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中国专业的出版与数字出版产业门户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半个父亲在疼( 精装)
半个父亲在疼( 精装)


半个父亲在疼( 精装)

作  者:庞余亮 著

出 版 社: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08月

定  价:58.00

I S B N :9787559810069

所属分类: 文学  >  散文/随笔/书信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 20本书推荐  (全部9个)

TOP内容简介

  《半个父亲在疼》是庞余亮第一本自传体亲情散文集,共分为四辑。第一辑“父亲在天上”,是献给父亲的文字。分别从卖甘蔗的船上、种黄豆、过年,以及父亲中风后等不同的视角描写了一个严厉、暴躁、任劳任怨,偶尔也会表现出温柔一面的父亲形象。第二辑“报母亲大人书”,是献给母亲的文字。从母亲的日常劳作,例如捣石臼、做汤圆和慈姑等,描写了一个隐忍、温柔、坚强的母亲形象。第三辑“绕泥操场一圈”,是秘密成长笔记。从老师的视角描写乡村校园里孩子们的成长逸事,生动、有趣,又令人省思。第四辑“永记蔷薇花”,是生活之泪的结晶。描写了读书、观影、旅途、书店的搬迁,以及友人相聚等内容。


TOP作者简介

  庞余亮,出生于1967年3月,江苏兴化人。毕业于扬州师范学院。做过教师和记者。

  著有长篇小说《薄荷》《丑孩》《有的人》,小说集《顽童驯师记》,童话集《银镯子的秘密》等。

  曾获1998年柔刚诗歌年奖,第五届汉语双年诗歌奖,紫金山文学奖,第二届扬子江诗学奖等。


TOP目录

父亲在天上

四个“我”都在证明----3     

原谅----6

丽绿刺蛾的翅膀----9

半个父亲在疼----12

有关老韭菜的前因后果----27

卡夫卡的嗓门----31

月亮从不放弃----42

柴草与腌菜----47

如此肥胖又如此漫长----50

报母亲大人书

穰草扣----69

母亲的香草----73

有关母亲的小事物----76

恩施与孝感----80

崴花船的那年春节----83

我们的胆结石----86

糖做的年----97

两个春天的两杯酒----99

慈姑的若干种吃法----102

檐下燕----105

我是平原两棵树的儿子---108

无水时代----111

报母亲大人书----115

绕泥操场一圈

露珠笔记(125滴)----119

淤泥记(109册)----226

永记蔷薇花

1984年的蓝袖筒----263

黑暗中的炊烟----266

我那水蛇腰的扬州----269

蔚蓝的王国----273

永记蔷薇花----276

那个晚上的玫瑰----279

寂寞小书店----282

一面之交的男孩----286

4月的最后一天----288

从格尔木到哈尔盖----291

老诗人雷霆的蜗牛车----294

1934年的《兴化县小通志》和另一个我----296

我们是自己的邮差----301

闯入城市的狗----304

大风中的静默----307

北京之夜----310

寂寞小书----313


TOP书摘

  父亲中风了。父亲只剩下半个父亲了。

  现在再看父亲,父亲怎么也不像父亲了。过去父亲像一只豹子,衣服挺括挺括,头发水光油亮——梳的是大背头,向后,把阔大的额头露出来;口袋中还装着小骨梳,时不时就掏出梳子梳一下。小时候的我经常羡慕那把小骨梳。父亲如果能亲亲我、抱抱我或者摸摸我该有多好,可父亲没有。父亲不但没亲过我,也没有亲过、抱过大哥二哥。大哥十四岁时曾与父亲打了一架,大哥被父亲打得脸都肿了,但大哥仍然在笑,把打断的半截骨梳递给流泪的母亲。

  父亲的声音也变了。过去声音像喇叭,现在声音像从受了潮的耳机传出来的。这倒不完全是半个舌头的原因,而是因为父亲说话首先带着哭腔。比如,他叫我:“三子,我要喝水。”我听上去就变成了“三子,我——要——喝??水??”这中间一停顿,一哆嗦,再加上不清楚的发音一拖,什么滋味都有。有时我会回他一句:“让你大儿子倒吧。”父亲听了会歪着嘴苦笑,涎水就挂了下来:“三子,我都这样了??你还记仇?”

  我怎么能不记仇?!父亲把他的三个儿子当成了他算盘上的三个珠子,大哥出门上学,二哥出外当兵,只让我留在了他的手指中间。本来我也在那一年征兵中验上了兵,可父亲上蹿下跳,甚至说出了他对国家已仁至义尽,不能贡献两个儿子的话,弄得那个带兵的首长都感到这个老头不可思议。其实父亲的心思早由母亲告诉我了,父亲老了,他不能不留一个儿子防老。母亲还对我说:“我支持你出去,可你老子这时想到老了,当初他什么时候替你们把过一泡尿的。那一年我有病爬不起来,请他替你把一次尿,他理都不理??”就是这样的父亲,把我留在家里,父亲的目的实现了。大哥二哥在外地成家了,大哥结婚时甚至没有告诉父亲。父亲肯定是不指望大哥二哥了,他谈起他们时总说“那两个畜生”。奇怪的是我大哥说起父亲时也说“那个老畜生”。父亲中风了,我把消息告诉他们,大哥二哥像商量好了的,说他们工作忙。我知道他们的意思,原来在家里他们就联合起来骗我。我明明看到他们一起吃糖了,我还闻见糖味了,大哥说没有,二哥则信誓旦旦地说:“对,我发誓,没有,是他的嘴巴痒,舌头痒。”

  我正要给父亲倒水,母亲就走了过来:“三子,别倒水给你爹,一会儿他不要尿在裤子上了,人越活越小了哇。”

  父亲听了这话目光变了,他愤怒地看着母亲,满头白发的母亲也盯着他。“怎么啦,你这老不死的想吃了我?你怎么不躺在那个狐狸精那里,你这时候倒知道朝我身边一躺呢。”母亲越说越得意,声音禁不住变成了怪里怪气的普通话。说罢,母亲的腰身还扭了一扭,母亲这是在模仿着谁。

  我被母亲的表演弄笑了。父亲的嘴张了张,不说话,头用力扭了过去。我听到他的喉咙里响了一声,又响了一声,然后他狠狠地朝地上吐了一口浓痰。

  母亲像是什么也没看见似的走了,母亲得去打纸牌。纸牌是母亲悄悄学会的,父亲曾骂不识字的母亲是个笨蛋是个木瓜不活络,但母亲还是学会了打纸牌。她依旧保持每天下午去打一场纸牌,“两块钱进花园”。本来认为父亲中风了她会停下来,母亲说:“我想通了,为你们庞家苦了一辈子,我想通了。”

  待母亲走后,我起身为父亲倒了一杯水。父亲用尚能活动的一只手接过来,只喝了半杯,剩下半杯就洒在了前襟上,并慢慢绽放。父亲的一行泪就滚下来了。父亲哭的样子很滑稽,一半脸像在哭,一半脸像在笑。

  我回家时,父亲已经应了母亲的话,尿了裤子。母亲一边帮着父亲换裤子,一边对我说:“三子,我说不倒水给他你偏倒水给他,乖儿子啊,孝顺儿子啊。”我没有吱声。母亲可能换得很吃力,声音都喘了起来:“人要自觉一点,我病了我也自觉,这下可好了,又尿了。”

  母亲给父亲换裤子的动作很大,父亲像个大婴儿在她的怀里笨拙地蠕来蠕去。一会儿我父亲就光着下身了,我看着光着下身的父亲,裆前的一团乱草已经变成了灰白色。要在以前,光滑水溜的父亲怎么会这样不注意形象。我把哆嗦不已的父亲扶坐在一张藤椅上,藤椅吱呀吱呀地叫。父亲重重叹了一口气。沉缓,滞重。我想替他擦洗一下,待我把水弄过来时,光着下身的父亲已经睡着了,涎水又流了下来。真的不像个人了,其实已经不像人了。

  母亲说:“晚上给你大哥二哥写一封信,让他们回来。他们不要以为在外面就可以躲。躲是躲不掉的。三子,不是我有意见,你家里的也有意见。快,三子,快给那个老东西换裤子,她快回来了,看到了可不好。”

  我胡乱地替父亲擦了擦,然后替父亲换裤子,他的一条腿像是假的,不,比假的更难穿裤子。换好裤子我又发现父亲的脚指甲和手指甲都已经很长了。这也一点不像他了。我记得我曾想跟父亲借一样宝贝,不是骨梳,而是父亲系在一串咣当咣当钥匙中间的指甲剪。父亲经常用它修手指甲,他边修还边阴阳怪气地说母亲。当时父亲没有把它从裤腰带上解下来给我,而是给了正在掏他腰上钥匙的我一巴掌,还对母亲说:“看,都像你,都像你一样木。”

  我知道母亲是不会替他剪指甲的,我只好去抽屉里找来了剪刀。我对父亲说:“我来给你剪指甲。”父亲没听懂,我又说了一遍。父亲就用好的左手把另一只不动的右手尽力搬到我的面前,像搬着一根棍子似的。我握住了父亲的右手,父亲的右手已变得说不出的怪:冰凉,又不冰凉。这只右手上的指甲长得又老又长,我用剪刀尽力地剪着,大拇指,食指,中指??

  我说:“爹,这是我小时候你打我的那只手吧。你那时候下手怎么那么狠呢,使劲地打我,一打五个指印,想到这我真不想替你剪。”父亲嘴里嘟哝了一句,听不清他在说什么。可能父亲在狡辩。正在洗衣服的母亲说:“那时这个老东西正准备把我们母子几个都抛弃掉呢。”母亲说的声音不大,但父亲还是听见了,竟然回过头来对母亲说了一句什么,像是在呵斥。母亲甩着手中的肥皂泡沫说:“你凶什么?你有什么资格凶?你现在不要凶,你现在归我管,不归那个骚狐狸精管。”

  我还没替父亲剪完指甲,我爱人回来了。她什么也没说就冲进了房间。我进房间时,她大声地说:“你把你的爪子好好地洗一洗,多用些肥皂。”我说:“已经洗了。”她头也不回地说:“再洗洗。”

  清晨起来,母亲正在吃力地给父亲穿衣服。母亲经常说,“还不如把没用的一半给锯掉呢,锯掉反而好穿了” 。父亲没有用的那只手的确很是累人。我正要过去帮忙,我爱人喊住了我:“你娘叫你写的信呢?”我说:“还没写。”她的脸变长了:“你为什么舍不得你大哥二哥就舍得你娘啊。他们不是你老子生的吧。”我说:“你吵什么?你吵什么?大哥他们忙。”说着我就把她推进门里面,并低声叫她不要吵了。她的嗓音更响了:“他们忙个屁,你大哥一家正在青岛旅游呢。”我正准备再说,可门外面有重物落地的声音传来了。我知道不好,父亲掉到地上了,只剩下半个身子的父亲重心不稳了。

  我和母亲吃力地把父亲抬上了床。父亲似乎并不疼,他什么也不说,靠在床头,眼睛呆呆地看着墙上的相框。我问:“你摔疼了没有?”父亲不说,依旧看着墙上的相框。相框里是大哥穿着西装的照片,二哥穿着军装的照片。母亲说:“老神经了,三子在问你。”父亲好像没有听见似的。母亲又说了一句:“老神经,怕是不行了,三子,你在信中写上一句,老头子不行了,叫他们全部回来。”

  父亲突然开了口:“你敢。”我还看见那已经残疾的右手动了动。父亲说完重重叹了一口气,眼睛依旧盯着墙上的相框。母亲说:“看吧,看吧,这些可都是你的乖儿子!”父亲没理母亲,眼皮耷拉上了。我爱人飞也似的逃出了家,临走时依旧把门重重地关上了,一股小旋风把墙上的日历纸吹得哗啦哗啦响。

  母亲说:“三子,你家里的还没吃早饭吧?你们为什么还不要孩子?我还能为你们带上几天呢。”

  我没有理母亲:“不管她,她又不是小孩。”

  母亲就抹开了眼泪:“老东西,都是你,在外面胡搞,狐狸精能碰吗?这倒好,小的都跟着受罪。”我是最不愿看到母亲流泪的。那时当父亲把母亲骂哭,我也是常常跟着哭的。

  我心里酸酸的,从药瓶里倒出一堆药。莲子样的华佗再造丸,回春丸,活络丹。我说:“我去单位了。”

  下午还没回家,我的耳朵就火辣辣的,我知道家里肯定出事情了。下了班,我急急往家里赶,开了门一看,父亲依旧躺在床上,我早上数好的药仍然在桌上。我低声问母亲:“怎么回事呢?”母亲说:“老东西又犯神经了,他不吃药也不吃

  饭了。”

  我走过去叫了声:“爹。”父亲闭着眼。我伸手去摸他的鼻子,他还活着。我又说:“爹,叫大哥回来也叫二哥回来,立即乘飞机回来,我去打电报。”说罢我就往外走。父亲终于睁开眼来,说:“三子,求求你们了,或者让我死,或者把我送到国外去治,把我治好了,我做牛做马来回报你们。”

  母亲听了呸了一口,又呸了一口。“老东西,人家医生不是说了嘛,没有特效药。中央首长也这么看。你吃了多少药了,两万多块钱啊,都扔下水了。”

  父亲说:“吃了又没用,我就不吃药。”

  我说:“不吃药?!那会再次中风,病情更重,连这只膀子也会废掉。”

  父亲嘟哝说:“当初你们为什么要救我?”

  我不再说话了。父亲依旧问了一句:“当初你们为什么要救我?”

  我看着这个不像父亲的父亲心里说:“为什么要救你,你是我父亲呢。不救你我们就没有父亲了。好在现在还有父亲在面前啊。”现在想起来,在医院的那三天三夜真是太苦了。

  父亲依旧问:“当初你们为什么要救我?”

  母亲说:“神经病,你死嘛,有本事你现在就去死。”

  晚上我给大哥二哥写信。记得小时候总是母亲让我写信。给大哥写信,给二哥写信。可是回信总是父亲拆了看,看完了就把信摔在桌上,然后气冲冲地走了。他向外面打的两个“算盘珠子”在信中从不问候他,尽管信封上写的是他的名字,他的大名。

  我在信中写道,父亲情绪不好,母亲情绪也不好,我们都好。我爱人看了后说:“请把我的名字划掉。”我只好把“我们”的“们”字划掉。划了之后信纸上就多了个墨团,我索性撕了,又重新写道,父亲情绪不好,母亲情绪也不好,我很好。写完了我问自己,我很好吗?

  我在信上继续写道,父亲经常发脾气,母亲也发脾气。大哥二哥要是你们都很忙的话,你们就不回来。如果不很忙,就回来一趟看看父亲,看一眼少一眼了。

  我和爱人吵了一架,声音很响,我估计外面的父亲和母亲都听见了。到了凌晨,我看着爱人那样子,前几天陪她去妇产科取化验结果时她像只小鸟,现在成了老鹰了。为了她肚子里的孩子,我把我写好的信拿到她面前一片一片地撕了,她不哭了。

  我又写信了,大哥二哥,父亲情况不好,母亲情况也

  不好??

  我们一起走出房门时,父亲已经被穿好衣服坐在藤椅上了,母亲也烧好了早饭。我想,他们肯定也一夜未睡。

  母亲好像想说什么,但最终没有说。耷拉着头的父亲反而叫了一声我爱人的名字。

  小文回过头来,说了一声:“我和三子出去吃早饭。”

  我们来到外面,她走了一会儿终于开口了:

  “姓庞的,你真的挺会装孙子。”

  一个星期过去了,大哥二哥依旧没有回来的迹象。我爱人很是不满,出门时带门声很重,有时她关门,母亲和父亲的身体都不由自主地跟着震动一下。

  到了第九天晚上,大哥回来了,就大哥一个人。当时我正在看电视,我爱人正在打毛衣。父亲已经被脱了衣服躺在床上。母亲问起大嫂,大哥说大嫂忙。母亲又问起了她的大孙子,大哥说他上学。父亲睁开眼来,大哥上前扶起父亲穿上了上衣。父亲就哭了起来,老泪一行一行地往下掉。母亲也哭了起来,最后大哥也哭了起来。

  我出去的时候的确什么也哭不出来,大哥红着眼睛说:“三子,我给老二挂了电话,老二有任务,不能回来。”说着大哥掏出一个信封:“这是我和你二哥给父亲的五千块钱,你多担待一点,小文也多担待一点。”

  大哥说:“老三,我知道你为了父亲,没有生小孩,父亲也没有几年好活了。我也很苦的,你大嫂你又不是不知道,你二嫂你也不是不知道,只有你爱人最好。”

  我爱人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门口,说:“大哥,你不要给我戴高帽子,只要你们知道我们的苦就行了。这五千块我们不要,给娘。”

  母亲说:“我也不要,给你老子。你老子总是问,又把钱花到哪儿去啦。想当年,他把钱都花到了那个狐狸精身上,我问过他一句了吗?现在他可好了,管事了。”

  大哥说:“娘,你看你。”

  父亲笑了。父亲笑得很滑稽,有点像哭,有点像笑。父亲伸出左手想接住那装有五千块钱的信封。

  母亲一把夺了过去:“还是给我吧。”

  大哥在家里只住了一夜,我让爱人回了娘家,大哥跟我睡。本来大哥想换母亲服侍一夜父亲。母亲说:“不要脏了你的手,你有这个心就得了。”

  我和大哥都没睡,我还开玩笑地对大哥说:“大哥,你怎么这么尊敬他了,你不是叫他‘老畜生’的吗?”大哥没有回答我,叹了口气。大哥变得很胖了,我说大哥你要当心遗传啊。大哥又叹了口气。大哥在后来的话中反复暗示我,对父亲要“放开”点,我们已够“仁至义尽”了。大哥说他对我们又不怎么样 ,我们可以说是“自己长大的” 。大哥说了两遍,怕我不懂,又仔细讲了一个国外安乐死的事。大哥的意思我懂。大哥怕母亲受苦。大哥在临走时又说了一句,要母亲“放开”点,然后使劲地握了一下我的手,匆匆地走了。

  我估计他是偷着来的。大哥有点怕大嫂。大哥走后,母亲把五千块钱交给了我爱人。她推了一下,还是收下了。这一点,也不止这一点,她很像我母亲,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进入秋天后,父亲的状态越来越不行了。经常尿在身上。有时候在夜里,针灸过的右手和右腿都会不由自主地抽搐起来,把床板弄得咚咚咚地响,像是在敲鼓。母亲不说是敲鼓,母亲说是老东西又想打算盘了。母亲还说,你父亲快不行了。

  父亲吃也吃得少了。原先刚中风那会儿他一点儿也不少吃,甚至还多吃。现在他吃得少多了,越来越瘦。父亲开始有点糊涂了,有时候居然对着母亲喊另外一个女人的名字。一开始母亲听了这话就骂父亲:“老不死的,你还在想着那个狐狸精啊,我看还是把你送到那个狐狸精那儿算了。”后来当父亲再

  对母亲喊那个名字时,母亲就用变了调的普通话答应了。

  母亲的样子让我们觉得好笑,我和爱人都会笑起来。母亲也禁不住笑起来,笑着笑着眼泪就出来了,拭了一把,又是一把。母亲也老了。后来我们笑的时候父亲也跟着傻笑。父亲越来越糊涂了。有一次我们吃午饭时,他居然把屎拉在了裤子上,母亲给他换裤子时忍不住打了他后脑勺一下,父亲居然像小孩一样呜呜呜地哭了起来。

  整整一个秋天,家里都充斥着难闻的气味。母亲抱怨道:“我够了,我真的够了,菩萨啊,还是让我先死吧。”

  不光有这件事,这个秋天我爱人的妊娠反应非常厉害。她的呕吐声,母亲的唠叨声,父亲迷睡时的呼噜声,都令我惊惶不安。我憎恨这个秋天。

  有一天夜里,我正做着吵架的梦,母亲敲响了我的门,说:“三子,你父亲不行了。”

  我衣服也没穿就冲了出来。父亲无声无息地躺在床上。我握住他的右手,他一点反应也没有。我握住他的左手,他左手也没有一点反应。我挠他的左脚心,挠了一下没反应,我又使劲挠了一下,父亲的腿忽然一缩。父亲怕痒,父亲还没有死。

  我还是不放心。我坐在父亲面前,想着天亮时应该给大哥打电报的事。屋子里不知什么秋虫在叫,声音很急,像一把锯子一样锯着这个夜晚,烦闷的锯声慢慢淹没了我。我看着一动不动的父亲,忽然忆起了父亲与我的种种细节,鼻子一酸,眼泪就落了下来。我想起了父亲第一次带我去看电影,第一次带我去澡堂洗澡,第一次带我去吃豆腐脑,第一次带我撑着一只甘蔗船去县城??

  母亲见我流泪,说:“三子,你是孝子,别哭了,人总有这一遭。”

  外面的天渐渐亮了,父亲醒了过来,直喊饿,他让母亲给他喂粥。

  粥烧好了,父亲只吃了两口就摇头不吃了。

  父亲怕活不过这个冬天了。

  我爱人依旧反应厉害。母亲很高兴。父亲似乎也很高兴。母亲好像还忘记了打纸牌这件事。记得她以前出去打纸牌,父亲就一个人守着收音机。如今收音机坏了,父亲也不想听了。父亲整天坐在藤椅上,藤椅已不像以前那样吱呀吱呀地响。他整天迷睡着,涎水流得更长。母亲开始给小孩做小衣服了。母亲悄悄对小文说:“要趁早做,万一你父亲去了,就没时间了。”

  父亲有时候醒过来还嘟哝那个女人的名字。这时母亲已没心思答应父亲了。也不骂父亲了。我爱人还就此事问母亲:“那个女人??漂亮不漂亮?”

  母亲却说:“老东西已经傻了。”

  不管父亲傻不傻,我爱人的肚子还是一天天地大起来了。我真担心有一天,父亲的死和孩子的生是同一天时间。我真不知道如何面对这样的生和死。或者是父亲死在前面,孩子出生在后面。或者相反。两样其实都不好。我整天都在为这个问题担忧着,有时候我听见父亲的鼾声停了,我就上前用手挠他的左手心。还没挠父亲就醒了,对我打了一个大哈欠,还嘟哝了一句,可能是说痒痒。还笑。笑得依旧很滑稽,笑得连口水也流出来了,收都收不住。

  父亲死得非常突然。我们都睡着了。母亲也睡着了。母亲事后说她在那天晚上还梦见了那个女人,母亲在梦中和她纠缠在一起,最后母亲把那个狐狸精打倒在地,还拽着那个狐狸精的长发在地上拖,那个狐狸精一声都不叫。母亲就用脚踢她,狐狸精也不叫。母亲后来踢到了已经凉下来的父亲。母亲惊醒过来,发现父亲已经过去了。

  我有点不甘心。我挠他的左手心,父亲不动。我挠他的左脚心,挠了一下,又挠了一下,父亲不动。我又去挠父亲的胳肢窝,父亲依然不动。我又俯下身去听父亲的心脏是否跳动,父亲的胸膛依旧什么也没有。泪从我的眼里冲了出来,我觉得我对不起父亲,我是一个不孝之子。我确确实实做了大哥所说的“放开一点”。父亲有很多要求我都没答应他。他多少次想让我教他学走路,我都嘲笑他。

  母亲也哭了。母亲哭着骂着:“你这个老不死的,就这么死啦,就这么丢下我一个人了,还叫那个狐狸精跟我打架。”我爱人也在抹眼泪,母亲说:“你回房间里去,你是有身子的人了,你保好身子就是孝顺。”

  我开始替父亲净身。我用热毛巾擦父亲有点歪的脸,这有点歪的脸就像在笑,有点笑的父亲紧闭双眼。我用热毛巾擦父亲的身子,父亲身上有很多跌伤的瘀痕,父亲就是带着这满身的学步的伤痕走的。我用热毛巾替父亲擦背,父亲的臀部上有褥疮。我真是一个不孝之子。父亲,你再打我一下。母亲见我哭得很伤心,就反过来劝我:“三子,你这么伤心干吗?他那么打你你不记得了?”母亲这么一说我哭得更厉害了。

  收殓时,母亲做了几个面饼。母亲说父亲是吃过狗肉的,去了阴间要打狗呢。但父亲的右手怎么也握不住,最后母亲用了一根她的头发把面饼绑在了父亲的手上。我不知道父亲到了阴间会不会把这根头发解开,把面饼掷向跟他索债的狗,父亲到了阴间会不会健步如飞。父亲死后,母亲总是梦见父亲拐腿的可怜样。而我在以后的梦中,一直梦见父亲是健步如

飞的。

  父亲在世时我一点也不觉得父亲的重要,父亲走了之后我才觉得父亲的不可缺少。我再没有父亲可叫了。每每看见有中风的老人在挣扎着用半个身子走路,我都会停下来,甚至扶一扶,吸一吸他们身上的气息,或者目送他们努力地走远。泪水又一次涌上了我的眼帘。我把这些中风的老人称作半个父亲。半个父亲在疼。


TOP 其它信息

页  数:320

加载页面用时:31.25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