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开书店 找百道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行动的勇气:金融风暴及其余波回忆录
行动的勇气:金融风暴及其余波回忆录


行动的勇气:金融风暴及其余波回忆录

作  者:[美] 本·伯南克 著

译  者:蒋宗强

出 版 社:中信出版集团

出版时间:2016年05月

定  价:78.00

I S B N :9787508659794

所属分类: 传记  >  财经人物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好评推荐   [展开]

TOP内容简介

  《行动的勇气》全面阐释伯南克直面风险与拯救危局的金融哲学,是对经济危机救赎内幕前所未有的披露,以及他对金融政策的深入思考和现实考量。

  2006年,伯南克被任命为美联储主席。从南卡罗来纳州的小镇到声誉卓著的学术殿堂,再到担任公职,伯南克个人的职业生涯可谓达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巅峰。

  他根本无暇庆贺。

  2007年,房地产泡沫破裂,全球金融系统的内在缺陷暴露无遗,一度濒临崩溃。从投行贝尔斯登的崩溃到对保险业巨头AIG开展空前救助,伯南克及其团队殚精竭虑,采取一切可用工具,遏制金融危机蔓延态势,使得美国乃至世界经济得以持续运转。

  公众对华尔街的贪婪义愤填膺。伯南克及其团队承受了巨大压力,但他们在两位总统的积极支持下,终于成功地让一个摇摇欲坠的金融体系恢复了稳定。一旦美国经济彻底崩溃,规模与后果将不堪设想,但伯南克等人以非凡的创意和决心力挽狂澜。他们提出了一系列非传统的救助工具,帮助了美国经济的复苏,开创了令其他国家竞相效仿的模式。

  《行动的勇气》记录和阐释了大萧条以来糟糕的金融危机和经济衰退,并以内部人士的视角回顾了华盛顿的应对政策,全面翔实地披露了决策过程的细节,栩栩如生地刻画了主要人物的个人形象,同时也梳理了伯南克在专业背景下对金融政策和工具的思考与反思。

TOP作者简介

  本·伯南克,前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主席。2009年《时代》杂志 “年度风云人物”,连续三年入选福布斯全球人物权势榜前十(2011~2013年),执掌美联储8年,成功带领美国度过大萧条以来最恶劣的经济危机。 

  2002年被美国总统小布什任命为美联储理事。2005年6月,担任美国总统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10月被任命为下任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主席。伯南克是知名的宏观经济学家,主要研究兴趣是货币政策和宏观经济史。他是美国艺术与科学学院院士和计量经济学会会士。曾编著《宏观经济学原理》、《微观经济学原理》等教材。 2014年2月,伯南克加盟布鲁金斯学会,参与经济研究项目,重点关注经济复苏政策。

TOP目录

作者序 V 

前 言 我还能阻止这一切 VII 

 

第一部分 序曲 

 第一章 主街 

 第二章 学术界 

 第三章 美联储主席 

 第四章 身处“大师乐队”的岁月 

 第五章 次贷危机的火花 

 第六章 初出茅庐 

第二部分 危机 

 第七章 初步的震荡与应对 

 第八章 更上一层楼 

 第九章 危机拉开帷幕 

 第十章 贝尔斯登的悲剧 

 第十一章 房利美与房地美:一个漫长而炎热的夏季 

 第十二章 雷曼兄弟:大坝决堤 

 第十三章 美国国际集团:“这让我很生气” 

 第十四章 求助于国会 

 第十五章 “50%的人说绝对不行” 

 第十六章 一阵冷风 

 第十七章 过渡时期 

 第十八章 从金融危机到经济危机 

第三部分 危机余波 

 第十九章 量化宽松:正统理论的结束 

 第二十章 建立新的金融体系 

 第二十一章 第二轮量化宽松:虚幻的曙光 

 第二十二章 逆风而行 

 第二十三章 退出量化宽松 

结 语 

 

致 谢 

参考资料

TOP书摘

  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例会结束两天后,即9月20日,我到弗兰克的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参加听证会。一同前去的还有亨利·保尔森以及住房与城市发展部部长阿方索·杰克逊。那场听证会的主题是设法遏制抵押品止赎权浪潮的日益高涨,以便让业主们继续保留住自己的住房,并减少存在弊端的贷款业务。那场听证会虽然至关重要,但从政治视角来看,却存在争议。在之前两年间,抵押品止赎权问题越来越严重,尤其是通过可调整利率次级抵押贷款购置的住房的止赎权。我们预计,随着很多抵押贷款的“诱惑利率”结束,利率大幅上调,抵押品止赎权现象会继续增多,而且随着房价下跌,业主获取融资的难度越来越大,那些首付非常低的业主可能不愿意继续支付高额月供。

  一些国会议员主张联邦政府为那些陷入困境的业主直接提供救助,但大多数议员则不赞成用纳税人的大笔钱去解决这个问题。政府只能在不新增开支的情况下,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减少抵押品止赎权现象。前不久,小布什总统转而要求大萧条时期设立的联邦住房管理局,帮助那些通过可调整利率次级贷款购房,而近期却没有还上月供的业主们。根据该计划,这些业主可以通过联邦住房管理局推出的再融资计划获得利率固定的融资,业主缴纳的房贷保险金(而非纳税人缴纳的税款)可以用来承担这个计划的成本。小布什总统还要求保尔森和阿方索·杰克逊研究一个名为“希望在眼前”(HopeNow)的房贷救助计划。该计划旨在避免越来越多的房屋遭到冻结,政府与主要的贷款公司达成协议,将某些次级房贷利率冻结5年,避免某些业主在未来数年因贷款升高付不出房贷而导致房子遭到法院查封和拍卖。这项计划成本主要由企业负担,不会动用美国政府的经费。

  在美联储,我们也会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做一些事情,当我们觉得能帮得上忙时,就给政府和国会提建议。无论在美联储内部还是外部,我都经常说避免“没有必要”的止赎现象是燃眉之急。我所说的“没有必要”的止赎,是指如果月供少一点,或者贷款条款修改一下,业主就能还上,就能保住自己的房子。但作为中央银行,美联储无权落实财政支出计划,因此,谈到帮助处于困境的业主,我们的能力是有限的。但是,我们可以利用的最佳工具就是银行监管权。(这里暂且不提降低短期利率的权力,因为这个工具是为了实现较为宏观的经济目标而预留的。)9月初,美联储和其他几个监管机构一道,发布了针对抵押贷款服务公司(mortgageservicer)的监管指导意见。这些公司通常为银行所有,负责收取贷款者支付的月供,然后将资金转交给抵押贷款所有者,包括抵押贷款支持证券的所有者。这些公司还会通过修改还款条款或启动抵押品止赎程序来处理拖欠月供的借款者。我们敦促抵押贷款服务公司与陷入困境的借款者开展合作,因为冻结住宅需要耗费一定的时间和金钱,而且遭到冻结的住宅很少能够以好价钱转售出去。因此,如果放贷出现了问题,那么修改还贷条款,让业主保住自己的房子,日后再继续还款,对业主和放贷机构来讲都是有意义的。我们向抵押贷款行业发出的信息是,如果它们让辛苦谋生的业主们缓一口气,即使还款计划被搁置,监管机构也不会批评它们。全国各地有很多非营利性机构致力于为业主提供咨询和帮助,各大储备区的联邦储备银行也孜孜不倦地为此努力,向这些非营利性机构提供技术援助和其他支持。

  不幸的是,制度层面的障碍和操作层面的复杂性成了修改贷款合约的拦路虎。比如,抵押贷款支持证券领域的很多法律法规都要求,只有在大部分投资者或全部投资者同意的情况下,贷款合约才能修改。这就为修改贷款合约设置了一个很高的门槛。很多借款者都申请了第二份抵押贷款,而且第二个放贷机构与第一个放贷机构是不同的,这样一来,在没有得到对方许可的情况下,哪一家都不大乐意修改业主的贷款合约。抵押贷款服务公司要处理的问题贷款越来越多,多到无力应对的程度,要处理这些问题贷款,需要付出更多的时间,需要拿出更多的知识,比处理良性资产麻烦多了。此外,抵押贷款服务公司出面修改贷款合约,得到的报酬很有限,因此,它们既没有动力,也没有资源去有效处理修改贷款合约的事宜。当然,并非所有贷款合约都符合修改条件,因为有些借款者的违约是由非利率因素导致的,比如失业、生病或离婚等。在这些情况下,即便修改贷款合约,降低月供金额,他们依然无法还贷。

  在那次听证会上,我一如既往地指出修改违约者的贷款合约无论对放贷机构而言,还是对借款者而言,都是有利的,但双方似乎没有达成多少共识,真正付诸行动者并不多。从政治角度来讲,避免抵押品止赎权可能会被描述为防止华尔街去侵害普通民众的利益。但很多选民显然认为如果帮助违约者修改了贷款合约,那么,在那些负责任的借款者看来则是不负责任之举。

  参加完听证会的第二天,我和安娜前往19世纪的美国海军英雄史蒂芬·迪凯特的豪宅式旧居,参加格林斯潘回忆录《动荡年代》(TheAgeofTurbulence)的发布仪式。格林斯潘在职期间,基本上不怎么跟媒体打交道,现在却在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例会召开前夕在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的《60分钟》节目中宣传新书。当被主持人问及如何评价美联储应对金融危机的方式时,他表现得很客气,回答得闪烁其词,他说不知道自己会采取什么不同的做法,还说我“干得不错”。我希望他是正确的。我当时没有这样说出来,但当金融危机持续演变之际,我不禁开始反思他的书名蕴含的反讽意味。

  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9月例会结束后的几周内,金融环境持续小幅改善,降息和我们之前努力增加的流动性似乎已经对批发融资市场产生了促进作用。银行间同业拆借利率表明放款银行对借款银行的偿还能力感到略微放心了一些。股票市场继续上扬,道琼斯指数在10月9日收盘时,创下了14165点的历史纪录。

  但并非所有消息都是积极的。华尔街分析师满是悲观地猜测各大金融公司即将发布的财报。9月28日,在美国储蓄机构监理局的批准下,网络银行(NetBankInc。)成为次贷危机中第一家破产的商业银行。该银行1996年成立于亚特兰大郊区,是美国最早一批纯粹通过网络开展业务的银行之一。这是20世纪80年代储贷危机结束以来倒闭的规模最大的储贷机构。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例会结束两天后,即9月20日,我到弗兰克的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参加听证会。一同前去的还有亨利·保尔森以及住房与城市发展部部长阿方索·杰克逊。那场听证会的主题是设法遏制抵押品止赎权浪潮的日益高涨,以便让业主们继续保留住自己的住房,并减少存在弊端的贷款业务。那场听证会虽然至关重要,但从政治视角来看,却存在争议。在之前两年间,抵押品止赎权问题越来越严重,尤其是通过可调整利率次级抵押贷款购置的住房的止赎权。我们预计,随着很多抵押贷款的“诱惑利率”结束,利率大幅上调,抵押品止赎权现象会继续增多,而且随着房价下跌,业主获取融资的难度越来越大,那些首付非常低的业主可能不愿意继续支付高额月供。

  一些国会议员主张联邦政府为那些陷入困境的业主直接提供救助,但大多数议员则不赞成用纳税人的大笔钱去解决这个问题。政府只能在不新增开支的情况下,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减少抵押品止赎权现象。前不久,小布什总统转而要求大萧条时期设立的联邦住房管理局,帮助那些通过可调整利率次级贷款购房,而近期却没有还上月供的业主们。根据该计划,这些业主可以通过联邦住房管理局推出的再融资计划获得利率固定的融资,业主缴纳的房贷保险金(而非纳税人缴纳的税款)可以用来承担这个计划的成本。小布什总统还要求保尔森和阿方索·杰克逊研究一个名为“希望在眼前”(HopeNow)的房贷救助计划。该计划旨在避免越来越多的房屋遭到冻结,政府与主要的贷款公司达成协议,将某些次级房贷利率冻结5年,避免某些业主在未来数年因贷款升高付不出房贷而导致房子遭到法院查封和拍卖。这项计划成本主要由企业负担,不会动用美国政府的经费。

  在美联储,我们也会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做一些事情,当我们觉得能帮得上忙时,就给政府和国会提建议。无论在美联储内部还是外部,我都经常说避免“没有必要”的止赎现象是燃眉之急。我所说的“没有必要”的止赎,是指如果月供少一点,或者贷款条款修改一下,业主就能还上,就能保住自己的房子。但作为中央银行,美联储无权落实财政支出计划,因此,谈到帮助处于困境的业主,我们的能力是有限的。但是,我们可以利用的最佳工具就是银行监管权。(这里暂且不提降低短期利率的权力,因为这个工具是为了实现较为宏观的经济目标而预留的。)9月初,美联储和其他几个监管机构一道,发布了针对抵押贷款服务公司(mortgageservicer)的监管指导意见。这些公司通常为银行所有,负责收取贷款者支付的月供,然后将资金转交给抵押贷款所有者,包括抵押贷款支持证券的所有者。这些公司还会通过修改还款条款或启动抵押品止赎程序来处理拖欠月供的借款者。我们敦促抵押贷款服务公司与陷入困境的借款者开展合作,因为冻结住宅需要耗费一定的时间和金钱,而且遭到冻结的住宅很少能够以好价钱转售出去。因此,如果放贷出现了问题,那么修改还贷条款,让业主保住自己的房子,日后再继续还款,对业主和放贷机构来讲都是有意义的。我们向抵押贷款行业发出的信息是,如果它们让辛苦谋生的业主们缓一口气,即使还款计划被搁置,监管机构也不会批评它们。全国各地有很多非营利性机构致力于为业主提供咨询和帮助,各大储备区的联邦储备银行也孜孜不倦地为此努力,向这些非营利性机构提供技术援助和其他支持。

  不幸的是,制度层面的障碍和操作层面的复杂性成了修改贷款合约的拦路虎。比如,抵押贷款支持证券领域的很多法律法规都要求,只有在大部分投资者或全部投资者同意的情况下,贷款合约才能修改。这就为修改贷款合约设置了一个很高的门槛。很多借款者都申请了第二份抵押贷款,而且第二个放贷机构与第一个放贷机构是不同的,这样一来,在没有得到对方许可的情况下,哪一家都不大乐意修改业主的贷款合约。抵押贷款服务公司要处理的问题贷款越来越多,多到无力应对的程度,要处理这些问题贷款,需要付出更多的时间,需要拿出更多的知识,比处理良性资产麻烦多了。此外,抵押贷款服务公司出面修改贷款合约,得到的报酬很有限,因此,它们既没有动力,也没有资源去有效处理修改贷款合约的事宜。当然,并非所有贷款合约都符合修改条件,因为有些借款者的违约是由非利率因素导致的,比如失业、生病或离婚等。在这些情况下,即便修改贷款合约,降低月供金额,他们依然无法还贷。

  在那次听证会上,我一如既往地指出修改违约者的贷款合约无论对放贷机构而言,还是对借款者而言,都是有利的,但双方似乎没有达成多少共识,真正付诸行动者并不多。从政治角度来讲,避免抵押品止赎权可能会被描述为防止华尔街去侵害普通民众的利益。但很多选民显然认为如果帮助违约者修改了贷款合约,那么,在那些负责任的借款者看来则是不负责任之举。

  参加完听证会的第二天,我和安娜前往19世纪的美国海军英雄史蒂芬·迪凯特的豪宅式旧居,参加格林斯潘回忆录《动荡年代》(TheAgeofTurbulence)的发布仪式。格林斯潘在职期间,基本上不怎么跟媒体打交道,现在却在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例会召开前夕在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的《60分钟》节目中宣传新书。当被主持人问及如何评价美联储应对金融危机的方式时,他表现得很客气,回答得闪烁其词,他说不知道自己会采取什么不同的做法,还说我“干得不错”。我希望他是正确的。我当时没有这样说出来,但当金融危机持续演变之际,我不禁开始反思他的书名蕴含的反讽意味。

  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9月例会结束后的几周内,金融环境持续小幅改善,降息和我们之前努力增加的流动性似乎已经对批发融资市场产生了促进作用。银行间同业拆借利率表明放款银行对借款银行的偿还能力感到略微放心了一些。股票市场继续上扬,道琼斯指数在10月9日收盘时,创下了14165点的历史纪录。

  但并非所有消息都是积极的。华尔街分析师满是悲观地猜测各大金融公司即将发布的财报。9月28日,在美国储蓄机构监理局的批准下,网络银行(NetBankInc。)成为次贷危机中第一家破产的商业银行。该银行1996年成立于亚特兰大郊区,是美国最早一批纯粹通过网络开展业务的银行之一。这是20世纪80年代储贷危机结束以来倒闭的规模最大的储贷机构。

  ……

TOP 其它信息

装  帧:平装

页  数:640页

开  本:32开

加载页面用时:93.7494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