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中国专业的出版与数字出版产业门户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什么是科学
什么是科学


什么是科学

作  者:吴国盛

出 版 社:广东人民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6年08月

定  价:49.80

I S B N :9787218110219

所属分类: 科学与自然  >  自然科学总论    

标  签:科学与自然  自然科学总论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好评推荐   [展开]

TOP 20本书推荐  (全部28个)

1.2016年9月 百道好书榜·新知类

2.2016 百道好书榜年榜·新知类 TOP100

3.《南方都市报》阅读周刊:2016年度十大好书

4.《中华读书报》2016年十大好书

5.2016年度“大众喜爱的50种图书”(生活与科普类)

6.韩启德 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协主席

7.中国图书评论学会-2016年8月“中国好书”(原“大众好书榜”)

8.饶毅 北京大学讲席教授、理学部主任

9.《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读周刊·荐书/杨虚杰(2016年9月02日)

10.《新京报》书评周刊:2016秋季新知类好书评选

11.江晓原:2016年,我的个性书单——趣书经眼录

12.《光明日报》2016年度光明书榜/学术类(5种)

13.《新京报》书评周刊:2016年度好书候选书目/新知类

14.2016年度“大众喜爱的50种图书”网络投票100种候选书目/生活与科普类

15.新浪好书榜-2016年11月社科榜

16.《北京晚报》布客榜2016年11月书单

17.《中华读书报》-书评推荐(2016年11月16日)

18.《中华读书报》2016年10月推荐榜

19.《中华读书报》-分类力荐/科学(2016年10月12日)

20.书香上海-神州书卷(2016-09-26~09-30)

[查看本书所在更多书单]

TOP内容简介

    本书直面现今国人科学概念的误区,即要么把科学等同于技术,等同于促进生产力发展的工具,要么把科学看成一种普遍存在的人类智力成就。作者指出:科学成为推动历史发展的强大动力只是十九世纪以后的现象,科学根源于希腊人对于自由人性的追求,因而是一种十分罕见的文化现象。现代科学起源于希腊科学的复兴以及基督教内在的思想运动,对力量的追求、对自然的控制和征服成为现代科学的主导动机。在数理实验科学的意义上,中国古代并无科学。在博物学的意义上,中国古代有独特且强大的科学传统。

TOP作者简介

    吴国盛,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科学史与科学哲学研究中心主任。1983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地球物理系空间物理专业。1986年获北京大学哲学系科学史与科学哲学专业硕士学位。1997年成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年轻的研究员。1995年起师从叶秀山教授在职攻读西方哲学,1998年获哲学博士学位。1999年回到北京大学哲学系任教。所著《科学的历程》出版近20年,仍是科普领域的畅销图书。此外还著有《技术哲学讲演录》《现代化之忧思》《反思科学讲演录》《时间的观念》等。

TOP目录

序 一 

序 二 

自序

 

第一章 现代中国人的“科学”概念及其由来

两种基本用法 

科学:夷之长技 

科学:来自日本的西方词汇 

科学:替代性的意识形态

小结

 

第二章 西方科学溯源:希腊理性科学

Science 的辞源及其演变 

“仁爱”与“自由”:东西方不同的人性理想 

“科学”作为希腊的“人文” 

自由的学术:希腊科学的非实用性与演绎特征 

希腊数学作为自由学术的典范 

科学与礼学:希腊与中国的天文学 

自然的发明与理性科学的诞生

小结 

 

 

第三章 现代科学溯源之一:没有基督教就没有现代科学

没有基督教就没有现代科学 

大学:自由学术的制度保障 

经院哲学:中世纪的科学形态 

唯名论革命为现代科学开辟道路 

 

第四章 现代科学溯源之二:数理实验科学的形而上学基础

求力意志:从求真的科学到求力的科学 

世界图景化:自然数学化与世界图景的机械化

 

第五章 西方另类科学传统:博物学

什么是博物学

西方近代博物学的兴衰

博物学的当代意义

重建科学谱系

 

第六章 传统中国的科学

李约瑟难题

中国古代的博物学

 

结 语

 

TOP书摘

    希腊是一个城邦民主制的奴隶社会,自由民享受充分的政治权利,是城邦的主人。希腊人经常自豪地说:“我们的国家没有统治者,每一个城邦公民都是统治者。”希腊人一向为自己是自由的人民而自豪。对希腊人而言,奴隶是一种不幸的存在者,他们没有自由,尽管长得跟人一样,也会讲话,但他们不算真正的人,因为在希腊人看来,人的基本规定就是自由。所以,在希腊人这里,人的反义词是奴隶。正像中国人骂某些无情无义之人为禽兽,希腊人乃至现代西方人骂某些不懂自由的人为奴隶,都是相当严厉的指责。

  然而,要真正理解、领悟自由并不是容易的事情。我们中国人常常把自由简单理解成不守规矩、不受约束、任意胡来,这当然是对自由的误解。实际上,在西方历史上的不同时期,“自由”也有不完全一样的内涵。西方的普通人也容易把自由简单理解成为所欲为,这跟中国的普通人容易把“仁爱”理解成比如溺爱、愚忠是一样的。高扬自由之大旗的希腊人是如何理解“自由”的呢?

  希腊人着眼于“知识”。对我们中国人来讲,这特别令人意外和不解。斯宾诺莎曾说“自由是对必然的认识”,说的基本上是希腊人的意思,即把“自由”落实到“知识”上。但是,我们通常是这样理解斯宾诺莎的:我们认识了必然,从而获得了征服必然的力量,我们因此自由了。英国哲学家波普尔也有这样的说法。“通过知识获得解放”,也基本上是这个意思。正因为有这样的理解,我们常常把斯宾诺莎的说法改成“自由是对必然的认识和改造”。在这样的理解中,自由被看成是一种征服的能力,是一种“解放”。

然而,这个理解并不是希腊人的,而是现代人的。现代人信奉“知识就是力量”,或者“知识服务于力量”,因此并不把“知识”本身看成是最高的目标,而只是达成“力量”、“解放”的手段。希腊人不一样。希腊人认为知识本身就是最高的目标,获得知识就是获得自由。

  如何理解获得知识即获得自由呢?这涉及希腊人对“知识”的看法。在现代汉语里,“知识”一词已经变得很平庸了,对任何东西有点了解的人都可以被说成是有知识的。但是,希腊人的“知识”(Episteme)包含了更多独特的意思。总的来讲,希腊人所谓知识,是确定性知识、内在性知识,不是一般的经验知识。

  让我们从德尔斐神庙那个著名的神谕“认识你自己”开始,探讨一下希腊人独特的知识论传统。这个神谕讲了两件事,一个是“自己”,一个是“认识”。“自己”、“自身”其实就是“自由”,但希腊人对“自己”的把握是通过“认识”获得的。不是通过“顿悟”,也不是通过实践,而是通过“认识”。这样一来,希腊的“认识”也被打上了“自己”的印记,即认识是追随知识“自己”、知识“自身”的,因而本质上是一种内在性认识。

历史上,德尔斐神庙的这个神谕被认为是苏格拉底提出来的,或者至少是他将之发扬光大的。人们都说,苏格拉底在西方思想史上的地位相当于孔子在中国思想史上的地位。确实如此。苏格拉底的旷世贡献是把一种知识论传统确立为西方的正宗传统,也就是说,他是我们之前讲到的西方大传统的开山宗师。

  苏格拉底始终不渝地把追求知识、追求真理作为最高的“善”,甚至为了追求真理而牺牲了自己的生命。对中国人而言,德性是一回事,知识是另一回事,德性总是高于知识,而苏格拉底却把知识与美德等同,“有知即有德” “无知即缺德”。知识是最高的善,因此实际上是任何道德的基础。

  知识为什么是最高的善?知识何以能够充当一切道德的正当基础?秘密在于苏格拉底所说的“知识”不是一般的知道、懂得、了解点什么,而是通往“永恒”的唯一途径。苏格拉底反复使用为他所特有的那些方法——辩证法、助产术、下定义等,只为了表明一件事情:知识并不只是接近“事实”,而是接近事实之中含有“永恒”要素的东西。这些要素即使在事实消失之后仍然存在,比事实更坚硬。这才是知识之所以成为最高追求的根本原因。

 

TOP 其它信息

装  帧:平装

页  数:324

版  次:第1版

开  本:32

正文语种:中文

加载页面用时:46.8747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