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中国专业的出版与数字出版产业门户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小青春
小青春


小青春

作  者:秦文君 著

出 版 社: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

丛 书:儿童文学金牌作家书系

出版时间:2017年03月

定  价:23.00

I S B N :9787514837674

所属分类: 少儿  >  中国儿童文学    

标  签:少儿  中国儿童文学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好评推荐   [展开]

TOP 20本书推荐  (全部14个)

书评书荐

TOP内容简介

  李伟义的好朋友老巴“隐瞒”了一个“大秘密”, 这让伟义的好奇心像一头饥饿的小豹子一样窜出来,原来老巴的《战地新歌》的歌本丢了,表面上是歌本,实际是一本秘密日记,这个日记里隐藏着全家人的“罪证”。他们急忙找来同学王建生、明达、王启朝、刘孝逵询问,李伟义顺着各种线索一直地寻觅下去……

  学校食堂着火的时候,王建生冲在第一个为学校抢救物资,学校为他开表彰会,他一下子成了名人和英雄……

  然而,有时事件的阴错阳差或峰回路转,不是能预计的,人算不如天算,往往在一瞬间,世界全部变化了……

  秦文君讲述了20世纪70年代上海这个大城市中少年的人格成长、人性的复杂,通过曲折动人的故事,通过主人公李伟义等形象,一再彰显“正直、正义、善良”等优秀品质永远是人之根基。


TOP作者简介

  秦文君,受小读者喜爱的儿童文学作家,也是新时期中国儿童文学最出类拔萃的作家之一,她的艺术创造,推动了中国儿童文学开创一个以儿童为本位的新时代。秦文君现为中国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委员,上海市作家协会副主席,上海少儿读物促进会理事长,中日儿童文学美术交流协会会长。 

  秦文君自1981年发表处女作,著有长篇小说《男生贾里全传》、《女生贾梅全传》、《小香咕系列》、《秦文君彩虹书系》、《16岁少女》等六百余万字。1996年获意大利蒙德罗国际文学奖特别奖, “贾里贾梅大系”等作品先后获 “共和国五十年优秀长篇小说”称号,获全国优秀少儿读物一等奖,全国儿童文学奖,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其他作品分别获宋庆龄儿童文学优秀小说奖、冰心儿童图书奖、中国图书奖、中国政府出版奖、上海文学艺术优秀成果奖、台湾杨唤儿童文学奖、台湾九歌文学奖等70多种奖项。作品10余次被改为电视电影播映,并获得电视剧飞天奖和电影华表奖。不少作品被译为英文版,日文版,荷兰文版,韩文版等发行海外。 

  近年来,秦文君的《红书包》《一诺千金》《伟人细胞》《表哥驾到》《爱心》《选举风波》等20多篇散文,被选入新加坡,中国香港,澳门,上海,北京,江苏,山东等各地的语文类教材。


TOP目录

第一章 秘密

第二章 教室风云

第三章 谜

第四章 将军

第五章 五人行

第六章 结盟

第七章 罪恶的小芽

第八章 窘迫

第九章 风波迭起

第十章 夜深沉

第十一章 半夜受赏

第十二章 改选

第十三章 风暴将至

第十四章 消沉的日子

第十五章 奇怪的酒席

第十六章 心

第十七章 风暴

第十八章 成长

 

后记 不肯潦倒的人 李伟长


TOP书摘

后记

  不肯潦倒的人

  ◎李伟长书评人,《零杂志》主编

  《小青春》是一部有着浓厚历史记忆的成长小说。秦文君多年的文学情怀、人生热望和历史态度在这部小说中得以完整呈现,它让我们读到了一个区别于常见的儿童文学作家标签的小说家,一部区别于寻常儿童文学作品的优质小说。

  秦文君将少年人物放置在20世纪70年代“文革”时期,小说的复杂性和丰富性就得以体现—不仅对社会环境的客观书写,还提出了一个问题,如果少年需要被教育、正常的价值观需要被培育的话,那堪称悲剧的动荡年代如何承担教育少年的社会功能?怎样对抗人性之恶的流散?在这种形态下,人心的散乱和变异轻而易举。人心保持善良的动力又从何而来?

  秦文君写到了成长的三个层面——生理性、心理性和社会性。秦文君写到了少年伟义的爱,纯净的、守候的、无私的感情,它的动人是内敛的,或者说是用来被怀念的。秦文君也写到少年爱情之殇。伟义喜欢的姑娘张靓,因为出身不好,家人常常遭受欺压。两人心生爱意,但这份爱在那个年代如此脆弱,挡不住外来的风暴。张靓需要一个靠山,帮她挡住风雨。少年伟义对此无能为力,张靓是现实生活给他的一记重击。

  同青春期的情感相比,心理层面的成长是小说着重书写的部分。伟义要做的一件大事就是帮同学老巴寻回丢失的裹着《战地新歌》封皮的私密日记本。老巴没有告诉他里面写的什么,只说不管写的什么,总是可以分析出罪名来的,必须要找到。秘密日记本情节的设置,很好地穿起了小说的整体性,这是训练有素的小说家所擅长的布局。有了这根贯穿始终的线索,小说就变得更为规整,情节波澜起伏。因为这根线的存在,小说空张弛有度地写到少年人的其他生活——抓蟋蟀和抢马桶等。为了得到情报,以“将军”蟋蟀换取,这符合少年人的行事逻辑。这几章抓蟋蟀的情节是小说中难得的轻松段落,诙谐风趣中有点胡闹,是印象中的少年生活,是紧张窒息的“文革”生活也难以压抑的少年们天真闹猛的生活。

  在成长的社会性这一点,秦文君写出了让人赞叹的章节。白师傅六十大寿摆酒水请街坊们吃饭,伟义跟着妈妈去参加,受到了白师傅家人的热情招呼,白师傅是手艺人,但把最琐碎的落魄生活过得风生水起。在生日宴上,找到日记本的伟义被造反分子朱刹胚抓住时,白师傅的儿媳妇挺身而出,招呼伙伴把朱刹胚堵了起来。这一几章节结构之紧凑、语言之鲜活准确、市民生活气息之浓、叙事之镜头感,显出了秦文君扎实的写作功力和独到的细节还原能力。从白师傅到他的儿媳妇的野性表达,脱离政治氛围的市民日常生活得以呈现,特别需要提出.儿媳妇的挺身而出闪现的就是世俗伦理和价值观。加上小说中写到的许多老师,都还保存着为人师者的尊严和正直,这才是大社会背景之下的伦理小生态,少年们的意气和正直来源于此。与滚滚的时代车轮相比,这是缓慢而安静流淌的生命内河。

  小伟义的成长最终完成了,恶势力的去世,秘密日记本的寻回,老巴一家的秘密也解开了。小说留给读者的余味显然不止于这些,如果说伟义的成长在于让他认识到,世界和人生有善意,值得奋斗,不要被过去和别人所困,那小说呈现出来的成长意味则更为丰富。当承担外界教育职责的社会和时代失效时,小到一个少年,大到一个社会,完成内在性格和价值观建立的工作会由谁来承担?体制激发下的人性之恶又怎样得到遏制,像朱刹胚这样带有一种不可理解的有毒的恶魔怎样才不会再出现,谁又能真正收拾得了他们?恶不是一个历史老问题,它永远是当下的,永远会有新的其他恶的产生,与恶的对抗没有一劳永逸的窍门。

  当秦文君在伟义身上寄托正义力量的同时,她关于老巴爷爷、老巴妈妈、伟义父母以及白师傅等市民的书写和记忆,才是真的人心之善的来处,犹如微暗不绝的火种燃烧在人的心中,那才是真的希望所在。当王建生最后坦白自己是纵火犯而不是救火英雄被拉去游街时,伟义不顾车上民兵的阻拦,迅速爬上卡车,把王建生衣襟拉下来,盖住肚子,还将军帽脱下来,按在王建生的头顶上。我以为这就是人格的成长。即便在最为困苦潦倒的时候,也有一群人不肯潦倒下去,少年伟义自己耳闻目染,见证了这些,这便是成长的全部意义。

  刊于《收获》2016年《长篇专号》(注:已有删节)


TOP 其它信息

加载页面用时:62.5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