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中国专业的出版与数字出版产业门户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第七条猎狗(全新修订荣誉珍藏版)(精)
第七条猎狗(全新修订荣誉珍藏版)(精)


第七条猎狗(全新修订荣誉珍藏版)(精)

作  者:沈石溪

出 版 社: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

丛 书:动物小说大王沈石溪经典作品

出版时间:2017年11月

定  价:36.00

I S B N :9787559703262

所属分类: 少儿  >  中国儿童文学    

标  签:少儿  中国儿童文学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内容简介

《第七条猎狗(全新修订 荣誉珍藏版)/动物小说大王沈石溪经典作品》讲的是一位傣族老猎人与一条猎狗的故事,在一次与野猪搏杀时,猎狗因被一条眼镜蛇纠缠,在老猎人呼救时,没能及时扑向凶悍的野猪,致使老猎人命悬一线。从野猪獠牙下侥幸逃生后,愤怒的老猎人要处死猎狗,老猎人的孙子出手相救,帮助猎狗逃进了原始森林。猎狗凭借强壮体魄和聪慧头脑,成为一群红豺的首领。数月后,老猎人带着孙子到森林放牧,遭到豺群围攻,危急关头,猎狗咬死凶恶的红豺,救了老猎人和孙子的性命,它自己却倒在血泊之中。

TOP作者简介

沈石溪,知名儿童文学作家。1980年开始从事业余文学创作。其动物小说别具一格,在海内外赢得广泛声誉,他本人也被誉为“中国动物小说大王”现为成都军区政治部创作室专业创作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上海作家协会理事。创作以动物小说为主,已出版作品五百多万字。曾获得中国作家协会全国儿童文学奖、中国图书奖、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家大奖、台湾杨唤儿童文学奖等多种奖项。被誉为“中国动物小说大王”。代表作有《第七条猎狗》,《再被狐狸骗一次》,《狼王梦》等。

TOP目录

狗的故事
灾之犬
第七条猎狗
藏獒渡魂
动物档案
狼的故事
狼妻
狼“狈”
白狼
动物档案
豺的故事
逼上梁山的豺
暮色
动物档案
附录
沈石溪获奖记录
沈石溪作品入选中小学教材篇目
《第七条猎狗》大事记

TOP书摘

《第七条猎狗(全新修订 荣誉珍藏版)/动物小说大王沈石溪经典作品》:
  这是一条很漂亮的猎狗,黑白相间的毛色,匀称的身段,长长的腿,奔跑起来快疾如风;名字也起得很响亮,叫花鹰,意思是像鹰一样敏捷勇猛。
  花鹰原先的主人是曼广弄寨子的老猎人艾香宰,但自从收养了花鹰,艾香宰家里就祸事不断:先是大儿子上山砍树,被顺山倒的树砸断了一条腿;过了不久,小儿子用石碓舂火药,火药自己炸响了,炸瞎了小儿子的一只眼睛;再后来是艾香宰带着花鹰上山狩猎,瞧见一只狗熊从五米远的草窠里钻出来,他端起猎枪瞄准狗熊最致命的耳根部位开了一枪,“咯嗒”,臭子儿,没打响。狗熊听到动静猛扑上来,艾香宰扔掉猎枪赶紧爬树,一只脚后跟连同鞋子被狗熊咬了去。
  连续出了几件事,艾香宰全家惶惶然,便从山里请了位巫师来跳神。
  那巫师一进院子,就指着拴在房柱上的花鹰说:“这条狗身上的阴气很重,会给主人家招灾惹祸。喏,它眼睛里整天淌黑泪呢。”
  艾香宰当即把花鹰拉过来,撩开它脸颊上的白毛,果然发现在白毛丛里,藏着几撮短黑毛,断断续续,从眼皮挂到嘴吻。
  艾香宰的小儿子抡起一根栗木棍就要朝狗鼻梁敲去,被巫师挡住了。巫师很郑重地说:“这狗杀不得,谁杀了它,它身上的阴气就像一棵树一样栽在谁家,祸根就扎在谁家,只能是卖掉或者送掉。”
  于是,艾香宰放出口风,谁给十块钱,就可以把狗牵走。十块钱只能买一只鸡,一只鸡换一条猎狗,简直跟白捡了似的。可是,寨子里的老百姓已晓得这是条不吉利的狗,再便宜也无人问津。
  我是知识青年,不相信神神鬼鬼的事,我想,花鹰本来就是一条黑毛白毛混杂的花狗,白脸上有几根黑毛,是很正常的,什么黑泪,纯属迷信。我那时已对打猎感兴趣,极想养一条猎狗,但猎狗身价金贵,我辛辛苦苦种一年田,还抵不上一条中等水平的猎狗,因为囊中羞涩,想养条猎狗的心愿一直未能实现,现在有这等便宜,岂肯错过。我掏了十块钱,把狗牵了回来。
  我用金竹在我小木屋的屋檐下搭了一个狗棚,里面铺上一层柔软的稻草,并用两节龙竹做成一个食槽一个水槽,吊在狗棚门口,给花鹰布置了一个新“家”。
  花鹰对这个新家颇为满意,一会儿钻进去在稻草堆里打几个滚,一会儿钻出来在我面前使劲摇它的黑尾巴,上下左右全方位地摇,像朵盛开的墨菊。
  它和我好像前世有缘似的,几天工夫,就成了心心相印的朋友。每天早晨,太阳在坝子对面青翠的山峰上露出一点红,它就用爪子来扒我小木屋的门,准时把我从睡梦中叫醒。白天,我无论上山砍柴还是下田犁地,它都像影子似的跟随着我。有时,它也会找寨子里的其他狗玩,但只要我一叫它的名字,它立刻会撇下它的玩伴旋风般地奔回我身边。有一次,我感冒发烧,躺在床上不想吃东西,它从垃圾堆里刨了一根肉骨头,把它认为最好吃的东西送到我的床边,可惜,我没法享用它的慷慨。
  晚稻收割完了,大田里,金黄的稻浪变成一片寂寞的谷茬。农闲是狩猎的好季节,我带着花鹰上山打野兔。不知怎么搞的,在跳跃一条只有半米宽的小溪时,我的脚脖子突然扭了一下,崴着了,当即肿了起来,疼得不能沾地。我拄着拐棍好不容易回到寨子,敷了半个月的草药才见好转。
  我又带着花鹰到老林子里去埋捕兽铁夹,想捉几只肉质细嫩的豪猪,到集市换点零用钱。我刚把捕兽铁夹埋在布满野兽足迹的小路上,铁夹上的插销却自动脱离,我躲闪不及,砰的一声,铁杆重重砸下来,砸在我的手背上,手背上立刻肿起一只乌血馒头,一个月不能捏筷子。
  经历了连续两次意外,我心里未免发毛,回想起巫师所说的流黑泪的话,心想,莫非花鹰身上果真带着阴气,让我倒霉?我虽信仰唯物主义,但这时也有点害怕了。我想,我应当采取一点防范措施,就用剪子把花鹰白脸上那几小撮黑毛剪了个干净。照毛倒是没有了,但被剪去的地方露出红色的皮肉,一点一点嵌在雪白的毛丛里,黑泪变成了红泪。红泪,不就是血泪吗?凶兆加码,鬼气上升,我心里更别扭得慌。
  这时,又发生了一件叫我魂飞魄散的事。那天夜里,我到邻寨的知青点找人聊天,半夜才带着花鹰起身回家。沿着昆洛公路走了一半,突然,花鹰咆哮起来,岔进一条小路朝山坡奔去,我以为它发现了什么值钱的猎物了,便兴冲冲地跟在后面。
  天上没有月亮,星光朦胧,能见度很低,我高一脚低一脚走得晕头转向。花鹰突然停止了吠叫,奔回我脚跟边,狗嘴里叼着个什么东西,白白的,圆圆的。我弯腰从狗嘴里接过来,凑到鼻子下一看,差点惊厥得心脏停止跳动——我捧在手里的是一个骷髅头,空空的头颅里燃烧着一层绿色的磷光,从嘴洞、鼻洞和眼洞里喷吐出来。我再瞪大眼睛四下一瞧,东一个土堆,西一块石碑,我正置身在一片乱坟岗里呢。我歇斯底里地大叫一声,扔了骷髅头,转身就逃……
  这时,我开始相信,花鹰身上确实裹着一团阴森森的鬼气。我想,我虽然只是个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农民,但这条命总比狗要值钱些吧。保自己的命还是保这条狗?当然是保自己的命。
  我降价五元想把花鹰处理掉,仍没人肯要;杀又杀不得,卖又卖不脱,只好扔掉。
  ……

TOP 其它信息

页  数:191

开  本:16开

正文语种:中文

加载页面用时:46.875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