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中国专业的出版与数字出版产业门户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如晤如语 茫父家书
如晤如语 茫父家书


如晤如语 茫父家书

作  者:姚华

出 版 社:上海书画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03月

定  价:158.00

I S B N :9787547916544

所属分类: 艺术与摄影  >  书法与篆刻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 20本书推荐  (全部2个)

TOP内容简介

    姚茫父为民国时期著名书画家、诗人、词曲家、经史学家、文学家及艺术教育家,有《弗堂类稿》31卷行世。本书为姚茫父写给长子姚鋈的56通家书。信中饱含为人父对儿子的尊尊教诲。信函内容除提示做人做事的道理,还涉及了国学的指导,包括书法运笔的重点,提示如何阅读古文,指导如何作诗写词等等。同时,也与其子分享收集碑刻、拓片的喜悦之情。另附姚茫父与王伯群书17通,内容主要为《弗堂类稿》出版,及为二子求职事宜。

TOP作者简介

    姚华(1876—1930),初名学礼,后更名华,字重光,号茫父,别署莲花盒主,贵州贵筑(今贵阳)人。光绪二十三年(1897)举人,三十年(1904)进士,授工部虞衡司主事,旋派游学日本东京法政大学习法政。1907年归国,调邮传部邮政司主事。人民国后,历任临时参议院议员、国会议员等职。后淡出政界,潜心教育、学问与艺术。先后任清华学堂中等科国文教员、北京女子师范学校校长、国立北京美术学校教授、私立京华美术专科学校创始校长等职。在法学、曲学、金石学、书法、绘画、文物鉴定、诗词文赋等方面皆有突出成就,与王国维、吴梅并称“近代曲学三大家”,是民国早期北京画坛领袖。


TOP目录

序 姚伊

发问来,吾为对也谈晟广

偶得一集读,感人深入腑杜鹏飞

正编:与姚鋈书

民国二年(1913年)

民国三年(1914年)

民国四年(1915年)

民国五年(1916年)

民国六年(1917年)

民国七年(1918年)

民国八年(1919年)

民国九年(1920年)

民国十二年(1923年)

民国十七年(1928年)

茫父跋语

附编:与王伯群书

民国九年(1920年)

民国十七年(1928年)

民国十八年(1929年)

后记


TOP书摘

    谕鋈、瑗夫妇:十月二十三日禀悉。鋈挽汝姊联语无深意,且多未稳,有云“少受你教”,“你”字俚俗,不可人文。瑗两作,第二联稍近,然不协不畅,第一联则似四语,非对文也。对联亦文章之一体,近二百年来,作者益众,其体益多,有以诗句、有以四六、有以八股文、有以词曲为之者,各从其力之所能与性之所近,非各体文章有所成就,未易下笔也。此次命儿辈作之,亦是试验。不试不知其难,且借此或可以引动兴趣耳。平仄最要熟习,欲习平仄,当常翻诗韵。实则口头调之,亦极易事。姑以东董动独为例,即平上去人也。推之邕壅用欲、支只实质、先铣霰屑、萧小笑削,俱是。念熟一例,以推其余,自易之矣。大姊已于廿六日(阴历)开吊,十月一日(亦阴历)出柩旋里。棺敛治丧均能如礼,亦可谓福也。汝姊之亡,虽由雨生有不慎之处,然自前年以来,病即常作,吾亦不为意。此二年中,岁月甚宽,不知何以如是忽略也。故不能偏怨雨生,乃父自尤终不能以自贷也。兼之汝姊亦多偏执己见,事已过去,无法挽回,惟有以警将来可耳。开吊时吾自校中书一联云:“秋风秋雨,长忆汝来学三年,忍教同辈凄清,空怀往事;为父为师,而不能护儿一死,纵令断肠悲痛,莫忏前愆。”此真情语也。儿辈再观之。汝姊主病在肾,殆由先天有不足处,故以用功过苦,遂致先伤。肾为百脉交关之处,此处一伤,受换(患)极大,不知此二年中何以不觉,及死后始恍然,而已不及矣!儿辈注意注意!先天之足与不足,须视胎教之讲究与否。儿辈青年或恐不知,特为预告,俾知注意勿忽!保姆科保姆教师,非蒙养园保姆之比,此与蒙养园保姆不同,务要明其区别,则聘人不误矣。至属至属!当以能讲授义理,而又能娴于方法者为要,又须能应用新主义者。章夫人所聘如何?儿辈须先询明,务须将此意提出,如有不合之意,可先回覆,另聘或暂作罢。缘开学已将三月,如再过去,则一学期已了。一年毕业,何堪再延?现在已由筱庄先生代课,延请慕家花园美国教会所设保姆养成所旧人,闻成绩极优、程度亦高,堪胜保姆教师之选。惟因条件尚未议定,故未即聘。请先覆章夫人,北京所聘者条件已提出,如章代聘者所提条件在后,即按条件先后之序协议。何处议妥,即定聘何处。至嘱至嘱!瑗禀中所陈放假一月归家一节,并未发生攻击之事,虽有不慊于心者,亦只少数之家庭,而赞美者半,不置可否者亦半。此举全出吾意,与杨荫榆无关,而议者皆集矢量于杨,岂不冤乎。瑗之所见亦有是处,然只得半之道,不知现时主者之意,非如此不可。学校直辖,何能不仰承意旨。此中消息,吾不欲与他人言之。吾校最难办,一部意,二家庭之意,三各师之意,四社会之意,四面夹攻,每每扦格,各不相容,而校长乃当其冲。吾不能不审其轻重,以部意为先,社会之意次之,各师之意次之,家庭之意又次之,最后方行吾意。此次办理,则吾意与部意既合,而又与社会之意相同,虽各师与家庭有不合者,亦不能面面图到也。瑗意恐吾以此受攻击,然即攻击,亦不可避,盖四面受敌,避于此必不可避于彼,即终以此攻击而去,亦是殉吾主义,又何怨焉。此不比保姆科教员缺人之攻击也。吾所持主义如何,即国家主义是也。学校既为国立,何处可显一分国家之意味?各生家庭以私立学校之观察待吾校,吾处处为国家不值,故借此警觉,使明国家自有主张,即使每周放假归宁父母,亦必由校挂牌,方有操纵。如必徇家庭之意,是不容国家有意思,国家何必虚糜巨款以养无数之娇女乎?吾校之设,正为矫正旧家庭不良之惯习,若必徇家庭之意,则学校十日暴之,家庭一日寒之,将来之希望,亦从此绝矣。吾辈生今日,不可过旧,亦不可极新,当立于新旧之间,而使之融化而适当。吾辈遇事,皆当如此,秉正义而行,吾安能为百家奴乎?!此意不行,即无人攻击,亦当求去,然决不至发生攻击,此又瑗之过虑也。虑事之途,当放眼宽而用心活,不可不知。一月回家一次,吾亦无此说,是亦传闻异词耳。杨先生理论太多,与多数人心理为不合,然其人正直忠厚,短在明处。瑗之所论,未免感情之见,吾亦非深许杨者,然杨外吾亦无当意之人。沈不如杨学问志趣俱远,特联络之术胜,使杨如此,吾方多虑耳。冯不胜此烦巨,数年前曾已询过矣。瑗能以笔剧谈,吾甚愿不避烦忙,亦作详答,勿以牾触为嫌也。吾伤汝姊,颇觉受损,今已逾月,心绪少宁,然每闻大声或疾呼,终不免忡忡耳。此病由今年春问祖父病,夜中被唤起,梦里惊悸,急觉心胆欲裂。及伤汝姊,遂时时发此状,忡忡殆即怔忡病耶?吾亦不知之。合家均吉,祖父更健于春问矣。茫父,太阴十月初二日。


TOP 其它信息

开  本:16开

加载页面用时:62.4992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