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中国专业的出版与数字出版产业门户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罗纳德•科斯传
罗纳德•科斯传


罗纳德•科斯传

作  者:[美] 斯蒂文·G.米德玛 著

译  者:罗君丽 朱翔宇 程晨

出 版 社:浙江大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7年01月

定  价:54.00

I S B N :9787308163033

所属分类: 传记  >  财经人物    

标  签:财经人物  传记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好评推荐   [展开]

TOP 20本书推荐  (全部9个)

TOP内容简介

  斯蒂文·G.米德玛著的《罗纳德·科斯传(精)》为诺贝尔奖获得者罗纳德·科斯教授的学术性传记。

  罗纳德·科斯(1910—2013),1932年获伦敦经济学院商科学士学位,先后受聘于邓迪经济和商业学院、利物浦大学及伦敦经济学院。1951年获伦敦大学博士学位,之后迁居美国,先后任职于布法罗大学和弗吉尼亚大学。1964年转入芝加哥大学任教,同时任《法与经济学杂志》主编。由于发现并阐明了交易费用和产权在经济组织和制度结构中的重要性,及其在经济活动中的作用等巨大贡献,科斯教授于1991年被授予诺贝尔经济学奖。科斯教授开创了对当代学术界影响巨大的新制度经济学这一学术流派,其影响不仅仅局限于经济学,还包括管理学、社会学、政治学、法学等领域。

  由于在制度分析方面的深刻见解,科斯教授的相关理论自20世纪80年代末期被引入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和转型国家之后,就成为国内经济学研究及政策制定的主要思想来源之一。由科斯教授开创的交易费用理论和制度分析范式在我国的经济改革特别是国有企业改革、农村土地改革等过程中也起到了重要作用。可以说,科斯教授是对当代中国影响最大的现代经济学学者,国内著名经济学家周其仁对此评价道:“科斯的中国影响力比他在欧美的影响力还要广泛、深刻和持久。”

TOP作者简介

  斯蒂文·G.米德玛(Steven G.Medema),美国密歇根州立大学经济学博士,现为美国科罗拉多大学丹佛分校经济学教授,2009—2010年曾担任美国经济学史学会主席。主要研究方向为20世纪经济学史。

TOP目录

推荐序

中文版序言

原版前言

 

1.科斯生平

  1.1  小传

  1.2  学术概览

2.企业的性质

  2.1  背景

  2.2  企业的性质:发现

  2.3  影响

    1970年以前的影响

    影响力的觉醒:1970—1992

  2.4  结论

3.定价、会计与成本

  3.1  边际成本定价

    边际成本定价问题的简史

    科斯:边际成本定价的错误

    边际成本定价的诱惑:黑板的作用

  3.2  经济学与会计学中的成本理论与成本核算

    会计与成本

    与新古典成本理论的关系

    成本与定价

    与企业理论的联系

4.社会成本问题

  4.1  一些背景

  4.2  “联邦通讯委员会”:打响第一枪

  4.3  “社会成本问题”:一个新的范式

    外部性的相互性质

    市场制胜:零交易成本世界

    真实世界:正的交易成本

    铲除庇古主义巨龙

  4.4  “社会成本问题”的遗产

    科斯定理

    有效性声称

    不变性声称

    一个正交易成本的世界

  4.5  总结

5.政府与市场

  5.1  引言

  5.2  英国广播公司的垄断

    无线电广播业

    有线广播、外国商业广播和对垄断的捍卫

    英国的电视广播业

  5.3  联邦通讯委员会与美国广播业

    广播频率的分配

    广播节目:付费电视的案例

  5.4  红包贿赂:广播业中为效率而进行的贿赂

  5.5  工商业利益与消费者利益

  5.6  管制机构

  5.7  政府的经济角色

6.科斯的经济学观

  6.1  经济学的性质

    消费者理论

    经济制度在经济学分析中的地位

  6.2  真实主义(realism)的作用

  6.3  数理与量化分析

  6.4  经济学帝国主义

  6.5  经济学家和公共政策

    经济学家是如何进行公共政策分析的?

    有谁会听?为什么经济学家对公共政策的影响甚微?

    指明道路:科斯风格的政策分析

7.罗纳德·科斯在经济学思想史中的地位

  7.1  交易成本的重要性

  7.2  现实、法律和经济制度

  7.3  内部人还是外部人?

 

中文版后记

参考文献


TOP书摘

前言

  2013年9月2日,102岁的罗纳德·科斯离开了人世。他的思想对经济学和法学产生了不可磨灭的影响,他为此获得了199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尽管以其名字命名的“定理”是最为著名的定理之一,但毫无疑问,科斯贡献的深度与广度仍被大多数经济学家大大低估。之所以如此,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的经济学研究进路(approach to doing economics)和研究对象(the subjects)与“二战”后的经济学主流大相径庭。

  本书初版于1994年,写于科斯即将结束其职业学者生涯之时。但此后,他仍笔耕不辍,继续发表作品以推动他所支持的那种经济学分析的发展,直至生命尽头。在此期间,他与王宁(Ning Wang)合著了《变革中国:市场经济的中国之路》(How China Became Capitalist,2012)。尽管如此,这本学术传记仍然不失为一本有用的文献,它综述了科斯的经济学分析及科斯在20世纪90年代早期以前的学术影响。至于科斯从1994年至今的20年里头的作品,我将在本书中文版后记中做一综述。 科斯1932年在伦敦经济学院(LSE)获商学士学位之后,先后在邓迪商业学校、利物浦大学、伦敦经济学院、布法罗大学、弗吉尼亚大学和芝加哥大学等从事学术工作。在伦敦经济学院任职期间,由于“二战”爆发,他被调往政府部门工作六年;“二战”结束后,他立即转回学校。他没有接受过形式化的经济学训练,这在很大程度上导致他使用一种独特的经济学分析方法,即避开形式主义(formalism)而强调案例研究(case study)与直观价格理论分析(intuitive price-theoretic analysis)的结合。可以说,他是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中唯一一个在其核心著作中不使用公式的经济学家。

  科斯最为著名的学术贡献无疑是“企业的性质”(1937)和“社会成本问题”(1960)。事实上,这两篇文章也是很多经济学家唯一叫得出名字的科斯作品。然而,科斯所发表的作品还有很多,而且题材广泛。他所考察的问题包括会计实务、广告、公共产品、消费者剩余、公共事业定价、垄断理论、敲诈、政府的经济角色以及经济思想史等众多领域。这些看起来主题迥异的作品其实都有关科斯所谓的“生产的制度结构”。“生产的制度结构”这一说法本身就表明,科斯所关注的是制度——尤其是企业、市场和法律——在经济结构和经济绩效中所发挥的作用。

  科斯早期著作中最具影响力的是“企业的性质”,其本意是要解释企业为什么存在以及企业活动的边界由什么决定。但现在看来,这篇文章的重要性乃在于凸显了交易成本——内部组织与市场组织的相对成本——在决定企业组织中的作用。很多年后,这一深刻见解被奥利弗-威廉姆森(Oliver Williamson)、阿门·阿尔钦安(Armen Alchian)、哈罗德·德姆塞茨(Harold Demsetz)和其他学者在各自不同方向上进行了理论发展。

  尽管以现代眼光来看,“企业的性质”像使用初级价格理论进行演绎的标准作品,但实际上,它是科斯以LSE学生身份访问美国时对企业行为长期考察的结果。科斯还把这种研究进路应有于对公用事业的一系列历史研究中。在其职业生涯的三分之一还多的时间里,他都在研究公用事业这个课题,其中的最重要研究是关于英国广播业,在这个研究中,他分析了无线和有线广播以及电视播送的发展、BBC作为上述活动的垄断供给者的出现(1950,1954)等。这些研究的另一重要分支是科斯对英国邮局的分析,他考察了大不列颠在罗兰.希尔(Rowland Hill)领导下所出现的一便士邮资,以及邮局为强化它的垄断地位而企图打击诸如信使服务公司(the messenger companies)这样的私人企业的行为(1955)。在所有这些研究中,科斯通过烦琐而详尽的案例研究而获得深刻洞见。这些研究也表明科斯对垄断——尤其是政府垄断问题的关注。

  对广播业的兴趣使科斯在移居美国之后,开始深入考察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管制广播频率的问题(1959),并最终发表了最著名的论文“社会成本问题”(1960)。尽管科斯的研究结论后来被施蒂格勒(1966,p.113)冠名以“科斯定理”而广为人知,但这篇文章的中心目标却是要扳倒占据主流的对外部性分析的庇古方法。科斯的研究结果表明,在标准的新古典假设下,对外部性的庇古主义纠正是不必要的:无成本市场运行和庇古主义福利理论中的无成本政府运行一样,都会产生相同的效率结果。正如科斯所强调的,市场协调和政府协调都是有成本的,都不能产生经济理论所预期的最优结果。因此,社会面临的现实是要在不完美替代选择中进行选择,这就必然要求采用具体情况具体分析的(case-by-case)比较制度研究方法来研究经济政策问题。

  科斯认为,经济学家面对看似市场失灵的情况时,太急于呼吁直接的政府管制,从而低估了市场的可能性。在对联邦通讯委员会的研究中,他倡导通过市场来分配频率;在对灯塔服务的研究中,他认识到私人部门对提供灯塔服务所发挥的重大历史作用。这些研究都旨在表明:市场机制是如何在经济学家认为根本不可能的情况下运行成功的。但他同时也想表明:如果能正确评估,一些被经济学家认为是市场失灵的情况可能根本就不是市场失灵。例如,科斯对外部性的科斯定理式解决方案根本没有多大信心。在他看来,这种解决方式的交易成本太大了。相反,他认为维持现状可能是最好的选择,即最有效率的做法可能是对“问题”什么都不做,因为通过政府进行纠正的结果可能要比原来的市场弊病更为糟糕。

  科斯对经济政策理论的批评只是他经常批评的“黑板经济学”的一个方面。所谓黑板经济学,就是经济学家在黑板上移动曲线和摆布公式,漠不关心理论与真实世界之间的契合程度以及可能对分析有影响的制度。基于同样的理由,科斯对经济学应用于非传统领域的发展感到悲观。与流行看法相反,科斯确实对法律的经济学分析甚少兴趣,尽管从学术上讲,他与这个学科关系密切。他的“法与经济学”关注的是法律如何影响经济系统运行的。

  然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看起来与科斯联系最为密切的科斯定理,既是黑板经济学的巅峰之作,也是法律经济学分析的奠基之石。但是,正如科斯在很多场合所指出的,被误解好像正是其职业生涯的特点之一。当然,我们都应该为此而感到幸运。

  我很高兴多年之后这本书仍然能吸引中国读者的注意。长期以来,科斯著作很受中国经济学界某些群体的青睐,我希望这个译本既有助于加强他们对科斯著作的兴趣,又能提高他们对科斯贡献全貌及其所使用的经济学研究方法的理解。我要感谢王宁和浙江大学出版社对推动该中译本的出版所做的工作,尤其要感谢具体执行本书版权的女士和主持翻译工作的罗君丽女士。

  斯蒂文·G.米德玛

  2014年6月于科罗拉多大学丹佛分校


TOP 其它信息

加载页面用时:93.7494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