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开书店 找百道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欧元陷阱:关于泡沫破灭、预算和信仰
欧元陷阱:关于泡沫破灭、预算和信仰


欧元陷阱:关于泡沫破灭、预算和信仰

作  者:[德]汉斯-沃纳·辛恩 著

译  者:曹慧

出 版 社: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6年03月

定  价:98.00

I S B N :9787509781913

所属分类: 经济  >  国际经济    

标  签:国际经济  经济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好评推荐   [展开]

TOP内容简介

    本书可能是近十年以来有关欧元的、重要的学术著作。它是一部关于欧元危机的悬疑式科普“小说”。作者汉斯-沃纳·辛恩曾被评为“改变世界的十大重要人物”之一、“德国很具政治影响力的经济学家”。

    本书批判性地阐述了欧元的历史,欧元危机,以及欧洲中央银行和欧元区各国的纾困计划。作者在解开复杂谜团,曝光幕后秘辛的同时,启发我们理解欧洲是如何一步步陷入困境的。对渴望了解欧洲的读者而言,《欧元陷阱》无疑是必读之书。

TOP作者简介

    汉斯-维尔纳·辛恩(Hans-Werner Sinn)(1948-),德国慕尼黑大学经济与公共财政学教授,慕尼黑经济研究所(IFO)所长,德国联邦经济部经济顾问委员会成员,其发表的众多专著与论文在德国甚具影响力,2007 年出版的《德国还能被拯救吗?》成为对德国“2010 议程”改革计划中很具影响力的公共政策分析书籍。其《赌场式的资本主义》(2009)被《德国商报》(Handelsblatt )列为历来50 本很好的经济读物之一。近年来,辛恩在国内外重要媒体,如《金融时报》、《人民日报》、财经网等发表经济评论。《金融时报》(德国版)和“德国经济学会”共同将辛恩列为很具公众影响力的两位德国经济学家之一。辛恩也在“常被学术论文引用的德国经济学家”问卷调查中位列第二名。英国《独立报》将辛恩选入“改变世界”的十大重要人物之一。2013 年,辛恩被《法兰克福汇报》列为很具政治影响力的经济学家。

  曹慧(1969-),国际政治学博士,银行与金融学硕士,长期从事欧洲问题研究。现任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助理研究员。著有英文专著《欧盟气候变化政策:内部政策制定与国际谈判的关系》(2012 年),在《欧洲研究》、《现代国际关系》、《中国金融》等期刊上发表论文。近年来,也常常在《世界知识》等国内媒体上发表时政评论。

TOP目录

引言/001

第一章 期待与现实/009

 欧元的活力/009

 欧元与和平/014

 欧元为贸易和资本流动带来的优势/021

 通往货币联盟之路/025

 德国统一的代价?/027

 转移支付和债务联盟/028

 欧洲中央银行/031

第二章 外围国家的经济泡沫/036

 进口资本/036

 利差的消失/038

 时机性问题/044

 缓解政府的财政预算/046

 财政纪律缺失/049

 意大利错失的机遇/055

 外债问题/058

 泡沫/063

 房地产价格/066

 私人财富/068

 市场失灵抑或政府失败?/070

第三章 硬币的另一面/077

 欧元的赢家与输家/077

 从欧元区核心国家向外围国家的资本输出/082

 德国的大规模失业/089

 德国《2010议程》改革计划/091

 建筑业的新热潮/092

 “探戈”误读/094

第四章 竞争力问题/099

 经常账户为何得以改善/099

 难以支撑的产业/103

 价格过高/105

 必要的实际汇率下降/110

 进展甚微/116

 爱尔兰是如何做到的?/120

 波罗的海国家:财政紧缩措施行之有效/123

 真正的竞争对手/127

 陷入欧元陷阱:通货紧缩带来的危害/128

第五章 白骑士/135

 大崩溃/135

 来自“印钞机”的“帮助”/139

 降低贷款抵押品标准、延长再融资贷款到期日/146

 道德风险/159

 应急流动性辅助贷款(Emergency Liquidity Assistance,ELA)/163

第六章 欧洲国际收支危机/169

 “泛欧实时全额自动清算快速转账系统”(Target)余额/169

 膨胀的Target余额/179

 为何Target余额是衡量信贷水平的标准/184

 Target余额作为一种公共资本的输出/187

 内部资金、外部资金与本土“印钞机”/188

 北部国家再融资信贷的挤出效应/192

第七章 经常账户、资本外逃以及Target余额/200

 为国际收支逆差融资/200

 以印钞为生的希腊、葡萄牙和塞浦路斯/211

 爱尔兰的资本外逃/214

 意大利和西班牙的资本外逃/216

 担任“中间人”角色的法国/220

 德国:Target权益输出/223

 芬兰与荷兰/228

 布雷顿森林体系和欧洲支付联盟/229

 转移支付卢布/233

 以瑞士为例/234

 美国如何解决与Target体系相仿的余额问题/235

 救助政策中的基本二分法/242

第八章 踌躇不前/247

 危机演变的六个步骤/247

 购买政府债券:证券市场计划(SMP)/251

 纳税人零风险?/254

 “欧洲稳定机制”(ESM)/256

 救助资金概况/259

 负债风险/263

 争议不断的“直接货币交易计划”(OMT)/269

 德国联邦宪法法院的立场/279

 银行业联盟:“债权换股权式”救助还是资金注入式纾困救助?/282

 宏图大计/291

 纾困欧洲中央银行/296

 对市场经济与民主制度的损害/299

第九章 对欧元体系的再思考/308

 另辟新径/308

 美国之鉴/310

 强化财政约束/313

 中立的货币/316

 难以承担的债务/320

 债务重组/326

 一个可供“喘息”的货币联盟:介于布雷顿森林体系与美元之间/332

 迈向统一之路/342

 

译者后记/349

TOP书摘

序言

  年近岁末,终于找到时间来履行我早些时候做出的承诺:为《欧元陷阱》的中文版写一篇序言。刚刚翻阅了几页就感到开卷过晚的遗憾,再读两章便顿觉豁然开朗。跟着作者的侃侃道来,走入欧元经济的根根节节,也看到欧元区社会和政治的波涛汹涌。虽然我和我的同事们是中国最早介绍欧元的人群,我们也曾跟踪欧元在债务危机中的起伏跌宕而著述评说,然而对于欧元的问世、成长和危机的内在逻辑和外部环境,多少还是有些雾里看花,而这本书用最简洁明了的方式,帮我们重新认识欧元、欧盟和欧洲。

  作者指出,欧元的问世并非经济规律使然,而是受到欧盟宏大的政治目标和理想的激励和支撑。欧元设计者们的初衷是通过欧元的建设促成欧洲的政治联盟,但在政治尚处于分立的联盟中,欧元区逐步变成了庞大的转移支付体系和债务联盟。欧洲央行的组织结构并不能确保欧元按照经济规律运行,欧元的决策在某种程度上是为政治权重所左右。

  欧元的结构性矛盾曾经为乐观主义的远大抱负所掩盖,但却一览无余地暴露在始于美国的国际金融危机的冲击下。在南部欧元区国家出现主权债务危机以后,那些曾经被信念和期待聚集在一起的各种要素纷纷离散。随着债务违约风险的增加和经济增长前景的黯淡,竞争力持续下降、失业率不断走高、市场像过山车一样起伏不定、欧元区的纾困措施顾此失彼,要防止欧元的失败,而又难以从根本上扭转欧元区因竞争力降低而走向颓势。失去自信的欧元区出现政治组织破碎、疑欧情绪暴涨,有些民众开始走向极端。

  不让人乐观的是,欧元区的南部国家“因欧元引起的通胀性信贷泡沫而丧失经济竞争力”,却又使得欧元区的北部国家“因提供纾困资金而掉入联合负债的漩涡”。作者认为,欧元区在危机面前采取了一些饮鸩止渴的措施,迫使欧元区在各种危机之间疲于奔命。作者逐一分析了欧元区边缘国家的经济泡沫、资本在欧元区的流向、竞争力不高的困局,以及欧元区应对国际金融危机和债务危机冲击的措施和机制,然后指出:欧元区陷入了恶性循环的六个步骤:隐晦的纾困承诺、来自各国央行的借款、欧央行的“证券市场计划”(购买抵押品)、“欧洲金融稳定机制”和“OMT”(直接货币交易计划)、以及银行业联盟等救助性政策措施,这些措施大都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要么是治标不治本,要么是遗留了一大堆需要继续解决的问题,例如“单一监管机制”和“单一清算机制”相继提上日程。但是,市场失灵和政府错位相互扭结,并未理顺。纾困计划违背了《欧洲联盟运行条约》的“不救助”条款,欧盟领导人为了应对欧元危机所做的违反常规的决定与《马斯特里赫特条约》相悖。北部欧洲的纳税人因此而背上了更重的包袱,但是并没有换来南部欧洲竞争力的提高。

  当然作者也认为,欧洲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如果各国遵守《马斯特里赫特条约》的规定,欧洲货币联盟有可能成功。在并非单一制的国家里推行单一货币,欧元已经创造了奇迹。面对当前的困难,欧元区还是有一些更好的政策选择,美国也曾经提供了一些可资借鉴的经验。欧元区南部国家需要为共同繁荣做出应有的贡献,并努力解决国际收支失衡的问题,各利益攸关方与债权人协商实施“债务换股权”的资本重组也应当进一步改善。此外,欧元体系应当是开放而非封闭的体系,暂时的“退出机制”也应当是欧元区强身健体的一个选项。总之,应当停止“财政契约”和“债务联盟”的危险游戏,使欧元区政策更加适应独特的“多元一体”的欧洲。

  我在2013年的慕尼黑经济高峰会上遇见过本书的作者辛恩教授,曾经对他的直言不讳印象深刻,后经德国友人推荐此书,读后更为作者的批判精神和秉笔直书而心生敬佩。作者说,他没有给世界带来有关欧洲货币联盟的很多好消息,而我却认为他给世人带来了有关欧元的很多好分析,而这正是我们所需要的。

  借此感谢我的同事,本书的译者曹慧女士。她的译文很专业,也很流畅。在译作中可以看出她的用心和长时间投入。作为译者,不以文字换取声名和利益,而是为了沟通中外人士对于事物的深层理解而辛勤工作,这样的努力值得尊敬。我的这份尊敬同样也给予认真工作的编者和出版者。

  最后,我也愿以此序表达我对欧元的祝福。通过《欧元陷阱》一书,我们进一步看到欧洲一体化道路的曲折艰难,但是也更加深刻地认识到欧洲的别无选择。辛恩教授说的对,“中国需要一个强大的欧洲,而欧洲也需要一个强大的中国”。祝愿欧元超越陷阱,祝愿欧洲统一强盛!

  周弘于2015年岁末

 

引言

  欧盟将欧洲人民从民族主义的枷锁中解放出来,并为这块大陆带来了自由和繁荣。欧盟的稳定性是建立在人们对自愿、互利的一致性认同上。尽管这种稳定性正在受到欧元危机的威胁。这场欧元危机引发了诸多争吵与怨恨,使许多埋葬已久、古老的幽魂重新复活。如同深受其益一样,代表欧盟一致性的共同货币也使欧盟深受其害。

  20年前,欧洲对“欧元热”信心十足,作为其中的一分子,我尚不理解或不愿倾听来自年长、经验丰富的经济学家们的忠告。那时,欧洲似乎已进入了一个历史性的阶段:即共同货币的下一步将是在这块古老的大陆上迈向和平与进一步的繁荣。可悲的是,这些期盼被无情地冲刷掉了。时至今日,欧元区正挣扎于从一个危机到下一个危机的混乱局面中。当南部欧洲陷入竞争力遭受重创的残酷陷阱之际,北部各国却发现它们正位于一个前所未有的、公共债务不断攀高的旋涡之中。《金融时报》的马丁·沃尔夫曾写到,只有自讨苦吃的人才会继续欢迎当时引入欧元的决定。荷兰前欧盟委员会委员、作为欧盟设计师之一的福里特斯?博尔克斯坦(Frits Bolkestein)认为,欧元计划已在劫难逃,荷兰应退出欧洲货币联盟。而欧元集团前主席让-克劳德?容克(Jean-Claude Juncker)甚至将2013年和1913年比较后感叹,没人能够设想战争爆发后的下一年会发生什么。尽管这种比较有些过度,但眼下,欧洲的确正处于战后空前的、愈益恶化的敌意之中。人们对危机感到束手无策。

  危机是由2007/2008年美国银行业“外溢”到欧洲主权债务和银行业、从而引发的一场世界性的、战后最严重的并延续至今的经济衰退。除了被给予临时性的救助计划以外,南欧国家的经济正因衰退而受到冲击。西班牙和希腊的失业率正逼近30%。该比例是20世纪30年代“大萧条”以来的首次出现。同时,这些国家的青年失业率则攀升到60%左右。意大利的失业率甚至超过40%。在法国和葡萄牙经济表现乏力之际,如货币不贬值的话,西班牙、意大利和希腊的工业产品将受到双重衰退的打击。甚至荷兰也正处于因房地产泡沫破裂而带来的痛苦中。

  诚然,某些缓解迹象已逐渐浮现。2012年以来,世界经济开始复苏,资本市场已恢复平静。媒体给人们描绘的总体印象是,尽管欧洲南部国家依然在严重的结构性危机中裹足不前,但深度危机已远离我们。我认为,经济复苏极度脆弱。因为它过度依赖于欧洲中央银行(European Central Bank,以下简称“欧央行”)所提供的担保和财政纾困计划,而不是改善经济中的基本要素。通过担保,尤其是通过“直接货币交易计划”(Outright Monetary Transaction,简称OMT计划),这个为投资者无限制地购买危机中国家所发行的政府债券所提供保证的计划,欧央行为这些过度负债国家的政府提供免费担保。这一计划改变着市场的游戏规则。破产的风险被从容地从精明的投资者身上转移到那些欧元区内依然有偿付能力的国家、容易上当的纳税人和领取福利者的身上。该解决方案的幻景很快会如同“理解风险转移游戏”的失败者一样蒸发。而短期内稳定市场的举措也许带来的是旷日持久的政治不稳定和欧盟机构之间的不信任。

  在法律上,将风险从投资者转移到纳税人的做法也许会被证明是不可持续的。2014年2月,德国联邦宪法法院判定OMT计划违反了欧盟一级立法,欧洲中央银行理事会被裁定在此计划上越权。在尚未下达最终判决之前,德国宪法法院已就修改OMT计划的潜在可能性征询过欧洲法院的意见,欧央行似乎不太可能通过自身的担保来规避投资风险。

  南部欧洲社会正变得越来越脆弱。国际救助计划,包括欧洲中央银行的那些措施,已使人们从忍饥挨饿到直接投身于目前尚可控制的政治动荡之中,欧洲各地鼓噪着不安。西班牙的分离主义运动获得了新生力量,希腊工会组织了暴力不断升级的罢工活动。2011年,意大利时任总理西尔维奥·贝卢斯科尼(Silvio Berlusconi)就该国退出欧元区发起了一项秘密的国际谈判。正如学者所分析的,该谈判的初衷是因为意大利正步入“二次衰退的灾难”(double-dip recession)。如今,在经过两年半时间、三届总理之后,意大利的情况比以往更糟。新总理马泰奥·伦齐宣布,意大利要在政治领域进行革命性的改革。此举能否行之有效地带动意大利,目前仍有待观察。

  内部紧张局势导致政客和选民寻找国外替罪羊。在意大利,贝卢斯科尼领导的意大利力量党(Forza Italia)将该国的问题怪罪到德国头上。游行逐渐演变为反德示威。因为德国是在希腊、葡萄牙和塞浦路斯等国推行财政紧缩措施的主要召集人。他们认为,德国是造成该国公共融资和大量失业问题的罪魁祸首。当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于2012年10月访问雅典之际,该市为防止暴力而实施了戒严。显然,欧元已成为无益于和平的产物。

  紧张局势将选民推入了疑欧政党的怀抱中。在德国,经济学教授贝恩德·卢克(Bernd Lucke)意外且成功地组建了反欧元政党,即德国选择党(Alternative for Germany)。在希腊,西奥多拉斯·卡扎尼瓦斯(Theodoru Katsanevas)和来自比雷埃夫斯大学的同事们组成了德拉克马五星党(Drachme Five Stars),试图复制贝佩·格里洛(Beppe Grillo)在意大利获得的成功。格里洛领导的反欧元、反现有体制的五星运动党(Five Stars Movement)在2013年意大利议会选举中位列第三,获得了全国1/4选民的支持。玛丽娜·勒庞(Marine Le Pen)领导的法国国民阵线(The French National Front)和基尔特·维尔德斯(Geert Wilders)领导的荷兰自由党(Dutch Freedom Party)均在本国的民调中处于领先地位,两党已组成了反欧元的国际联盟。希腊齐普拉斯(Alexis Tsipras)领导的激进左翼党(Syriza)宣布,该党将不再遵守任何由“三驾马车”,即欧洲中央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欧盟所制定的财政紧缩措施。一旦他所在的政党上台执政的话,其极端的政治立场可能将导致希腊退出欧元区。

  尽管财政紧缩计划已被成员国的决策者所采纳,但资本市场却对南欧国家是否有持续发行公、私债券的能力愈发紧张。如果缺少北部国家不断地供应的并通过欧洲中央银行和政府之间救助协议安排的话,南欧的公、私债务人将不得不支付更高的利息。他们中的大多数很可能已经破产。但南欧人的愤怒还是直接指向了仍具偿还能力的北部国家。他们认为,救助还远远不够。转过头来,欧央行最近的研究表明,如果仅仅是因为略微比南部同伴富有的话,北欧国家正变得愈发不情愿地参与救助计划、承担南欧国家的债务。南欧的“厌缩症”和北部的“厌救症”之间逐渐升级的紧张局势正侵蚀着欧洲的未来。

  在凯恩斯主义看来,南欧仅仅是经历着一场可以通过赤字开支化解的经济衰退。归根结底,经济中的失业率越高,乘数则越高。如果南欧经济结构合理、基础夯实,且只是遭遇临时性需求短缺的话,该政策也许值得喝彩。但眼下,市场对深陷危机国家的放贷异常昂贵,凯恩斯主义的政策将不得不通过其他国家提供的担保来实现。

  更有甚者,危机中的国家也正遭受着严重的竞争力问题。该问题可能因进一步刺激需求而变得更加恶化。这些南部国家在因欧元引入而导致的通胀信用泡沫下变得越来越贵。相比北部欧元区国家而言,南部国家在东扩之前的薪资和物价持续上涨。来自东欧的新成员国依靠低工资、具有吸引力的外资政策和向欧洲市场出口物有所值的商品等优势成为南欧国家强有力的竞争对手。西班牙和希腊制造业的工资分别是波兰工人和手工业者的三倍和两倍。而后者则以技术和勤奋著称。这些羁绊只能通过长期规划来解决,凯恩斯主义的赤字开支方法并不适用于此。为重获竞争力,南欧国家应采取比欧元区竞争对手低的通货膨胀率、使物价和工资水平保持相对便宜甚至通过通货紧缩的方式。将欧元贬值也会达到类似经济复苏的效果。然而,两种方式均要求更少的公共需求,而不是如凯恩斯主义所强调的、通过赤字开支刺激更多的需求。

  “需求-创造流通”这种救助计划有一定的副作用:它们为金融投资者购买时间,而投资者只想逃之夭夭,将风险转嫁到北欧国家的纳税人身上。被绑架的纳税人一边分担着南欧国家政府的债务压力,一边痛苦地执行着本国可能为保持其竞争力而进行的工资与物价改革。如此计划充其量只是一剂延缓药物发挥作用的止疼药。

  在理论上,金融市场存在着多重均势。即使尚未真正启用,但一定条件下的公共债务担保也能达到一个低息、可持续发行债务的较好均势。我将它称之为“橱窗金钱”(money-in-the-display-window)理论。依此理论,资金只需待在展示窗里,而无须被实际支取即可起到担保的作用。

  然而,有两点可以说明该理论并不适用于欧洲。首先,南欧国家在危机之前,甚至在低息时代就已经存在着巨大的经常账户赤字。这些赤字的结构性问题至今仍未消失。因此,现存的诸多困难不是来源于金融危机,而是有着更深的诱因。

  其次,该理论不适用于欧元区的原因是因为橱窗里的钱实际已经被拿走了。到2013年年底,由政府间协议、欧盟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所提供的救助资金已高达3390亿欧元。另外,欧央行也为危机中的国家提供了巨额以及不为公众所知晓的救助授信额。欧央行不仅购买了大量危机中国家的政府债券,并宣称,如有必要它将继续购买。而且,欧央行还帮助危机中国家和他们的外国债权人,通过这些国家的中央银行和银行机构解决其国内的融资问题,确保公民和企业购买进口商品和回购他们手中的国外私债。“泛欧实时全额自动清算快速转账系统”(Trans-European Automated Real-Time Gross settlement Express Transfer system,以下简称Target系统)亦应运而生。正如本书即将展开的,该系统与国外债权人所在国的中央银行的当地再融资机构联合在一起成为为危机中国家提供救助资金的主要渠道。因“救助计划”避开了预算议题,从而绕开了欧洲议会的“纠缠”。2013年底,Target系统已为南欧国家和爱尔兰提供了6130亿欧元的授信额度。这大致相当于通过政府间协议、欧盟和世界货币组织所提供救助资金的两倍。此后,通过Target系统的授信额度幅度有所下降,最终将被作为财政信用的政府间救助资金所取代。

  通过Target系统为危机中国家的银行提供授信额,欧央行借机变身为一个在货币联盟里执行区域财政政策的机构,特别是为那些拥有独立资本市场的国家。正如下文所述,在美国,其联邦储备体系中并没有提供无限制信贷的Target系统和“公开货币交易计划”等机制安排,银行不能被用来为其他国家或地区提供低于市场利息的授信额。

  谈点题外话,在危机之前和之中,欧元体系经历了“软性”的预算约束。在危机爆发之前,过量的私人资本从北部流向南部,造成了南欧国家的通货膨胀泡沫。通胀也使这些国家的竞争力受损。而投资者则因使用共同货币获得隐性的保护。投资者认为,纳入欧元体系的国家,如有必要,该系统的国家可通过多印钞票来回购其债务。因此,也不必担心这些国家的银行风险或偿付能力等问题。过度的资本流动从欧盟银行和保险业等处得到“鼓励”。该体系违反了《马斯特里赫特条约》(以下简称“马约”)“不救助”条款。如该条款被严格执行的话,应会起到抑制投资者行为、减少资本过度流动的作用。

  危机爆发后,公共资本通过欧央行取代逃离的私人资本。2008年,雷曼危机后,这种方法使欧洲经济避免了崩溃的厄运。然而,尽管欧洲极力加强市场经济需要的公共预算纪律,但欧央行和欧元区国家却继续实施软性的预算约束,以低于市场的利率为危机中的政府提供持续增长的公共信贷。这种做法摧毁了《马约》的基础支柱之一。

  从受影响严重程度看,法、德、英等国的银行体系受到不同程度的来自危机国家的拖累。这些国家的银行受惠于救助计划,可以使部分资金回笼。但三国的银行因信贷利率高于为危机国家当地银行提供的救助性贷款利率,使其信贷业务几乎处于无利可赚的境地。

  1980年,匈牙利经济学家雅诺什·科尔奈(János Kornai)曾预言,宽松的预算约束将导致共产主义经济体系的浮现。眼下,欧元区正在铤而走险。从短期看,软性财政预算约束增加了系统崩溃的可能性,打消了进行结构性改革的动力。通过保护资产价格和资产平衡表,政府和欧央行救助那些已失去竞争力、脆弱不堪的金融机构。以低于实际资本回报率为代价吸引新投资是供应驱动增长论的前提条件。这种救助做法将导致日本式的经济长期停滞,而不是经济复苏。经济无法救助,只能为其潜在的受损提供“避难所”。

  还有一点值得怀疑,如果救济政策继续实施的话,欧洲人能否在这种债权人-债务人关系下继续和平相处?纵览公共或私人领域,欧洲目前仍缺少有效的立法依据。相反,各地充斥着引发恨意和怒火的公共争论。历史上并不缺乏债权人和债务人之间出问题的例子,如本书即将提及的美国早期历史上发生的事情。即使让-克劳德·容克提及的恐怖场景从未出现,公共债权人与债务人之间的关系引发的问题仍令人头痛。

  目前,这种状态陷入僵局,几乎没有政策选择的余地做到既可以保护欧元,又使欧洲免于转向中央计划的资本市场。尽管如此,我们仍继续各种努力、防止欧元体系出现“破产”,坚决维护象征欧洲和平的欧元。为此,和那些政治家提出的方案相比,我们需要的是更加彻底的改革。

  本书试图厘清欧洲所发生的欧元乱象的脉络,分析导致危机的原因,阐述南欧国家如何失去竞争力,记录欧央行和成员国实施的救助措施,讨论现存不多的政策选择的可能性。

  通过本书,我试图解释,为何欧元区无法在现有的状态下生存。我也试图说明某些欧元区国家应暂时退出欧元机制、将新货币贬值后才能重获竞争力的原因。此举不仅对这些国家而言更易于操作,而且也是稳定欧元体系的唯一机会。我相信,成功创造共同体的欧洲民众将不得不进入一个“可供欧元喘息”(breathing euro)的阶段,即一个介于美元和战后成立的、执行固定汇率的布雷顿森林体系之间的更为灵活的货币联盟。在我看来,欧盟应及时召开国际范围的债务大会,以便清理关联的公、私资产负债,免除债务国过重的债务。大会召开得越快,欧洲复苏的速度也将会越快。召开国际债务大会的意思在于:在减少强压在欧洲纳税人身上负担的同时、彰显未来使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功能化的关键因素,即财政纪律。

  除了对现行欧元体系的根本质疑以外,我依然对欧元和欧盟满怀期待,尽管对前者的期望更高。纵观20世纪内发生的可怕事件,我的祖国德国应承担主要的责任。我找不到加深欧洲一体化进程的办法。但我会依然支持创建欧罗巴合众国的提议。一个共同的欧洲国家将由具有法律效力的宪法组成,拥有一个财政联盟,确保在成功和失意地区之间共担风险、共享生活品质。我试图勾勒欧洲合众国的具体细节,做什么,不做什么。正如本书下文所述,瑞士邦联制体系是个值得效仿的例子。我无意于在此议题上幻想终身,我觉得,为欧洲民众带来希望和方向才是值得做的事请。

  尽管如此,我也不认为只有一条可以实现深化欧洲一体化的道路,因此,我对英国首相戴维·卡梅伦(David Cameron)引发的争论表示欢迎。他认为,英国人应就英国是否仍留在欧盟的问题进行公投。我认为,面对现如今已偏离成立伊始目标的欧盟,是到了认真、批判性地回顾过去20年发展历史的时候了。我们的领导人也许会继续为其道路选择的正确性而辩解,并认为民众只需沿路加速、便可实现欧洲的目标。然而,眼下的乱局和大多数国家里失控的高失业率使我们不得不怀疑:这条道路是否正确?也许,我们正好可以在最后一个岔口掉头,试试其他的路线。我强烈反对那些对危机无动于衷而随意将其他人贴上“反欧洲”标签的政客和学者们。“好死不如赖活着”的想法不再是欧洲人政治上或是经济上的选择。如果欧洲未来兴旺、繁荣的话,通往远方的可选道路则必然会被发现。在此基础上,本书召唤更多的勇气和更宽广的视野。

  慕尼黑,2014年2月

  汉斯-维尔纳·辛恩

TOP插图

TOP 其它信息

装  帧:平装

页  数:372

开  本:16开

加载页面用时:78.124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