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中国专业的出版与数字出版产业门户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爱情故事的两个版本(精装)
爱情故事的两个版本(精装)


爱情故事的两个版本(精装)

作  者:[塞尔维亚]雅丝米娜·米哈伊洛维奇,米洛拉德·帕维奇 著

译  者:刘媛

出 版 社:浙江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08月

定  价:38.00

I S B N :9787533953263

所属分类: 文学  >  外国文学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 20本书推荐  (全部12个)

TOP内容简介

  《爱情故事的两个版本》是雅丝米娜与帕维奇共同创作的一部作品集。其中,“科托尔文具匣”收录夫妻二人围绕一个神秘的文具匣进行的同题创作,写作因此也成为作家夫妻间亲密而浪漫的约会方式;“爱情故事的两个版本”记录雅丝米娜向帕维奇“定制”故事的有趣经历,文学大师不同寻常的写作状态可见一斑;“迟到的情书”由帕维奇的小说碎片展开,引发出雅丝米娜对二人过往爱情生活的追忆和对丈夫深情的怀念;游记“哈扎尔海滨”记录雅丝米娜寻访《哈扎尔辞典》中那个“消失”的民族——“哈扎尔人”的见闻、体会和奇遇,也记录下二人对历史、时空、死亡等问题的思考和感悟。

TOP作者简介

  [塞尔维亚] 雅丝米娜·米哈伊洛维奇,塞尔维亚作家和文学评论家,世界级文学大师米洛拉德?帕维奇的夫人。她的作品包括游记、散文、小说等,代表作有《太阳船上的孩子》《巴黎之吻》《灵与肉的故事》《无秘之爱》,以及与帕维奇合著的《爱情故事的两个版本》等。除了自己创作,雅丝米娜还在帕维奇去世之后整理、编辑、校对了他的大量遗作。

 

  [塞尔维亚]米洛拉德·帕维奇(1929-2009),塞尔维亚作家、诗人、翻译家、文学史学家、文艺学家、哲学博士,贝尔格莱德大学教授。代表作品有风靡世界的《哈扎尔辞典》,以及《风的内侧》《君士坦丁堡最后之恋》《双身记》等。其中,于1984年问世的《哈扎尔辞典》被誉为“二十一世纪第一部小说”。


TOP目录

迟到的情书

001

爱情故事的两个版本

041

科托尔文具匣

081

哈扎尔海滨

119

出版说明

187

 

TOP书摘

珍珠项链

  “好吧。最后一个问题。你们相爱吗?”

  “当然。你难道不觉得这是一切的前提吗?菲利普和我,我们俩从不掩饰对彼此的爱;

  所有人都看得一清二楚。”

  “好吧,你就没有想过这事也会惹他们嫉妒?”

  “甚至包括尼尔?奥尔森。”

  “你逃到这里,我觉得不可思议。你们承受了太多嫉恨。这并不容易。尤其是你。他们没法报复菲利普,便把一切转嫁给你……你一定是让谁欠下了大恩情,那人一直铭记于心,这也是为什么他一定要报复的原因,因为那些最激烈的报复通常指向善人。不过,这并不重要。你现在的处境已经不那么糟了。尽管你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但就像那位音乐家说的,回去就意味着你们的作品将无人问津。你不如留在这里,随遇而安。你也知道,昨天我去看了巴塞尔的展览,棒极了。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没人乐意老画家重返故乡。”

  “为什么?”

  “他们不知道该如何接纳你们。他们不希望其他人拥有的比自己多。但在这里,人们能够很好的接纳你们。你们现在的处境可并不像你们想象的那样糟。”

  ——节选自米洛拉德?帕维奇小说《被诅咒的爱》

  你被爱过吗?当然,我是被爱的那个。这份爱如此强烈,充满占有欲,超乎想象,甚至充满冷酷的私欲和跌宕的情节,通往痛的边缘。

  我爱过吗?当然,我爱过他。那种女性特有的独占之爱,驯顺的、满怀同情,却又难免紧张、神经过敏。

  我们相爱,将彼此视若珍宝,这份爱如此盛大,充满节日般的欢欣。丈夫给我的第一份礼物是一只精巧的女士烟斗,一只泛着桃花心木光泽的烟斗!帕维奇是嗜好烟斗的瘾君子,第一件礼物显然意味深长。我要彻底地占有你,我要你成为另一个我,成为我的另一半——礼物仿佛在倾诉衷肠。说来也巧(或者说一点也不巧),我给他的第一份礼物是一只蜜色的用来装烟草的陶瓷密封罐!我的礼物也在诉说着:我要你只属于我一人,我要把你藏在我专属的小罐子里。近二十年的婚姻里,我们争夺着爱的霸权,试图让自己的爱超过对方。更多时候,我们不断用创作向对方释放着无尽的魅力,确证着我们的爱情。你们爱上的是艺术家,你们的情爱必然犹如暴风骤雨。

  爱情本身是不足以表达爱。多么自相矛盾的话啊,却是事实。仅仅去爱,是无法让艺术家满足的。这也是为什么他必须创作,必须向公众展示作品,他是展示自我情感的行家。他恨不得大声宣布:看我吧,爱上我吧,我需要全世界的爱!这也是为什么如果对“艺术家”和“爱”追根溯源,不难发现这两个单词的词根是近义词。想象艺术家们私下的爱吧——无疑是爱的N次方!

  我喜欢回忆那些浪漫的礼物。它们各不相同:价值不菲的,冒傻气的,小的,大的,让人眼前一亮的,让人摸不着头脑的,每一样都经过精挑细选(当然也有皮带、钱包、帽子、手套一类应景却不免俗气的圣诞节礼物)。不得不说,我收到的礼物远比送出的更富想象力;女人更容易被礼物收买。

  他为我买一只万花筒,我会回赠一只沙漏,并非因为其中的沙子,而是因为沙子缓缓落下时那绵密多彩的姿态;他赠我一串珍珠项链,我会回赠他一枚扣饰,就是固定在男式衬衫最上面的纽扣上、修饰脖子的那种。为了他,我满世界收集空白(既没有线条也没有格子)笔记本,搜罗富有想象力、装帧堪比真正的图书的笔记本。毫无疑问,笔记本是作家最贴心的伴侣。如今,人们不断发明稀奇古怪的“笔记本”, 比如电子书、触摸板、掌上电脑等。这些电子设备还没有专门的塞尔维亚语名字,我现在只能把它们的英语名用塞尔维亚语拼读出来。

  我最喜欢的礼物是缀了整整四排珠子的珍珠项链。四十岁生日的午夜,他给了我一份惊喜。项链装在一只深蓝色的绒布盒子里。我喜欢它戴在脖子上的感觉;我喜欢被珍珠一类的自然物触碰时的午夜般的微凉,我感觉自己就像躺在一片未知的海里,被海水包裹。虽然我看不见,却能感受幽暗之中的奶白色光泽,它就在我的肌肤上微光闪闪,如此真切,如此微妙。这条珍珠项链似乎有些过分华丽了,但我每次出次门旅行还是会将它当作护身符般带在身边。去海边的时候,我也会戴上它,它是我的秘密旅伴。不过,即使是最出位的娱乐明星也不会戴着珍珠游泳,所以,我总是在夜里,借着夜幕的掩护,让那些珍珠重新浸在海水里。我一次次让它们重回最初的家园,希望它们能永葆生气。事实上,我和它们一样,都是盐与水孕育的生命。这也是为什么在我看来所有的礼物中这条珍珠项链尤其宝贵。它是另一个我,是生命的另一种形式,它会在我死后,继续留在这个世界!

  (选文出自《爱情故事的两个版本》,雅丝密娜?米哈伊洛维奇、米洛拉德·帕维奇著,刘媛译)

  白色的突尼斯塔形笼

  嫉恨不可避免地涌向他们,如影随形,他们尽量深居简出,只和极个别人做朋友。他们当然清楚,朋友们也在回避他们。他们身边渐渐的只剩下她的朋友。但最艰难的是,最后,连她的朋友,那些曾经投入了极大的热情为他俩画像的友人们也逐渐远离。菲利普很早之前就意识到,人一旦发迹便无法和落魄时的友人做朋友了。你成功了,过去的朋友便会离你而去,你不得去结识新朋友,别无他法。但菲瑞塔不明白,事实上,菲利普自己对成功之后必须付出的代价也只是一知半解,他甚至不理解为什么菲瑞塔也会遇到类似的事;她的朋友们也开始对他们退避三舍。你不得不承认,成功是一件不能容忍的事。为了打发时间,他们买了一只鱼缸和一些鱼,像训练马戏团里的马一样训练鱼在水里翻跟头。鱼很听话。他们却不敢和任何人说这件事,他们知道,他们再也找不到相信自己的人了。

  ——节选自米洛拉德·帕维奇的小说《被诅咒的爱》

  男人的声音给人由内而外的抚慰。他的嗓音深沉、响亮却又略带嘶哑。我一直相信,男人的声音和他们挑选鞋子的品位决定了他们的魅力!如今,爱人再也无法陪伴左右,但我还保持着一个秘密的习惯。我们的电话答录机里还存着一条丈夫的留言。当我悲伤到无以复加之时,便拿起听筒,放在耳边,让那段私人消息不住地在耳边回响,告诉我,醒来后给他打电话。

  我手边有许多丈夫参加外国和本地电视节目的录影带和光碟,但它们无一例外都是面向公众的!只有无意中留存下的电话语音是独属于我一人的!但愿数码信号不会磨损,但愿他的声音不会黯淡消失,但愿这份现代意义上的爱情遗迹会在今后岁月里回响在我的耳畔,历久弥新。

  尽管如此,我还是会追问,锥心刺骨的悲伤将持续多久?还有爱情,真切而生动的爱又会持续多久?如今的我无疑拥有与过去截然不同的身份,我该如何面对今后的生活,曾经因为米洛拉德·帕维奇妻子的身份,我或被优待,或遭遇冷嘲热讽。人们鼓励我勇闯文坛,却又在背地里嘲讽我“榨取”丈夫的名声。如今,我仍是那个人的遗孀,也仍和过去一样,无法成为雅丝密娜·米哈伊洛维奇本人。我郑重地期待能通过现在的作品重新确立自己在文学界的声名,同时,我还要承担起整理丈夫的作品、让他的文学事业在死后得以延续的责任。

  回首过去二十年的处境,我的脑中闪过一个隐喻般的形象——囚笼。那种巨大、精美、宫殿般的突尼斯鸟笼。在过去的千百年里,阿拉伯人发掘了声音的艺术——他们喜爱潺潺的流水,所以修建喷泉;他们醉心鸟鸣,所以设计出独具匠心的鸟笼。他们的鸟笼称得上造型艺术的珍品。有一年,我们去北非旅行,就买了一只大鸟笼。返程时,它给我们添了不少麻烦。它的大小堪比一只行李箱,这样的尺寸在飞机上必须独占一个座位。我们决定放手一搏,冒险带它上飞机,好在飞机上碰巧有这样一个位置,总之,费了千辛万苦,我们把它带回了家。如今,我在鸟笼里放了一只假鸟,这只鸟十分美丽,眼珠是玻璃做的,身上缀着真正的鸟羽,却没有生命。我养的鱼是活的,但它们不会说话,我养的鸟是死的,是人造的假鸟。我的生活一片死寂。

  婚后的许多年里,我们笔耕不辍,是文学让我们愈加迷恋彼此。我希望丈夫能为我写一篇以我为女主角的故事。我满怀期待,我觉得这是我应得的,它固然满足了我的虚荣心,更是我俩特殊的纪念。我要求作者以一幢屋子为主要场景。如果你想了解这部游戏性质的文学作品,请直接翻到“爱情故事的两个版本”一章吧。让我们先回到那只精美的鸟笼。在我满怀爱意的催促下,帕维奇完成了《白色的突尼斯塔形笼》。这篇小说从标题到内容无不令我意外。“我们”的鸟笼不是白色的,底座是用沉甸甸的橄榄树枝做成的,泛着那种产自地中海的蜂蜜般深邃的光泽;栏杆上点缀着粗灰铁做成的繁复装饰。这只鸟笼看起来既不优雅,也不轻盈可爱。但故事就是故事,它更加华丽,也更加沉郁。

  突尼斯鸟笼犹如生活的隐喻,人们却误以为它是生活的本来面目。每个人的生活都近似牢笼。只在极少数时候,鸟儿得以从笼中放出,自由地飞翔。尽管还是在屋子里!但毕竟获得了隐秘的自由。

  包括我在内的所有人只能通过自我抉择实现自由,是我们选择是否以及何时离开鸟笼,是我们选择自己在屋子里扑腾多久,是我们选择是否以及何时飞出窗户。尽管,对外面的世界,我们一无所知。

  (选文出自《爱情故事的两个版本》,雅丝密娜·米哈伊洛维奇、米洛拉德·帕维奇著,刘媛译)


TOP 其它信息

装  帧:精装

版  次:1

开  本:32

加载页面用时:78.126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