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中国专业的出版与数字出版产业门户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绿山墙的安妮 新版 经典名著 大家名译(新课标 无障碍阅读 全译本精装 )
绿山墙的安妮 新版 经典名著 大家名译(新课标 无障碍阅读 全译本精装 )


绿山墙的安妮 新版 经典名著 大家名译(新课标 无障碍阅读 全译本精装 )

作  者:[加]蒙哥马利

译  者:姚锦镕

出 版 社:商务印书馆

出版时间:2017年05月

定  价:29.80

I S B N :9787100113007

所属分类: 中小学教辅  >  中小学课外读物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好评推荐   [展开]

TOP内容简介

   《绿山墙的安妮》生活在这个有意思的世界上,不是每个人都会微笑着面对人生的。透过本书,借助安妮的眼睛,我们能看到一个热情阳光而别于他处的世界。它不仅记录着实现自我价值道路上的成长,还充满着友情、亲情的可爱与美好,以及对生命的热爱与信仰。相信看过这本书,我们会相信:即使脚下的小路是狭窄的,这一路上仍然开放着恬静的幸福之花。  

TOP作者简介

  蒙哥马利(1874—1942),加拿大女作家,出生于爱德华王子岛。从小父母离异,由外祖父母抚养长大。蒙哥马利在积极参与农业劳动中,培养了自己对大自然、对生活的热爱,而这正是其进行诗意般作品创作的源头。其代表作品《绿山墙的安妮》,被誉为“世界上zui甜蜜的少女成长故事”。 

  姚锦镕,浙江大学副教授、著名翻译家。主要译作有《巴纳比 拉奇》《远大前程》《小公主》《汤姆 索亚历险记》《哈克贝利 费恩历险记》《福尔摩斯探案》《趣味物理学》《森林报》等。


TOP目录

第一章雷切尔 林德太太吃了一惊
第二章马修 卡思伯特吃了一惊
第三章玛丽拉 卡思伯特吃了一惊
第四章绿山墙的早晨
第五章安妮的身世
第六章玛丽拉痛下决心
第七章安妮做祷告
第八章着手调教安妮
第九章雷切尔 林德太太吓坏了
第十章安妮认错
第十一章主日学校印象
第十二章山盟海誓
第十三章期盼中的喜悦
第十四章安妮招认
第十五章小学校里的“大风波”
第十六章戴安娜醉酒
第十七章新的生活乐趣
第十八章安妮出手相救
第十九章乐极生悲
第二十章绚丽想象结出来的苦果
第二十一章香精风波
第二十二章安妮应邀吃茶点
......

TOP书摘

  第一章

  雷切尔·林德太太吃了一惊

  雷切尔·林德太太就住在一座小山谷里。一条大道蜿蜒而下,斜穿过山谷,路两旁密密地长着桤树,树上果实累累,活像女人头上的耳坠。一条小溪横穿过路面。小溪发源自远处古老的卡思伯特家的树林。小溪的上游流经树林时,蜿蜒起伏,急流汹涌,水潭、瀑布幽深神秘,颇具特色。可是小溪到了林德太太所住的山谷时,已变成水平流缓、循规蹈矩的小河了。这是因为任你是什么事物,若不顾及一定的体面和礼节,是通不过雷切尔·林德太太家门的,即使是小溪也不例外。小溪之所以这般规规矩矩也许是它也意识到,这时候雷切尔·林德太太就坐在窗前,目光紧紧注视着窗外经过的一切,不论是小溪还是过来的小孩,一概都不放过。要是见到有什么怪异或觉得不对劲的东西,她非要盘根问底,搞个水落石出不可,否则决不罢休。

  阿丰利(加拿大一个偏僻的小村落)村里村外有许多人,他们对左邻右舍的事盯得紧紧的,可对自己家里的事却不顾不问,而雷切尔·林德太太跟那些大能人可不一样,自家的事不但能安排得顺顺当当,他人的事也处理得妥妥帖帖。她是位了不起的家庭主妇。她有忙不完的活要干,而且都干得十分出色。家里缝缝补补的事她要“管”,主日学校(又名星期日学校。英、美诸国在星期日为贫民开办的初等教育机构)她也要插一手。她是教会劝助会和外国布道后援团最有力的支持者。可是即使这般忙碌,她还有充裕的时间坐在厨房的窗前,一坐就是好几个小时,手不停地缝着棉被子——据阿丰利的主妇说,她已缝了十六条这样的被子,说这话时她们的声音充满了敬畏——而两眼紧盯着那条穿过山谷蜿蜒而上、远处陡峭的红色山坡大道。由于阿丰利所处的位置呈一个小三角形半岛,伸入圣劳伦斯湾,两面临水,但凡出入该地的人无不经过这条山道,谁也逃不过雷切尔那双藏而不露的火眼金睛。

  六月初的一个下午,她又坐在那儿了。暖洋洋的阳光从窗外照进来,亮堂堂的。房子下方斜坡上的果园盛开着白中透些粉红色的花儿,那是新娘脸颊的一抹红晕,成群结队的蜜蜂在花上嗡嗡叫着。托马斯·林德——阿丰利的人管他叫“雷切尔·林德的丈夫”——是位温顺而矮小的男子,正在牲口棚后山坡地里播撒晚萝卜籽儿。这时候马修·卡思伯特也该在远处的绿山墙外那一片溪边的红色地里播种自己的萝卜籽吧。因为头天晚上,她听马修在卡莫迪那边的威廉·J布莱尔的店里对彼得·莫里森说过:第二天下午他要播种萝卜了。彼得自然是事先问过马修·卡思伯特的,因为马修·卡思伯特这辈子从未主动跟人说事儿。

  这一天正是大忙的日子,可马修·卡思伯特却在下午三点钟的时候要离开村庄办事去。你看他不慌不忙地驾着车穿过山谷,往山坡上来呢。更何况他还戴着一条白领子,穿着一套最好的衣服,显而易见他要离开阿丰利外出了。他赶着栗色母马拉的轻便马车,显而易见,他这是要走远路了。可马修·卡思伯特这是上哪儿去呢?干吗去呢?

  要是换了阿丰利村别的什么人,而不是马修·卡思伯特,雷切尔·林德太太凭着自己的机灵劲,把事物彼此联系起来,上述两个疑问一猜就准。可是马修这人一向就难得外出,这一次准有什么紧迫而不寻常的事逼着他去办。说来,世上数他最羞怯,他就是不愿在陌生人的圈子里出入,不愿到可能与人搭讪的地方去。马修既然戴上了白领子,赶着马车,准是发生了非同寻常的事。林德太太苦思冥想起来,可就是想不出道道来。一个下午的兴致就这样被一扫而光了。

  “吃过茶点我这就去绿山墙一趟,问问玛丽拉,他这是上哪儿去,干吗去,”这位可敬女人终于打定了主意,“一般地说,一年里这样大忙的日子,他是绝不会上镇上去的,也不会走门串户的;要是他的萝卜籽用光了,他也用不着戴着白领子,穿上最好的衣服,驾着马车去添购;他不紧不慢地驾着车,不像是去请大夫。他这一趟外出说明昨晚一准是发生什么事了。我这下可给彻底搞糊涂了。倒是怎么回事?要不搞它个水落石出,弄清是什么事使得马修·卡思伯特今天离开阿丰利,我的心就片刻也得不到安宁,良心也会不安的。”

  于是,吃过茶点,林德太太自然就出门了。这一段路不长,卡思伯特家就在大道的那一边,离林德家居住的山谷不到四分之一英里。那是一所很大的房子,四周草木丛生,果树成片。说实在的,那段小路走起来倒觉得挺远的。马修·卡思伯特的父亲跟自己的儿子一样,也是个羞怯而不爱说话的主儿,想当年这家宅子创建时,他想方设法尽量不跟乡亲往来,便把房子远远地造到林子里去。这绿山墙就建在开辟出来的土地的边缘,时至今日,从大道上几乎看不到房子的影子。而阿丰利的其他居民的房子都一户挨一户建在大道的两边。雷切尔·林德太太认为,住在这样的地方过的日子简直算不上是生活。

  “那只能算是待在那儿。”她边走边说道,脚下的小道留有深深的车辙印,小草青青,两旁长着野玫瑰丛。“独自待在这样孤僻的地方,马修和玛丽拉两个人有点怪怪的也就不足为奇了。树木可不是什么好伙伴,不过老天知道,要是树木果真是好伙伴,那倒有的是。我倒是愿意多观察观察人。说实在的,他们看来还挺心满意足哩。不过据我想来,他们多半是习以为常了。人不管遇到什么情况,无不变得习以为常的,那个爱尔兰人说什么来着:即使是被吊起来,久了,也会习惯的。”

  林德太太想着,想着,不觉离开了小路,进入绿山墙的后院。院子的一边长着一棵棵年长的柳树,另一边是古板的伦巴第树。整个院子显得整洁干净,绿意盎然。丝毫见不到散落的树枝或石子,不然的话是逃不过林德太太那双眼睛的。她暗自思量,认为玛丽拉打扫起院子来,其勤快的程度不亚于她打扫房子。即使在那儿吃上一顿饭,地上也一尘不染。

  ......


TOP 其它信息

开  本:16开

加载页面用时:78.1255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