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中国专业的出版与数字出版产业门户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杨红樱成长小说系列:男生日记(典藏版)
杨红樱成长小说系列:男生日记(典藏版)


杨红樱成长小说系列:男生日记(典藏版)

作  者:杨红樱 著

出 版 社:明天出版社

丛 书:杨红樱成长小说系列

出版时间:2016年06月

定  价:25.00

I S B N :9787533289010

所属分类: 少儿  >  中国儿童文学    

标  签:成长/校园小说  童书  中国儿童文学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好评推荐   [展开]

书评书荐

TOP内容简介

这部作品以日记的形式讲述了男孩吴缅在小学毕业后的精彩而难忘的暑假生活,成功地塑造了一个有责任感、有担当、有个性、幽默的当代少年形象,用细密的笔触展示了中国当代少年褪去青涩的自信和成长的美丽,并深情呼唤成人用足够的宽容和耐心的引导来面对孩子们的成长,是关注当代少年儿童精神成长的优秀作品。

TOP作者简介

  杨红樱,四川省作家协会副主席,著名儿童文学作家。曾做过小学老师、儿童读物编辑和儿童刊物主编。被中宣部评为全国宣传系统“四个一批”人才,被中央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评为“第一届全国未成年思想道德建设先进工作者”,被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授予“讲好中国故事文化交流使者”称号,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有突出贡献的专家”。

  19岁开始发表儿童文学作品,现已出版童话、儿童小说、散文八十余种。已成为畅销品牌图书的系列有“杨红樱童话系列”“杨红樱成长小说系列”“淘气包马小跳系列”“笑猫日记”系列。其作品总销量超过8000万册。

  曾获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中国出版政府奖图书奖、中华优秀出版物图书奖、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冰心儿童图书奖等奖项。作品被译成英、法、德、韩、越等多种语言在全球出版发行。

  在作品中坚持“教育应该把人性关怀放在首位”的理念,在中小学产生了广泛的影响,多次被少年儿童评为“心中最喜爱的作家”。获2014国际安徒生奖提名。“笑猫日记”系列获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版权金奖作品奖。

TOP目录

两个男人

压缩饼干

贝多芬和梦露

开军车的帅哥

穿越二郎山

康定情歌

菩萨喜欢的地方

野人海

狂欢的“耍坝子”节

夜走大雪山

想对你说声“对不起”

决定

选校

罗老师的男朋友

燃眉之急同舟共济

世界上最棒的儿子

面试

帅哥的重托

白莉小姐

厨艺大比拼

外婆心中永远的外公

妈妈是个美丽的女人

鲁肥肥的奇谈怪论

这一天,高兴

给老爸打工

老爸曾经是顽童

榜上有名

荒唐游戏

道歉公司

茉莉花项链

真正的男子

一本男孩子必读的书

男孩心中的天使

我的萨克斯

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

富翁的儿子

是男孩就有点坏

别墅闹鬼

歌厅义演

天才和疯子

算命小神仙

小神仙要读书

我愿为她赴汤蹈火

别把小孩子看扁喽

鬼节

该出手时就出手

老爸最得意的作品

离别的日子

老爸的胡杨树

九百九十九颗幸运星

各奔前程

由《女生日记》引发出来的

——我写男生日记

杨红樱答读者问

TOP书摘

两个男人

  6月23日 星期三 晴

  本来我打算今天一睡到底,好好补一补从一年级到六年级没睡够的觉,可还不到早晨七点,就被电话铃吵醒了。

  妈妈把无绳电话送到我的房间里:“吴缅,你的电话。”

  这电话不是精豆豆打来的,就是古龙飞打来的。于是,我把毛巾被拉上来,蒙住头:“你告诉他,我要睡觉!”

  妈妈扯下蒙在我头上的毛巾被:“是你爸的电话。”

  老爸的电话我是必须要接的。他现在在哪儿,我还不知道呢。老爸是搞摄影的,整日背着照相机和一堆长长短短的镜头,满世界乱转。

  “嘿,老爸!”我像跟哥们儿打招呼一样,“你在哪儿呢?”

  “我在拉萨,今天中午就飞回来。”

  老爸的声音是性感的男中音,我连他在电话里的呼吸都听得清清楚楚,他一点都不像在遥远的西藏,仿佛就在我跟前。我突然很想他。

  “儿子,咱们今天见个面,怎么样?”

  “没问题。我去机场接你。”

  挂了电话,我一看,妈妈已不知什么时候走出了我的房间。每次我跟老爸通电话,她都会给我们留一个空间。

  我打着哈欠,趿拉着鞋,吧嗒吧嗒地来到厨房里,妈妈正在煎鸡蛋。

  “妈,我爸今天中午从拉萨回来,我想去机场接他,你去不去?”

  “我还是不去了吧。”妈妈把煎好的鸡蛋递给我,“你们两个男人在一起,一定有许多话要说。”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妈妈总是称我和老爸为“两个男人”。她和老爸离婚已经好几年了,但她从来没在我面前讲过老爸的一句“不好”,老爸也从没在我面前讲过她的一句“不好”。在我的心目中,他们像—对老朋友。

  “吴缅,你从来没有去机场接过人,要不要我打个电话,让你舅舅派辆车过来,送你去?”

  “不用。”我说,“我乘民航班车去。”

  老爸乘坐的航班在中午十一点四十抵达。十点钟,我来到时代广场旁的民航售票大厅,买了票后乘上了去机场的班车。

  路上堵得厉害,车几乎是走几米就得停下来。街上像我这样大的孩子特别多,昨天考完试,今天都拥到街上来了。

  排着长龙的汽车如铁爬虫一般,在繁华的市区慢慢地爬行。眼看快十一点了,老爸乘坐的航班马上就要抵达了,可我还在半路上。我急了,车上有几个要赶飞机的人也急了。

  “别着急!”司机是个剃着光头的小伙子,他一点儿也不急,“再熬一会儿,只要一上高速路,很快就会到了。”

  汽车好容易上了通往机场的高速路,路上畅通无阻。正如那位光头司机说的那样,汽车一阵风似的,很快就到了机场。

  我刚跑进接人的大厅,便听到播音员甜美的声音:“从拉萨飞来的4375次航班已到达本港……”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

  我挤在接人的人群中,使劲地睁大眼睛,生怕老爸就在我眨眼的那一瞬间,从我的眼皮底下溜走了。

  一股羊膻味儿扑面而来,老爸混在一群彪悍的藏族汉子中出来了。他的头发长得已垂到肩膀上,胡子也好久没有刮了,方方的脸膛又红又黑,一看便知道那是被高原上的紫外线烤的。他背着一个已经看不出颜色的羊皮行囊,肩上挎一个像炸药包似的摄影包,脚蹬一双大头皮鞋,大有“好男儿走四方”的英雄气概。

  “老爸!”

  “儿子!”

  老爸大步跑过来,我扑上去一跳,双脚离地,双手吊在了老爸的脖子上。

  刚才,我还有许多话想对老爸说,见了面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觉得眼睛里潮乎乎的。男儿有泪不轻弹。我故作豪迈地说:“老爸,我肚子饿了。”

  老爸咧嘴一笑,露出雪白的牙齿,也十分豪迈地说:“好,咱们去西部烧烤城吃烧烤!”

  出租车一直把我们载到西部烧烤城。这里是自助餐,老爸放下行囊和摄影包,取了一大盘肥牛肉来。

  老爸夹起一片巴掌大、红白相间的肥牛肉,放进煎锅里。

  “到这里来,不能不吃肥牛肉。”老爸一边说,一边往自己的杯子里倒啤酒,“怎么样?你也来一点儿?”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

  老爸往我的杯子里倒了半杯啤酒,翻滚的白沫已漫出杯沿,我赶紧去吸了一口。

  老爸咧嘴一笑,他举起杯子:“来,儿子,我祝贺你!”

  “别祝贺我。”我说,“昨天刚考完,还不知道考得怎么样呢!”

  “今天,咱们不说考试的事儿,我祝贺你小学毕业!”

  这还差不多。

  我举起杯子,跟老爸的杯子碰了一下,看老爸仰头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然后向我亮亮杯底,我也仰头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也向老爸亮亮杯底。老爸伸过手来,用力地在我的肩膀上拍了一下:“好样的!”

  老爸又往他的杯中倒满啤酒,然后唤来服务生,给我要了一听可口可乐。他点燃一支烟,美滋滋地看着我大口地吃着滋滋冒油的肥牛肉。

  “好,男子汉就要大口吃肉!”

  “老爸,你这次从西藏回来,还去不去?”我嘴里的肥牛肉还没来得及咽下去,话说得含含糊糊的。

  “还去!西藏真是个好地方,可拍的东西太多了。”老爸坐直了身子,两只眼睛直直地盯着我的两只眼睛,好像要跟我谈一件什么重要的事情,“儿子,我这次回来,全是为了你,你不是想去西藏吗?”

  “知我者,老爸也。”我迫不及待地问,“我们什么时候动身?”

  “现在有两个进藏的方案,完全由你来抉择。”老爸的表情很严肃,“第一个方案非常简单,我们乘飞机不到三个小时就可以飞到西藏;第二个方案,我们跟部队的军车走,大约需要一星期才能到达西藏。用第二个方案,我们可能会很艰苦,也许路上还会发生许多惊险故事。”

  一听还有惊险故事,我想都不用想就选择了第二个方案:“我们跟军车走。”

  “吴缅!”

  这次老爸没有叫“儿子”,而是叫我的名字,就像两个男子汉,面对面地在抉择一件重要的事情。

  “吴缅,你要想好,跟军车进藏,一路上困难重重,甚至还有生命危险……”

  “我不用想了,”我决定了的事情,是很难再改变的,“就跟军车走!”

  “这样吧,吴缅,”老爸站起身来,饮干杯中的酒,“你回去跟妈妈商量商量,最好听听她的意见。”

  我们从西部烧烤城出来,已经是下午两点钟了。老爸把我送到我和妈妈住的房子的楼下。临分手时,他从行囊里掏出一条藏族女人穿的横格围裙:“这个给你妈,她喜欢收集民族服装。”

  我接过围裙,抖开一看:“妈妈一定会喜欢的。你干吗不亲自送给她?”

  老爸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的笑:“我还有好多事,就由你代劳吧!”

  回到家里,我给妈妈打电话:“妈妈,下午早点回家,我有一件重要的事要和你商量,还有一个特别的惊喜给你。”

  不到五点钟,妈妈就急匆匆地赶回来了。她一进门就打开冰箱找冷饮喝。我把凉得温热的绿豆汤端给她喝,这是我特意为她准备的。

  “妈妈,我要跟爸爸去西藏。”

  “好啊!”妈妈喝下一大口绿豆汤,“西藏是个好地方,你们乘哪一天的飞机走?”

  “我们不乘飞机,我们跟军车走。”

  “走川藏线?”妈妈盯着我的眼睛,问道,“这一定是他的主意吧?你爸这一辈子都在冒险。”

  我说:“是我的决定。”

  “你爸给你讲过这样的旅行很危险吗?”

  “讲过。”我说,“老爸给了我两个方案让我选择,也可以乘飞机。跟军车走川藏线是我的选择。”

  妈妈不说话,默默地、小口小口地喝着绿豆汤,直到把绿豆汤喝完,她才轻轻地说道:“既然是你自己的选择,那我尊重你的选择。”

  “妈妈万岁!理解万岁!”

  我振臂欢呼。

  妈妈笑了,向我伸手:“你不是还有特别的惊喜给我吗?”

  “不是我给你的,是我老爸给你的。”我把那条藏族围裙拿出来,“怎么样?”

  “噢!”妈妈一声惊叫,两眼闪闪发光,“这是手工羊毛毡做的。瞧这颜色搭配得多么好啊!只有天才的艺术家才能配出这么美妙的效果。”

  妈妈又在墙上钉铁钉。我们家的墙上,挂满了她从各地收集来的民族服装:有维吾尔族姑娘穿的小背心,有彝族姑娘穿的百褶裙,有傣族姑娘穿的长筒裙……

  妈妈一边往墙上挂藏族围裙,一边说:“你爸的艺术感觉真是没的说,你看他选的这条围裙,多有品位啊……”

  我说:“老爸这么好,你为什么要跟他离婚呢?”

  妈妈从来不回避我的问题:“我跟你爸只能做朋友,不能做夫妻。以前我们在一起的时候,老是吵吵闹闹的。现在分开了,我们反而和和气气的,你说不好吗?”

  我能说不好吗?只要他俩觉得好,就好。

  ……


TOP插图

插图

TOP 其它信息

装  帧:平装

页  数:0

开  本:32开

纸  张:胶版纸

加载页面用时:31.25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