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中国专业的出版与数字出版产业门户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美国大萧条
美国大萧条


美国大萧条

作  者:[美] 穆雷·N.,罗斯巴德 著

译  者:谢华育

出 版 社:海南出版社

丛 书:新经济系列

出版时间:2017年12月

定  价:59.00

I S B N :9787544375726

所属分类: 经济  >  经济学理论    

标  签:>经济  >经济学理论  >其他经济学理论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好评推荐   [展开]

TOP 20本书推荐  (全部9个)

书评书荐

TOP内容简介

  罗斯巴德在1963 年以米塞斯的商业周期理论为出发点,提供了关于20世纪二三十年代美国那场影响全球的大萧条的解释,并轻易地推翻了传统的想法。

  他认为,华尔街股市下跌之所以那么严酷,并不是因为充满了劫掠的资本主义体系没有得到限制,而是因为政府始终通过扩张信贷,进行通货膨胀的方法使繁荣人为地延续下去。股票市场持续下跌,实体经济直线下落,并不是因为政府干预得太少,而恰恰是因为它干预得太多。

  他认为,20 世纪20 年代的时代精神就是让政府计划、干预、安排、刺激经济,到了30 年代更是如此。这是*次世界大战残留下来的思想,而胡佛总统正是因为在战争中成功地执行了救济计划才获得了世界范围的声誉,他也因此在整个20 年代成为管理经济问题的高层官员,直到1929 年他正式入主白宫。胡佛是一个天生的计划者、干涉者、安排者和激励者。


TOP作者简介

  穆雷·N.罗斯巴德(Murray N.Rothbard, 1926年3月2日—1995年1月7日)是美国的经济学家、历史学家、自然法理论家和当代奥地利学派经济学的代表人物之一,在“二战”后奥地利学派的复兴中扮演了主要角色。

  著有并在国内出版著作《人、经济与国家》《权力与市场》《美国大萧条》《自由的伦理》《为什么我们的钱变薄了》《银行的秘密 : 揭开美联储的神秘面纱》《美联储的起源》《亚当·斯密以前的经济思想 : 奥地利学派视角下的经济思想史》等。


TOP目录

中文版新序\001

中文版原序\015

致谢\001

第五版序言\002

第四版序言\008

第三版序言\016

第二版序言\021

第一版序言\025

 

Section1 商业周期理论

第一章 商业周期的实证理论\002

 商业周期与商业波动\003

 问题:一连串的错误\007

 解释:经济繁荣与萧条\009

 萧条的次要特征:通货紧缩引起的信贷收缩\014

 政府应对萧条的政策:自由放任\019

 阻止萧条\023

 奥地利学派理论有关商业周期的诸问题\029

第二章 凯恩斯主义者对米塞斯商业同期理论的批判\036

 流动性“陷阱”\038

 工资率和失业\041

第三章 对萧条的其他解释:一种评论\052

 普遍的生产过剩\053

 消费不足\054

 加速原则\057

 “投资机会”的缺乏\065

 熊彼特的商业周期理论\069

 性质信贷说\072

 过分乐观和过分悲观\077


Section2 通货膨胀下的繁荣:1921—1929

第四章 导致通货膨胀的因素\080

 货币供给的定义\082

 货币供给的膨胀:1921—1929\086

 通货膨胀的产生Ⅰ:准备金标准\090

 通货膨胀的产生Ⅱ:准备金总量\095

 国库通货\111

 贴现票据\112

 买入票据——承兑汇票\121

 美国政府证券\128

第五章 通货膨胀的进程\132

 对国外信贷\133

 帮助英国\138

 危机到来\155

第六章 通货膨胀的理论思考:经济学家和平抑物价的诱惑\164

 大萧条\179

 1929—1933年\179

 

Section3 大萧条:1929—1933年

第七章 萧条的序幕:胡佛和自由放任主义\180

 胡佛干预主义的发展:失业问题\183

 胡佛干预主义的发展:劳工关系\194

第八章 萧条开始:胡佛的措施\203

 白宫会议\204

 扩张信贷\208

 公共建设\211

 新政的农业计划\211

第九章 1930年\232

 呼吁进行公共建设\243

 政府带来的财政负担\247

第十章 1931,悲剧性的一年\251

 美国的货币情况\254

 政府造成的财政负担\257

 公共建设和工资率\258

 维持工资率\261

 移民限制\264

 自愿救济\265

 胡佛在1931年第四季度\266

 商界中集体主义思想的传播\271

第十一章 1932年的胡佛新政\280

 税收的增加\281

 政府支出与经济\283

 公共建设的提议\287

 RFC\291

 政府救济\296

 通货膨胀计划\297

 通货膨胀的呼声\304

 胡佛先生向股市宣战\312

 住宅贷款银行系统\314

 破产法\314

 反对移民\316

第十二章 胡佛任期的结束\317

 对财产权的侵犯:最后的通货危机\320

 萧条期间的工资、工时和就业\326

总结:胡佛带给我们的教训\332

 

附录 政府和国民产值:1929—1932年\334

译后记\343

出版后记\346

TOP书摘

序言 理解商业周期 

  理查德﹒M﹒埃贝林

  当穆雷·N. 罗斯巴德的《美国大萧条》(America’s Great Depression)最初于1963年出版时,当时西方的经济学界依然被始于20世纪30年代的凯恩斯革命牢牢占据。

  相反,罗斯巴德却把“奥地利学派”的方法运用到货币和商业周期上,以解释大萧条的原因,并分析了在20世纪30年代早期应对萧条而采取的政策,实际上,这些政策极具误导性,适得其反,它们加剧并延长了衰退。

  对于20世纪60年代早期大多数的经济学家来说,罗斯巴德的“奥地利学派”范式似乎同人们普遍接受的教科书并不合拍,宏观经济学方法把总产出和就业看成一个整体,并聚焦于有关其经济变化和波动的“总量”分析。同时,人们普遍相信政府可以通过使用一系列货币和财政政策工具,轻易保持经济的全面增长和稳定。

  米塞斯、哈耶克和奥地利学派的货币和商业周期理论

  但是,在20世纪30年代的早期和中期,奥地利学派关于大萧条的解释代表了理论和政策讨论的前沿。奥地利经济学家路德维希﹒冯﹒米塞斯(Ludwig von Mises)先是在他的著作《货币和信用理论》(The Theory of Money and Credit,1912年第一版,1924年第二版),后来又在他的专著《货币稳定和周期性政策》(Monetary Stabilization and Cyclical Policy,1928)中发展了“奥地利学派”理论,并解释了通货膨胀和萧条的成因。

  但是,在20世纪30年代对商业周期的研讨和争论中,这一理论为世界所知,并产生影响,还要特别归功于弗雷德里克﹒A. 哈耶克在其著作《物价与生产》(Prices and Production, 1932)、《货币理论和商业周期》(Monetary Theory and the Trade Cycle,1933)以及《利润、利息和投资》(Profits, Interest and Investment,1939)中提出的周期理论。哈耶克在整个20世纪30年代和40年代都在伦敦经济学院任经济学教授,约翰﹒梅纳德﹒凯恩斯在1936年出版了《就业、利息和货币通论》,并提出了他自己的“新经济学”,而那时人们认为哈耶克是这一“新经济学”的主要对手。

  路德维希﹒冯﹒米塞斯在1949年出版了《人的行为》(Human Action),在其中他重申并完善了奥地利商业周期理论,并试图回应20世纪30年代人们对这一理论的批评。但是,到了20世纪40年代末,奥地利学派的理论很快在凯恩斯宏观经济学有关总量和平均量的理论浪潮中淹没,这一浪潮使所有其他有关通货膨胀和萧条的思考都被抛弃。

  罗斯巴德的《美国大萧条》和奥地利经济学的复兴 

  这就是为什么要特别指出穆雷·N. 罗斯巴德《美国大萧条》的重要性:我们现在可以看到,它代表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奥地利货币理论传统的复兴。确实,在更早的1962年,罗斯巴德撰写了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专著《人、经济和国家》(Man, Economy, and State),其中一章非常知名,他更广泛地重述了奥地利学派的资本和利息理论,并以清晰的笔法重申了奥地利学派的理论。

  但是,在《美国大萧条》中,罗斯巴德总结了奥地利学派的货币和商业周期理论,并将之同其他理论进行比较,这些理论有欧文﹒费雪提出的早期的货币数量论,凯恩斯的宏观理论,以及熊彼特有关市场创新的、由企业家精神推动的周期理论。

  随后,罗斯巴德解释了美国的中央银行——美联储在20世纪20年代是如何通过控制货币和银行体系的信贷总量,并幻想这样会带来价格水平的稳定,从而造成了储蓄和投资的不平衡,他的行文干净利落,极具可读性。罗斯巴德继续解释了20世纪30年代胡佛政府的财政政策和干预性政策如何阻碍了必要的微观相对价格和工资的调整,以及资源和劳动的重新分配,这种调整和重新分配应该可以在相对较短的时间内恢复美国经济的平衡和稳定。

  在这个过程中,罗斯巴德让20世纪60年代的现代读者认识到了30年代和40年代一批“遗失的”文献,是路德维希﹒冯﹒米塞斯和弗雷德里希﹒哈耶克的著作使这些文献完善起来,同时这些文献为罗斯巴德提供了分析框架,他从中可以展现奥地利学派商业周期理论。特别是,罗斯巴德高度重视戈特弗里德﹒哈伯勒(Gottfried Haberler)有关“货币和商业周期”的演讲(1932)、弗雷德里克﹒贝纳姆(Frederic Benham)的《英国的货币政策》(British Monetary Policy )(1932),莱昂内尔·罗宾斯(Lionel Robbins)的《大萧条》(The Great Depression, 1934),菲利普、麦克马纳斯和尼尔森(Phillips, McManus, and Nelson)的《银行业和商业周期》(Banking and the Business Cycle,1937),弗里茨﹒马赫鲁普(Fritz Machlup)的《股票市场、信用和资本形成》(The Stock Market, Credit, and Capital Formation ,1940)、本杰明﹒安德森(Benjamin Anderson)《经济学和公众福利》(Economics and the Public Welfare, 1946),罗斯巴德都在书中仔细参考了这些文献。

  这些著作以及20世纪30年代出现的其他许多研究都受到米塞斯和哈耶克分析方法的启发,任何人要是对有关大萧条的奥地利学派视角感兴趣,都应以这些著作为起点,显然罗斯巴德自己正是采用了这一视角对两次大战间的这一时期提出了自己的观点。

  在20世纪70年代中期,关于奥地利学派经济学召开了一系列会议,第一次会议是1974年6月在南罗亚尔顿举办的,这些会议对“奥地利”学派货币和商业周期传统的复兴产生了积极影响。[ 参见我的电子书《奥地利经济学与公共政策》(Austrian Economics and Public Policy,2016),]此后,受奥地利学派货币理论分析框架启发,并延续这一方法进行研究的文献逐渐多起来,这些文献试图说明21世纪,我们这个时代目前的货币和商业周期问题。[参见我的电子书《货币的集中计划和国家》(2015)有关奥地利货币和商业周期理论与凯恩斯和货币主义理论的比较,以及对新出现的一批以“奥地利”学派为方法的经济学家的介绍,这些经济学家给出给出了一个可以替代政府和中央银行的理论,这是一种有关货币和财政体系的竞争性、私营银行业理论。]

  凯恩斯经济学的根本错误 

  凯恩斯认为,必须根据一系列宏观经济总量看待经济:对所有产出的总需求作为一个整体,所有资源要素和财货的总供给作为一个整体,以及在市场上买卖的财货、服务、资源的所有价格和工资的一般平均水平。

  企业家按照通行的一般工资水平雇佣所有有兴趣并愿意工作的人,如果以此进行生产以获取利润,对生产产出的总需求是不足的,于是政府和中央银行的任务就是确保为经济体投入充足的货币以供消费。最终的产品和服务价格相较于一般工资水平将有所提高,这样商业又变得有利可图,可以雇佣未就业者直至重新实现完全就业。

  从凯恩斯在他1936年出版的著作《就业、利息和货币通论》最初提出这个想法之后几十年的时间中,无论他的支持者,还是表面上他的批评者,都对它的部分论断和假说进行了修正和重述。但是经济学家使用一般宏观总量分析的框架和观点分析不充分就业问题时,依然聚焦于政府政策,并用产出水平和就业水平描述整个经济以及其中的变化。

  宏观经济总量和平均数存在的问题 

  但是,实际上从整体上看并不存在什么总需求、总供给、总产出还有就业。这只是由经济学家和统计学家构建的统计产物,现实中这些并不存在:构成社会中经济体系的是对个别和独特商品和服务的多重需求和供给,这些商品和服务被制造出来在千差万别的不同市场上买卖。

  消费者是具体而独特的,他们对不同类型帽子、写字、衬衫、眼镜、苹果以及书籍或电影有着不同的需求。没有人需求“产出”,没有人创造只是“就业”。当我们去市场,我们感性的是购买独特的商品和服务,这些东西能满足我们特定的、不同的需求。商人和企业家觉得雇佣具有特殊技能的具体的工人是有利可图的,他们可以有助于制造、生产、营销和销售特定的产品,这些产品才是个人消费者的兴趣所在。

  相应地,每个个体和独特的商品和服务,它们在市场中都具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特定价格,这个市场是由个体需求者以及提供给他们商品的个体供给者相互交往而确立的。

  把人们需要的商品带到市场会带来营利机会,也会引起对不同的资源和原材料、不同类型机器和装备的需求,以及需要不同类型的个体技术工人或者普通工人参与到生产过程中,这样才能生产出那些人们需要的产品。个体商人和生产要素的个体供应商之间相互作用,产生了购买、租用或者雇佣时的价格,也就是经济体系中不同市场上的多层次价格。

  奥地利学派有关市场和货币过程的宏观经济分析 

  宏观经济学家以及与之合作的统计学家对所有这些不同的产品、就业以及特定的价格和工资进行加总、归纳和平均化处理,形成一系列衡量总体经济的总量数据。但是,必须清楚地认识到,这么做,所有市场中真实的经济关系,相对价格和工资构成的实际结构,以及由实际需求和供给组成的具有差异性的、且相互关联的多样化组合在宏观经济总量中隐没和消失了。

  经济中稳定的生产和可持续的就业作为一个整体,显然需要在不同市场中进行买卖的各种不同商品和服务的供需之间中求得协调和平衡。与之相应,商人们在市场中的每个生产环节中,对资源、固定设备以及不同类型的劳动者的需求必须同这些要素的供给者取得相应的协调和平衡。

  要达到这样的协调、平衡以及可持续的就业,就要通过调整价格和工资,适应市场上各种条件的变化,就要适应经济的各个组成部分之间供需的变动。换句话说,在供需之间以及与之相应的相对价格和工资结构中求得恰当的平衡和协调,就能确保充分就业,以及所获得的资源和资本得到充分有效的利用。这样,出售商品的价格就可以支付企业家和商人合理的生产成本,根据这个价格企业家和商人就有意愿长期而持续地生产我们这些消费者需要的商品。

  但是,当问题被简化为经济中的总需求和总供给、以及统计学上表征所有商品的平均价格水平和表征所有工人工资的平均工资水平,这几个宏观经济总量数据,所有这一切都消失了。宏观总量研究方法中更为根本的错误和误解在于,它不能评价和关注货币供应量变动的实际影响,而这种货币供应量的变动必然导致价格、利润以及资源和劳动利用偏离一个较为合理的平衡,但是这种偏离是不可持续的,它会导致更严重的失业问题,尽管货币刺激意图解决这一问题。

  “奥地利学派”理论为基础的微观动态过程提供了一个分析框架,穆雷·N.罗斯巴德在这一分析框架中解释了美联储在20世纪20年代的货币政策是如何导致储蓄和投资之间以及劳动、资本和资源配置不当中存在的不平衡和扭曲现象,这些现象意味着1929年之前的经济“繁荣”导致了30年代早期的经济“衰退”和萧条。

  但是罗斯巴德利用了最先由米塞斯和哈耶克阐述的观点,他提出美国政府无法使竞争性市场摆脱政府干预并充分发挥其机制,正是因此而组织和延缓了经济复苏,这种复苏应该更快出现,而不会出现20世纪30年代的高失业率和产出下降。

  奥地利学派理论和2008-2009年的大衰退 

  让我们借助奥地利学派理论看一看2008-2009年,也就是最近这场经济衰退。

  这场衰退源于美联储多年的货币管理不善,以及华盛顿采取出的具有误导性的干预主义政策。在2003年至2008年的五年间,联储向金融市场释放了巨量货币。这五年里,联储供应量(现金、经常账户、各种小面额存款和投资账户)上涨了40%。联储零期限(MZM)货币指标(加一系列货币市场基金减去定期存款)在这五年扩张了50%。

  货币扩张和利率调控 

  圣﹒路易斯联邦储备银行监测了货币扩张对名义和真实利率的影响。在这些年的大部分时间,主要市场利率在调整掉通货膨胀影响以后,要么为0要么为负值。2002年晚期到2005年末,在根据通货膨胀进行调整以后(通货膨胀由消费者价格指数确定),联邦基金利率(银行据此利率提供短期资金)和一年期国债收益在0与。

  在2006年和2007年,这些指数变为正值,但是在2008年早期又变为负值。自此以后,除了2009年中短暂升为正值,这些指数一直保持在真实利率为负的区间,有时达到甚至。

  被误导的房贷和补贴抵押 

  由于2003-2008年的联储货币政策,银行业体系向所有借款人任意提供贷款。为吸引公众贷款,这些银行不仅下调名义利率(也就是借贷成本),他们还降低了信誉标准。为了设法取得信贷数额,金融机构“创新”方式,把抵押贷款包装成可交易金融组合,并将之兜售给投资者。这似乎降低了这些住房次级贷款的风险,而实际上这些是住房市场上的高风险垃圾债券。由于新产生的联邦储备货币促使住房购买者不断推高房价,住房价格持续增长,人们也不再担心风险。

  同时,像房利美和房地美这样的政府设立的住房保险机构为这些不断增加的高风险抵押提供担保,他们自己所依靠的是美利坚合众国的“全部信誉和信用”。到2008-2009年联邦政府正式完全接管房利美和房地美,他们为美国住房市场10万亿信贷中的一半提供了担保。

  低利率和低信贷标准也推升了消费膨胀,这导致2003-2008年之间消费信贷上涨了25%。从20万亿上涨到25万亿美元。由于利率维持在低水平,人们没有动力为明天而储蓄,却极大地被激励获取信贷在今天进行消费。但是,根据美国人口普查局数据,在这五年中,平均真实利率只上涨了最多2%。人们的债务负担集聚增加。

  2008年,联储宽松货币和美国政府的信用卡抵押担保机构都遇到了巨大挫折,随后在2008-2009年市场暴跌。货币泛滥导致的低利率和信贷方式创新,导致资源的巨大误用和错配:太多人负担不起房贷;在后泡沫时期的氛围中,太多投资项目无法持续;经济衰退之下,人们的财富和收入大幅调整,太多的消费债务已经脱离了人们可以真正承受范围。

  经济崩溃以后的货币扩张和利率调控

  还是联储体系,它制造了过剩的货币,引起了认为泡沫,用甚至更多新造的货币造就货币泛滥。在2009至2016年之间,美国中央银行通过购买政府债券和巨额“有毒”抵押证券,等量增加其资产组合规模,扩大基础货币(现金和银行体系准备金)40万亿美元。这段时间,联储以和MZM衡量的货币供给相比于2008年都分别增加了85%,近乎使市场中人们所使用的货币供给量翻倍。

  由于联储购买美国政府债券和抵押使用于信贷目的的准备金数量大幅上升了40亿美元,许多人预期和MZM会增长更多,不久,一般价格将出现更大幅度的膨胀。然而,以消费者价格指数衡量的一般价格从2008年到2016年只上涨了16%,平均每年上涨大约1.6%。

  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是联储对银行体系货币调控所造成的新的扭曲。2008年以来,中央银行一直为银行支付利息,使其不进行贷款。在某种程度上,成员银行发现,相比于把所有准备金全都贷给潜在贷款人,他们的超额(未贷出)准备金的利率更具吸引力(给定风险、潜在贷款人的资信状况等),潜在营利能力更强。它们让20万亿这类准备金留在联储的账户上。

  从绝对值上说,吸引银行保有大量超额准备金的实际利差可能很小。但是在拥有数亿或数十亿美元的银行看来,即便很小的利差也能带来丰厚的收益。


TOP插图


TOP 其它信息

装  帧:平装-胶订

开  本:32开

纸  张:胶版纸

加载页面用时:78.125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