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中国专业的出版与数字出版产业门户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一个医生的自白:走在生命与死亡的十字路口
一个医生的自白:走在生命与死亡的十字路口


一个医生的自白:走在生命与死亡的十字路口

作  者:[英] 亨利·马什[Henry Marsh] 著

译  者:刘丹丹

出 版 社:四川人民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07月

定  价:59.80

I S B N :9787220108204

所属分类: 社会科学  >  社会科学丛书、文集、连续出版物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 20本书推荐  (全部7个)

TOP内容简介

  亨利·马什将自己的一生奉献给了前沿现代医学。在从医的生涯中,他曾有手术成功后的振奋,也曾因失败身处毁灭性的低谷,但在内心深处,他从未动摇过对神经外科学的热爱。

  在畅销书《医生的抉择》出版后不久,马什就从任职的伦敦圣乔治医院退休了,转而致力于国际人道主义医学援助,在乌克兰和尼泊尔继续做无偿的医学工作。这本书描述了他在这些国家的工作经历和遇到的困难,进一步表达了他对医学实践的见解。

  这本书也谈到了马什为减少人类痛苦而肩负的责任。通过对医学生时期的回忆,他在书中塑造了一个外科医生的形象,并且探讨了医生这一职业中存在的种种困难,如医生处理可能性而非确定性时的艰难抉择,以及延长寿命的愿望可能给病人带来的悲剧性代价。

  这本书是马什对自己30多年脑外科手术经历的回顾,在即将退休之时,他发现人生有种种不同的选择。对于什么是生活中重要的事情,他也有了一个全新的理解

 

TOP作者简介

  亨利·马什(Henry Marsh),英国著名神经外科医生,拥有30多年丰富的行医经验。

  马什先在牛津大学获得政治学、哲学和经济学学位,后在伦敦皇家自由医院研修医学。1984年成为英格兰皇家外科医学院院士,1987年受邀担任圣乔治医学院阿特金森?莫雷医院的神经外科高级顾问。2010年,亨利?马什被授予大英帝国爵士勋章。2014年出版《医生的抉择》,一上市便成为畅销书,并被评价为“鲍斯韦尔式的传记”。

  马什也是两部BBC纪录片的主角原型:《你的生命在他们手中》(Your Life in Their Hands)获得英国皇家电视学会金奖,《英国医生》(The English Surgeon)获得艾美奖*佳纪录片和上海白玉兰奖*佳纪录片。

 

TOP目录

前言 

 

第一章 在退休的三周前  

守门人的小屋      

一个个病例,一场场悲剧   

逐渐褪去的盔甲   

肿瘤才是罪魁祸首   

   

第二章  伦敦   

改变人生的决定   

虽然痛苦,但我深爱   

重症监护室里的小插曲      

邓巴定律的关怀   

 

第三章 尼泊尔 

神秘而原始的国度      

每个病人都有故事      

医生心中有块墓地      

富豪们牢牢霸占着转椅      

有些话难以启齿   

 

第四章  贫富只在一墙之隔 

无名氏的光明未来      

高楼外的流民      

第五章 随时待命   

术中唤醒      

明智的选择   

注定死于肿瘤的女孩   

 

第六章 心脑问题   

尼泊尔的首次门诊      

晨练      

来来往往的病人   

黑暗中的灯塔  

    

第七章 骑大象 

大象的气息   

天堂没有幼童之友      

徒步旅行      

一个漂亮的尼泊尔女人      

只有医生才能理解  

    

第八章 律师

卷入诉讼赔偿案   

罪恶的繁华之都   

 

第九章 多余的财物    

手工制造      

寿衣上没有口袋   

 

第十章 重修小屋   

打破的玻璃   

燕子走了,再没回来   

把小屋的过去留在过去   

   

第十一章 记忆 

从记事到现在      

父母的故事   

“健康营”   

 

第十二章 乌克兰   

伟大的分水岭      

我的愤怒      

 

第十三章 报歉 

错误时有发生      

没有任何存活的希望   

 

第十四章  红松鼠 

每个人都想离开   

巨大的鸿沟   

关于诚实与欺骗的演讲      

小屋庭中半是苔   

 

第十五章 太阳和死亡

除了等待,别无选择   

希望自己是只海鞘      

我做好了离开的准备   

 

致谢   

 

TOP书摘

前言 

  我总是开玩笑,我最珍贵的东西是那套藏在家里的自杀工具包,我珍视它们,甚于珍视家中的书籍、祖传的画作和古董。自杀工具包里装有多年来我设法获得的一些药物。但是我不知道这些药物现在是否还有效,因为药物上既没有“保质期”,也没有“最佳使用日期”。如果自杀失败,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重症监护室或者是在急诊室里洗胃,那该是一件多么尴尬的事情呀!对于企图自杀的人,医护人员总是夹杂着蔑视与傲慢,因为无论这个人是生是死,他都是失败者,是自我悲剧的始作俑者。

  在成为神经外科医生之前,我还只是一个初级医师,那时我们抢救了一位年轻的女士,她在结束了一段不愉快的爱情之后,服用过量的巴比妥类催眠药,决心自杀。一位朋友发现昏迷不醒的她,将她送到医院。我们把她安排在重症监护室里,24 小时使用呼吸机辅助呼吸。病情稳定之后,她被转到了普通病房,而我就是那个普通病房的实习医生,也是级别最低的医生。在那里,我看着她慢慢地恢复知觉,苏醒过来。一开始,她对自己仍然活着的现实感到惊讶,接着,又开始怀疑自己是否真的回到人间。我坐在床边与她谈心,她非常瘦弱,很明显,她一直在节食。戴着呼吸机昏迷了一天之后,她那深红色的短发蓬松凌乱,暗淡无光。她坐在床上,搭着医院的毯子,双腿蜷缩,下巴抵在拱起的膝盖上。她非常平静,这种平静也许是因为服用了过量的药物,也许是因为她感觉在医院里,自己仍处于生死之间的不稳定状态,因此暂时无须去想那些不快乐的事情。她在医院里住了两天,我们成了朋友,之后她被转到精神病科继续接受治疗。后来我才发现,我们都曾在牛津大学上学,还有一些互相认识的熟人,但是我却不了解她的过去。

  不得不承认,当开始出现老年痴呆症的早期症状,或者是患上某种不治之症(比如作为一名脑外科医生非常熟悉的恶性脑瘤)时,我不确定自己是否有勇气使用自杀工具包里的药物自杀。患上老年痴呆症可能很快就会变为现实。在身体健康时,死亡还是很遥远的事,你总是相当简单地心怀幻想,认为有一天自己会非常有尊严地死去。如果我寿终正寝,而不是突然死于中风、心脏病或是被自行车撞飞,那么我可能无法预测,生命结束时我将有何感受。生命的终结可能恰恰是沮丧痛苦,毫无尊严可言的。作为一名医生,我不能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但是,如果我拼命地想要抓住余生那可怜的时间,我也完全不会感到吃惊。因为虽然有些国家,医助自杀( 由医生建议或协助的自杀) 是合法的,但很明显,很多患了绝症的人会在最初阶段对快速结束生命表现出兴趣,不过在临终之时,他们大都会放弃这一想法。或许,他们需要的仅仅只是安慰:如果最后的结果非常糟糕,他们可以迅速地放下自我,祥和平静地度过余下的人生。而且,这种态度的转变也有可能是另一个因素造成的,当死亡临近时,他们仍觉得自己有活下去的希望。这就是心理学家所说的“认知失调”,即心怀两种完全矛盾的想法。自我的一部分知道而且接受我们即将死去的事实,但另一部分却感觉或想象自己仍有未来可言。我们的大脑中似乎与生俱来就被植入了希望,至少部分如此。随着死亡的临近,自我感知开始瓦解。一些心理学家和哲学家坚持认为,自我感知是一个有逻辑思维能力、能够自由选择的个体的自我意识,它仅仅是潜意识这个宏大乐章的扉页,这个宏大的乐章中还存在大量模糊不清、不够和谐的声音。很多我们认为真实的东西都仅仅只是大脑创造出的一种错觉。这种错觉能够对我们身体内外感受到的各种刺激、我们潜意识的种种活动,以及大脑中产生的冲动做出解释,也就是说,这种错觉只是具有抚慰作用的童话。

  甚至有人说,意识本身就是一种错觉,它并不是“真实的”,而是大脑在捉弄我们。但我不理解这是什么意思。一个垂死的病人拥有两个相互矛盾的自我,一个知道自己即将死去,另一个则希望自己能够继续活着。一个好的医生会与病人的这两个自我交流。他既不能撒谎,也不能剥夺病人活下去的希望,即使这希望只是能够再多活上几天。但是这并不容易,需要长时间保持缄默。忙碌的医院病房不适合进行这样的谈话,因为大多数人都注定会在这里死去。当我们躺在那里,气若游丝,我们头脑的某一个角落里仍会残留着一丝活下去的希望,只有到了最后一刻,我们才会转过身去,面向墙壁,与世长辞。


TOP 其它信息

装  帧:平装

页  数:272

开  本:16开

加载页面用时:78.125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