黑龙”的动人场景。

第四章 在神话与现实之间

  古代文化以龙为喻,并非凿空乱道,而是言有所据。不论民间艺术家们给龙添上了多么奇异的色彩,它的基本形象及生态特征,依然没有脱离隐藏在背后的那个生物原型。

第五章 千古悠悠说“豢龙”

  在远古的某一时期,龙曾经是可以豢养的,并且还出现过以豢龙为专业的家族。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些古代豢龙师的经验,难道真的就灰飞烟灭、不存片鳞了吗?

第六章 龙、蛇、蛟、鳄异同辨

  龙、蛇、蛟、鳄,分别是四种动物,不可混为一谈。蛇、鳄是现存的动物,实物俱在,一目了然;龙、蛟是历史上曾经有过的动物,后来渐趋绝迹,今已名存实亡。

第七章 鱼性未泯的古老动物

  龙之形象“与鳄鱼为近”,但并不等于就是鳄鱼。我们搜索的目光,曾经长时间停留在现代爬行类的身上,却没有意识到龙很可能是一种跟原始鱼类有着最直接联系的古代两栖动物。

第八章 龙无尺水无以升天

  古人要求控制降水量的强烈愿望,为什么不寄托于其他动物,偏偏要投注到这种被称为“龙”的动物身上呢?会不会是跟这种动物本身的特殊习性有关呢?

第九章 今人不见古时月

  由于所处环境的不同,古人实际接触到的珍禽异兽,其种类之繁多,历史之古老,可能远远超出我们的估计。“有其名而无其物者”,未必都是出于古人的假想。

第十章 从环境到政治的“指示生物”

  古人对于“四灵”的崇拜和宣传,最初跟生态保护的意识有密切关联。这种朴素的动物崇拜,后来被纳入了政治伦理化的歧途,生物界的珍品被改造成了政治界的“神物”。

结语 一个半醒半睡的梦

  某些动物的客观存在是一回事,将这些动物赋予何种人造的意义则是另一回事。如果说古代社会有关龙的种种传言带有梦幻色彩,那也只是“一个半醒半睡的梦”。

 

附录一 我写作《黑龙》一文的缘起 任青春

附录二 为了寻访“黑龙”的目击者 戴淮明

附录三 走访在肇源的土地上 马小星

附录四 风来风去走风华 崔万禄

附录五 十五年后再启程 马小星

增订本后记

 

TOP书摘

增订本后记

  这本小书初版于1994年,是华夏出版社出版的(以下简称华夏版)。那年出生的婴儿,现在也该有24岁,差不多大学毕业了,正可以阅读这个相对漂亮的新版本了。

  这次新版的是个增订本。所谓“增订”,无非是两方面,一是增补,二是订正。

  先说增补。本书初版以后,又陆续发现了一些珍贵的古籍记载,如《北梦琐言》所记“畲火烧龙”、《山斋客谭》所记“杭州北关堕龙”、《香山小志》所记“蒋墩降龙”等,这些大多补入了增订本第二章中。新版增幅最大的,是添加了附录五《十五年后再启程》,有12000多字。其中包括,2008年夏天我在黑龙江肇源、大庆走访的记录,2008年秋天我和岩铁去辽宁营口访问柴寿康的情况,2009年秋天我在上海市郊宝山地区寻访百年前奇闻的经过,以及1934年营口“龙骸”事件的史料和口述,还有一些不方便插入正文的古籍记载。虽然内容稍嫌驳杂,但主线清晰,环环相连。此外还增加了少量脚注,比如第一章中新增了对《周易》“龙战于野”的注释,有新的视角。

  再说订正。初版本中有将近二十处错别字。如第二章中写到蒲松龄的经历,“康熙九年他南下游牧时”(华夏版37页),“游牧”是“游幕”之讹;第四章中提到闻一多关于龙的论断,“半个世界以来一直被众多研究者奉为圭臬”(华夏版86页),“世界”是“世纪”之讹。另有一些提法不准确,如第二章中引述《聊斋志异》卷二“北直界堕龙”的记载,当时推测北直界“应该是某个村镇的名称”(华夏版34页),这是不对的,其实是北直隶地界的简称。这些在增订本中都作了改正。

  推断龙是历史上真实存在过的动物,我并非第一人。仅我目力所及,学者翁长松1993年曾在《上海科学生活》上发表过一篇《龙是什么?》,引述《左传》《周易》中的记载,认为龙很可能是古代居民见过的真实动物。再往前溯,晚清的王韬、吴趼人,都曾推测龙是“古有而今无”的一种动物。我的努力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尽力搜集散落在各类史籍中的“堕龙”记载,而这些记载大多为以往的研究论着所忽略;二是开始重视民间有关“见龙”的传说,并身体力行着手调查,尽管这项艰巨的工作仅仅是起步,做得还很粗浅。

  1996年春,我在一本非公开出版的杂志上看到这样的记载:“50年代初,神农架苗丰乡山洞中在暴雨后还飞出一条巨龙。巨龙长达几十米,后来死在泥地里,其腥气方圆数里都能闻到。”当时我很惊讶,不知这个信息从何而来。我很想去那个叫作“苗丰乡”的地方亲自调查一下,但也知道凭一己之力奔赴神农架有困难。于是我想到了余纯顺,想去问问他,在他的行程中有没有神农架这一站。谁知还没有联系上,却传来了余纯顺在罗布泊遇难的噩耗,我不由得失声痛哭。在我们这座以追求经济利益为风尚的城市中,有两个人物显得相当另类,一个是为追踪“野人”而至死不渝的刘民壮,另一个是徒步走天下而捐躯大漠的余纯顺。我虽未与他们两位见过面,但我的心和他们是相通的。

  神龙之原型,是中国文化史上最诱人也是最难解的谜案。我是无意间闯入这个迷宫的。朦胧中,我发现有扇门似乎未曾开启过,然而我的力量有限,仅仅推开了一道缝,还是看不清门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我的这本小书,尽管举证丰富、引人入胜,但只要没有得到生物考古学的实证支持,它终究只是一种假说,一种不乏魅力的假说。既然我敢于质疑那些“权威性结论”,那么,我的书不应该也不可能成为新的权威,去阻碍别人的探索和发现。这本小书中的观点及引证的材料,不但是可以继续探讨和争论的,也是可以批评和否定的。不然的话,科学研究怎么能够进步?

  这本书初版于北京,新版回到了我的家乡上海,我感到很荣幸。衷心感谢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给了这本小书一个新生的机会。责任编辑袁钰超留给我良好的印象,正是她主动找到我,热情地问我是否有再版的意向。她尚未到“而立之年”,但她对出版事业的认真和执着,使我这个做了半辈子编辑的人感到很欣慰。

  本书新版之际,应当感谢《中外书摘》杂志原主编黄亨先生。若不是《中外书摘》在1989年大胆刊发了征文稿《我所看到的黑龙》,就不会激起我追索神龙真相的热情,也就不会有我的这本小书。2009年,当我着手对此书进行增订时,得到了黄亨的热切关注,并为我联系了出版单位。虽然其事未果,我仍感念在心。

  抚今追昔,我深深怀念1994年春陪伴我前往肇源采访的先父马嵩山。这也是他一生中所做的最后一件大事。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我还陆续结识了一批北方的朋友——任青春、戴淮明、崔万禄、魏国栋、韩晓东、岩铁。要是没有这些朋友的鼎力相助,这本书中就会缺少许多鲜活生动的访谈记录。转眼间,我们这一代探索者都在渐渐老去,而“堕龙”之谜仍未解开。

  “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真切地体会到这一感慨的沉重。趁本书新版之际,我把最热切的期望和最美好的祝愿献给正在成长中的后继者。

TOP插图


TOP 其它信息

装  帧:平装

页  数:364

开  本:32开

加载页面用时:46.875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