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开书店 找百道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群体的思维:如何利用群体智慧解决工作、生活难题
群体的思维:如何利用群体智慧解决工作、生活难题


群体的思维:如何利用群体智慧解决工作、生活难题

作  者:[以]利奥尔·左雷夫 著

出 版 社:中信出版集团

出版时间:2016年09月

定  价:39.00

I S B N :9787508665887

所属分类: 管理  >  企业管理与培训    

标  签:管理  企业管理与培训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好评推荐   [展开]

TOP内容简介

  无论我们是要做金融方面的决策、换个工作还是找到我们的另一半,众包都不失为一种更快捷、明智、更客观的决策方式。虽然我们每天都会查看比如微信的朋友圈和微博,但是我们很少有人充分利用了个人在线网络的全部潜能——群体的力量。这本《群体的思维》提供了利用群体思维的新方式。

  这本《群体的思维》的作者是知名的TED演讲人和数字营销专家,他通过多个案例和自己的实践给我们展示了如何通过社交媒体提升我们的思想。这本书是一本实用的,可以指引你使用群体思维解决个人问题的手册,更是一本告诉你如何追求梦想的励志书籍。作者举了很多发生在他身上的故事,比如他是如何靠群体思维一步步登上了梦寐以求的TED舞台,以及如何继续利用群体的智慧搞定了演讲主题、克服心理的恐慌等一系列问题。书中提供了详细的步骤引导我们使用社交媒体和群体智慧去做更明智的决策。

  社交媒体已经在中国普及,对于中国大多数读者而言社交媒体目前仅仅是用来阅读新闻和信息的一种平台,社交媒体中群体的思维和智慧远没有被挖掘出。这本书针对该话题展开,通过大量的案例和作者的实践指导我们充分利用社交媒体来提升自己的一切,包括生活和工作。

 

TOP作者简介

  利奥尔·左雷夫,巴伊兰大学的众包研究员、顾问、TED演讲人。左雷夫在微软工作了14年时间,职务是市场部(客户和在线服务方向)副总裁。离开微软后他开始攻读他的PhD,研究领域是众包。2012年他在加利福尼亚长滩做了TED演讲,引起了很大的反响。纽约客杂志对他的表现给出了“风趣、迷人”的评价。他曾应邀至世界各地发表演讲,包括白宫、谷歌、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哥伦比亚大学、耐克、微软和LinkedIn。目前他居住在以色列。《群体的思维》这本书被《Inc.杂志》列入企业家必读书书单。

 

TOP目录

引言 我们的力量 / / VII

第1部分 为了你的事业和成功进行群体思维

 第1章 找到你的群体 / / 003

 第2章 新网络 / / 019

 第3章 领英内外 / / 037

第2部分 群体思维的艺术

 第4章 经营群体 / / 053

 第5章 提问的智慧 / / 065

 第6章 群体创造力 / / 075

 第7章 当优质群体变坏时 / / 083

第3部分 对个人生活进行群体思维

 第8章 智慧理财 / / 093

 第9章 为群体微笑 / / 107

 第10章 需要一个真的很大的“村庄” / / 123

 第11章 呼叫医生群体 / / 135

第4部分 群体思维让你梦想成真

 第12章 我有一个梦想 / / 155

 第13章 每个人都有甜蜜的梦 / / 171

 第14章 和我一起做一个小小的梦 / / 183

结 语 群体思维的未来 / / 199

 

致 谢 / / 205

向我的群体致谢 / / 209

附录一 对照表 / / 211

附录二 群体思维的资源 / / 225

 

TOP书摘

引言 我们的力量

  今天,社交网络主要用于分享生活中的点滴。

  今后10年,它会帮助你回答问题和解决困难。

  ——马克·扎克伯格,2014年

  利奥发烧了,又长了皮疹。他的妈妈德博拉一开始并没有太担心。孩子总是会生病的,4岁的男孩发烧很正常,烧一阵子就会过去的。那天是个周日,也是母亲节。德博拉最不希望的就是在候诊室过节,但她还是尽职地带利奥去儿科看了急诊。

  在候诊室里,德博拉更新了她的脸谱网(Faceb00k)状态:“星期天早上来看儿科,没有比这更能让人体会到母亲节的快乐了。”医生给利奥做了检查之后,诊断是链球菌性咽炎,他给利奥开了抗生素。德博拉又更新了她脸谱网上的状态:“链球菌性咽炎。没大事儿。”

  几天之后,利奥的病情恶化了。抗生素似乎无效,在等待做另一次咽培养的时候,德博拉拍了一张利奥坐在候诊台上病怏怏的照片。她把照片发到了脸谱网的照片墙上,又一次更新了状态:“孩子病得更厉害了。眼睛肿得睁不开,发烧也越来越厉害,青霉素不管用。可能是猩红热,或者是玫瑰疹,或者是……唉。”

  德博拉收到很多条评论,有支持的、祝福的,还有希望利奥尽快痊愈的。第二天她又发了一张利奥的照片,这次是利奥在家里,旁边是他的忠诚伙伴——玩具熊。这次的状态更严重:“肿得更厉害了,特别是眼睛和下巴。还有可怕的高烧。可怜的宝贝。”

  有人说他可能是过敏了。有人说肯定是猩红热。还有人跟她说不要着急,很快就可以确诊的。大家都在尽可能地提供支持。很多人自己也是父母,知道孩子生病而自己又无能为力有多么可怕。

  在这次更新之后,德博拉接到了一位脸谱网好友的电话,这位名叫斯特凡妮的好友一直关注着她的更新。她虽然不是医生,但是也有小孩,她告诉德博拉,她的儿子之前曾经出现过完全一样的症状,最后确诊为川崎氏病住院了,这是一种罕见但又致命的疾病。“你必须去医院,”斯特凡妮坚持说,“你拖得越久,病情就越严重。”

  德博拉发现她收到了很多私信。还有两位脸谱网好友都是儿科医生,也提出可能是川崎氏病,他们催促德博拉立刻带利奥去医院。

  不到一个小时,就有三个人提出利奥可能得了这种非常罕见又致命的疾病。其实德博拉所做的就是利用群体思维,但当时并没有这样一个术语。德博拉通过向她的群体、她的社交网络求助,保住了利奥的命。德博拉在博客里讲述她这段经历时写道:“我当时是有意识地通过集思广益寻找答案吗?不是。但是我的潜意识肯定在想,我成百上千的‘朋友’中,可能有人对这种令人困惑的‘肥佬教授’症状略知一二吧?” 德博拉赶紧带利奥去了医院,确诊了的确是大家说的这种病之后,她告诉儿科医生她的朋友圈是怎么判断出是川崎氏病的。医生回答:“脸谱网真棒!”德博拉知道,是她更新的状态、贴的照片,还有朋友圈的集体智慧挽救了儿子的性命。

  德博拉的经历仅仅是侥幸吗?挽救这个4岁男孩生命的只是命运和幸运的意外巧合吗?还是德博拉带着母亲的绝望,偶然发现了这种我们都能够利用的强大资源?

  做出更好的决定

  一旦涉及事业、财务、养育子女、身体健康和恋爱,我们都会为做出最好的决定而绞尽脑汁。但是如果世界上最聪明的人来帮助我们,又会怎样呢?这听起来不可能,但其实是可能的。

  ……

  在梦里,当TED团队的人对我说“抱歉,请不要给我们打电话,我们会打给你”的时候,我醒了。我立刻跑到电脑边查邮件。令我吃惊的是,他们竟然回复说,他们很喜欢这个点子,他们会尽力帮我找一头牛来。我很吃惊,很兴奋,然后又开始害怕。如果前排有观众穿了红裙子,公牛要冲过来怎么办?如果公牛喝了太多水,在台上方便起来怎么办?我想着各种带公牛上TED演讲可能会出现的灾难性画面,度过了很多不眠之夜。我注定失败,这都是因为我自作聪明听了朋友圈的话,在TED演讲的时候带了头公牛上台。

  两周之后,我接到通知,TED团队联系到了一家专门给好莱坞提供动物的公司。我不仅有牛了,还是一头明星牛。我拥有了牛群中的汤姆·克鲁斯。

  牛上台的时候,我的心跳都要停了。我沉重地呼吸着,朝它走过去。它和我噩梦里的情形正相反。它非常放松,看起来很享受的样子。这头牛真的很专业。

  我把手放在牛背上,欢迎它来到TED。之后,我请观众猜猜它的体重,然后用智能手机把答案发过来。观众开始把答案输到手机里,我继续演讲。突然公牛盯上了观众里穿红裙子的一位女士,我就提醒她穿红裙子可不是她做出的最好的选择,听众都笑了。这时我想,希望TED买的保险附加条款里包括暴怒的公牛。

  然后就到了揭晓真相的时刻了。观众一共发来500多条回答,最低的估值是308磅,最高的是8 004磅。谁觉得一头公牛会有8 000磅重?(很明显听众里有4个人是这么认为的。)在TED的讲台上,当我接过信封,看到结果的时候,我是如此开心,终于松了一口气。公牛的实际体重是1795磅,观众答案的平均值是1792磅。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公牛的体重,但是这个群体却和美国任何一个养牛的农场主一样聪明。群体智慧100年前就奏效了,在TED讲台上它又发挥了作用,在写这本书时它也发挥了作用,它也会在你的生活中发挥作用。

  下面就让我们看看当你发掘群体思维的力量时,会有哪些可能。

 

牵一头牛上台演讲

  刚开始准备TED演讲的时候,我问我的朋友圈:“你们觉得我怎么才能创造一个让观众惊叹的时刻,从而使观众真正了解群体智慧的理念和群体思维的力量?比尔·盖茨演讲的时候放出了蚊子,吉尔·博尔特·泰勒展示了真实的人类大脑。我该怎么办呢?”

  我收到了很多点子,有好有坏。后来,16岁的奥尔·萨吉建议我再现100多年前最著名的一个群体智慧实验。他说的这个实验(16岁的他到底是怎么知道的?)一开始是由弗朗西斯·高尔顿在1907年的《自然》杂志上发表的。6在英格兰普利茅斯拥挤的乡村集市上,高尔顿举行了一场比赛,他让800个人去猜一头已经被屠宰、去掉了内脏的公牛的重量。众人中没有一个人知道这头死牛的重量,所以大家就一起猜,每个人猜的结果都被记下来,最后取了中位值。结果大家猜得比该群体中任何一位养牛专家的单独估算还要准确。

  奥尔并没有建议我去宰牛,但我确实带了一头公牛上台,让TED的观众猜猜公牛的体重。一开始,我觉得这真是个疯狂的想法。一头真牛?算了吧……但是群体智慧有个特点:群体对自己的智慧能够做出判断。很多人看到这个建议都觉得很棒。突然之间,所有人都跟我说: “去弄一头牛来!”

  我很紧张,有点儿不确定。怎么去找一头牛呢?后来我决定相信群体,就给TED团队写了一封邮件,讲了我的这个演讲计划。在邮件的最后,我写道:“所以,能不能请你们给我一头牛呢?”我按了“发送”之后,就开始等待。一个小时过去了,没有回音。又一个小时过去了,还是没有回音。当晚我就去睡了,结果做了第一个关于TED演讲的噩梦(后来还有很多)。在梦里,TED团队收到了我的邮件,进行了紧急讨论,主题是:“利奥尔这个家伙要搞砸了!”他们坐在会议室里,决定告诉我,他们很抱歉,我不能上TED演讲了。公牛的事太荒唐了,他们认为让我上TED演讲也太荒唐。

  在梦里,当TED团队的人对我说“抱歉,请不要给我们打电话,我们会打给你”的时候,我醒了。我立刻跑到电脑边查邮件。令我吃惊的是,他们竟然回复说,他们很喜欢这个点子,他们会尽力帮我找一头牛来。我很吃惊,很兴奋,然后又开始害怕。如果前排有观众穿了红裙子,公牛要冲过来怎么办?如果公牛喝了太多水,在台上方便起来怎么办?我想着各种带公牛上TED演讲可能会出现的灾难性画面,度过了很多不眠之夜。我注定失败,这都是因为我自作聪明听了朋友圈的话,在TED演讲的时候带了头公牛上台。

  两周之后,我接到通知,TED团队联系到了一家专门给好莱坞提供动物的公司。我不仅有牛了,还是一头明星牛。我拥有了牛群中的汤姆·克鲁斯。

  牛上台的时候,我的心跳都要停了。我沉重地呼吸着,朝它走过去。它和我噩梦里的情形正相反。它非常放松,看起来很享受的样子。这头牛真的很专业。

  我把手放在牛背上,欢迎它来到TED。之后,我请观众猜猜它的体重,然后用智能手机把答案发过来。观众开始把答案输到手机里,我继续演讲。突然公牛盯上了观众里穿红裙子的一位女士,我就提醒她穿红裙子可不是她做出的最好的选择,听众都笑了。这时我想,希望TED买的保险附加条款里包括暴怒的公牛。

  然后就到了揭晓真相的时刻了。观众一共发来500多条回答,最低的估值是308磅,最高的是8 004磅。谁觉得一头公牛会有8 000磅重?(很明显听众里有4个人是这么认为的。)在TED的讲台上,当我接过信封,看到结果的时候,我是如此开心,终于松了一口气。公牛的实际体重是1 795磅,观众答案的平均值是1 792磅。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公牛的体重,但是这个群体却和美国任何一个养牛的农场主一样聪明。群体智慧100年前就奏效了,在TED讲台上它又发挥了作用,在写这本书时它也发挥了作用,它也会在你的生活中发挥作用。

TOP插图


TOP 其它信息

装  帧:平装

页  数:256

开  本:32开

正文语种:中文

加载页面用时:46.8747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