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中国专业的出版与数字出版产业门户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从歌德、尼采到里尔克: 中德跨文化交流研究
从歌德、尼采到里尔克: 中德跨文化交流研究


从歌德、尼采到里尔克: 中德跨文化交流研究

作  者:[斯洛伐克] 马立安·高利克 著;刘燕 主编

译  者:

出 版 社:福建教育出版社

丛 书:中德文化丛书

出版时间:2017年05月

定  价:59.00

I S B N :9787533471897

所属分类: 文化  >  世界各国文化    

标  签:世界各国文化  文化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好评推荐   [展开]

TOP 20本书推荐  (全部6个)

TOP内容简介

    从歌德、尼采到里尔克时代,德国文学、哲学、文艺思潮对20世纪的中国文学产生了深刻而广泛的影响。本书收录了国际知名汉学家马立安·高利克先生有关中德文化交流领域四十余年的15篇研究硕果,主要围绕歌德、尼采两位文学界与哲学界巨匠,涉及斯宾诺莎、里尔克及德国表现主义批评家等在中国学界的翻译、接受与传播,20世纪中国知识分子与作家(如张君劢、胡适、张闻天、郭沫若、茅盾、冯至、顾城等)对德国文化与文学的译介、阐释与创造性误读。全书为中德文学、文化的跨文化沟通与理解,提供了一个来自中欧汉学家的“他者”视角。其研究方法灵活多样、资料详实厚重、考证细致入微,结论具有启发性,充满真知灼见。作为尼采在中国研究领域的最早汉学家,高利克先生的学术敏锐性与洞察力令人钦佩难忘。


TOP作者简介

    马立安·高利克(Marián Gálik,1933-),出生于斯洛伐克,1953-1958年就读于布拉格查理大学(Charles University in Prague),师从捷克汉学家普实克(Jaroslav Pr??ek,1906-1980),学习远东史和汉学,属于“布拉格汉学学派”的代表人物之一,也是欧美享有盛誉的国际比较文学学者。1958-1960年高利克到北京大学选修中国文学,师从吴组缃。除母语捷克语和斯洛伐克语,他精通英语、德语、汉语,同时也掌握俄语、拉丁语等。高利克一生致力于中西文学的比较研究,特别是在中国现代文学的研究领域里取得了重要的成就,主要著作有《中国现代文学批评发生史(1917-1930)》《中西文学关系的里程碑(1898-1979)》《中国现代思想史研究》等,并翻译出版了老舍、茅盾等人的作品。2003年获斯洛伐克科学院最高荣誉奖,2005年获“亚历山大—洪堡奖”。

 

    刘燕,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跨文化研究院,文学博士,教授,主要从事比较文学、中西基督教文学与女性文学研究。


TOP目录

自序: 我的中德跨文化交流研究之历程

    

第一部分  论歌德与中国

1. 1932纪念年:歌德在中国的接受与庆贺

歌德《神秘的合唱》在中国的译介与评论

歌德《浮士德》在郭沫若写作与翻译中的接受与复兴

歌德《浮士德》中的哥特式房间和日本箱崎的一间陋室

5. 青年张闻天和他的“歌德《浮士德》”

6. 冯至及其献给歌德的十四行诗

7. 冯至和歌德的《浮士德》——从靡非斯托非勒斯到海伦

8.《浮士德》、《红楼梦》与“女儿性”——高利克与顾城对谈


第二部分  论尼采与中国    

9. 尼采在中国 (1918-1925)

10. 尼采在中国(1902-2000)

茅盾与尼采: 从始至终(1917-1979)

我的《尼采在中国》四十年(1971-2011)

论《红楼梦》与尼采文本中的忧郁主题

                                

第三部分  论里尔克与中国及其他

汉宫 “蓝花”:穿着捷克服饰的王昭君故事

15. 二位中国现代哲学家论斯宾诺莎

16. 表现主义在中国:译介与评论

里尔克作品在中国文学和批评界中的接受情况

 

附录:他者的馈赠:马立安·高利克的比较文学研究之路(刘燕)

后记   


TOP书摘

《浮士德》《红楼梦》与“女儿性”

——高利克与顾城对谈

    高利克:我想谈谈王国维和王国维对于《红楼梦》和《浮士德》的意见,谈谈我的意见,王国维是研究叔本华悲观哲学的,是通过叔本华的戏剧理论或者悲剧理论研究他的。我认为由于受了叔本华的影响,王国维犯了一个小小的错误,他认为浮士德、贾宝玉的最后归宿就是:一个向天堂去了,一个变成和尚了,这个最后归宿是重要的。而我认为:这两个作品,特别是《红楼梦》中的女子性是最重要、最漂亮、最有价值的,因为在世界文学中可能以前还没有对女子的关系写这样的小说,它是理想的,也是现实的。《浮士德》在最后那几句话里说:“…(原文为德文,略)”他的意思是说:所有虚幻的,很难描述的东西,在这边是一个事实,这最后一句话不知你们中文是怎么理解的,那个关于永恒的女人性。 

    顾城:您说是《浮士德》?他的句子翻译出来是这样的,这句有点像佛教的说法:一切皆幻,如雷如电。“一切无常者,只是一虚影,不可企及者,在此是已成;不可名状者,在此已实有。”最后的结尾照郭沫若的译法是这样的:“永恒之女性,引导我们走。” 

    高利克:“引导”就是这个问题。“引导我们”是《浮士德》最后的、最重要的一句话。《浮士德》是歌德最好的一个作品,他的这个作品是在一八三而年完成的,那就是说五十年以前的曹雪芹一点也不知道,可能完全没有听说过《浮士德》里的这句话。 

    顾城:我想曹雪芹不知道歌德的这句话。这点几乎是毫无疑问的。在他的《红楼梦》,只有一个西方女孩子是真真国的,写的还是中国古诗。 

    高利克:可是那里边的女性意味很像。我知道那个“引导”不是一般“引导”,“引导”就是使我们精神向上,向着理想的东西,可能歌德自己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因为有时候,诗歌最深的,最漂亮的东西,就是诗人自己也不能十分清楚了解的,但是他的天才会清楚地显示这一点,这就留下了一个问题,直到现在也没有人解决问题,我认为理解这句话是可能的。 

    我要想你问的第二个问题是有没有永恒的男性? 

    顾城:没有。 

    高利克:没有? 

    顾城:没有。 

    高利克:为什么没有? 

    顾城:我想就《红楼梦》而言,《红楼梦》里有句名言是这样说的:“凡山川日月之精秀,只钟于女儿,须眉男子不过是些渣滓浊沫而已。”《红楼梦》里我想,说得已经很清楚了:认为男子不过是些浊物,是些脱离了精华本身的渣孽,他们喜欢外向有力的东西、概念的东西、机械、名誉、科学、战争,这些东西是和他们相的。 

    高利克:那就是说你认为永恒的男人性是不可能的? 

    顾城:我认为是不可能的。男性有无限的需求和冲动,说明他们是空的。

    他们需要而不能自给,他们缺乏一个完美的自足的本性。但这个缺点有时也是优点,他们的空虚正好容纳那些游荡的精神。 

    高利克:可是你相信那个永恒的女性。 

    顾城:是的,这个相信有一个过程。在一九八零年还是一九八一年,差不多十年前,我忽然明白了一点道理,就对一个朋友说:我感到了永恒女性的光辉,那时我找不到更好的词来表达我的感觉,永恒的女性有一个光辉使我们的生活和语言有了意义、有了生命,就像春天使万物有了生机一样。我讲的就是这种前所未有的光辉。 

    高利克:你的朋友是怎么看的呢? 

    顾城:遗憾的是他想到另一个具体的问题上去了,当时他回答我:“女人的每一个毛孔都是阴谋。”他的看法好像和我正相反。” 

    高利克:你能把这句话写给我看么? 

    顾城:可以,是这样写的:永恒女性之光辉。 

    从那个时候起,我就和许多人的看法拉开了距离。在这个问题上倒是越来越清楚,因为那些沸沸扬扬的男性意识和强力哲学的拥护者,是倾向于现世成的,没有这个支柱他们的世界就变得麻烦起来,但是对于女性的光辉来讲,没有时间也没有历史,她不以自身以外的目的为目的,不需要在历史中确定自己,也不需要在现实中确定自己,她是无所不在的陌生而熟悉的,就像春天一样,他不时到来,但又必定离去,你无法留住她。但他一定会到来,在她到来的时候,生命里都是美丽的感觉。 

    …………


TOP 其它信息

装  帧:平装

页  数:372

开  本:16开

加载页面用时:62.5004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