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中国专业的出版与数字出版产业门户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爱有失落时
爱有失落时


爱有失落时

作  者:(美)马修·奎克(Matthew Quick)

译  者:钱思文

出 版 社: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丛 书:未读·文艺家

出版时间:2016年11月

定  价:45.00

I S B N :9787550286351

所属分类: 小说  >  情感/家庭/婚姻    

标  签:情感  小说  言情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好评推荐   [展开]

TOP 20本书推荐  (全部16个)

TOP内容简介

    四个性格迥异、各怀心事的人,狼狈不堪地相逢,于是一段哭笑参半、变数不断的故事开始了…… 把枪口对准丈夫的女人——枪声一响,覆水难收。波西娅已经为他赔付了整个青春,还要为他断送未来吗? 固执求死的疯狂教师——内特?弗农曾全身心地投入工作,可回报却是,拐杖一根,孑然一身。 时日无多的老修女——梅芙?史密斯不怕死,她怕的是,至死都得不到儿子的原谅。 隐匿着黑暗秘密的大叔:爱情来的时候,像拨云见日,叫人猝不及防。可是,查克该如何向心爱之人坦白黑暗的过去呢?

TOP作者简介

    马修·奎克(Matthew Quick),美国人,《纽约时报》畅销书作家,2004年开始专职写作,处女作《乌云背后的幸福线》(简体中文版译名为《闪开,让我拥抱幸福》)大卖,由它改编的电影大热,斩获多项奥斯卡大奖。截至目前为止,他已经出版了7本小说,皆已售出影视版权。2016年,马修·奎克入选“好莱坞极有影响力的25位作家”,位列第7位,以绝对优势赶超吉莉安·弗琳(《消失的爱人》)、宝拉·霍金斯《火车上的女孩》和莉安·莫利亚提《小谎言》。他擅长构建大起大落的情节冲突,用平浅的文字纵深剖白人物的内心,传达“人可以被毁灭,但不能被打败”的海明威精神,激发人们对更美好生活的热望。他的作品先后被翻译成30多种语言,斩获各类文学奖项,其中包括美国笔会/海明威奖。

TOP目录

Part 1 波西娅?凯恩

  现实真是讽刺,最先开口说要在一起的人,最先退出了你们共同的家。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们已经忘了爱,忘了梦,忘了做自己。

  此刻的波西娅?凯恩正躲在衣柜里,时刻准备着扣动扳机,一枪崩了眼前这个背叛她的男人,终止滑稽人生……

Part 2 内特?弗农

  到底需要多大的决心,才能对伤害说原谅?

  自从经历了那次闹剧——一个学生公然挥起棒球棍,打断内特?弗农他的骨头——几乎忘了活着的意义,他想死,每天都想从残缺了的皮囊里解脱。

  他是那么全身心地投入工作,对学生负责,可结果呢?拐杖一根,孑然一身。

Part 3修女梅芙?史密斯

  “我在这个世界上有未竟还之事吗?”梅芙?史密斯问自己。

  “再和你联系一次,就一次。求你了,内森。”她在写给儿子的信里诉说自己的无奈、牵挂和悔意,一封又一封,一遍又一遍。

  可是,真的来得及吗?有些事,一旦错过了,就永远是遗憾。

Part 4 查克?巴斯

  再遇到波西娅?凯恩前,查克?巴斯从没想过他们会有交集,更没奢望过这个漂亮的女人会成为他人生的一部分。毕竟,他是那么普通,还有一段不为人知的黑暗历史。

  爱情就这样发生了,像拨云见日,叫人猝不及防。

 

  尾声 如果还有爱,不爱多浪费

TOP书摘

Part 1 波西娅?凯恩

    现实真是讽刺,最先开口说要在一起的人,最先退出了你们共同的家。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们已经忘了爱,忘了梦,忘了做自己。

    此刻的波西娅?凯恩正躲在衣柜里,时刻准备着扣动扳机,一枪崩了眼前这个背叛她的男人,终止滑稽人生……

    摧毁我的其实不是肯和他最新一任小情人的风流韵事,而是一年多以前他漫不经心说出的一句简单评语。

    我不记得是为什么开始的,但我又在写小说了,就像从前上高中的时候一样。起初只是兴趣。在肯出门不管干什么去的时候,一件用来消磨时间的事情。可后来我真的开始有了点儿感觉。我写出了几篇未经润色的关于我母亲的私人作品,而且我觉得似乎有成功的希望。所以我开始寻思有朝一日是不是能有机会出版。当然了,一开始我一点儿也没有告诉肯,然而有一天晚上,在我们最爱的餐厅吃晚饭的时候,在我喝了香槟、满怀憧憬的时候,我不经意地说起,自己一直在写作,或许出版一本小说是我的人生目标——一件我从最喜欢的高中英语老师的课堂上就开始暗自渴望的事情。说话的时候,我能听见自己言语之间回荡的激动,也感到自己正在逐渐变得脆弱——仿佛这是第一次让肯见到了真正赤裸的我。

    我说完之后,清晰地捕捉到对面男人的假笑。他低头打量着他的晚餐,然后说:“去试试吧,宝贝。”

    “你刚才为什么皮笑肉不笑的?”我问。

    “我没有,”肯回答。

    “你笑了。为什么?”

    “你应该这么做。写你的小书。”

    “小书?什么意思,肯?”

    “我不知道,波西娅。”他又敷衍地笑了起来,现在直视着我。“就是有时候你得知道自己是谁。”

    “那我到底是谁呢?”

    “你是我老婆,”他回答,每一个音节都压得我动弹不得。

    “这么说你老婆就不能哪天也出版一本小说了?”

    “你并非文学家庭出身,对吗?现在你周围也完全没有那样的人。”

    “这和我写小说有什么关系?”

    “你连大学都没毕业,波西娅,”肯一边说一边用刀切开他的鸡扒。“你和我根本不是写书的那种人,我说错了吗?我不想眼见着你对一件永远不会发生的事情燃起希望。仅此而已。我知道你有多情绪化。无论如何,你当小说家也太漂亮了点儿。”

    我恨你,我心想,但我没有说出来。

    毕竟,那天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

    后来,那天晚上我甚至还让他和我做了爱,用他喜欢而我讨厌的方式。

    女权主义万岁!

    从前他小看过我那么多次,但不知为什么,那天晚上,当他在我身体里面高潮的时候,有什么东西改变了。

    我心里相当清楚,我当时当下就必须从他身边逃走——情况不会好转,他正在慢慢杀死我身上所有的优点——然而鼓起勇气放弃经济上的保障,并且找机会逃跑花了一点儿时间。特别是因为在我们结婚之前,肯让我签了一份滴水不漏的婚前协议书,所以离开他就意味着社会地位会立刻,而且很可能是永远地降低。

    为什么今天晚上我逃跑了?

    为什么腐烂的树枝有一天轰的一声掉到地上了?

    万事万物都有临界点——就算是女人也一样。

    而且我也勇敢地喝醉了。

    “我记得马娅?安杰卢 从没获得过一个大学学位,”阿方索在全美航空的航站楼前把车停下的时候,我说道,“但是我在什么地方读到过,她有五十多个荣誉博士学位。五十多个。”

    阿方索换挡停车,然后转过身来面朝着我。“您没事吧,凯恩夫人?”

    “怎么了?”我反问他,不知为何不停地眨眼。

    “我没法不注意,这一路上您都哭得非常厉害。您现在也还是在哭。我知道这与我无关,可我就是觉得这样不太对劲,凯恩夫人。”

    我望向窗外,凝视着汽车和出租车从路旁驶离。“嗯,所有值得去做的事情都伴随着痛苦。”

    他把手伸到后面,递给我几张纸巾,我接过来的时候,他问道:“您确定要我就这样把您留在这里?”

    我抹了抹眼睛然后说:“你知道你无所作为的时候会发生什么吗?什么都不会发生。我的高中英语老师很久以前这么对我说过。他是对的。”

    ……


TOP 其它信息

装  帧:平装

页  数:384

版  次:第1版

开  本:32开

纸  张:胶版纸

加载页面用时:62.4996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