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中国专业的出版与数字出版产业门户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我的后悔录(精装)
我的后悔录(精装)


我的后悔录(精装)

作  者:陈希我 著

出 版 社:河南文艺出版社

丛 书:名家名作·“小说家的散文”系列

出版时间:2017年03月

定  价:29.00

I S B N :9787555904359

所属分类: 文学  >  散文/随笔/书信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好评推荐   [展开]

TOP 20本书推荐  (全部3个)

TOP内容简介

  先锋作家陈希我的首部散文集。全书内容共分三辑:我界;他界;世界。我界,谈自我的生活、创作与诸多内心感触。他界,谈身边富有个性的人与事。世界,放眼中国之外的地域,谈别国的人、人性、文学与文化。

  陈希我以对生活真相的不懈探求与坦率揭示著称。写散文随笔,他的表达更为直接、尽兴。陈希我对存在的书写,在当代作家中首屈一指。他以尖锐之笔,冒犯我们的常态世界,拷问肉身的沉重、灵魂的痛楚以及存在的真相。他总是以一种极端的叙述方式,把他对人生对社会对精神的忧思推到极zhi。这也正是他文字的个性与价值之所在。他文字中表现的一个作家内心的荒芜、绝望与黑暗,也正是为了抵达光亮、澄明与希望。

TOP作者简介

  陈希我,著名先锋作家。曾留学日本,现任教于国内某大学,硕士生导师。比较文学与世界文学博士。主要作品有小说《抓痒》《冒犯书》《大势》《移民》《我疼》,随笔集《真日本》,学术专著《文学中享虐现象》等。曾获人民文学奖等多种奖项,作品多次上排行榜。部分作品被翻译成英、法、意、日等文字。

TOP目录

自序

 

辑一 我界

有骨

签证

爷爷与水

我是中国人

翠柏的壮举

手表如妻

长寿则辱

稿子被毙时做什么?

秋裤的隐喻

生命不是用来糟蹋的

懂得疼痛

关于母亲

一个理想主义作家的告白


辑二 他界

一个作家

一个学生

老书记

男人们

女人这盏灯

口水

开会

残食

打屁股

我理解的王小波

“其师”与“其徒”

外语沉浮记

没有风景的校园

防盗网

中国人的“闹”

 

辑三 世界

与巴彦同行

马丁

樱吹雪

爱有期

改头换面的战争

穿和服的女人

茶之道

嚎叫,恐怖片及愉虐

“缩”与“ 扩”

日本人的洁癖

好色

非色

带着鞭子去爱你

如何安放你?乌托邦

罗生门下

你们有罪吗?反正我有!


TOP书摘

  我总是遭到责问:这是真实的吗?对我写作的争议,某种程度上说,就是关于“真”其实是“正”的争议。但我自信文学与“正”是什么关系的。当初开始写作时,也跟几乎所有中国写作者一样,自欺欺人地觉得是负有什么使命的:为社会、为真理、为人生。到现在逃脱不出来了,才发现,还真是冥冥之中有个东西逮住了你,让你只能去写作。你不能逃脱,你也坏脾气地不想逃脱。性格决定命运,你的命运就是你的坏脾气。其实作家就是那种有着坏脾气的人,所谓作家的正义感只是坏脾气。他像一只疯狗,见了贼咬,见了主人也咬。恰好它咬到贼了,就被认为是忠诚、有是非判别力了。但其实他也咬主人,还咬自己。人的本性是求快乐的,因为麻醉,所以快乐。我们人体有阿片样物质,要是没有它,我们时刻都会感觉到身体里神经在闪射,血管里血在奔突,我们一刻也得不到安宁。作家的目的,就是让这种阿片样物质失效,让你感受到生命的苦痛。

  这简直是个愚蠢的举动。像飞蛾扑火,明知要毁灭,可是不能自已。有人说,你为什么要去毁灭自己?你为什么要想这么多?你为什么要去写?可是写作已经成了宿命。

  有人赞赏:你是真实的,因为真实,你写作,你展现了真实的黑暗。但我问我自己,我要真实吗?我不过是沉溺于黑暗,黑暗成了我的生存方式。黑暗是我的生命之痛,但是就像牙疼,越是怕痛,就越是要拿舌头去顶伤口,在痛中得到了确认,在痛中得到慰籍。文学就是与苦难调情,从而使苦难变得迷人,产生出极端的欣悦,从而超越苦难。从艺术的起源看,所谓“举大木者,前呼‘邪许’,后亦应之”,这与其说是“劝力”,毋宁说是狷介,是对真实生活的反弹。艺术不是用来规训人们回到真实生活之中的,而是用来放纵人们游离于真实生活之外。其实,从根本上说,我们的生命就是对痛苦既压制又发掘的产物,一方面在本能上逃离痛苦,另一方面,又在精神上捍卫痛苦,保持遭受痛苦的刺激和再生产。有道是,对痛感的体验,对悲剧感的阐释,使得我们的生命从自然状态中区分开来,我们的精神生命才得到了的呈现。正如乌纳穆诺所说:“只要我们不曾感受到不舒服、苦难或者悲痛,我们就不会知道我们拥有心、肺、胃等器官。生理上的苦难或怆痛,它能向我们展现自己内心的精髓。而精神上的苦难或怆痛也同样真切。因为除非我们受到刺痛,否则我们从来不注意我们曾经拥有一颗灵魂。”在对痛感没有知觉的快乐境界里,我们是不能深刻感受到生命存在的。那么,与其说我沉溺于黑暗,勿宁说是我探寻黑暗底下的光。陀思妥耶夫斯基和安得烈耶夫那里就有这种光,日本作家谷崎润一郎那里也有。

  相比川端康成,我其实更欣赏谷崎润一郎。恶之下的美(《刺青》),虐之下的恋(《春琴抄》),绝望之下的希望(《钥匙》)……读谷崎,我的灵魂获得了撞击。注意,不是影响,而是撞击。但似乎不只是在谷崎那里,在日本文学那里,那是游离于主流之外的人类另一种文学传统,只不过长期不被认可。但这种传统一直存在,首先发酵于人的心灵,然后展示在文学中,那就是在法国人萨德和奥地利人莫索克那里所展现的,同样奥地利人的卡夫卡的《饥饿艺术家》里所展现的。那不是法国的,或是奥地利的,或是日本的,或是俄国的,它应该是整个人类的,是被遮蔽的人类的另一种思潮。它被遮蔽,但是它异常的精彩,那是黑暗之下的璀璨。

  这也直接决定了我的博士论文的研究方向。有人说,写作与搞学术研究是冲突的,文学研究会把一个作家毁掉。某种意义上说,是的,但我的论文写作,却厘清了我的文学思路。自文艺复兴以来,人类就以光荣和尊严自居——人不是自己“原罪”的奴隶,人是自由的,人有权决定自己的命运,人是仅次于上帝的创造者,人的灵魂是不朽的,人向往追求和能够取得个人的荣耀。蒙田叫喊:“我从来还没有见到比我自身更伟大的奇迹。”这种对人的肯定,成为人类赖以生存、发展的基础。但是在莫索克笔下,情形并非如此。在《穿裘皮大衣的维纳斯》里,贵族男子萨乌宁自愿成为女人旺达的奴隶。他愿意受旺达驱使,愿意被她惩罚,把对自己的生死大权交给她,和她订了奴隶协议。这个萨乌宁叫道:“请鞭打我吧,这样我才感到快乐。”名誉——奴隶,多么奇怪的逻辑关联!不是逃避鞭打,而是请求鞭打;不视被鞭打为屈辱,而视被鞭打为快乐。假如只是施暴,并不可怕。有施暴必然有被施暴者,只要我们对被施暴者加以同情和怜悯,我们的尊严就得到了保存;只要被害者控诉暴力,或者只要老老实实被置于被同情被怜悯地位,屈辱就得以洗刷。否定邪恶就是弘扬正气,惩恶就是扬善。但是莫索克却告诉人们,他需要暴力,需要被虐待,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存在,才有欢愉。

  其实,作为有别于古希腊传统的萨德们的传统,也一直冲击着道貌岸然的主流,在主流的文学思想中闪烁。博克说,凡是能以某种方式适宜于能引起苦痛或危险观念的事物,即凡是能以某种方式令人恐怖的,涉及可恐怖对象的,或是类似恐怖那样发挥作用的事物,都可以激发出崇高之美。康德的“崇高美”更是众所周知。这是人类神秘的世界,黑暗而光亮,痛苦而欣悦,这是我们灵魂的黑暗地带,我们的本质。只不过我们害怕面对,我们要回避。长期的回避形成了能力的缺乏,中国的文化缺乏理解黑暗的能力。在中国人的理解里,黑暗就是黑暗,恶就是恶,痛就是痛,虽然中国也有“痛苦”一词。

  曾经,在一个我的作品研讨会上,与会者谈到了《抓痒》,“真实”“黑暗”“变态”“欲望”“悲哀”“可叹”“批判”等词满场飞。作品经常被误读,所以就自己赤膊上阵,跑出来阐述,但是没办法。我说,《抓痒》写的是爱的坚守,没有人回应。也许,他们中有人会在心里笑:你可真会往自己脸上贴金,爱是这样的吗?但是,一对夫妻,理想的世界坍塌了,彼此厌倦了,他们不分手,他们用另一种方式,也许是非道德的、变态的、恐怖的方式来激发爱,不是爱的坚守是什么?只不过是立足于黑暗的坚守。这就是他们的理想主义,也是我的理想主义,

  唉,常跟人说不清。理想主义者死无葬身之地。

  ……


TOP插图


TOP 其它信息

装  帧:精装

页  数:302页

版  次:第1版

开  本:32开

加载页面用时:31.25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