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中国专业的出版与数字出版产业门户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世界报刊史:报刊的起源、发展与作用
世界报刊史:报刊的起源、发展与作用


世界报刊史:报刊的起源、发展与作用

作  者:[法] 乔治·维尔(Georges Weill) 著

译  者:康志洪,王海

出 版 社:科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06月

定  价:98.00

I S B N :9787030573155

所属分类: 社会科学  >  新闻传播出版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内容简介

法国历史学家乔治·维尔的法文著作《世界报刊史——报刊的起源、发展与作用》是首部描述西方报刊史的专著,本书全面、准确、系统地论述了世界报业的走势,将各国报业尤其是英国、法国、德国、美国的报业发展情况置于国际局势和该国社会变革的背景下展开介绍。

TOP目录

丛书序 (董广安) i

中译本序 (梅谦立) iii

前言——报刊与历史 (亨利 贝尔) v

引言 1

第一部分 旧王朝时期的报刊

第一章 报刊的开端 5

第一节 手书新闻 5

第二节 印刷新闻 9

第三节 定期刊物 12

第二章 17世纪的法国报刊 18

第一节 《公报》 18

第二节 “学者报” 22

第三节 “信使报” 24

第三章 17世纪法国以外的报刊 27

第一节 英国的革命与复辟 27

第二节 德意志及其他地方的报刊 31

第三节 荷兰的法文报刊 34

第四章 18世纪英国报刊 38

第一节 自由报刊:笛福、艾迪生、斯威夫特 38

第二节 反对公权力的斗争:威尔克斯与朱尼厄斯 43

第三节 北美英属殖民地的报刊 48

第四节 早期的广告 50

第五章 18世纪欧洲大陆的报刊 52

第一节 法国的官方报刊 52

第二节 法国报刊的新特点 55

第三节 德意志地区的报刊 62

第四节 腓特烈二世时期 65

第五节 欧洲的文学报刊 67

第二部分 1789—1848年的报刊

第六章 1789—1813年法国及欧洲大陆的报刊 73

第一节 法国大革命时期事实上的新闻自由 73

第二节 8月10日后的反动 76

第三节 拿破仑与法国报刊 80

第四节 法国以外的新闻业 84

第七章 1789—1815年的英国报刊与反拿破仑报刊 90

第一节 英国报刊的斗争与进步 90

第二节 反对拿破仑的战争:德意志的戈勒斯、法国保王党 95

第八章 西欧的报刊(1815—1848年) 98

第一节 英国报刊的飞跃发展 98

第二节 法国报刊与政府 102

第三节 比利时与瑞士报刊的开端 107

第九章 中东欧地区的报刊(1815—1848年) 109

第一节 中欧地区守旧势力的反弹 109

第二节 审查制度的盛行时期 112

第三节 1840年后自由派的觉醒 115

第三部分 19世纪下半叶的报刊

第十章 报刊的变革 121

第一节 科技变革 121

第二节 英国与法国的早期廉价刊物 124

第三节 新生的美国新闻业 129

第四节 印花税的废除与通讯社的建立 132

第十一章 1848—1870年的欧洲报刊 134

第一节 德意志地区的革命与反动 134

第二节 法国的革命与反动 138

第三节 1859年后欧洲的政治觉醒 141

第四节 英国报刊的发展 146

第十二章 报刊的黄金时代(1870—1914年) 150

第一节 英国报刊的鼎盛时期 150

第二节 平民报刊的诞生:诺思克利夫 152

第三节 法国报刊的发展 158

第四节 德国报刊的发展 164

第五节 其他欧洲国家的报刊 169

第十三章 美国报刊的发展 171

第一节 主流舆论报刊 171

第二节 煽情新闻 175

第三节 技术与商业的进步 179

第四节 移民与黑人的报刊 182

第四部分 20世纪的报刊

第十四章 世界大战时期的报刊 187

第一节 英国的报刊制度 188

第二节 法国的战时报刊 191

第三节 德国的战时报刊 193

第四节 战时宣传 195

第五节 美国的战时报刊 200

第十五章 世界大战后的报刊 202

第一节 美国与英国的报刊 202

第二节 法国与德国的报刊 206

第三节 对新闻自由的反动:意大利与德国 211

第四节 沙皇时期与苏维埃时期的俄国报刊 213

第十六章 20世纪的革新 218

第一节 工会运动 218

第二节 新闻学校 222

第三节 国际报业组织 224

第十七章 报刊对世界的征服 228

第一节 远东与印度的报刊 228

第二节 穆斯林的报刊 231

第三节 专业报刊 234

第十八章 报刊的道德价值 236

第一节 来自文学家的批评 236

第二节 腐败指控 240

第三节 美国的讽刺刊物 243

第四节 报刊的功绩 246

结论 250

参考文献 252

索引 264

译后记 264


TOP书摘

引言

人们探索报刊的源头一直上溯到古代。1838年,牧师约瑟夫 维克多 勒克莱克(Joseph-Victor Le Clerc)出版《论古罗马人的报纸》(Des journaux chez les Romains)。笔者无意追溯到如此久远的年代,对书中精妙的对比分析提出质疑,因为成就报纸的推手,非印刷术的发明莫属。不过,报纸并不是在印刷术产生后立即出现的。此前,手书新闻便已经存在;此后,印刷新闻问世,但它们是否该称为报纸呢?在德意志地区,印刷新闻不久就被冠以“报纸”(Zeitung)的名称。它的确具备了日报的一些特征,如刊载时事和广告、追求煽情等,但缺少如今日报最为重要的周期性特征。这类刊物只能单独发行一期,虽然具有未来报纸的雏形,却还不是报纸。

就我们目前所知,报纸出现在17世纪初。此处必须明确的是“报纸”于当代人而言,其含义是“日报”;而在17世纪,日报仍然鲜为人知。在经过两三次昙花一现的尝试之后,第一家有生存能力的日报最终于1702年在英国创办了;巴黎直到1777年、美国直到1784年才出现日报。对于路易十四(Louis ⅩⅣ)和奥兰治(d’Orange)的威廉(Guillaume)等那个时代的人们来说,报纸若能每周刊出,已经足够了。在法国,周报与月刊之间还曾有过长期的对抗。

1789年后,各地的报纸都变成了日报,不久后,报纸又与“杂志”(revue)完全分离,杂志也报道同样的事件,但刊出频率更低,报道更具深度。19世纪初,英国诞生了《爱丁堡评论》(Edinburgh Review)和《季度评论》(Quarterly Review)杂志,欧洲大陆的杂志也随之迅速出现。反观17世纪、18世纪,报刊种类与内容的丰富性和多样性仍不充分,故而难以对其进行严格的区分。今天的报刊史学家一时间无奈之下也只能把那时的集刊拿出来提及一下,之后,这些集刊不再与他有任何相干。

长久以来,人们不相信报刊可以为历史研究提供材料。这种昙花一现的出版物,注定在被人们快速阅读后而销声匿迹。文人和学者或许会对它有所涉猎,但最终仍不免心生不屑。对这些脆弱、易碎的纸片,人们没有搜集、保存的念头,这也是许多刊物现今荡然无存的原因所在。到了19世纪,随着人们对文献档案的兴趣日渐浓厚,文人们的倾向才为之改变,圣伯夫(Sainte-Beuve)便是其中一位领风气之先者。1839年,他以一颗永不懈怠的好奇心写出了如下文字:“报纸的历史需要写出来 。然而,我此时所提议、所想象的这项事业,我在文具匣前的这一厢情愿的遐想,亦即为报刊写史一事,它仍稍欠完备,未必可以称其为必然。它会水到渠成吗?对此,我颇有些怀疑 ”圣伯夫的担心并非全然在理,因为法国的阿坦(Hatin)和德国的普鲁茨(Prutz)当时已开始对新闻进行研究,但要让所有的历史学家都了解报纸的重要性,这仍然需要时日。如今,历史学家在这些故纸堆中所寻觅的,要么是人所未知的事件,要么是已知事件给当时人们所留下的印象。在距今更近的时候,尤其在德国,一门基于历史研究的“报刊学”(Zeitungswissenschaft)诞生了。

报纸的历史复杂且艰涩难解,因为我们不能将它置于文明的宏观历史之外来看待。一切政治、经济、文化和科技方面的重大创新都曾对报纸产生过影响。以早期出现的报纸为例,文艺复兴的精神唤起了人们对一切人文事物的关注;航海大发现更是使人们的这种好奇心扩展到了遥远的国度;16世纪的战争,尤其是土耳其的扩张战争,引发了人们的关注与忧虑。如果说印刷术为新闻的传播提供了必要的工具,那么,邮局则凭借它每星期遣发的邮差,令报纸得以变成周刊。同样,19世纪的蒸汽印刷机和铁路也为日报的传播创造了便利条件。

政治变革的影响同样不可小觑。民主的进步,带来了免费基础教育和全民普选制度,令报纸的大规模传播不仅成为可能而且显得十分必要。苏俄就把“工农的报刊”变成了传播新生共产主义信仰的工具。

研究新闻史现有的严肃著述,往往只选取一国的生活场景作为研究框架。笔者则尝试跟踪德国、美国、法国和英国这四个国家长达三个世纪的新闻史。在这几个国家的人民中,报刊的发展既有相当的差异性,也有足够的相似性,足以使人们从中得出一些普遍性的结论。此外,笔者也借鉴了许多其他国家的范例及事实。希望拙作能够抛砖引玉,引来更多具有针对性、科学性的深入研究,以弥补笔者在这些方面的不足。

 

第一部分 旧王朝时期的报刊

第一章 报刊的开端

印刷术的发明,为后来报纸的产生提供了必要的工具,但报纸并不是在印刷术产生后就立即出现的。在长达一个多世纪的时间里,人们利用古登堡(Gutenberg)及其竞争者发明的印刷术,印制了包含新闻内容、具备了报纸基本元素的宽幅印刷品或小册子。它们当时尚欠缺的现代报纸元素,就是出版的周期性。印刷新闻的前身是手书新闻,手书新闻的前身则是任何时代、任何国度都不曾缺失过的口传新闻。

第一节 手书新闻

手书新闻的诞生日期已无从稽考。英国曾有一条打击虚假新闻传播者的1275年敕令,于1378年再度获得核准实施,直至1682年,枢密院仍援引该敕令,以打击一名被陪审团宣告无罪的新闻人士。在英国,手书新闻很早便成为一种真正的产业,从业的专业人士承担了向贵族家庭一家之长们提供消息的任务。芳名流传至今的专业人士中有爱德华三世(Edouard Ⅲ)时期的迈诺特(Minot),以及亨利六世(Henri Ⅵ)时期的利德盖特(Lydgate);另一人是芬恩(Fenn),他在决定英国贵族命运的玫瑰战争期间,尤为时人所追捧。

15世纪,在欧洲分裂、骚乱尤甚的德意志和意大利地区,手书新闻有着更为突出的重要性。意大利是当时精神和社会生活的中心,僧侣、贵族和资产阶级栖身在城市里,他们争名夺利,相互攀比对文学、艺术的品味,争先恐后地表达自己对外界事件的关切。作为当时世界上所有重大事件的介入者,意大利上层人士有了解这些事件的需求。于是,满足这份强烈好奇心的专业人士出现了,他们就是新闻商。这些人尤其善于搜罗这类消息,某些有钱有势的人,则不惜开出高价予以购买。威尼斯据有新闻交易的地位,这个伟大的商业共和国与所有国家都有交往,其优势地位当时仍未被西班牙人和葡萄牙人所撼动。威尼斯的贵族和执政者搜觅着尽可能精确、详尽的消息。新闻商则尽其所能,用手书的“通报”(avvisi)提供消息,他们的客户群扩展到了威尼斯以外的整个意大利和德意志地区。与亚平宁半岛的同行相比,德意志自由市场的银行家和商人们同样不乏积极进取精神,他们订阅威尼斯的“通报”,后来又在神圣罗马帝国找到了与意大利人一样精明能干的新闻商,让他们去向商人、朝圣者、旅行者和德意志雇佣兵军官套问消息。权倾奥格斯堡的银行家富格尔(Fugger)家族对此尤其重视,以至到了想要拥有自己通讯社的地步。他们这一理念后来在19世纪初被罗斯柴尔德(Rothschild)家族成功地复制了。

印刷新闻向手书新闻发动了市场争夺战,但这并没有使手书新闻就此消失;两者并存于整个16世纪甚至以后更长的一段时期。一种新的习俗即便已达致完善,它取代旧习俗的过程仍然只能缓慢推进。当时,印刷机的建造和推广仍然需要时日,很多城市直到很晚才拥有印刷机,而且印刷机被世俗势力或宗教当局所垄断。手书新闻的出版人长期以来从事自己的本行,积累了一批属于自己的新闻线人和客户资源。之所以如此,还因为印刷新闻定价不高,却被众人拒之门外,从而给人以品质低劣的印象,似乎只适合普通民众而已。此外,印刷品从问世之初便受到公共权力机关严密而多疑的监视,而大人物们更偏爱为他们特别制作的手书新闻,这些手书新闻不受审查,由大人物们所信赖的新闻商提供。16世纪发生的情况,后来又数度发生。当过度的专制只准许印刷品登载无感情色彩或倾向性的新闻时,手书报便再度出现,被私下出售而且备受追捧,因为手书报说出了事实真相,而它的竞争对手不得不在事实面前以缄默来应对。

当今报纸可敬的鼻祖手书报,至今仍有好几本汇编集被保留着。其中最为重要的,包括藏于维也纳国家图书馆的27册手书报,都来自奥格斯堡的富格尔家族,年代跨度在1588—1605年。1554—1571年以乌尔里希 富格尔(Ulrich Fugger)为收件人的新闻汇编虽然并不那么重要,却特别古旧,现已移存至梵蒂冈图书馆。这些手书新闻汇集自各个风情迥异的中心城市:意大利的罗马、米兰、那不勒斯和热那亚,神圣罗马帝国的科隆、汉堡、施派尔、雷根斯堡和维也纳,伊比利亚半岛的马德里、巴利亚多利德、托莱多和里斯本,巴黎、里昂、伦敦、布鲁塞尔和安特卫普。有些注明日期的新闻发自维尔纽斯、华沙及君士坦丁堡,由威尼斯的通讯社接收,再进行全部或部分抄录,用十分枯燥的文字形式邮寄给收件人。但依然得到“这是富豪银行家的奢侈品”一类的评语。另一本新闻汇编集同样藏于梵蒂冈图书馆中,囊括了1572—1642年的“通报”,寄达地址是乌尔比诺王公贵族的官署。重大事件发生地附近的城市[如在尼德兰反抗西班牙国王腓力二世(Philippe II)期间,安特卫普就是这样一座城市]几乎每周都能提供新闻。再以现藏于米兰安布罗修图书馆的新闻集为例,它汇集了1565—1585年寄送给乔瓦尼 皮内利(Giovanni Pinelli)的“通报”。皮内利原籍热那亚,他是一位富裕的赞助人及藏书家。


TOP 其它信息

页  数:304

开  本:32开

正文语种:中文

加载页面用时:31.25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