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中国专业的出版与数字出版产业门户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老人与海 新版 经典名著 大家名译(新课标 无障碍阅读 全译本精装 )
老人与海 新版 经典名著 大家名译(新课标 无障碍阅读 全译本精装 )


老人与海 新版 经典名著 大家名译(新课标 无障碍阅读 全译本精装 )

作  者:[美]海明威

译  者:张炽恒

出 版 社:商务印书馆

出版时间:2017年05月

定  价:23.80

I S B N :9787100113076

所属分类: 中小学教辅  >  中小学课外读物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好评推荐   [展开]

TOP内容简介

《老人与海》是一部基于现实生活经历而创作的小说,本书的故事以及主人公在现实生活中确有其事、其人。海明威借桑地亚哥勇敢而又倔强的行动与乐观而又丰富 的内心世界,告诉我们,“人并不是生来就是要吃败仗的”;只有去勇于追寻自身高贵的尊严与价值,坚持行动,才能实现自己生命的意义,**限度地彰显自我。 而且,无论遇到怎样的人生境遇,都永不妥协,即便伤痕累累,也要拥有一颗充满希望的心。因为,这是人们所要追寻的生命的规则与意义。美国著名作家海明威,他的一生充满了传奇色彩,而《老人与海》这部小说和作者的经历一样,本身也是一部传奇。作者海明威曾称其是“这一辈子所能写得*好 的一部作品”;另外,中外的诸多学者、评论家也都对其给出了极高的赞誉。这部小说用其积极、乐观、坚毅等强大的生命力,影响着一代又一代人。《老人与海》彰显的是人的尊严与自我价值,教会我们拥有坚定、乐观的力量,战胜自己内心的软弱、妥协与绝望。不管生活给予我们的是什么,困难也好、考验也罢,都永不失去希望,做内心的强者,敢于付出行动去证明自己、追寻自己所渴望的。

TOP作者简介

海明威(1899—1961),美国著名作家。他曾多次经历战争,对战争的切身体验让他对人生、对社会表现出极大的关注,并在作品中表现出了典型的“硬汉”精神,即坚强、乐观、永不言弃等美好品质。其极峰之作《老人与海》先后获得普利策奖和诺贝尔文学奖。

张炽恒,上海翻译家协会会员、著名翻译家。主要译作有《老人与海》《布莱克诗集》《泰戈尔诗选》《水孩子》《埃斯库罗斯悲剧全集》《绿野仙踪》等。

TOP书摘

老人与海
他是个独自驾一只小帆船在湾流(即墨西哥湾流,世界第一大海洋暖流。岛国古巴位于墨西哥湾的口子上)上捕鱼的老人。到今天为止,老头儿已经接连下海八十四天,一条鱼也没捕到。前四十天里,有个男孩陪着他。可四十天一无所获之后,孩子的爹妈对他说:这一阵子老头儿肯定是兜底交上霉运了。那是坏运气里面最厉害的一种。遵父母之命,孩子上了另一条船,第一个礼拜他们就捕到了三条好鱼。看见老头儿每天回来时小帆船里空荡荡的,男孩心里面难受。他总是下去帮老头儿拿东西,或者是钓索卷儿,或者是钩鱼竿、鱼叉和卷裹在桅杆上的帆。那面帆用面粉口袋片打了补丁,卷起来时仿佛一面象征永远失败的旗。
老头儿身形单薄瘦削,脖梗子上皱纹很深。从他的腮帮子上一溜顺着颊边往下,长着些褐色的疙瘩,那是太阳在热带海面上的反光晒出来的良性皮肤瘤。他那双手则因为同大鱼较量,被钓索勒出了深深的伤痕。不过没有一道伤疤是新的。它们已年深日久,如同无鱼的荒漠中岁月侵蚀所形成的地貌。
他身体的每个部分都显得老迈,除了那双眼睛。它们同海水一样蓝,带着愉快的、毫不沮丧的神采。
“桑地亚哥,”小帆船被拖到了岸边,他们往上爬时,男孩说道,“我又可以和你一起出海啦。我们家已经挣到了一点儿钱。”
老头儿教会了孩子捕鱼,男孩很爱他。
“不,”老头儿说,“你上了一条好运气的船。待着吧。”
“可是你记得吗,你曾经八十七天没逮到一条鱼,接下来三个礼拜我们却天天捕到大鱼。”
“我记得,”老头儿说,“我知道,你不是因为动摇了才离开我的。”
“是爹爹赶我离开你的。我是个孩子,得听他的话。”
“我知道,”老头儿说,“这很正常。”
“他不怎么有信心。”
“是,”老头儿说,“可我们有,是不?”
“是的,”男孩说,“先去露台饭店,我给你买杯啤酒,然后再把东西拿回家,好吗?”
“我就不客气了,”老头儿说,“打鱼人酒不分家嘛。”
他们走进露台饭店,坐了下来。不少渔夫拿老头儿打趣,他并不生气。还有些渔夫,那些上了年纪的,眼睛看着他,心里为他难受。但他们并没有表露出来,只斯斯文文地聊湾流,聊他们把钓索漂下去有多深,聊持续不变的好天气和最近经历的事情。当天有收获的渔夫都已经返回,各自将马林鱼剖开,满满地平摊在两块木板上,每块木板的两端各有两个人扛着,摇摇晃晃地抬到收购站去,在那儿等冰柜货车将它们运往哈瓦那(古巴的首都)的市场。而捕到鲨鱼的人已将所获送进小海湾另一侧的鲨鱼加工场,那儿的人把鲨鱼吊在滑车上,取出肝,割下鱼鳍,剥去皮,肉切成一片一片,准备腌制。
刮东风的日子里,海湾另一侧的鲨鱼加工场会飘过来一股子味儿。但今天只有淡淡的一丝气味,因为风转而向北刮去,且又渐渐平息了。露台饭店外阳光明媚,令人怡悦。
“桑地亚哥。”男孩儿说。
“欵(èi,叹词,表示答应或同意)。”老头儿应道。他正握着酒杯,回想多年前的事。
“我去给你弄点明天用的沙丁鱼来好吗?”
“不用了。你去玩棒球吧。我仍然有力气划船,罗杰里奥会帮我撒网的。”
“我想去。我不能和你一起捕鱼,就让我帮你做点事吧。”
“你已经给我买了一杯啤酒,”老头儿说,“你是个男子汉啦。”
“你第一回带我上船,我多大?”
“五岁。那天我拖上船的鱼太生猛了,它几乎把船折腾成碎片,害你差点丢了小命。还记得吗?”
“我记得鱼尾巴啪哒啪哒地拍打,横座板也被拍断了,还有棍子打鱼的声音。我记得我被你扔到船头,待在湿漉漉的钓索卷儿旁边,感觉到整个船在颤抖。你用棍子揍它的声音就像砍倒一棵树,甜丝丝的血腥味儿罩住了我全身。”
“你是真记得,还是因为我跟你说过才知道的?”
“从我们第一次一起下海起,每一件事我都记得。”
老头儿用他那双久经太阳灼晒的眼睛看着他,目光里深信不疑,充满了爱。
“假如你是我自个儿的小子,我会带你出海去赌赌运气的,”他说,“但你是你爹你妈的,而且你上了一条好运气的船。”
“我去弄沙丁鱼好吗?我还知道去哪儿弄四条鱼饵。”
“我自己有,今天剩下的。我给它们抹了盐,放在盒子里。”
“还是让我去弄四条新鲜的来吧。”
“一条。”老头儿说。希望和信心从未在他心中消失过,此刻更是焕然一新,如同乍起的微风。
“两条吧。”男孩儿说。
“就两条,”老头儿同意了,“不是偷来的吧?”
“就算去偷我也愿意,”男孩儿说,“但那是我买来的。”
......

TOP 其它信息

开  本:16开

加载页面用时:62.5004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