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中国专业的出版与数字出版产业门户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血缘与归属:探寻新民族主义之旅
血缘与归属:探寻新民族主义之旅


血缘与归属:探寻新民族主义之旅

作  者:叶礼庭 著

出 版 社:中央编译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7年08月

定  价:48.00

I S B N :9787511733290

所属分类: 政治军事  >  各国政治    

标  签:各国政治  政治军事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好评推荐   [展开]

TOP 20本书推荐  (全部31个)

1.2017 百道好书榜年榜·社科类 TOP100

2.2017年9月 百道好书榜·社科类

3.第三届(2017)单向街·书店文学奖/年度作品

4.东方历史评论2017年度历史图书

5.《经济观察报》:2017年度十大好书

6.《新京报》书评周刊:2017秋季好书

7.《新京报》书评周刊:2017年度好书候选书目(社科类)

8.《第一财经》2017年度图书/社科类十佳

9.第三届(2017)单向街·书店文学奖年度书单提名书目

10.《经济观察报》书评:2017年十大好书候选书单/社科类

11.新浪好书榜:姚峥华推荐社科历史类2017年8月图书

12.《第一财经》2017年度图书Top50入选书单/社科类

13.《新京报》书评周刊-书评推荐(2018-01-06)

14.季风书园-风向书单(2017-09-06)

15.新浪好书榜-2017年8月社科历史类榜

16.凤凰好书榜2017年10月榜

17.2018年3月百道学习“天天听好书”书单

18.百道学习“天天听好书”2017.9-2018.6数据汇总

19.《南方周末》:王前的2017年书单

20.蓑翁论书:(2018)二月推荐书单(社科类)

[查看本书所在更多书单]

书评书荐

TOP内容简介

  当库尔德工人党的游击队女战士瞄准敌人,魁北克的民众正举行另一次独立游行;当波黑妇女在战争死难者坟场哀悼亲人,北爱尔兰忠诚派正用鲜血写下“绝不投降”;当统一后的德国经历“兄弟复合”的阵痛期,鞑靼人正试图重新在故乡克里米亚站稳脚跟。在全球化趋势看似势不可挡的今天,民族主义是否真的已无容身之所?

  20世纪90年代初,为了理解当时全世界高涨的民族主义情绪,叶礼庭考察了前南斯拉夫、库尔德斯坦、北爱尔兰、乌克兰、魁北克、重新统一的德国六个国家和地区。他深入伊拉克北部的库尔德游击队内部,他与德国莱比锡的新纳粹组织头目见面,他还采访了前南斯拉夫国民议会议长、副总统米洛凡·吉拉斯……在战争、分裂、游行和恐怖袭击的背后,叶礼庭看到一波汹涌的种族民族主义浪潮席卷了世界舞台,血缘成为今天国际关系中的关键要素,而更符合社会现实的公民民族主义正遭受严峻挑战。

 

 

TOP作者简介

  叶礼庭(Michael Ignatieff,1947— ),当今世界极具影响力、敏锐的政治家和知识分子之一,乔治·奥威尔奖、汉娜·阿伦特奖得主。叶礼庭曾任教于剑桥大学、多伦多大学、哈佛大学等,于2009—2011年间出任加拿大自由党党魁。此前,他曾担任战地记者和政治评论员多年,出任多国政府顾问,提供人权、民主、公共安全和国际事务方面的深刻洞见。其文章多见于《纽约书评》《金融时报》《新共和》等媒体,另著有《伯林传》《火与烬》《战士的荣耀》《陌生人的需求》等作品。1987年他的家族回忆录《俄罗斯相册》(The Russian Album)获得加拿大文学高荣誉——总督奖。

 

  成起宏,毕业于南开大学,经济学硕士,现供职于上海,业余从事译介工作。

TOP目录

导读:从“战地记者”到“新人”政治家 (王前)

导论:最后的避难所

军 阀

公民民族主义和种族民族主义

归 属

世界主义与特权

六次旅程


1. 克罗地亚和塞尔维亚

旧秩序

微小差异的自恋

兄弟友谊和团结公路

亚塞诺瓦茨

哭吧,女孩,哭吧

军 阀

武科瓦尔

贝尔格莱德

吉拉斯

铁托之墓

老人的皮夹


2. 德国

实 验

相 册

卡尔·马克思广场

卡巴莱

民族会战的记忆

生活于民主之下

做一个好德国人

利奥和里希

德国民族主义历史的间歇期

美杜莎餐馆和伏尔泰咖啡馆

K先生的白马

故 乡

最后的思考


3. 乌克兰

酒瓶和香皂

美元区

一种温和的民族主义

总 统

雕像和洞穴

家族墓地

利沃夫

克里米亚

鞑靼人

金 刚

束 缚


4. 魁北克

法国佬

想象的共同体

民族主义和联邦主义

国家和民族

民族主义和落后的民俗学

在两个小丑咖啡馆

两次谈话

部落和民族

权利和生存

谁属于这个民族?

加拿大的冰球之夜


5. 库尔德斯坦

边 界

自由斗士

恐惧共和国

大屠杀

游击队员

和雪貂一起


6. 北爱尔兰

镜子,镜子

汤米·多伊尔

兰博格鼓

拉斯库尔男孩

迪街篝火

原 野

船货崇拜

饥饿和餍足

 

延伸阅读

致 谢

索 引

TOP书摘

六次旅程

  总之,关于民族主义能说的就是这些。它不是一人千面,而是千人千面。民族主义原则在某一个地方可能造成惨痛的后果,在另一个地方造成的可能是无伤大雅的或积极的后果。环境决定一切。我想要尽可能多地看看民族主义的各种面目,但去哪些地方呢?

  我选择的路线是个人化的,但我想不是任意的。我选择居住过的地方,所关心的地方,有足够了解、相信它们将展现特定的中心主题的地方。

  我从南斯拉夫开始旅程,因为童年的时候,我曾经在那里居住过两年,对铁托(Tito)的全盛时期有足够的了解,那个臭名昭著的词组“种族清洗”(ethnic   cleansing)原本应当是在这里被创造出来。对我而言,铁托35年的统治似乎不仅仅是巴尔干地区无休止的种族战争历史中的短暂和平插曲。在我曾热爱的南斯拉夫,克罗地亚人、塞尔维亚人和穆斯林比邻而居。那么,是什么将邻居变成了仇敌?民族主义的狂热是如何撕裂了跨种族的包容结构,从而产生了新的分隔秩序和种族同质的国家?

  我的下一个旅程是去德国,这个国家曾在浪漫主义时期发明了种族民族主义,后来又在希特勒统治下使其蒙受羞辱,现在正在努力遏制种族民族主义的现代西欧形式:白人种族主义青年党。战后的德国认为自己是公民民主,但它的公民身份法律仍然是依据种族来定义。它是欧洲最挣扎和最徬徨的社会:选择屈服于种族民族主义的过去,还是建设一个公民民族主义的未来?在苏联的15个后继国家中,乌克兰是最大的(原文如此。苏联15个后继国家中,俄罗斯是国土面积最大的,其次是哈萨克斯坦,然后才是乌克兰。——编者注):一个核超级大国,第一次获得民族独立的经验,同时又发现要脱离俄罗斯几个世纪的统治是多么困难。对于一个深入前苏联帝国废墟的旅程,它是当然要选择的目的地。但选择乌克兰有个人原因。我的祖父母和曾祖父母是俄罗斯地主,曾经在乌克兰拥有一块土地。我觉得,相比回到那块土地、去看一个新的国家如何纪念我的先祖,更好的方法是探索乌克兰人和俄罗斯人的身份是如何在深层次上相互渗透的。

  同样的个人原因让我选择了魁北克,在这里,我的俄罗斯祖父母在流亡中走到生命的终点。我最熟悉的、30 年来将我的国家加拿大撕裂的民族主义,是魁北克主义。它是一种在现代化、发达的民主社会中的民族主义,一种文化和语言自决的要求,它引发了一个(与苏格兰和加泰罗尼亚同样有关的)基本问题:如果你已经是一个民族(nation),并且享有高度自治,为什么你还需要一个自己的独立国家(state)?

  由于民族主义经常被称为某种形式的部族主义,魁北克也提供了一个观察机会:在克里人(the Cree)——魁北克北部的一个原住民民族——之中,部族和民族意识是如何互动的,他们采用民族自决的口号,对抗魁北克在北部的经济发展计划。那么,魁北克的民族主义者如何应对在自己的内部挑战他们的民族主义呢?

  正如一个克里米亚的鞑靼民族主义者在乌克兰所告诉我的,没有母亲的人才知道母亲意味着什么。没有国家的人才知道民族国家意味着什么。在世界上许多没有国家的民族中——从克里米亚鞑靼人(Tartars)到巴勒斯坦人——最大的一个民族是库尔德人。海湾战争中的西方军队在伊拉克北部创立了一个库尔德人的领地,让我可以观察有限独立和自治是如何改变一个从未拥有过自己家园的民族。在库尔德人为家园的奋斗中,他们必须对抗20世纪最致命的四种世俗和宗教民族主义:凯末尔·阿塔图克(KemalAtatürk)的土耳其、阿亚图拉·霍梅尼(Ayatollah Khomeini)的伊朗、萨达姆·侯赛因(Saddam Hussein)的伊拉克和哈菲兹·阿萨德(Hafez Assad)的叙利亚。他们的民族主义斗争最终能将库尔德人团结到一起吗?换句话说,民族主义能够创造一个民族吗?

  最后一次旅行将我带回来,思考收留我的国家——英伦群岛——被压迫得支离破碎的民族身份。观察这种压力之下的身份,还有什么地方比贝尔法斯特(Belfast)的街头更好呢?75年来,那里的忠诚派新教徒族群一直捍卫他们做一个英国人的权利,对抗西欧最为暴力的民族主义运动——爱尔兰共和军。忠诚派到底忠于什么?它是一种英国式的船货崇拜(cargo-cult)?还是一面镜子,让英国人从中可以看到他们自己到底是谁的扭曲图像?来到强硬的阿尔斯特英国性(Britishness of Ulster)的家乡,让我可以直面所有地方的尤其是英国的世界主义者所拥有的一种核心自负,它关乎摧毁了“冷战”世界固有标志的种族民族主义浪潮:每一个他人都是狂热分子;除了我们自己,每个人都是民族主义者。如果像萨缪尔·约翰逊所说,爱国主义是流氓最后的避难所,那么后民族主义以及相伴随的对他人之民族主义感情的蔑视,可能是世界主义最后的避难所。

 

 

   

 

TOP 其它信息

开  本:32

加载页面用时:62.5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