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中国专业的出版与数字出版产业门户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自然之子”黑鹤原生态系列:鬼狗
“自然之子”黑鹤原生态系列:鬼狗


“自然之子”黑鹤原生态系列:鬼狗

作  者:格日勒其木格·黑鹤 著

出 版 社: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

丛 书:《儿童文学》典藏书库

出版时间:2017年01月

定  价:21.00

I S B N :9787514835908

所属分类: 少儿  >  中国儿童文学    

标  签:动物小说  童书  中国儿童文学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好评推荐   [展开]

TOP 20本书推荐  (全部6个)

书评书荐

TOP内容简介

  “鬼”的父亲是一只藏獒,母亲是德国牧羊犬,就因为这种雪域高原与莱茵河畔血缘的巧妙结合,蕴育出鬼这样一头非常罕见的纯白色獒犬。

  鬼降生于警犬基地,因为野性难驯,无法完成训练而被送往机场仓库。可是又因为多次伤人,被卖给石料场主德子。鬼被过往的司机们百般玩弄,终于再次爆发,被货场看守黑人带走。从未有过的残酷训练和毒打使它练就了超众的躯体和奔跑速度,却在同时失去了对温暖人心的信任与渴望。它被黑人带到草原度假村,成为人类牟利和娱乐的工具。一次出乎意料的失败迫使它逃出度假村,开始了在呼伦贝尔草原上的游荡生涯。它这样一头荒蛮的巨兽成为了传说中的雪狼。

  当它在蒙古大草原游荡被猎枪击伤时,当死亡的魔爪已经勒在鬼的脖颈时,它遇到了那个曾经蹲在它身边,轻唤着“小狗狗”的孩子——阿尔斯楞。在鬼的生命中出现了爱,孩子温柔的抚摸,轻柔的呼唤,小心的守候,让鬼与孩子牵起了草原上这段命中注定的缘。阿尔斯楞的真情温暖了鬼那颗久己冰冷的心,他们生死与共,朝夕相伴,亲密无间……

  然而,时光流逝的脚步无法阻止。鬼年岁大了,它再也无法陪伴外出上学的阿尔斯楞,只能每天在那棵大树下,执著地等待着孩子的归来。它就卧在那儿,静静地向远方眺望,一动不动,像一团久久不愿融化的白雪……

  这头唤“鬼”的纯白混血藏獒用它耀眼的一生讲述了一个关于生命、自由、信任和爱的故事……

TOP作者简介

  格日勒其木格·黑鹤,蒙古族。与两头乳白色蒙古牧羊犬相伴,在草原与乡村的接合部度过童年时代。

  出版有长篇小说《黑焰》《鬼狗》《黑狗哈拉诺亥》《血驹》,中篇小说单行本《狼谷炊烟》《狮童》《狼血》《叼狼》《旗驼》等,中短篇小说集《驯鹿之国》《狼獾河》《狼谷的孩子》《静静的白桦林》《克尔伦之狐》《黄昏夜鹰》等,长篇开放式散文集《蒙古牧羊犬——王者的血脉》《生命的季节——二十四节气》《罗杰阿雅》等多部作品。曾获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冰心儿童文学奖、陈伯吹国际儿童文学奖、榕树下诗歌奖、台湾地区“好书大家读”年度佳少年儿童读物奖等奖项,有多部作品译介到国外。

  现居呼伦贝尔草原,在自己的营地中饲养大型猛犬,致力于蒙古牧羊犬和蒙古细犬的优化繁育,将幼犬无偿赠送草原牧民。


TOP目录

第一章 离开机场

第二章 陌生的世界

第三章 草地

第四章 黑雪

第五章 草地深处

第六章 营地

第七章 真正的冬天

第八章 伴读的巨犬

第九章 还是草地

第十章 青色的牧草

后记


TOP书摘

第一章 离开机场

  鬼小心翼翼地扬着鼻子嗅闻着四周这些混合了以前它从未感受过的味道复杂的空气那些新鲜异样的气息刺激着它敏感的鼻黏膜。它兴奋地扭动着身体,不时停下脚步,试图将那些飘来的陌生气味了解得更透彻一些,分析它们的成分,探询它们的来源。但牵着它项圈的人蛮横地用力扯动着链子,在从机场的仓库出来时,大概是考虑到鬼在半路上可能会滋事,它脖子上的项圈被收得很紧,呼吸都有些困难,即使如此,为了更加保险一些,他们甚至额外又在牛皮项圈之外加了一根钢丝绳。此时,当牵引绳被收紧,钢丝绳立刻紧紧地勒进了毛下的肌肉里,鬼几乎无法呼吸,它咳嗽着,小跑几步,跟上了那个人。

  它不知道自己将被带到哪里。

  鬼的父亲是一头纯黑色的蒙古草地牧羊犬,那是一种奇迹般彻底的黑色,全身上下无论是爪尖还是胸口竟然没有一点杂色的毛,它的肩高达到八十厘米,是少见的巨型种犬。鬼的母亲是德国牧羊犬。它是一次为了获得蒙古牧羊犬的勇猛凶悍与德国牧羊犬的服从聪慧混合杂交繁殖计划的产物。

  鬼是五只小犬中硕果仅存的一只。在母犬刚刚产下小犬不久的一个寒冷的夜里,犬舍的暖气管线因为年久失修突然爆裂。第二天,当训导员发现的时候,尽管母犬已经将洇湿的小犬叼到犬舍中干爽的地方,整夜以自己的体温保护温暖着这些小犬,但其他四只小犬全部因为寒冷而天折。只有鬼幸存下来,甚至没有感冒。

  鬼生下来就浑身雪白,还好它的瞳孔是正常的颜色,而鼻尖也是正常的黑色,可以确信这种颜色不是因为遗传性黑色素合成障碍,并非隐性等位基因遗传所致,否则作为繁殖计划失败的废品,鬼会被迅速地丢进水桶中溺死。

  这个繁殖计划,就是为了培育大型冲击犬。

  鬼从睁开眼睛,看到从犬舍外透进来的温暖阳光开始,就像一棵因为享受到了足够阳光和雨露的植物,以惊人的速度成长起来,那丰沛的白色皮毛使它看起来酷似一头尚未成年的北极熊。

  显然,它那巨硕的体形完美地继承了父本的品种优势,近七十厘米的身高,五十公斤的体重,而它仅仅还是一头不到一岁大的幼犬啊。像鬼这样的獒犬,更适合作为护卫犬吧。似乎应验了纯白色的犬极难训练的经验之谈,鬼总是极易兴奋而难以控制,但在八个月的时候,鬼毕竟还是完成了作为警犬的基本服从及扑咬训练。

  但鬼总是在训练之余兴之所至地发泄自己那过盛的精力,偶尔会玩一两个小花样。它并不按照警犬训练大纲上的指示攻击扮演偷袭者的人手上的护具,而是毫不犹豫地咆哮着扑向对方的咽喉。于是当鬼出现时,没有任何一个训导员愿意扮演那个作为假想敌的偷袭者。训导员知道这是假想敌,鬼可不这么认为,下口时从来不遗余力。因为总是无法通过测试,于是这头在基地里仅有的纯白色的獒犬很有被逐渐淘汰的可能。似乎一切都不可避免,当那扮成偷袭者的训导员出现时,鬼已经明显地知道他的身份,但它仍然不能控制自己发出那种来自松垂喉管深处的咆哮,那源自血液中一种扑咬的冲动,扯开它的喉管,品尝新鲜血的渴望无时无刻不在蛊惑着它。在它扑咬时,它总是感到有温热的液体弥漫了自己的眼睛,泛起淡淡的红晕,视线也因此变得模糊起来。训导员那故作鬼祟的动作更加刺激着它勇猛地腾跃着,尽管被两根牵引带、两个训导员牢牢地控制,气管被项圈紧紧地勒住而几乎无法喘息,但它还是不顾一切地扑咬。往往是这样,在身后的训导员还没有发出攻击的指令时,它已经拖曳着两个狼狈的训导员冲了出去,当被拖倒的训导员松开手之后,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再阻挡它了,它像一头在深渊里被囚禁了五百年的妖兽,终于挣脱了锁链,咆哮着扑了过去。那个自认为已经充分做好思想准备的训导员条件反射地将戴着牛皮护具的左臂伸了出来,同时举起另一只手中的橡胶短棍,准备在并不伤害警犬的情况下恰到好处地对它进行击打刺激,以检验它的勇气。但此时看来这种检验显然毫无必要,他根本来不及做出击打的动作,腾跃到半空中的鬼准确地叼住了他的护具,利用自己的体重将他甩倒在地,转瞬之间那牛皮护具已经随着它暴怒地甩动头颅的动作被扯掉,它的一只爪子踏住了他的胸口,毫不犹豫地向他柔软的咽喉咬去。还好,已经吓得魂飞魄散但终于还不至于丧失理智的训导员及时地将另一只手中的橡胶短棍挡在面前。

  三个人才拉开了狂暴地试图挣脱的鬼,它的口中还叼着那根被当作替罪羊的橡胶短棍,但橡胶显然已经被咬透,它坚硬的牙齿碾动着里面的钢芯,咯咯作响。

  P4-6


TOP 其它信息

装  帧:平装-胶订

开  本:32开

纸  张:胶版纸

加载页面用时:46.8756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