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中国专业的出版与数字出版产业门户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昆虫记 新版 经典名著 大家名译(新课标 无障碍阅读 全译本精装 )
昆虫记 新版 经典名著 大家名译(新课标 无障碍阅读 全译本精装 )


昆虫记 新版 经典名著 大家名译(新课标 无障碍阅读 全译本精装 )

作  者:[法]亨利·法布尔

译  者:肖旻

出 版 社:商务印书馆

出版时间:2017年05月

定  价:24.80

I S B N :9787100113137

所属分类: 中小学教辅  >  中小学课外读物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内容简介

《昆虫记(全译本 商务精装版)》是法国昆虫学家法布尔所创作的一部描绘精彩的动物世界的作品,他用精彩的描述、热情洋溢的行文为我们揭开了昆虫世界的奥秘,表达了对生命的敬畏之情,更蕴含着追求真理、探求真相的精神。《昆虫记(全译本 商务精装版)》的经典性在于,作者以人性关照虫性,再以虫性反观社会人生,将昆虫世界化作人类获得知识、趣味和思想的美文,让读者准确了解昆虫的习性以及繁衍种族所进行的斗争。

TOP作者简介

亨利 法布尔(1823—1915),法国博物学家、昆虫学家、科普作家,被世人称为“昆虫界的荷马”“昆虫界的维吉尔”。他是首位在自然环境中研究昆虫的科学家。他真实地记录下昆虫的本能与习性,完成了《昆虫记》这部昆虫学巨著。

肖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著名翻译家。主要译作有《昆虫记》《高老头》《欧也妮·葛朗台》《帕尔玛修道院》《忏悔录》《狗与狼》《希望幸福的人》《雨果传》《碧眼姑娘》等。


TOP目录

蜘蛛的故事

黑肚皮的塔蓝图拉毒蛛

虎纹园蛛

狼蛛

狼蛛的家庭生活

天生攀岩家

蜘蛛离乡记

蟹蛛

园蛛:结网

园蛛:我的邻居

园蛛:有黏性的网

园蛛:电报线

园蛛:配偶与捕猎

蟋蟀的故事

蟋蟀的故事

蟋蟀的歌

蝉的故事

蝉的故事

蝉和蚂蚁

蝉的产卵和孵化

松毛虫的故事

松毛虫的故事

延伸阅读

本书名言记忆

名家面对面

法布耳《昆虫记》

主要人物关系


TOP书摘

蜘蛛的故事

黑肚皮的塔蓝图拉毒蛛

蜘蛛的名声向来不好:对大多数人来说,它是一种可恶的、有害的动物,人们一看到它就会冲上去一脚踩死。但研究者却不会仓促做出这种结论,他们会认真展开对蜘蛛的研究:它具有杰出的编织才能,狡猾的捕食手段,悲剧性的婚姻,还有其他吸引人的特征。

的确,即使不是为了科学的目的,蜘蛛也是一种值得用心观察研究的生物。但在传说中,蜘蛛是一种有毒的动物,正是它背负的这个罪名,才使我们产生了最初的厌恶与反感。说它是带毒的动物,这我是同意的,蜘蛛正是用带毒的尖牙武装自己,才能快速杀死捕到的小昆虫。但杀死小昆虫和杀死人是大不相同的。蜘蛛的毒素可以迅速杀死一只被网缚住的小昆虫,但对于人而言,让蜘蛛蜇一下跟被一只小蚊虫咬一口差不多,毒素甚至还少一些,没有丝毫危险。至少我可以保证,在我们居住的地区,绝大多数蜘蛛对人是没有危险的。

虽然这样,少数人仍隐隐地担忧。这其中主要是科西嘉(法国最大的岛)的农夫,我们称这种担心为“多余的担心”。我曾看到在泥泞道路的车痕、蹄印里安身的蜘蛛,它布下一张致命的网,得手后勇敢地冲向比自己还大的俘虏;我也曾对它那缀着深红圆点的黑丝绒“外套”欣赏不已。但关于蜘蛛,我知道得最多的,还是那些让人恐惧不安的故事。在阿雅克肖(法国城市,位于法国地中海岛屿科西嘉岛西海岸的阿雅克肖湾内)和博尼法乔(法国科西嘉岛上的城市)两地,蜘蛛被当作一种非常危险的、有时能置人于死地的动物。农夫们对这种看法深信不疑,而医生们又未敢反驳。在普约(法国城市)附近,离阿维尼翁(法国城市)不远的地方,农夫们谈到一种蜘蛛时总是忧心忡忡。这种蜘蛛是李奥·杜弗在卡塔洛尼安山脉首次发现的。那儿的人说,被它咬中可不得了。

意大利人讲起塔蓝图拉毒蛛也没有什么好话,说这种印度蜘蛛会让伤者痉挛狂躁。他们说,这种病症叫作塔蓝图拉症,只能靠特殊的音乐才能除病解痛。这种起医疗作用的音乐和舞蹈疗效显著。这种舞蹈节奏明快、动作灵活,是不是源于意大利卡拉布里亚城的农夫的医术呢?

对这些怪事,我们究竟该当真还是仅仅付诸一笑呢?仅从我所知的这些情况,我不会发表任何看法。没有任何证据表明,这种音乐可以缓解伤者因塔蓝图拉毒蛛引起的狂躁;也没有任何证据表明,仅靠这种快节奏的让人出汗的舞蹈就可以缓解病痛。

当卡拉布里亚城的农夫向我讲起塔蓝图拉毒蛛,普约的种田人谈起他们的恐蛛症,科西嘉岛的农夫提起多余的担心,我丝毫没有嘲笑,反而陷入了深思和疑惑。这些蜘蛛也许真的该受诅咒,至少该受冷遇。在这样的背景下,黑肚皮的塔蓝图拉毒蛛,我所在的地区最厉害的蜘蛛,也许会引起我们的一些关注。我并不打算探讨医学问题,我最关心和感兴趣的是动物的本能。但既然在捕食战术中起关键作用的是毒牙,我就谈谈它们的功能。塔蓝图拉毒蛛的习性,它捕食前的埋伏,它的战术和捕杀猎物的方法,这些是我以下要谈的内容。

我很喜欢李奥·杜弗对塔蓝图拉毒蛛的描述,也是这些描述使我走近蜘蛛。这里我且引出他的一段描述。这位朗赛的才子提到的是卡拉布里亚普通塔蓝图拉毒蛛,是他在西班牙发现的。他说:“狼蛛塔蓝图拉毒蛛喜欢待在开阔、干燥、未开垦的、能晒到太阳的地带。它们——至少是完全成年后——多住在自己掘下的地下通道或洞穴里。这些洞穴多为圆柱形,直径一英寸,离地面约一英尺,并不是垂直的。这些弯弯曲曲的‘肠子’说明了一个问题:这位地下居民不仅是一个有手段的猎手,还是一个聪明的工程师。对它来说,洞穴不仅是躲避仇敌的藏身之所,还是捕食猎物的瞭望口。塔蓝图拉毒蛛能未雨绸缪,为一切突发事件做好准备。事实上,地下通道的起始处是垂直的,在大约离地面四到五英寸的地方,就斜下去,形成一个钝角,然后又垂直往下走。塔蓝图拉毒蛛就守在拐角处,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着洞口,像一个机警的哨兵。在搜寻它们时,我总能感到,就在那个拐角处,有一双像钻石一样闪烁、像鼠目一样贼亮的眼睛在暗中盯着我。

“洞穴的通气孔都是它亲手建造的,像一座真正的建筑物,地面高度约一英寸,有时直径达两英寸,比洞穴还宽敞。这尺寸就像丈量过一样,能让毒蛛在捕食猎物时充分挥舞拳脚。通气孔主要由干木屑和黏土搅拌成的混合物建成,毒蛛一点儿一点儿地把混合物垒成一个直筒,中间是空的。这座户外建筑十分坚固,蜘蛛在其内部加了‘衬里’——用丝密密地织出来的。洞穴里也有这样一层。我们完全可以想象这层‘衬里’起到了多么大的作用:既可以防滑防摔,又可以使洞穴保持干净,让蜘蛛安稳地守在哨所里。也许这些哨所外形并不都是一样的。事实上,在蜘蛛的洞口经常找不到这种哨所,也许是某些天气原因使哨所遭到了彻底破坏,以致找不到任何痕迹;也许是因为蜘蛛一时找不到恰当的建筑材料,更可能是因为只有少数体力与智力相当成熟的蜘蛛才能拥有这样高超的建筑天分。”可以肯定的是,我确实见过很多这种哨所——蜘蛛洞穴的户外工程。

蛛形纲动物的哨所有着好几种用途:洪水暴发时,它为蜘蛛提供避难之所;狂风劲吹时,它为蜘蛛遮挡户外的落物;它还是蜘蛛觅食的陷阱,是飞蝇小虫的葬身之处。蜘蛛如此精明而英勇,谁又能识破这位猎手无穷的诡计呢?

现在我们来谈谈更让我感兴趣的事情——塔蓝图拉毒蛛的捕猎。

蜘蛛的最佳捕猎期是每年的五六月间。当我第一次观察蜘蛛洞时,就发现它躲在第一层——即前文所说的“拐角处”。一开始我想用蛮力来对付它,就用一把一英尺长两英寸宽的小刀,不停地掏那些洞,一连干了好几个钟头,却没有抓到蜘蛛。我又开始更大面积地寻找,想抓住一只塔蓝图拉毒蛛,冲动之下甚至想拿把斧头,把这些洞穴劈开。最终一无所获的我终于放弃了武力,改用头脑。

人们都说,需要是创造之母。我居然有了一个绝妙的主意:我找来一根植物的主茎,在顶部绑上一根麦穗,用作诱饵,在蜘蛛洞口轻轻地晃动。很快我就发现蜘蛛的注意力被穗饵吸引过来了,开始谨慎地踱着步向麦穗走过来。我将这个家伙引出洞,确信它已无法逃回洞中后,迅速抽开麦穗。蜘蛛见势不妙,转过身嗖地朝洞口冲去,我当然不会让它逃跑得逞,抢在它之前把洞口封住了。塔蓝图拉毒蛛一时冒昧行事昏了头,就连躲避我的捕捉时也显得异常笨拙。最后我把它赶入一个纸袋,迅速封上袋口。

......

TOP 其它信息

开  本:16开

加载页面用时:3625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