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中国专业的出版与数字出版产业门户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苍茫大地
苍茫大地


苍茫大地

作  者:张新科

出 版 社: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7年01月

定  价:48.00

I S B N :9787539997773

所属分类: 小说  >  社会小说    

标  签:社会  小说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 20本书推荐  (全部4个)

TOP内容简介

  《苍茫大地》是第一部表现雨花台烈士英雄事迹的长篇小说。作品以雨花台传奇烈士、中共早期党员、留德博士、原中共江苏省委书记、河南省委书记许包野同志及其革命活动为主要原型,着力塑造了怀抱崇高信仰和民族大义、身怀过人胆识和博识睿智的大英雄许子鹤这一人物形象。

  主人公许子鹤出生于泰国华侨富商之家,7岁回到祖国,他自幼聪颖过人,成绩优异,考入北京大学后,在恽长君、邓翰生等师友的影响下,接受了进步思想的洗礼,后赴德国哥廷根大学留学,先后获硕士、博士学位,期间加入中国共产党。学成之后,许子鹤毅然选择回国,途中被派往莫斯科东方大学进修。冲破重重险阻回到祖国后,以上海大学教授身份从事革命活动,先后转战上海、南京、河南多地,成长为一名镇定从容,令敌人闻风丧胆的职业革命家。他先后经历了国共合作、北伐战争、“四·一二”政变、白色恐怖、抗日救国、解放战争等重大历史事件和时期,历任中共南京市委书记、河南省委书记、江苏省委书记等职务,为中国革命及中华民族的解放事业献出了自己的一切。

  一个富家子弟,一个人中龙凤的留德博士,为什么放弃优裕的生活及荣华富贵的前程,走上一条充满苦难与辉煌的荆棘路?一个智力超群的数学天才,将在生死拼搏的疆场书写出怎样大智大勇的传奇篇章?作品通过跌宕起伏、险象环生、一波三折的故事情节,为我们一一展开……正气磅礴,荡气回肠!


TOP作者简介

  张新科,男,1966年9月出生,河南上蔡人,中共党员,留德博士,教授,徐州工程学院院长,中国作协会员。在《十月》《当代》《钟山》《中国作家》等著名文学期刊发表小说、散文200余万字。作品多次被《小说月报》《中华文学选刊》《长篇小说选刊》选登。代表作品有长篇小说《远东来信》《鲽鱼计划》《树上的王国》,中篇小说《天长夜短》《偃旗息鼓》,短篇小说《信人》《大喷》《老满》等,其中《信人》入围第15届《小说月报》百花奖,由此改编的广播剧获第13届中国广播剧金奖;《远东来信》荣获2013年度《海外文摘》长篇小说奖和第五届紫金山文学奖。


TOP目录

引子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九章

第三十章

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二章

第三十三章

第三十四章

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六章

第三十七章

第三十八章

第三十九章

第四十章

第四十一章

第四十二章

第四十三章

第四十四章

第四十五章

第四十六章

第四十七章

第四十八章

第四十九章

第五十章

尾声


TOP书摘

第一章

    两个月后,整天活蹦乱跳的金海将满七周岁,身为父亲的许繁昌并没有家有小儿初长成的喜悦,反而苦恼不已。

    许繁昌在泰国华富里这座小城开了一家米行,城里的米行很多,但许家的最大,这是他起早贪黑苦心经营十几年挣来的。十五岁那年,许繁昌只身一人过番来到泰国华富里,在城里的碾米厂一干就是八年,这八年他没有回过一次老家澄海冠陇,甚至爹娘过世时都没能够看上一眼。离开碾米厂后,勤快的许繁昌去了一家泰国华侨开的米行当送米工,每逢下雨天,他都会脱下外套盖在米袋上,光着膀子把米送到买粮的人家,自己淋得像个落汤鸡。生性憨厚、干活勤快的许繁昌被老板看中了,尽管他如实说出在澄海老家还有个父母领来的童养媳,老板还是在临终前把女儿阿棉托付给了他。

    许繁昌的生意越做越好,家里先后添了两个儿子,但人却越来越苦恼,总感到对不起家里那个只见过一面的媳妇。大儿子金海马上七岁了,他突然想出了一个主意,就硬着头皮和老婆阿棉商量。

    “我想把金海送回澄海,到那里读几年私塾再回来,他不能像我们一样不识字,一辈子出蛮力吃苦饭。”

    阿棉坚决不答应,她舍不得聪明懂事的金海,“这里不也有学堂嘛,你又不是不知道,金海的脑袋瓜比小伙伴们的都顶用,在这里学就是了!”

    “老二金涛在这里学,两个儿子不能一个都不回去呀,那样的话,族里的人一定会白天黑夜咒骂我,今后许家祠堂爹娘的牌位也没人照管,一定会被扔到海里。”这是许繁昌的心病之一。另外一个心病是老家的媳妇已经三十好几了,还住在老宅里等他,他想把金海送回去,陪陪可怜的女人。只是这层意思许繁昌没敢说出口。

    阿棉是个懂事的女人,这么多年男人经常背着她托回潮汕的朋友带钱给另一个女人,她都假装不知道。看着男人天天怏怏不乐,离金海生日还有半个月时,竟卧床不起,夜夜惊于梦呓,阿棉的心软了下来。

    “我和你讲好,金海读完三年私塾就回来,今后米行得靠老大。”阿棉最后哭着答应了。

    哭得眼圈通红的金海跟着一名潮汕商人从华富里来到了曼谷,许繁昌、阿棉和弟弟金涛站在曼谷岸边,看着远去的客轮渐渐消失在茫茫大海上,一家人抱成一团,泣不成声。

    金海来到冠陇,很快就病倒了。

    那个陌生的女人,许繁昌未过门的童养媳,从此成为了金海的娘,澄海当地称做“大娘”。澄海有多少这样的大娘,无人知晓。很多十几岁的过番少年在出海下南洋前,为了留住根,家里都给找了穷人家的女娃当媳妇,想用线牵住海那边的风筝,但瞬息万变的海风最后还是扯断了细线。线断了,风筝也不知泊在何处。

    大娘可不是好当的。

    来到冠陇的第一天,头次见到陌生的大娘,生病的金海躺在床上一言不发,他恨自己的阿爸,更恨面前这个阿爸让他叫“大娘”的女人。如果没有这个女人,阿爸决不会让他回到这个他根本不想来的地方。金海不说话,大娘坐在床头也不言不语。到了吃饭的时候,大娘离开房间,下厨做了一碗带汤的粿条,里面卧了两个嫩嫩的鸡蛋,大娘端着饭刚唤了一声“金海”,金海仰身一巴掌就打翻了大娘手里的碗筷,热汤泼了大娘一怀,碗筷哗啦一声摔在地上。

    金海翻过身,用被子蒙住了头。

    大娘没有说一句话,默默地拿来扫帚簸箕把地上的碎碗、粿条和汤汁打扫干净,又进了厨房。

    一会儿工夫,大娘又端着一碗里面依旧卧了两个嫩嫩鸡蛋的棵汁来到床头,先是轻轻拉了一下被角,然后低声喊了一声“金海”。金海哧溜一下掀开被子,这次他没有用手,而是用脚蹬翻了大娘手中的碗筷,房间里再次发出哗啦一阵脆响。

    金海瞪大双眼恶狠狠地盯着被热汤溅了一身的大娘。

    大娘没有抬头看金海,还是没说一句话,一阵忙碌之后,把地上清理干净,人又一次离开房间,进了厨房。

    半个时辰过去了,满脸汗水的大娘第三次走了进来,手里端着一碗和前两次一模一样的饭,低头轻轻走到了金海的床头。

    “金海!”又是一声轻轻的呼喊。

    金海握紧拳头,猛地一下从床上跃起扑了过去,他要用双拳打翻面前这个讨厌的女人手里的饭碗。她没有躲,也没有让,而是等待着他的暴风骤雨。金海腾空扑打的动作完成一半的时候,忽然看到了女人端碗的双手,上面全是热汤烫出的水泡,一个挨着一个,发出疹人的亮光。


TOP 其它信息

装  帧:平装

页  数:445

版  次:第1版

开  本:16开

纸  张:胶版纸

加载页面用时:93.7578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