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中国专业的出版与数字出版产业门户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检讨的荣耀
检讨的荣耀


检讨的荣耀

作  者:孟宪明 著

出 版 社:浙江教育出版社

丛 书:大作家小故事书系

出版时间:2018年04月

定  价:28.00

I S B N :9787553671765

所属分类: 少儿  >  中国儿童文学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好评推荐   [展开]

TOP 20本书推荐  (全部2个)

TOP内容简介

    《检讨的荣耀/大作家小故事书系》讲述了河南路小学的鲁赛、鲁科、丁咚和牛正威,既是同班同学又是非常好的朋友。有一天,丁咚的爸爸被稀里糊涂地关进了看守所。为了帮丁爸爸洗清冤屈,四个好朋友冒险展开了一次侦查……故事结构紧凑,语言生动,体现了少年成长过程中的责任意识以及智慧和勇气。

TOP作者简介

  孟宪明,河南省文学院一级作家,河南省儿童文学学会会长,河南大学兼职教授。著有长篇小说《双筒望远镜》、《大国医》、《念书的孩子》等,影视剧本20余部,曾6次荣获中国电视剧飞天奖、3次荣获美国圣地亚哥国际儿童电影节“最佳电影奖”及国家五个一工程奖等。

  长篇小说《双筒望远镜》获中国第三届少儿读物银奖,长篇小说《大国医》获河南省长篇小说精品工程作品奖等。


TOP目录

 


TOP书摘

  丁咚崇拜鲁赛,特佩服鲁赛的想象力。世界本来好好的,什么问题没有,可是鲁赛硬是能找出问题来,他找出的问题你一想还真就是个问题。比如鲁赛问他:“你说水有门没门?”丁咚想了半天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说有门吧,门在哪儿?说没门吧,你又是怎样潜入水底的?再比如他问:“空间都有方向性,东西南北四面八方的。时间有没有方向呢?”丁咚眨巴眨巴眼回答:“有吧,要不怎么越长越大呢?”

  “时间的方向在哪儿呢?”鲁赛又问。丁咚皱着眉想半天,上下左右好像都不沾边,就说:“想在哪儿在哪儿,跟我们有什么关系?”要说也是,不碍吃不碍喝也不关考试分数,关系是不大,可它终是个问题吧?这个问题终是鲁赛提出来的吧?平白无故就提出这么个谁也没想过的问题,终让你不得不服气吧?要不你也给提一个试试?

  所以,每当孩子们在一起争论起什么来,丁咚准跟着鲁赛跑。“鲁赛怎么说?鲁赛怎么说?”鲁赛怎么说他就怎么说。鲁赛当然知道丁咚崇拜他,所以就像丁咚离不开他一样,他也离不开丁咚。没人喝彩叫好,你干得还有什么劲!

  丁咚在哪儿?丁咚在家里。

  丁咚的爸爸丁耀先是物资局一个仓库的管理员。三天前,也就是同学们论证蜘蛛究竟几条腿的前一天夜里,他看管的仓库失火,被作为犯罪嫌疑人关了起来。丁咚妈到处跑着找人了,丁咚怕同学们知道了看不起他,就躲在家里不去上学。要不是鲁赛发现他,谁也不会知道他究竟去哪儿了。

  鲁赛的感觉特好,尤其是那个看不见、摸不着的“第六感觉”。他感觉丁咚家里有人。第一次敲门时他就感觉有。门那边的人呵出的热气他似乎都能感受到,可就是没人开门。这种感觉把他搅和得六神不宁,所以一放学,他就跑到对面的马路边,把望远镜支在一丛矮树后边,对着丁咚家的窗户静悄悄地看。果然,不一会儿,丁咚的小脑袋就在窗玻璃后边晃了。鲁赛连忙按了望远镜的“锁定”功能键,一屁股坐在地上,和丁咚磨起时间来。鲁科、鲁赛是一对双胞胎,深受物理博士的爸爸影响,整天喊着要当科学家。爸爸专为两个儿子特制了这架望远镜,专设了锁定功能。

  丁咚没有发现鲁赛,他寂寞得很,一会儿把窗户打开看看街上的车,一会儿又把窗户关起在屋里走动。现在,他知道到了放学时间,他怕同学们看见,才又把窗户关了起来。可他实在想和伙伴们玩儿,不一会儿,禁不住又开了窗户,从里边露出来半个脑袋,看楼下的孩子疯跑。

  “丁咚!”鲁赛一下子跳了起来。他抱起望远镜,飞快地往院子里跑去。鲁科、鲁赛喷着粗气窜到丁咚家门口,“咚咚咚咚”就是一阵猛敲。“丁咚!丁咚!”两个家伙扯起嗓子使劲儿地叫。丁咚在里边一声不响。

  “丁咚,我是鲁赛,我看见了!你刚才打开窗户往外看时,我在对面路上用望远镜叼着你呢!快开门吧伙计!”鲁赛兴奋地喊着,擂得门板直颤。里边仍无反应。鲁赛给鲁科使个眼色,两人连忙背过脸,悄悄地商量了几句。“好吧丁咚,你不开,那我们走了!”鲁赛大声说过,又小声对着鲁科说:“走吧鲁科,他反正不开。唉,咱哪儿得罪丁咚了呢?”

  两人就踏出一串沉重的脚步声。其实,下去的只是鲁科,鲁赛并没有下楼,他静静地站在丁咚家门口的防盗门后边,就像一只逮鼠的猫一样一动不动地等着。听着下楼的脚步声越来越轻,寂寞的丁咚终于忍不住了,他悄悄地打开门,趴上楼梯的扶手伸头往下看,眼里的泪水滚滚流淌,追着鲁科的身影往下跳。

  站在门后的鲁赛看得真切明白,“丁咚。”他轻唤一声。丁咚猛地打了一个寒战,转身就往屋里跑。鲁赛在门边,自然比他快。鲁赛一下子进到屋里,急着问:“丁咚,你为什么不去上学?”丁咚不语。

  “为什么躲我们?”丁咚仍不语。

  “病了?前天我就看你不一样。不过不要紧,病了我给你补课。保证不装样子说是什么学雷锋。”鲁赛拍着丁咚的肩膀。丁咚看了鲁赛一眼,又低下了头。

  “怎么回事,丁咚?”鲁科也上来了。鲁赛在丁咚脸上仔细地看了一阵,说:“你一定有什么伤心的事,丁咚,你看你的脸又瘦又黄。有什么事你只管说!我们是好朋友,对不对?不管什么事,我们都可以帮你。你还不相信我们的能力?”

  “对呀,前些天那个牛奶骗子多猖狂,还不是被咱打败了!”鲁科也说。丁咚忽然又哭了,他扶了扶眼镜,摘下来擦擦又戴上,小肩膀哭得一耸一耸的:“我爸他,他被公安局抓起来了……”

  “啊?”两人同时惊叫一声。

  “为什么?”鲁赛马上又问一句。

  “我爸不是仓库管理员吗?你们知道。大前天夜里,仓库失火了……呜……”丁咚揉着眼。

  “失火?失火为什么就抓你爸?”鲁赛大声又问。

  “是啊,凭什么啊?”鲁科也问。

  “他们说,我爸吸烟,引起了大火……”

  “瞎!你爸也是,哪儿不能吸烟,非得在仓库里吸!”鲁赛一听,立即就急了。

  “我爸没吸!”丁咚恼了,把头扭向别处。

  “没吸?没吸他们怎么能说你爸吸了呢?”鲁赛也急了。

  “是啊。你说你爸没吸,那你就得找出没吸的证据才行。”鲁科说。

  “律师说,啊对,我妈还请了律师。”丁咚拭一下泪,“律师说,‘没有’是不好证明的。‘有’,才可以证明…一啊对,你们说,什么是‘从逻辑学的意义上说’?”丁咚忽然来了这么一句。

  “‘从逻辑学的意义上说’,逻辑学?说逻辑学干什么?”鲁赛一下子被他弄糊涂了。

  ……


TOP 其它信息

加载页面用时:62.5004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