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开书店 找百道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新财富论:新供给主义富国强民论(第2版)
新财富论:新供给主义富国强民论(第2版)


新财富论:新供给主义富国强民论(第2版)

作  者:滕泰 著

出 版 社:化学工业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6年04月

定  价:59.00

I S B N :9787122265319

所属分类: 经济  >  经济学理论    

标  签:经济  经济学理论  其他经济学理论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好评推荐   [展开]

书评书荐

TOP内容简介

    经济学是研究财富的创造、流动、分配、消费的科学,财富和价值理论其实是经济学的本源。与经济学需要回归财富本源一样,经济增长理论也需要回归财富的起点、重新审视。所谓供给侧改革,本质上就是从财富的原点再出发,发掘经济增长的真动力。

    本书首先直观地揭示了地球土壤生态财富时代、牛顿物理学为基础的硬财富时代、相对论与现代物理学为基础的软财富时代的财富哲学差异;又从财富进化和财富历史的角度,回顾了人类在与其他物种、与无机世界的斗争中走过了怎样的财富创造历程;此外,还以新供给主义经济学和软财富观、软价值论为基础,从人口、环境、制度、文化、贸易、金融甚至战争等不同角度,对全球有史以来财富流动和财富分配的规律进行了初步的系统梳理。

    当“踩油门”无效的时候,驾驶员一定会去看看“发动机”有没有问题;当投资、消费、出口等需求侧的“三驾马车”增长乏力之后,供给侧的人口和劳动、资本和金融、土地和资源、制度和管理、技术和创新等五大财富源泉有没有受到抑制?供给效率有多少提高的空间?供给成本有多少下降的空间?只有让五大财富源泉充分涌流,寻找让“发动机”增加动力的改革措施,才是供给侧改革的正确方向,才能让中国经济恢复长期增长动力。正是为了找回经济学的本源和增长真动力,才有了这本从财富源泉出发的新供给主义原理性著作——《新财富论:新供给主义富民强国论》。

TOP作者简介

    滕泰,著名经济学家,万博兄弟资产管理公司董事长,万博经济研究院院长,新供给主义经济学领军人物。毕业于复旦大学和上海社科院,获经济学博士学位。美国沃顿商学院访问学者,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MBA导师,中国人民大学、中央财经大学兼职教授。曾任中国银河证券董事总经理,研究所所长。曾任民生证券副总裁,首席经济学家。
    作为新供给主义经济学领军人物、著名经济学家,滕泰先生曾应两届总理邀请“问策中南海”,并在2015年11月9日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的经济形势座谈会上作了《从供给侧改革,全面降低企业成本,开启新增长周期》的汇报。11月10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财经领导小组会议上首提“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翌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再次强调“培育形成新供给新动力”。    本书为滕泰先生关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原理性著作,亦可作为深入全面理解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这一全新概念的辅助读本。

TOP目录

前言 用什么献给这个伟大的时代 XI

 

第一篇 导论

第一章 导论

 第1节 科学演进与财富思想革命

  生物学、物理学演进与财富形态变化 003

  牛顿物理学奠定的传统哲学和价值论基础 004

  现代物理学的发展与哲学、价值论的落后 005

  财富思想革命的学术演进路线 008

 第2节 新财富论的价值论基础—软价值论

  软价值的基础和源泉 010

  软价值的相对性与参照系定律 010

  软价值的主观性、软价值乘数与群体性认知定律 011

  软价值的非连续性与因果可逆定律 013

  软价值不是一个点,而是一个域 013

 第3节 新财富论与富民强国战略

  财富思想革命 015

  从“发动机”着手,才是真正的供给侧改革 017

  把握财富流动与分配的规律 018

  多视角下的财富解释和财富战略 020

 

第二篇 财富的来源与兴衰

第二章 财富与价值的来源

 第1节 不同流派的财富观与价值论

  重农主义:农业是财富的源泉,其他活动只是转移农业创造的价值 023

  劳动价值论:只有劳动创造价值,其他生产要素转移价值 024

  多元要素价值论:五大生产要素都是价值创造的源泉 024

  效用价值论:主观价值论在商品过剩时代的兴起 025

  重商主义:金银或货币才是真正的财富 026

  财富自然论:人类活动只是改变财富形态,不创造财富 026

  其他财富论 027

 第2节 供给创造财富,需求决定价值

  “财富”的概念—对效用的贮藏、交换、比较和评价 028

  财富与价值的来源—既来源于客观世界,也来源于主观世界 029

  供给创造财富,需求决定价值 032

第三章 财富思想与富国的崛起

 第1节 重农主义财富论与农业富国

  欧洲重农主义思想 034

  中国的农本思想 035

  重农思想与农业大国 035

  重农主义局限与农业大国的衰落 037

 第2节 商业创造财富思想与欧洲的崛起

  商业创造财富的思想和理论 040

  商业资本与欧洲富国的崛起 041

  重商主义思想对欧洲国家、美国、日本的影响 042

  重商主义的局限与贸易大国的衰落 043

 第3节 多元要素价值论与硬财富大国

  一元劳动价值论与前苏联的要素使用效率 046

  硬财富的供给能力扩张:从三要素到五大财富源泉 048

  英国硬财富制造业的要素禀赋 050

  德国、日本的硬财富竞争优势 052

  被神眷顾的美国 057

  中国成长为硬财富大国的三种增长模式 059

 第4节 贸易、加工优势向金融优势的转化

  财富形态变化—从贸易资本、产业资本到金融资本 062

  富国崛起与世界金融中心的演变 063

  金融业与富国的兴衰轮回 071

  从贸易优势到金融优势中的利害关系 073

 

第三篇 新供给主义论财富的增长

第四章 新供给扩张与财富源泉的增长

 第1节 财富源泉增长与新供给形成

  采猎经济—寻求狩猎和采集的场所 077

  农业时代的财富源泉—人口和土地 078

  游牧社会—你有多少牲畜 079

  重商主义与金银的积累 080

  硬财富时代的新供给形成与扩张 080

 第2节 需求升级、供给扩张与财富增长

  人类欲望和消费升级是供给扩张的源动力 083

  食品消费升级,效用温饱 084

  服饰的价值—从遮风蔽体、社交品牌到智能可穿戴设备 085

  房地产的软价值 086

  交通工具的消费升级 087

  通讯工具的消费升级 088

  品与软财富升级 088

  消费结构升级,从恩格尔系数到软财富系数 089

第五章 人口、环境与财富增长

 第1节 人口的增长与供给的扩张

  人口是社会财富的重要组成部分 091

  人口贸易与人口的财富内涵 093

  人口增长与财富增长的关系 095

  马尔萨斯人口论的历史局限性 098

 第2节 人口的迁徙与财富增长

  人口迁徙是促进财富增长的有效手段 102

  人口迁徙对迁出地和迁入地的财富效应 103

  人口城乡流动的绝对剩余劳动力与相对剩余劳动力 106

  城乡人口流动与中国的增长潜力 108

  第三次移民潮,中国应该如何留住财富精英 110

 第3节 地理、环境与财富增长及其分布

  地球、物种的财富背景 114

  地表环境与生态财富创造 116

  地理、生态环境与农牧业时代的财富区域分布 117

  地理环境与工业硬财富创造 120

  地理环境与财富流动 123

 

第四篇 财富的结构与供给周期

第六章 制度、文化与财富增长

 第1节 制度、文化内生性与外生性

 第2节 制度、文化对新供给形成与扩张的影响

 第3节 中西方产权文化内涵差异与财富增长

  中西方社会关于“产权”的文化内涵差异 132

  中西方产权文化内涵差异对财富增长的影响 132

  中国产权改革的路径反复 133

  近代中国产权改革失败的原因分析 134

第七章 财富的结构

 第1节 物质财富与非物质财富

  财富总量计算:非物质财富的增长和估值不确定性 139

  非物质财富增长的三个主要方面 141

  物质财富与非物质财富结构变化 146

 第2节 公有财富与私有财富

  政府职能决定的公共财富 147

  公共财政扩大的三种不同倾向 148

  公共财富与私人财富的均衡点 149

 第3节 财富的结构:储蓄类、资本品与消费类财富

  储蓄类财富的增长 151

  资本类财富的增长 153

  消费类财富、储蓄类财富与资本类财富的结构及相互转换 155

  财富的流动性与综合表现形式 156

  利率对消费、储蓄及资本类财富的影响 156

 第4节 货币财富与金融财富

  货币是不是虚幻的财富 160

  货币和金融财富的价值来源—信用 162

  货币和金融资产的价值波动与财富消长 163

  实体经济与金融的关系—波粒二相性原理的经济哲学 164

 第5节 财富的所有权结构

  财富所有权的起源—自然财产权、暴力强权与社会契约 166

  财富所有权结构的演变与分解 167

  所有权的结构与财富增长动力 169

第八章 财富周期、经济周期与新供给周期

 第1节 生态财富时代的经济周期

  采猎经济的周期性危机及其突破 172

  农业生态财富时代的周期性危机及其突破 174

  中国农业时代的财富分配怪象—黄宗羲定律 177

 第2节 硬财富时代经济周期的本质

  人口、资源供给的变化及经济周期 179

  供给过剩背后的财富分配问题 181

  技术革命产生的新供给周期与康德拉季耶夫大周期 183

  美国20世纪90年代“新经济”和中国三十年高增长 187

 第3节 经济周期本质

  经济周期本质上是供给扩张能力周期 189

  周期性的供给过剩和阶段性、结构性的供给老化 190

  影响经济周期的其他因素:政治、文化等 191

 第4节 软财富时代的经济周期与风险

  软财富的经济周期与风险特征 192

  软财富时代的风险管理:重视基础风险,慎用总量政策 194

  软财富时代的风险管理:控制参与群体,“富人分担风险” 195

  软财富时代的风险管理:风险分散与对冲机制 195

 

第五篇 财富的流动与分配

第九章 财富流动与分配的规律

 第1节 战争对财富流动与分配的影响

  生态财富时代的战争及对财富流动与分配的影响 199

  近、现代战争与富国的兴衰 202

  战争与财富流向:金银、贸易路线、市场、能源 210

  战争对财富的复杂影响 214

 第2节 要素供给主导的财富流动与分配

  采猎经济:物种和工具 219

  公元1500年以前的财富主导要素:人口和土地 219

  工业硬财富的核心要素,因时而异 220

 第3节 贸易路线和贸易体制主导的财富流动与分配

  15世纪之前的东西方贸易及对沿线的财富影响 222

  大陆贸易的衰落、地理大发现及海洋国家的兴起 224

  铁路运输、通信对贸易的影响及大陆国家的崛起 226

  贸易政策的变化与大国财富的消长 228

  垄断的贸易体制、贸易规则与定价权争夺 231

 第4节 金融主导的财富流动与分配

  原始金融手段—黄金、白银与财富的流动 234

  信用货币的金融再分配效应及货币税的财政功能 236

  国际货币税及国际货币主导的财富权利 238

  汇率政策和汇率变化对财富流动的影响 239

  美国作为国际货币发行人的巨大利益以及欧元的诞生 240

  金融制度和规则的财富流动和分配效应 241

  美国的金融扩张模式及其影响 243

  开放金融背景下的国家政策调控与财富流动 244

 第5节 知识、文化、生活环境主导的财富流动与分配

  要素流动条件变化与财富流向 246

  放开要素流动约束条件的财富流向变化 247

  知识与管理技能决定的财富流向 248

  自然和文化环境决定的财富流向 249

 

附录1 新供给主义宣言 251

附录2 从供给侧发力,推动经济结构调整 259

附录3 更新供给结构、放松供给约束、解除供给抑制——新供给主义经济学的理论创新 266

参考文献 279

TOP书摘

前言 用什么献给这个伟大的时代

  经济学本源与增长真动力

  不忘初心,不忘本心。现代人回顾原始和贫穷时代的历史,经常会发现人类在进化和竞争中,丢掉了很多更贴近自然和人类本性的东西。经济学也一样,在从古典经济学到现代经济学发展的过程中,同样也丢掉了很多精髓。

  古典经济学的杰出代表亚当·斯密把他的代表作取名为《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大卫·李嘉图的《政治经济学及赋税原理》为价值学说和分配学说奠定了基础;卡尔·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体系,同样是围绕财富创造和财富分配问题展开;奥地利学派代表人物门格尔的《经济学原理》围绕主观的效用价值论展开;马歇尔的《经济学原理》仍然把经济活动本身定义为人们追求财富的历史……

  可见,经济学本来就是研究财富的创造、流动、分配、消费的科学,财富和价值理论其实是经济学的本源。如果忘记了经济的财富本质,忘记了经济增长的财富源泉,就好比羊群正在离开广袤的草原。

  20世纪,微观经济学领域发生了“边际主义革命”,宏观经济学受到凯恩斯主义总需求管理理论的影响。在20世纪中期以后,逐渐形成了以就业、经济均衡、价格稳定、经济增长等为管理目标的宏观经济学,以及吸收了边际主义思想关于生产成本、价格、利润、数量、交换等规律的微观经济学学科体系。在此基础上,又发展出货币学派、制度经济学派、发展经济学、福利经济学、管理科学等不同流派,并且从封闭经济分析扩展到开放经济,应用更多数量分析工具,形成了庞大的现代经济学大家庭。面对浩如大海的经济数学公式和各种模型,多少经济学者、企业管理者、宏观经济管理者,刚刚起航就迷失了航向。

  与经济学需要回归财富本源一样,经济增长理论也需要回归财富的起点、重新审视。我认为,经济的增长动力从来就不是凯恩斯主义的投资、消费、出口这“三驾马车”,这三大需求只是价值实现的条件;而土地与资源、人口和劳动、金融和资本、技术和创新、制度和管理这五大财富源泉,才是经济增长的真正动力—什么样的技术和管理,如何与资源、劳动、资金相结合才能形成新供给,创造新需求?

  197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美籍俄裔经济学家西蒙·史密斯·库兹涅茨在颁奖仪式上给经济增长做出了一个明确的定义:“一个国家的经济增长,可以定义为给居民提供种类日益繁多的经济产品的能力长期上升”,这其实也是从财富增长能力的角度给出的定义,本质上是财富创造的基本要素投入增加引致的经济增长模式。

  而美籍奥地利经济学家约瑟夫·阿洛伊斯·熊彼特则认为创新是指“新的生产函数的建立”,即“企业家对生产要素的新的组合”,生产技术的革新是驱动经济螺旋式发展的核心力量,技术和制度的破坏性创新(distructive creation)才是经济增长的长期动力,这本质上是财富创造的另一个供给要素—创新引致的经济增长模式。20世纪80年代的制度改革开启了中国经济的“斯密增长”时代,制度改革引起的社会分工方式的变革和管理效率的提高,成为经济高速增长的发动机。20世纪90年代以后中国经济增长则以持续的人力、资源、资本、技术、管理投入,以及投入产出效率的提高为特征,是比较典型的“库兹涅茨增长”模式,兼带着“熊彼特增长”特征。

  而中国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更多采取类似凯恩斯主义总需求管理的宏观调控政策,虽然也对刺激增长、稳定物价发挥过一定的积极作用,但是一旦决策部门把频繁的周期性调控政策当成其日常专职工作,就难免会对中国经济的深层次矛盾和长期增长动力问题忽视甚至视而不见。不仅如此,如果过于频繁地进行紧缩或扩张的政策干预,不停地踩油门、踩刹车,还可能带来严重的负面影响:每一轮“踩油门”都不可避免地造成产能过剩、银行不良资产和地方债务增加;每一次“踩刹车”,则可能造成许多中小企业倒闭、高利贷泛滥、股市暴跌。如此在需求侧周期性折腾、循环往复,必然使经济周期越来越短,供给老化等结构性矛盾不断积累,对各种生产要素的“供给约束”和“供给抑制”越来越多,不仅供给再无法创造等量的自身需求,最终要素供给成本都会大幅提高,经济增长也被迫延缓。

  事实上,长期忽视供给侧的财富增长源动力,已经让中国增长动力减弱,季度GDP增速从2010年一季度的11.9%,一路连续五年下行,到2015年四季度增速为6.8%。

  在走过三十多年的高速增长阶段之后,中国会真的像某些拉美国家一样步入“中等收入陷阱”,还是会完成经济转型、踏上新的增长周期呢?

  未来中国应该如何进一步通过生产效率的提升、经济结构的转型、深入融入全球市场、积极推动什么样的社会模式和何种思维模式的转变,才能继续维持“库兹涅芡增长”的持续推动力呢?

  应该如何深化各个领域的制度改革,进一步提高社会分工和管理的效率,才能重启“斯密增长”模式?

  如何引导新供给创造新需求才能转向“熊彼特增长”模式呢?

  ……

  正是为了找回经济学的本源和增长真动力,才有了这本从财富源泉出发的新供给主义原理性著作—《新财富论:新供给主义富民强国论》。

  正本清源,中国究竟需要什么样的供给侧改革从财富的源泉和增长真动力出发,新供给主义经济学的分析框架首先是前述土地和资源、人口与劳动、金融与资本、技术与创新、制度与管理这“五大财富源泉”来替代需求侧的“三驾马车”,然后是以“新供给创造新需求”和“供给只能在一定条件下才能创造自身等量需求”的微观理论,以“新供给经济周期理论”为基础的宏观均衡理论;以三种增长模式为核心的增长理论,以及为了“让供给恢复创造自身需求的能力”,政府必须从供给侧进行干预的“放松三大供给约束”的短期政策建议、“解除五大财富源泉供给抑制”的长期改革主张;还有从供给侧出发的房价、物价管理思想,按“要素报酬分配”的公平分配理论等,共同构成了新供给主义经济学的经济均衡、经济增长、结构调整、房价与物价管理、公平分配的理论体系。

  面对供给结构老化和来自外部的新供给新动力挑战,当那些凯恩斯主义者看到供给过剩、供给老化而悲观的时候,新供给主义学者们早已把眼光转移到智能手机、移动互联、移动自媒体、手机打车软件、新电影等新产品、新业态、新商业模式等新供给、新消费的迅猛增长上;当底特律的传统汽车制造商们仍然在萧条中挣扎时,那些把汽车当成艺术品、当成时尚和环保载体的奔驰、特斯拉和各种新能源汽车早已开始了新的发展历程;随着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成为社会潮流,以新供给主义经济学为基础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如果能够坚持正确的方向,必将开启中国经济增长的新的上升周期。

  为什么要正本清源、强调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正确方向?因为个别学者没有创新思想的东拉西扯,充其量只能把想搞清楚供给侧改革的人弄糊涂,还谈不上误导。2015年11月以来,中国出现了一哄而上、全民“供给侧改革”现象,有一些计划经济思想者也在把自己的行政计划干预手段打扮成供给侧改革的“药方”推出来,一批自由主义者也开始把他们的自由主义主张装进供给侧改革的“筐”里,甚至多年的凯恩斯主义者们的紧缩政策也摇身一变带上了供给侧改革的面具……

  那么怎么区分哪些措施是真正的供给侧改革?如前文所述,本质上类似于“踩刹车”“踩油门”的动作就是需求侧干预;而只有“改善发动机”、释放财富源泉的动作才是真正的供给侧改革。作为最早提出新供给主义经济学理论体系、多年来致力于推动供给侧改革的经济学者之一,我认为(去库存、去产能、去杠杆)准确把握了近期问题的结构性重点任务,“三去”虽然与供给侧的问题相关,但并不是供给侧改革的全部。

  首先,“去库存”是不是供给侧改革能够解决掉的问题?房地产库存过大是已经存在的供给过剩问题,但解决办法只能在需求侧—已经建成的房子,除了扩张需求把房子卖掉、把库存消化掉,供给侧怎么去库存?所以这个问题可以提出来作为2016年的政策关注点,但算不上供给侧的改革举措。

  其次,“去产能”虽然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主要内容之一,但新供给主义经济学认为,一定不能“行政去产能”或“片面去产能”,而应该强调:去产能与培育新供给、新动力是同向并肩而行的两条河流,只有这两条河流合二为一的那一天,才意味着中国经济结构转型真正完成。显然,“去产能”的最终解决之道是生产要素从供给老化的行业转移到新供给形成、供给扩张的体制改革,降低创新和技术成本……通过深化改革,提高要素供给效率,全面降低供给成本,让五大财富源泉充分涌流!

  新供给与软财富革命,开启民富国强之路

  看似充满挑战的中国经济,此时正站在软财富时代的起点,面临着历史性的发展机遇!

  今天,那些不以地球资源为财富源泉、不受物理、化学加工方法制约、主要满足人们精神需求的知识财富、信息财富、文化财富、金融财富、服务业财富等已经成为发达国家财富的主要构成部分,上述五大软财富占了美国财富总量的79%,占中国财富总量的49%—只要抓住软财富时代的战略性机遇,中国就有可能开启一个民富国强的百年繁荣新时代。

  为了抓住这个几百年一次的财富革命新机遇,必须充分揭示软财富观的重要性,并且有必要开展一场财富思想的大讨论,发动一场财富思想的革命。

  为此,本书从财富的来源和财富创造方式的角度,把人类追求财富的历史划分为三个不同时代:生态财富时代、硬财富时代和软财富时代。在生态财富时代,人类以地球表层生态环境为基础,利用物种繁殖规律创造财富,受限于地球表层土壤以及动物、植物生长的时间;牛顿物理学时代以后,人类迎来了硬财富时代。随着物理学、化学的发展,财富的源泉从地球表层土壤拓展到地球深层资源,更多地从矿石、石油、天然气、煤炭等非生命世界获取财富,创造财富的方式也摆脱了生物繁殖和生长时间的限制,而是用各种物理、化学的方法自由加工。然而,硬财富的发展到今天,在很多国家和地区也遇到了资源、环境供给限制,以及硬财富供给过剩等问题;如今的软财富时代,因为知识财富、文化财富、信息财富、金融财富和其他服务业这五大软财富的源泉是人类的思维活动和其他服务活动,创造财富不再需要消耗很多能源或硬资源,人类不仅从财富源泉上摆脱了其地球资源的供给限制,而且打开了无限的需求空间—软财富主要用来满足人们精神需求,在发展空间上也是无限广阔的。

  三百多年前,重农学派曾一度盛行,他们认为只有农业才能创造社会财富。受重农主义思想影响较深的中国和法国,不仅在商业革命时代落后,甚至在工业化进程中也落后了。

  1905年,康有为写了《物质救国论》,主要是对传统农业思想的反思,提倡“物质之学”,代表了中国近代最早财富论思索。其思想虽“乏精深远大之思”,但影响深远,对于中国民族工业的崛起发挥了重要作用。新中国建立以后,仿效苏联重工业优先发展模式,在短时期内创造了财富增长的奇迹,但是商业和金融都被认为是分配财富而非创造财富的手段。进入21世纪,中国的硬财富加工制造业虽然在崛起,但在全球贸易和金融制度安排下处于财富分配的底层地位。

  如今,中国人不再认为商业是“投机倒把”,但是每一个中国人心中还是摆脱不了根深蒂固的农本思想,或又陷入了重视制造业硬财富,不重视软财富、软价值的康有为时代“物质之学”或牛顿时代的“硬财富观”。比如,有多少决策者还沿用计划经济的习惯而把金融叫作所谓“虚拟经济”?当看到充斥各种决策文件、大众媒体中“实体经济”这样的字样的时候,有多少人仅仅想到加工制造业的物质财富?又有多少人想到文化产品、信息产品、知识产品、金融产品、服务产品?被计划经济学、传统价值论洗过脑的中国经济学者们,怎么去确定一首歌曲、一幅画等文化产品的生产成本?怎么确定一条信息产品的供求关系、供求函数、供求曲线?怎么理解互联网上那些免费的知识产品弯曲的价值实现路径?金融产品的价值,到底是由供求关系决定,还是由风险收益关系决定?如何确定一个服务产品的服务技能、定价参照系和群体性认知?

  解决这些问题,自然又需要从财富的源泉、财富的哲学甚至物理学开始谈起。

  硬财富革命始于牛顿时代的科学和技术革命,因此那个时代的哲学、经济学都具有明显的牛顿时代局限性。以牛顿理论为基础的认识论,更多停留在形而上的层面探讨问题,并定义了绝对空间、绝对时间和绝对运动,其哲学思维的典型特点是机械论、决定论和还原论。在牛顿认识论基础上建立的传统经济学价值理论,在遇到金融资产的价格波动、知识产权的估值、歌曲绘画等艺术品定价、互联网虚拟产品的定价时,自然找不到成本、供给和需求的依据……

  为什么在软财富时代,传统价值理论不但无法解释现实,反而陷入各种各样的实践困境?在物理学领域已经经历了狭义相对论、广义相对论、量子理论、非线性物理学等理论发展阶段之后,以粒子和波的微观、高速运动为基础的知识财富、信息财富、文化财富、金融财富、服务财富,其价值规律与硬财富有哪些不同?

  在软财富时代,中国所缺乏的不仅仅是财富思想的革命,更缺乏对财富的历史,以及财富创造、分配、流动结构、周期和战略的研究。只要稍微了解一下16世纪的西班牙、17世纪和18世纪的英国、20世纪初的美国、20世纪50年代的日本以及20世纪60年代的澳大利亚的货币投放量增长指标、经济增长率指标、投资率、资源消耗比率、人口现象和各项政策,任何一个人都会用新的眼光认识中国经济;只要有了财富周期和新供给经济周期的历史观,自然就会摆脱凯恩斯主义需求管理思想的局限,找到供给侧改革的正确道路。

  在回归供给侧、从财富本源出发的前提下,我们应该怎样重新审视中国人口红利的新内涵?如何理解中国多年被抑制的要素供给优势的爆发?过去30年的增长怎样得益于新老技术与管理结合而催生的中国硬财富供给扩张?应如何重新认识人口、资源、环境、海洋、空间、制度、文化的财富含义?怎么看待经济周期、贸易、金融对财富的影响?在全球化背景下财富的流动与分布有哪些新规律?中国当前的各项经济政策需要怎样的反思和调整?

  带着这些问题,笔者从2001年开始研究,并于2006年出版了拙作《新财富论》,10年间多次重印,今年下决心又作了一次全面修订,如今大家看到的是2016年的修订版本。

  这个让我陆陆续续研究了15年的学术课题,首先涉及财富哲学,直观地揭示了地球土壤生态财富时代、牛顿物理学为基础的硬财富时代、相对论与现代物理学为基础的软财富时代的财富哲学差异;又从财富进化和财富历史的角度,回顾了人类在与其他物种、与无机世界的斗争中走过了怎样的财富创造历程;此外,还以新供给主义经济学和软财富观、软价值论为基础,从人口、环境、制度、文化、贸易、金融甚至战争等不同角度,对全球有史以来财富流动和财富分配的规律进行了初步的系统梳理。

  随着知识经济、信息经济、文化经济、金融经济和其他社会服务经济的发展,我们已经快速进入软财富时代,各种新技术、新产品、新模式、新价值所形成的新供给、新需求、新动力越来越纷繁复杂。越是在这样五彩缤纷、瞬息万变的经济生活中,经济学的发展和经济增长的动力,越需要回归对财富源泉的探索。

  最后,因高层重视而被全社会炒作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只有从财富原点再出发,才能够保持正确的方向。不忘初心,方得始终,希望《新财富论》在新供给主义经济学和软财富战略上的浅薄探索,能够为推动中国财富思想革命、释放财富的源泉、把握财富创造、流动与分配的规律,助力富民强国的百年繁荣之路,贡献出一点绵薄之力。

  十五年弹指一挥,粗浅之研究献给这个伟大的时代,呈请学界同仁和读者批评!

  滕泰

  2016年2月9日

TOP插图


TOP 其它信息

装  帧:平装

页  数:304

版  次:第2版

开  本:16开

纸  张:胶版纸

加载页面用时:140.6232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