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开书店 找百道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未来必须节制:我们从金融危机中学到什么
未来必须节制:我们从金融危机中学到什么


未来必须节制:我们从金融危机中学到什么

作  者:[德] 沃尔夫冈·朔伊布勒 著

译  者:晏小宝

出 版 社:商务印书馆

出版时间:2017年09月

定  价:45.00

I S B N :9787100146661

所属分类: 经济  >  经济学理论    

标  签:经济  经济学理论  其他经济学理论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好评推荐   [展开]

TOP内容简介

  2008年的金融危机表明,德国的社会市场经济需要进一步强化政治秩序架构和社会价值导向,只有这样才能遏制贪欲与无度。

  本书揭示了2008年金融危机的根源,深入分析了危机对政界和社会的警示,同时将经济问题与当代所面临的根本性问题紧密联系在一起:如何应对当下世界的深刻变化?如何利用全球化的机遇?如何看待文化多样性,是相互充实,还是彼此威胁?如何实现多元文化的和睦共处?

TOP作者简介

  沃尔夫冈·朔伊布勒(Wolfgang Sch?uble,1942—),1942年出生于德国巴登–符腾堡州弗赖堡,早年在弗赖堡大学与汉堡大学攻读法学与经济学,之后长期从事律师与财政管理,1972年起当选为联邦德国联邦议院议员,之后一直活跃在联邦德国以及统一后的德国政治舞台上;1984—1989年任联邦特别任务部部长与联邦总理府部长;1989—1991年任联邦内政部部长,其间担任联邦德国方面的代表,负责与民主德国协调统一事务,之后在德国基督教民主联盟(简称“基民盟”)党内屡任要职;1998年曾任基民盟主席,2005年起出任联邦内政部部长,2009年转任联邦财政部部长至今。

  2010年《金融时报》评选其为“欧洲*财政部部长”,2014年《华尔街日报》称其为“德国仅次于总理默克尔的二号实权人物”,公认的“欧洲货币联盟计划的强力推手”。

TOP目录

中文版序 节制与适度是全球化进程中的一次革命

 

引言

经济与社会的安全

节制与适度

不断地实现再平衡

什么是维系社会的力量?

巩固民间社会的基础

全球化世界中的宗教与伦理责任

 

参考资料

译后记

 

TOP书摘

中文版序 

  节制与适度是全球化进程中的一次革命

  2008年爆发的金融危机是20世纪30年代以来世界经济*大的一次危机,本书的观点即在这一危机期间形成。美国投资银行雷曼兄弟的倒台波及德国,导致其经济增长率下跌了5.6%。书中所援引的“社会市场经济”的经典思想家与实践者的思考,有助于本人在担任财政部部长的年月中应对这场危机时找到政治对策并且付诸实施,总体而言,这些思考在国家、欧洲乃至全球层面上都经受住了考验。    

  将决策与责任、风险与担当互相挂钩,采取正确的行为刺激,避免道德风险,抛弃形形色色的极端行为与激进主义而呼吁普遍重视节制与适度,所有这些回应显然都是正确的。尽管如此,在我看来,今天我们在世界范围内再度处于经济发展的关键时刻,其中部分的缘由还是归咎于全球应对危机的某些手段。    

  全球化本身所取得的积极成果以及通过全球化实现的良好发展人所共知,但是在全球化的过程中,社会分化与不公却日益明显,至少从主观判断来看确实如此。因为从客观角度看存在着相反的判断。根据有些研究的数据,中等收入的人数大大地高于几年以前,贫困人口的数字仍然很大。然而,若是与世界人口的增长相比较,成就显然是毋庸置疑的。鉴于世界范围内及时传播的实时信息,人们的感觉却是不平等在扩大。在许多地方,社会凝聚力日益面临威胁。在德国,在欧洲,尤其是在美利坚合众国,我们到处都可以目睹这一现象。因此,我们必须深思,如何使社会和衷共济,以及如何通过强调节制来克服贪欲。    

  针对这一问题,政界的回应首先是采取调控。2008年金融与银行危机爆发以来,我们在国家层面、欧洲层面以及国际上都已经有所改进,尽管还没有做得很好,但业已前进了一大步。其中,极为重要的是在自由与调控之间做到了正确的平衡。在这两者之间总是要不断地再平衡。钟摆有时会向一个方向过度地摆动,接着又会朝着另一个方向过度摆动。关键在于适度。政界采取的第二个对策是加强灵活性,亦即尽*大可能地增强国民经济应对危机的抵抗力。而增强这种灵活性的措施便是结构改革、扩大投资以及可持续的财政政策。   

  2016年12月,德国将担任G20轮值主席国。我们将在中国担任轮值主席国期间提出的纲领上继续努力。中国在担任轮值主席国期间,致力于通过结构改革以及继续推进世界经济一体化来促进可持续的增长,我们将延续这一做法。从世界范围来看,人们逐渐开始对结构改革的必要性产生了更多的理解。    

  经济的抗压性越强,产生危机的可能性就越小。危机越少,增长就越有可持续性。遗憾的是,对于许多政府机构来说,更大的诱惑是用钱来换取时间,而不是去解决问题。其结果是缺乏较为有效的调控,缺乏坚实的公共财政,缺乏结构改革,虽然这样的改革短期来看殊为痛苦。当前,问题并不在于缺少国家的激励。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已经足够宽松。很多国家一如既往地债台高筑,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一些新兴国家,情况概莫能外。当前,全球的债务占世界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是“二战”结束以来*高的。    

  依我之见,目前全球范围内都在推行一种饱受质疑的财政与货币政策,其原因在于我们在很大程度上单纯地追逐经济增长这一目标。“二战”以后,经济部部长路德维希·艾哈德(Ludwig Wilhelm Erhard)及其同道在阐释“社会市场经济”时始终强调要建设一个“走出供给与需求”的世界。经济学家威廉·勒普克(Wilhelm R?pke)的一本重要著作即以此作为书名。艾哈德深知,就人的满足感而言,在文化与精神的层面上,这样一个广义的道德世界是不可或缺的。道德世界是价值观的源泉与宝库,没有一个道德世界,任何一个社会,连同经济生活*终将无法存在下去。在面临着“围绕金牛犊起舞”的物质化威胁之时,道德世界也是人的支撑。路德维希·艾哈德曾援引过基督教的圣经警示过这样的威胁。艾哈德总是在告诫人们需要节制,这样的告诫显然并不过时。在艾哈德看来,人们不能为了增长而去追求增长,增长应是一种良好运行的经济秩序的结果。今天也同样如此,我们不应将增长本身作为目标去追求,不应人为地制造增长,进而危险地吹大泡沫。    

  随着世界各国中央银行发行过量的纸币,货币政策的功效已经在很大程度上趋于枯竭。尤其是设在巴塞尔的国际清算银行不断地指出这一点。现在的问题在于,如何逐步摆脱这一陷阱而又不致造成较大的风险。    

  此外还有一个问题,即富裕地区如何支援经济贫困地区。在全球化的世界,只有当区域之间的分化以及由此产生的冲突不再扩大而能得以控制的情况下,有产者的富裕与稳定才能受到保护。只有乐于分享才能防止分裂,这正是我们德国在1989年柏林墙倒塌之后的信条。当年,德国以及东欧能够基本上成功地实现一场和平的革命,这在历史上——从法国革命直到阿拉伯之春——是罕见的。    

  在全球化的年代里,我们现在再次面临一场事关节制与适度的革命。这场革命的目的是在实现根本变革的同时,避免造成过多的曲折。为此,我们必须首先促进发展中国家和新兴国家的经济增长,与此同时,发达国家则应致力于可持续的发展。如此,经济增长才能有助于世界维持适度与均衡。

  德国联邦财政部部长    

  沃尔夫冈·朔伊布勒2016年8月于柏林


TOP 其它信息

装  帧:精装

开  本:32开

纸  张:胶版纸

加载页面用时:62.4996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