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中国专业的出版与数字出版产业门户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摄影去了大街上:闲话世界经典摄影
摄影去了大街上:闲话世界经典摄影


摄影去了大街上:闲话世界经典摄影

作  者:吴克成 著

出 版 社:化学工业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7年01月

定  价:49.80

I S B N :9787122278234

所属分类: 艺术与摄影  >  摄影    

标  签:摄影  艺术  作品集/作品赏析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好评推荐   [展开]

TOP 20本书推荐  (全部3个)

书评书荐

TOP内容简介

    这是一本通俗的摄影鉴赏类图书。书中既有知识性的介绍,比如把摄影作品放在摄影史 中,分门别类介绍重要的摄影流派以及代表摄影大师,也有作者从个人角度去鉴赏世界经典摄影 作品的部分。在这本书里,你会发现艺术其实没有那么高不可攀,没有那么神圣不可侵犯,它也有爱情的八卦、人生的苦难,它能让你心酸也能让你笑翻天。想要与它亲密接触,你只需放下负担,在本书中徜徉。

TOP作者简介

    吴克成,曾用名吴克诚。山东省平度市开发区高中,一级教师,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在《北京晚报》《西安晚报》《山西晚报》《春城晚报》《齐鲁晚报》等报刊开过音乐、摄影、绘画、心理等专栏。著有《迷声——西方流行音乐50家》《大开耳界——西方流行音乐随笔》等书。


TOP目录

002 当一切都安静下来 / [英]福克斯·塔尔博特 

010 天生就喜欢惺惺作态,没办法 / [英]亨利·佩奇·鲁滨逊 

020 安放身心的方式 / [英]彼得·亨利·埃默森 

030 不但会文艺,还会吃嫩草 / [美]阿尔弗雷德·斯蒂格利茨 

042 旧时月色 / [美]安塞尔·亚当斯 

048 你太丝滑,让人家如何抱得住 / [美]爱德华·韦斯顿 

060 一看是花叶,再看是人生 / [美]伊莫金·坎宁安 

064 看见另一个自己 / [德]卡尔·布劳斯菲尔德 

074 每一张脸都将被岁月的大脚踹残 / [美]爱德华·S.柯蒂斯 

084 来吧,跟他学习脱胎换骨 / [美]安德鲁·柯特兹 

094 那一瞬间,妙不可言 / [法]亨利·卡蒂埃-布列松 

104 浪漫就是让你变得细腻软糯,入口即化 / [美]克拉伦斯·辛克莱·布尔 

114 永远平视你,哪怕你卑微如尘土 / [美]刘易斯·威克斯·海因 

124 黑夜是裸体的 / [美]维吉 

132 春梦有约,你来不来 / [英]塞西尔·比顿 

144 美女与野兽 / [美]理查德·阿维顿 

152 时尚去了大街上 / [法]弗兰克·霍瓦特 

162 他不傻,他只是看透了 / [英]乔治·罗杰 

172 看见废墟,也看见废墟上的花 / [美] W.尤金·史密斯 

180 伤痕累累的生活,请让我来游吟你 / [瑞士]沃纳·比肖夫 

188 终于把南墙撞透 / [法]尤金·阿杰特 

196 处处吻 / [法]罗伯特·杜瓦诺 

204 闪光的尘世 / [法]维利·罗尼 

210 一身闷骚气 / [美]盖里·维诺格兰德 

220 走到哪里就把火放到哪里 / [美]鲁斯·奥金斯 

228 姿势太放浪,君子请远离 / [美]曼·雷 

244 裸露的男体 / [日]细江英公 

258 代后记 亲爱的人 

264 摄影年表

TOP书摘

春梦有约,你来不来

[ 英 ] 塞西尔 · 比顿 Cecil Beaton

 

    新事物掀起盖头露出颜面,世人总要上前摸脸捏脚对其验一番身。说来也怪,精英阶层的专家与普罗大众本来长着同样的肉质舌头,但面对同一碟菜,往往会吃出不同的口感。时尚摄影刚出来见公婆时就遇到过这样的局面:代表精英阶层的艺评家们觉得它太浅薄,涂脂抹粉的, 有倚门卖笑之嫌;可大众偏偏喜欢它。

    我是非常喜欢时尚摄影的,没办法,身为草根,天生就是这么浅薄。我喜欢的时尚摄影家是英国的塞西尔·比顿(Cecil Beaton),他吸引我目光的照片是这张《奥黛丽· 赫本》(图1)。

    年轻漂亮的女人总是惹人爱怜。许多人都拍过赫本,著名的有尤素福·卡什和霍威尔· 柯南 (HowellConant)。尤其是柯南于1961年拍摄的在《蒂凡尼的早餐》里穿纪梵希时装的赫本(图2), 简直就是横在摄影家面前难以翻越的高山。比顿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他拍摄于1964年的这幅赫本独辟蹊径,拍出了跟柯南不一样的趣味。

    比顿跟柯南用的都是浪漫主义的拍摄手法。柯南的浪漫主义暂且称为早期浪漫主义,它的特点是做减法,拍出来的照片简约、清纯、无欲无求,尽量弱化人间烟火气。比顿却是来做加法的。他用大帽子来锦上添花,又用酷炫色彩来添砖加瓦,帽子的檐边还要翘起来,像莲瓣的边缘。耳朵上点缀着珍珠坠饰。虽是白衣,可是镂空的设计透出隐隐的肉色,还要在上面装饰出花纹。整幅照片,繁复,有一点儿奢华。这幅照片是电影《窈窕淑女》的剧照,比顿凭借这部电影,获得了奥斯卡最佳服装与布景设计奖。

    他的《查理斯 · 詹姆斯的时装》(图3)更能体现出奢华的特点。画面上,水晶吊灯、印花地毯、雕花墙饰、咖啡杯、泛着各种温润光泽的迪奥曳地长裙等物什通力合作,营造出悠闲奢靡的午后时光。在比顿这两幅作品里,早期浪漫主义摄影的清纯之气已不复存在,代替它的是散发着华丽气息的贵族气派。他为 1964年6月版的美国《时尚》杂志拍摄的《奥黛丽· 赫本》(图4)以及在 1948年拍摄的《时装》(图5) 也有这样的特点。

    时尚的发展需要一定的土壤,必不可少的是富足的生活与自由民主的空气,离开了这两点,时尚只能是假时尚,或者是舶来的二手时尚。因为只有饱暖了,人们才能有闲工夫追寻更丰富的生活。有了寻欢的本钱当然不够,时尚是前卫的,最容易触怒保守势力,所以时尚只能在自由民主的氛围里才能开花结果,否则一露头就会被掐死。20世纪二三十年代,巴黎是地球上最富庶的地方,同时又流淌着兼容并包的空气,因此,时尚从巴黎发源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

    比顿之所以成为时尚摄影师,一方面有殷实家境垫底,另一方面, 宽松的家庭和社会教育环境也是成就他的强劲东风。棍棒教育和填鸭式教育适合出产自大狂和奴才,即使一不小心成了时尚摄影家,拍出的作品也没有新意。或者调调阴暗,是不自觉投射出来的压抑与屈辱。

   1904年,塞西尔· 比顿出生于英国伦敦的富贵之家,他的父亲是著名的木材进口商。上小学时他开始摆弄一个箱式相机,十三岁时就能拍摄大型舞台剧照。有一天,他看到 1893年1月9日的BOOK杂志上刊登的梅亚拍摄的时装照,从此确立了自己的拍摄方向。在剑桥大学学习期间,他又爱上了绘画和舞台艺术,为了追寻心中的艺术女神,他中途退学,远游威尼斯。返回英国后,在朋友的介绍下,他拍摄了崭露头角的艺人西特· 埃尔并举办了个人摄影展,引起人们的注意。1928年冬天,比顿受邀到美国发展。慢慢地,他成为在欧美有影响的摄影家、作家、画家、舞台和服装设计师。他一生出版了二十多本书,还在纽约出演过《温德米尔夫人的扇子》,演出中的舞台美术、服装都是由他亲自设计。

    时尚摄影的精髓是创意,需要敏锐的思考,需要天马行空的想象, 也需要对世道人心的洞察。具备了这些,拍摄时才能选出独一无二的角度,让人耳目一新,从而吸引观者,并引领社会、文化甚至性观念的转变。因此,时尚摄影家的拍摄手法常常是前卫的。

    比顿就有一些照片,从中已看出超现实主义的特点。比如拍摄于1932年的《玛琳· 黛德丽》(图 6)。画面中只有玛琳 · 黛德丽的脸, 身体的其他部位都隐去,打眼一看,玛琳·黛德丽好像漂浮在暗影里。旁边洁白的花,也浮在暗影里,轻盈如魂魄。这样的一张构图,颠覆了传统的摄影构思。1944 年,美国的时尚摄影家约翰· 罗林斯为《时尚》 杂志拍摄过一幅照片(图 7),画面上也只留女子的脸与手,其他统统隐去——比顿独具特色的摄影构图,十多年后还在被摄影家们借鉴。

    “有创意”是时尚摄影家的必备条件之一,但是有些有创意的摄影家由于长期没有戴笼头,难免变得狂放不羁。狂放不羁是把双刃剑,用在艺术创作上可以出新,付诸生活却容易招祸。比顿就因此招致过滑铁卢。1938 年,比顿在当年第二期《时尚》上拿犹太人打趣,说“安德鲁先生的舞会,吸引了所有可耻的犹太佬”。这下捅了马蜂窝。虽然他供职的集团迅疾发表了法律免责声明,收回了发行的杂志,并修正内容重印了十三万份,可覆水难收,集团最后只好将比顿解职以消民众的怨气。

    比顿禀性难移,没有因此改掉随性而为的纨绔习气。1946年春天, 比顿为葛里泰· 嘉宝拍摄了一组肖像照,本来跟嘉宝约好只能由《时尚》杂志从十三张照片里选一张刊用,可是比顿怂恿杂志的艺术总监亚力山大· 利伯曼将十三张照片全部刊发出来,引得嘉宝大怒。

   1972年5月,比顿发表了日记集《快乐岁月 1944—1948》,难辨真假地宣扬跟嘉宝的露水情缘,并记录了20世纪上半叶一些同志艺术家的私生活。这不但招致嘉宝断绝了跟他的交往,也让人们把比顿的私生活翻出来——比如他少年时的变装癖,在英国“光彩年华”俱乐部里跟同志艺术家威廉· 沃尔顿、设计师惠斯勒等人的交往,与同志作家杜鲁门· 卡波特说不清道不明的“笔友”关系......

    好在比顿生活在世风开化的欧美,人们也深信,身上不招一点儿灰、每寸肌肤都又红又专的那不是人,那是木偶或者伪君子。因此他们在评判一个人时总会一分为二,不会把任何人想得那么好,也不会把任何人想得那么坏。更重要的是,人们也不会要求别人去过约定俗成的生活——他们也没有约定俗成的生活,一切都以法律为准绳,只要你不触犯法律, 穿什么衣服过什么生活就都由自己说了算。

比顿的作品很适合在闲暇的午后或者寂寥的深夜翻看,画面里的沙发、咖啡与美女帅哥......为你准备好了所有的背景,只要你抬抬脚,就走进了他编制好的华丽春梦里。我这样意志薄弱的软骨头面对此情此景从来就无力抵御,多少个闲暇午后或者寂寥深夜,我一次一次走进他设计好的华丽春梦中,流连沉溺,不想再回到这人声喧哗的滚滚红尘里。

 

那一瞬间,妙不可言

[ 法 ] 亨利 · 卡蒂埃 - 布列松

Henri Carter-Bresson

 

    上海富春小笼店颇为老派,桌椅几乎一袭暗色不说,里面最抢眼的物什也素素的,一点儿也不招摇。食单也不是制成花枝招展的册页,而是用一个一个的小木牌——“马蹄糕”“虾仁馄饨”“蟹粉小笼”...... 大堂上方,一字儿挂开。食客站在木牌前,有点儿像皇帝入寝前阅太监呈上的承幸簿:佳丽三千,垂首低眉,等你钦点。

    佳丽三千,我只点富春小笼和枣泥拉糕。富春小笼皮薄汤足,热气腾腾地端上来,皮里暗流汹涌,是李逵遇到仇家,气血翻涌,按捺不住。用筷子抄起来,轻轻咬一口,满腹暗流,一泻千里,嘴里一下子沧海横流起来。

    小笼吃起来酣畅,枣泥拉糕吃起来缠绵,我最喜欢。这道吃食,我最早在苏州看阿婆做过:枣泥、豆沙、白糖加猪油熬化,凉后再加糯米粉、粳米粉、枣汤和匀,放笼屉里蒸熟,稍冷后就可以食用。蒸熟的枣泥拉糕呈褐色,不晶莹,像女儿家初陷情网,心事正重。筷子插上去会被黏住,还以为碰上了剪不断、理还乱的主儿,谁知吃起来香糯,但也并不就糯得粘牙,这真好,缠绵却不狎昵,就那么藕断丝连,像在嚼一段不忍了断的情事。

    吃过枣泥拉糕,小安带我踏着月色,走进一条花影掩映的青石小巷,去看小巷深处的一株木兰。木兰北方也有,只是南方的花木到了北地, 就像杨四郎流落番邦,一律都会害起相思,枝叶郁郁着,终生都不舒展,所以北方的木兰跟南方的比起来,身形普遍偏小,开起花来也稀稀落落——三三两两的花,闪烁其词地点缀在枝叶间,像初次约会小女生的青涩少年,遮遮掩掩,怕被师长撞见。

    南方的木兰却很高大——青涩少年长成了俊朗小伙,舒枝展叶,光明正大地恋爱开花。可惜我去的时候还刚入夏,花苞满枝,正万箭齐发, 花却少,开着的花,白瓣黄蕊,落落大方。站在木兰树下,花香不时从枝上探下身来。花少,花香就不成气候,香味若有若无,就像刚吃过的枣泥拉糕,藕断丝连。

    有一幅名为《巴黎皇家广场》的照片,乍看被一根从天而降的黑柱子当胸断开,其实两边也是藕断丝连着的。柱子的左边,年轻的父亲坐在台阶上,一边看报,一边看护婴儿;柱子的右边,一对恋人,依偎在一起,喁喁私语。婴儿有一天会长成青年,青年也终要成为看护婴儿的父亲,所以,左边是右边的过往,右边是左边的未来,反之亦然。两边是人生的两个段落,和起来正是一个人生的轮回。我们每个人都要从这些段落里穿过,并在其中轮回着。

    这幅照片的作者是法国摄影家亨利· 卡蒂埃 - 布列松(Henri Carter-Bresson)。布列松被誉为“新闻摄影之父”,一生拍摄了七十万幅照片。他反对摆拍,认为“安排出来的照片是没有生命力的, 很容易被人们遗忘,如果你忠实于生活,你就能得到胜利”。他最著名的作品是出版于1952年的《决定性瞬间》。“决定性瞬间”已成为摄影史中最著名的词之一。他认为在生活中发生的每一个事件都有决定性的时刻,在这个时刻来临时,环境中的元素都会排列成最具意义的几何形态,从而显示这桩事件的完整面貌。摄影师就是要抓住这一瞬间。

    决定性瞬间让布列松的照片充满了动感。比如他的作品《难民营里的体育活动》(图 1),画面中的每个人都动了起来。布列松照片里的“动”有方向感,大家朝向同一个目标,没有旁逸斜出的枝条。晚近的摄影家也会拍“动”,但是很多摄影家已不再关注同一方向上的人,羊群里跳出来的那一匹狼成了摄影家关注的中心,由此看出,随着摄影的发展,摄影家越来越关注个体。

    决定性瞬间也让画面充满了故事性。比如布列松的《纽约巷尾》(图 2)。布列松抓住小猫和男人对视的瞬间,观者看到这幅照片,不由就会关心起人物的命运——这个男人和这只猫有着怎样的经历?是萍水相逢还是主仆情深?什么原因让他们在此驻足默默对视?他们的命运将如何演变?他们是否会一起走出小巷,主唱仆随走完未来的岁月?......

    布列松捕捉的这美妙一瞬还大都含有隐喻。《巴黎皇家广场》中流露出生命轮回的思想。而《圣拉扎尔火车站背后》(图 3)里的隐喻更加丰富。表面上看只是一个男人跳过水坑,可是故事发生的地点是在火车站,主角背后的海报上写着一个欧洲的犹太人的名字,他身后有个断裂的圆形铁箍,像一个车轮——历史常常被喻为车轮,车轮断了预示着灾难。所以这幅男子跳向未知的照片,隐喻着欧洲即将走向未知,走向灾难。因为有了丰富的隐喻,这幅看起来很普通的照片一下子耐人寻味起来,正因如此,它被有些人称为“20 世纪最伟大的照片”。

布列松认为,摄影是一种世界性的语言,属于思想领域范畴,相机和人们手中的钢笔一样,是一种表达思想的工具。他说:“技术很好, 但是没有思想,没有内容,就像是一盘没有肉的鱼骨头,不能使人得到真正的东西。”《圣拉扎尔火车站背后》正恰如其分地传达出了他的这一理念。他那些看起来随意的照片,其实是他传达思想的工具,那一瞬间,隐含着他想要表达的思想,并不像一般人看起来的那么随意。

    布列松于 1908 年 8 月 22 日出生在法国的香特洛浦,父亲是丝织品 制造商,几乎每个法国人家里都有布列松家族的丝线。少年时期,叔本华和东方哲学方面的书对他产生了重大影响,十五岁时受家族影响,他对绘画产生兴趣,十九岁开始学习绘画,1928 年去英国剑桥大学学习文学和艺术,1930 年参军,离开军队后到非洲打猎感染黑热病,非洲巫师救活了他。1931 年,布列松得到一部莱卡相机,自称得到了一双“延伸的眼睛”,由此开始了摄影生涯。1940 年被德军俘虏,战争结束后继续在世界各地摄影。1948 年他为甘地拍照,离开十五分钟后甘地被刺杀。1966 年他离开一手创办的玛格南图片社,在巴黎的一些博物馆摩画。九十五岁生日前,他在法国国家图书馆宣布和妻子、女儿共同设立了“亨利· 卡蒂埃 - 布列松基金”,这是法国第一个关于摄影的私人基金。

    布列松最推崇的摄影家是匈牙利的马丁· 莫卡西(MartinMunkacsi),他说他的“决定性瞬间”就是从莫卡西的这幅《斯噶尼克湖边的男孩》(图 4)得到的灵感。可不是,莫卡西的《斯噶尼克湖边的男孩》和《模特玛琳· 戴维斯》(图 5)选取的都是充满动感的瞬间,布列 松的作品,真的流淌有从莫卡西那里传承下来的血液。后辈们也从布列松 这里汲取营养——在这幅布鲁诺·巴贝(Bruno Barbey)拍摄的《亚马孙河》(图 6)里,我们看得到布列松作品的影子。也可以这么说,从莫卡西到布列松再到巴贝,他们的作品“血脉”相连在一起,难以分出彼此。

    不论我们身在何处,我们都曾是婴儿、青年、父亲或者母亲,就像《巴黎皇家广场》里的婴儿、青年、父亲一样。我们看起来彼此分离,但我们都在扮演着相同的角色,我们有着不同的身份不同的肤色,可我们的情感无限重合。所以英国诗人约翰· 多恩说:“没有谁能像一座孤岛, 在大海里独踞,每个人都像一块小小的泥土,连接成整个陆地......无论谁死了,都是自己的一部分在死去,因为‘我’包含在‘人类’这个概念里,因此我从不问丧钟为谁而鸣,它为我,也为你。”

    我们跟我们赖以生存的自然也是血脉相连的,我们的祖先很久以前就已意识到这一点。苏州就有这样一个医生,秋季时他为一个患疑难杂症的病人治病,当归、连翘......都已开好,一阵风起,堂前叶落,他忽然想起《淮南子》中“一叶知秋”这四个字,便即兴在方剂里加了一片秋天的桐叶。以桐叶为引,果然药到病除——那时我们跟自然就是这么好,那时我们跟自然都还小,我们青梅竹马,唇齿相依。

    现在我们都已长大,我们早已没有了以桐叶为引的婉约情怀,跟它青梅竹马的那种感觉,也早已成为遥远的回忆了。


TOP 其它信息

装  帧:平装

页  数:274

版  次:第1版

开  本:32开

加载页面用时:46.8747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