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中国专业的出版与数字出版产业门户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藤泽周平作品:小说周边
藤泽周平作品:小说周边


藤泽周平作品:小说周边

作  者:[日] 藤泽周平 著

译  者:竺祖慈

出 版 社:译林出版社

丛 书:藤泽周平作品

出版时间:2018年08月

定  价:56.00

I S B N :9787544770675

所属分类: 文学  >  散文/随笔/书信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好评推荐   [展开]

TOP 20本书推荐  (全部18个)

TOP内容简介

  容貌仿佛可敬可爱的中学语文老师,又仿佛他作品中一身傲骨的剑客,作为“日本寥寥无几值得迻译其全集的作家之一”,藤泽周平究竟是怎样一个人?在那些耐人寻味的作品背后,他过着怎样的生活?他如何观察生活,如何获得创作素材和灵感?一篇篇平淡随笔,作家将私人的生活风景娓娓道来,为人为文的品格,跃然纸上;也透露出小说的创作动机、舞台原型的秘密。

  藤泽周平作品爱好者的必读之书,资深出版人竺祖慈暌违多年,*新译著。

 

TOP作者简介

  藤泽周平 (1927—1997),日本时代小说巨匠,曾获菊池宽奖、吉川英治文学奖、紫绶勋章等荣誉,大量作品改编为影视剧。藤泽周平一生低调严谨,“平静有力,平凡至真”概括了他的为人和作品。

  藤泽周平生于日本东北地区山形县鹤冈市的一户农家,他半生坎坷,斗病、丧妻,四十六岁才以《暗杀的年轮》获直木奖,开始专事写作。所幸他勤于笔耕,二十来载创作生涯给读者留下众多名作,如短篇小说集《黄昏清兵卫》《隐剑孤影抄》《隐剑秋风抄》《桥物语》,短篇连作《浪客日月抄》四部曲,长篇小说《蝉时雨》《三屋清左卫门残日录》《密谋》《市尘》等。

 

TOP目录

吊钟花

歌赛风景

暑夜

冬眠

无所事事的新年

围棋的个性

活生生的语言

小川镇

剩余价值

牙疼和运动

野口昂明的棋

站前旅馆

森林浴

第三家医院

照片上的笑

屋顶的雪

邮局拐角

山谷之路

岁末杂记

江户崎之行

关于爱伦·.坡

冬天的散步道

“啊噗啊噗”

“都市”与“农村”

留在心中的人们

慢车旅行

雾中羽黑山

再会

街角的书店

村庄游戏

幸子

归乡

绿色的大地

关于杂煮

U理发店

波莱罗

《长冢节·.生活与作品》

《北区旅馆》

耿湋的《秋日》

格雷厄姆·.格林

读书日记

推理小说读书日记

我的青春影院

影视与原作

戏剧与我

混沌的世界

德川家康的德

大石内藏助随想

寺坂传说的周边

《溟海》的背景

一张照片有感

转型的作品

《密谋》结语

《海啸》搁笔之际

难写的事实

错误

小说《一茶》的背景

一茶和他的妻子们

关于《海坂》、长冢节种种

留存心中的秀句

稀有的俳句世界

青春与成熟—鉴赏·森澄雄的风景

小说《白瓶》的周围

 

TOP书摘

                                          站前旅馆

 

  为给小说取材,我常做一些小旅行,根据情况有时跟出版社的人一起,大多则是我一人之旅。

  去年二月时分天气尚寒,我也因此类取材而独自去邻县的乡村小镇。上午九点左右离家,到目的地已过午后两点。为预订住宿地我曾做调查,这个镇只有两家旅馆,一家离车站步行三分钟,另一家徒步只需一分钟。我觉得一分钟总比三分钟好,就预订了这家。出了小车站一看,什么徒步一分钟,眼前就是我预约的旅馆。

  我喜欢叫“站前”的地方。再小的车站,站前总有一角具有商店街的氛围,有着餐厅、美容店、小书店和游乐中心之类。对我来说,必需的就是可以喝咖啡的店,这样的吃茶店也起码总有一家,弄得好会有两家,最不济的情况下,只要仔细打听,也能找到一家可以喝到咖啡的简易餐厅。这就是所谓的“站前”。

  而且,再小的车站,火车或地铁一到站,总会有数量不等的乘客上下车,站前广场顿时热闹起来。这种不知所谓的热闹也让我喜欢,如果再有站前旅馆之类,对我来说就是理想的站前风景了。我因此而满意地望着眼前这老旧的木结构旅馆。

  我在这旅馆放下行李(一个手提包而已),立刻出去找车到取材的地方。回到旅馆时,周围已经暗下。

  让我惊讶的是,我刚到时很空闲的旅馆,这时已满是住客,而且这里没有餐厅,晚饭是在一间放着电视机、供住客用的吃饭间。我和几个销售员模样的男人一起,默默地吃完了晚饭。

  当夜,我上床前想锁房门,因为我房间面对走廊的入口处仅是老式旅社那种纸质隔扇门。起初我也没太想过锁门之类的事,可是身边带着一些采访用的现金,而且这里住客这么多,想想还是锁上房间安全。

  锁是有的,就是把铁棍插进小铁圈中的那种插销。可是我试了一下却不成功,隔扇门本身是歪的,我咔啦咔啦地弄了半天,铁棍还是插不进铁圈中。

  这时,我听见对面房间也不断传来咔啦咔啦的插门声响。对面的房客是销售员模样的身躯高大的大叔,正如我防着他们,大叔好像也觉得对我这位不知底细的长发客还是小心为妙。等我放弃了锁门,对面房间也没了声响,大概也没锁上。

  结果一夜无话。天亮迷糊中听到货车挂车厢的声音以及短促的汽笛声,不觉间勾起我的乡愁。

 

 

 

转型的作品

  我是距今约十年前开始写小说的,那时写的都是色调灰暗的小说。别人这样说,我自己重读当时的小说时也会发现结局多为灰暗,以至让人有些痛苦之感。男女之爱总以别离结束,武士在故事中则总是死去的下场。我不会写出光明的结局。

    写出那样的小说自然有其理由。从那之前我就背负着一种无法对人言诉的忧郁心情生活。因为不能轻易向人诉说,心中的忧郁始终不得消解,因而带进了生活之中。

    一般在这种场合,人们都会寻找一些转移心情的方法,以恢复精神的平衡,例如饮酒或参加体育运动之类。

    可是我不大能喝酒,对钓鱼、高尔夫也没兴趣。我对博彩有点兴趣,却又因生来胆小而难以出手。我背负着难以消解的忧郁,同时既是一个靠着在公司上班领薪过日子的平均水平的社会人,又是一家之主,有妻儿有老母。唯其平凡,我不愿失去自己尽力保持平衡的社会感,不能做出什么放纵的事来。

  要想放纵,又不给妻儿和社会带来麻烦,办法只有一个,对我来说就是小说。带着这样的心境写出来的东西,自然就带有灰暗的色彩,“故事”这个皮囊中被拼命灌入了抑郁的心绪,我以此一点点地得到解助。所以我初期的小说就是借用“时代小说”这种故事形式而写的私小说 。

  那时我只考虑写,至于写出来的东西被别人阅读,也就是意识到读者的存在,我现在已说不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了。一旦发现自己的作品被别人阅读,不言自明的是我的小说缺少大众小说趣味性中的要件——明快和解助,从而成为非常困扰别人的产物。一旦意识到这一点,即便自己心情中的郁闷尚不至完全消解,也就可以凭借写作得到了某种程度的治疗和释放。

  有了这样的完整意识,又一不言自明的便是:如果我还继续写下去,那就不应一味吟咏郁屈,还应吟咏获得解助的自己,无论对自己还是对读者,这都是唯一正道。我最后选择了这种方式,当然这也是职业作家面对“故事”而下的决心。

  至于这种内在的变化如何与小说的表现结合,我全然不知,使当时的我在过一座险桥。表现方式的改变之类,并非可以有意识地轻易做到,而是从某个时期开始极其自然地进入了我的小说,哪怕尚觉钝重,也已体现了诙谐的要素。把这作为方法而自觉运用,可以非常确定的是从《小说新潮》连载《浪客日月抄》这一时段开始的,之后的《浪客日月抄:孤剑》以及这次的《浪客日月抄:刺客》都属于转型的作品。

  突然想到:我一直认为 “北国人不善言表”的说法是一种偏见,那仅是在比自己口齿伶俐的外部人种面前的一时口讷,北国人自己交流时不会这样。

  小时侯我常在村里的集会场所听到小伙子们飙无聊话,记得他们一来一去中所含的绝妙谐趣,那些像子弹一样飞出的对话中每一句都含妙机,引得哄堂大笑。无论是说村里发生的事还是议论人物或是谈女人,无不妙趣横生。一旦我们小孩也被逗乐,就会突然遭到训斥而被赶走,那大概是因为乡野年轻人的杂谈不免会发展到有点猥鄙的地步。

  到了内部的压抑稍稍淡化的时期,我的内心即使未似集会场所那些小伙子那样开放,北国式的诙谐也许已经苏醒。

  我现在这样写,是因为虽然还不能十分确定,但已感到自己的小说又发生了一些变化。这种变化固然主要跟年龄有关,但从根本上说没有脱离作者本身,不管怎么写,小说还是难以摆脱有作者自我表白含于其中的命运。

 

 

TOP 其它信息

页  数:300

开  本:32开

正文语种:中文

加载页面用时:46.875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