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中国专业的出版与数字出版产业门户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大神们:我和网络作家这十年(精装)
大神们:我和网络作家这十年(精装)


大神们:我和网络作家这十年(精装)

作  者:夏烈 著

出 版 社:花城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05月

定  价:45.00

I S B N :9787536086166

所属分类: 文学  >  散文/随笔/书信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 20本书推荐  (全部12个)

书评书荐

TOP内容简介

    本书由国内著名的刘晓翔工作室负责封面设计。封面纯文字的铺排和电脑光标等符号的运用,呼应网络文学的传播特点。封面字体以宋体——一款专门用针对屏幕使用而研发出来的字体(同时适用于印刷)为主,喻示网络文学的同时,也让网络文学的众多读者感到亲切,而在文字编排方面,通过“叠加”“错落”“强烈”“柔和”等组合,让读者感受到一种视觉变化。同时封面具有较强的视觉冲击。


TOP作者简介

    夏烈,文学评论家、作家。杭州师范大学教授、研究员。浙江“网络作家群”的缔造者和推动者,策划图书《后宫·甄嬛传》(修订典藏本)《芈月传》。兼任中国作家协会网络文学研究院副院长,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网络文艺委员会副秘书长、浙江省网络作家协会常务副主席,杭州市网络作家协会主席等。有个人著述《观念再造与想象力重建》《散杂集》《为爱找方法》。


TOP目录

一 那年,羽扇纶巾的我

二 沧月,我心中故事的起点

三 胖和尚、瘦道士,南派三叔与曹三公子

四 流潋紫,施计夺来的一支唇彩

五 自投山寨的陆琪

六 我的一次黯淡与他们给我的礼物

七 鲁院生活

八 侯小强这味“毒药”

九 莫言来时缘,妙到不可言

十 我怎么成为《甄嬛传》背后的男人

十一 《盗墓笔记》申报茅盾文学奖的那些事儿

十二 不忆安意如?

十三 匪我思存、崔曼莉

十四 江南、唐家三少、姚非拉、夏达

十五 西湖·类型文学双年奖之一:评委故事

十六 西湖·类型文学双年奖之二:刘慈欣及其他


TOP书摘

第二章 沧月,我心中故事的起点

    我和沧月第一次见面,远在2006年筹建杭州市作协类型文学创委会之前。但那一次见面是浅浅的,还留了一段谈不上不愉快的潜在的隔膜。

    2001年我如愿以偿地到少年时最尊敬的本埠出版社——浙江文艺出版社工作。做的是文艺理论和现代文学编辑部的编辑,心里却牵挂起时髦的当代小说。

    那几年,市面上已经流行起网络小说畅销书,甚至出现了大量的盗版本。比如痞子蔡的《第一次的亲密接触》、王文华的《蛋白质女孩》,这些都挂着台湾印记;大陆的则是安妮宝贝的《八月未央》《告别薇安》《七月与安生》、今何在的《悟空传》和李寻欢、宁财神、邢育森、周洁茹们的作品。

    我打算策划一个网络文学的丛书,凭直觉想用类型小说这路的新人,首选是武侠和言情。沧月那时候刚在榕树下、清韵书院连载“听雪楼”系列故事,出版了两本书,还在她创作的第一阶段“武侠阶段”。我寻觅的正是这样的作者,知道她,但没上网看过具体小说,所以是别人介绍的。

    别人也不远,是我杭州大学中文系(杭州大学1998年10月并入浙江大学。我1995—1998年在那里的中文系研究生班就读)的学妹。那时候我开始在出版社带浙大中文系的实习生,多是女生,开始来的是比我小四五岁,属猴、属鸡的那拨。年龄相差不远,所以亦师亦友,她们一位带来几位,结果是半个班的女生都知道在出版社有一位夏师兄。其中一位影视方向的张婕,杭州人,胆大也热情。胆大是直接给我取绰号“叔叔”,定性我的皮糙心老;热情是愿意出手帮我做点事,推荐我工作上想找的人——沧月就是她牵的线。其时沧月有一项令全校不少学子都知道的业绩,获过浙江大学首届“武侠征文大赛”二等奖。

    1999年3月20日,新武侠小说宗师金庸出任合并了杭州大学、浙江医科大学、浙江农业大学后的新浙江大学的人文学院院长。同年,浙大发起了“迎金庸就任人文学院院长”的“宝丽杯武侠征文大赛”。沧月拿她高考结束后的那个暑假写就的五万字的武侠小说《雪满天山》参赛,结果就得了二等奖。

    我们的第一次见面约在曙光路的一处茶楼,回忆起来大约是叫紫艺阁,离沧月所在的浙江大学玉泉校区颇近。一同宴请的自然还有那帮与我不分大小的浙大中文系的学妹。小朋友们都到齐了,沧月迟迟未至。牵线的小朋友比我焦虑,出包厢打电话给她,回包厢跟我们说,沧月在做出门前的打扮,我去接她吧。

    半个小时后,月第一次出现在我面前。

   文静、精致。脸有一种婴儿肥,像邓丽君。便不是一流的美女,也透出受了古典与书卷熏陶的优雅气息。不过,矜持也明显。因为来迟了,大家让座,她不受,隔着坐座首的我最远,于是便聊不多、聊不透。相比于中文系那些叽叽喳喳的喜鹊,月便显出不是凡鸟的习性。其次是她与同龄人的交流也并不热络,看茶盏与看指尖的自顾自倒像是常态。

    人与人的印象有些是第一次不如将来好,有些是第一次比将来好,有些是一见钟情不可转也。我印象中第一次见的沧月,那种气质是我当年极喜欢的,那种高冷却也是我当年极无奈的。多年以后想,一个宅极了,受了古典滋养,从书里来又回到自己书里去的建筑系研二女生,未必全是高冷做派,还有一种陌生与局促在吧。

    数年后,与宁财神、南派三叔、陆琪、一毛不拔大师们的饭局中,沧月在挚交友朋中的感觉自然妥帖、游刃有余,高兴时还依约开奁给大家赏鉴她私藏的美玉翠钿;或者又有一次在卡拉OK放歌,压下麦霸的本能与同来的闺蜜、男士们的家眷时不时说些体己的私语。所以说,时间是最好的老师,让人成熟;此外笔下世界日趋丰满,面对滚滚而来的粉丝,免不了要做有效的互动、商业的活动,恐怕也是客观上让沧月在社交上渐渐圆润地成长。

    糟糕的是我带了月的书稿电子版开始向出版社报选题。21世纪头上那几年,出版社大多透出文学观和市场判断力的传统。与他们熟悉的19世纪至20世纪外国文学名著、五四新文学的现代文学名家、拨乱反正后的新时期文学、三十年纯文学作家序列相比,网络文学、类型小说,当时显得那样另类、业余、草根和“垃圾”。就这样,一部都市言情的短篇集和沧月的书稿,没有被细读就败下阵来。分管的社领导对别的编辑说:夏烈这厮,给莫名其妙的人出莫名其妙的书。

    当年的据理力争和今天的豁然开朗其实都可以看淡,胜负对错的焦点并不在我,甚至不在这些大神,而在人心和历史的钟摆或车轮。没有哪一种欲望是可以独自存在的,严肃和娱乐是对手亦是伙伴。严肃精神可以变成不合时宜,娱乐至死也难免媚俗无耻,但谁都不该独裁,判对方毙命。人心和历史会反弹,网络文学有它反弹制胜的原因。

    可是这样跟沧月就无法报知进展,我等于销声匿迹了。读书人会有道义萌在心底,我觉得欠人的,思量着何时还。这也是一种不抛弃、不放弃。世间又美又好的东西毕竟难得。

    于是,多年后,当作协主席、诗人嵇亦工问:谁来做类型文学创委会的主任?我马上答:沧月。

    找不到联系方式的我,通过另一位在杭的网络作家夜摩(《骑士的战争》的作者)去打招呼。夜摩灰溜溜地跟我说:沧月说她认识你的——我以为一定成了——然后她说算了吧。你当年没有出她的书?原话是,你没有看上她的书……

    在杭的媒体记者一个、两个、三个,都听我吹风说是要扯大旗做网络类型文学的组织,嚷嚷着:快快快!给我们新闻。什么?沧月要来做主任吗?快快快!独家报道给我们。

    我要了月的手机号码,短信过去:沧月,一起吃个晚饭吧。我请。我是作协秘书长了,要举大事。

    2007年1月的某晚,失联三年多的人见面了。如今后悔没有日记可以考证具体日期,不过地点倒记得,市中心武林广场杭州大厦背街的西街酒廊,当时有不错的100元一位的自助料理,很多海鲜、烧烤都不限量——美食比别的细节都要好记忆。

    也许我开始并不想求她,但到后来大致是变成了:我没有你不行。

    要让月受左右并不容易,这是我从那天就感觉到的。安静地听,慢腾腾地说话,也不是故意拿捏,只是谨慎地婉拒,大意是我并不了解作家协会,我也不需要它呀,我最害怕被任何组织牵制……

    哈哈哈——我故作轻松——不不不,完全不对,你只会享受到作协的好处,但绝不要担心受任何牵制。主任,对的,这称呼一定让你紧张了,但完全是挂名的虚衔,任何具体的事情都由我这个专任的秘书长负责料理。我只是想为朋友们做点事,我相信网络文学、类型文学值得这样做了。我没有你……不行!

    这个逻辑顺序才让我说了这句行不行的话。而我的手机已经收到报社记者催促的几条短信,怎么样了?夏老师,那个——沧老师。

    我回短信的时候,月也在哒哒地用着短信。然后我们放下手机,食物已经不是兴奋点,饮料也快撑不住场面。

    短信进来,她打开,幽幽地说:蔡骏说,加入作家协会也没有什么副作用,一切看自己选择。他早几年就加入了。

    所以呢?我看着她。

    好吧。

    这就是故事的起点,也是我的信心。


TOP 其它信息

页  数:208页

开  本:32开

加载页面用时:46.875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