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开书店 找百道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米塞斯回忆录(精装)
米塞斯回忆录(精装)


米塞斯回忆录(精装)

作  者:[奥] 路德维希·冯·米塞斯 著

译  者:黄华侨

出 版 社: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5年09月

定  价:38.00

I S B N :9787552008104

所属分类: 历史  >  历史研究与评论    

标  签:历史  历史研究与评论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好评推荐   [展开]

TOP内容简介

  和路德维希·冯·米塞斯的遭遇比起来,很多自诩“热爱自由之人”的经历微不足道。米塞斯流离失所,目睹国家被纳粹占领,自己的书被焚毁,论文被窃,最后被赶出待了六年的避难所。

  1940年,米塞斯移居美国。在旅途中,他开始撰写这本回忆录。此书不仅深入记述了米塞斯前三分之二的人生经历,也成为热爱自由之人在专制暴政时期的道德和精神指引。他用奥地利官员经济顾问的视角描述了自己的时代。他反对国家主义和通货膨胀,试图阻拦欧洲的干预政策。他论及教学和研讨会、腐败的政客和中央银行家,直至遍布学术界和公共领域的集权霸道。在奥地利即将追随德国陷入通胀深渊之际,他力挽狂澜,拯救国家于水火。

  愤怒是此书的灵感之源。米塞斯是执着于真理的伟大思想家,他从未放弃在观念领域战斗。对他来说,敌人就是坏的思想;而令他遗憾的,并非过于好斗,而是过于妥协。

TOP作者简介

  路德维希·冯·米塞斯(Ludwig von Mises,1881—1973),奥地利经济学家、哲学家、古典自由主义者,撰写了大量的作品,被视为“奥地利经济学派”的领导人之一。在纳粹占领欧洲的情势下,他于1940年移居美国,并在1949年出版了经济学巨著《人的行为》。他的理论深刻影响了20世纪中期兴起的美国自由至上主义运动。

  黄华侨,1978年出生,浙江工商大学经济学硕士,中国美术学院艺术现象学博士,首都师范大学哲学系博士后,现为杭州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师、中国美术学院艺术现象学研究所学术助理,长期从事艺术理论和米塞斯思想研究。


TOP目录

出版弁言(汪宇)

中文版序(韦森)

前言(约尔格·吉多·许尔斯曼)

 

导言(F. A. 哈耶克)

第一章  历史主义

第二章  国家主义

第三章  奥地利问题

第四章  奥地利经济学派

第五章  货币理论的早期著作

第六章  货币和信用理论

第七章  第一次世界大战

第八章  在商会的经历

第九章  在维也纳的教学活动

第十章  德国的学术研究

第十一章  间接交换的深入研究 

第十二章  社会合作体系

第十三章  认识论的研究

第十四章  我在日内瓦的教学活动

第十五章  奥地利存亡之际的斗争

 

米塞斯年表

索引

米塞斯曾不为人知的一面(穆瑞·罗斯巴德)

译者后记



TOP书摘

第十五章 奥地利存亡之际的斗争

  我前往日内瓦的时候,并未哄骗自己相信奥地利争取自治的斗争尚有赢得胜利的希望。

  身居高位的政客缺乏反击外国势力的能力;他们根本就不了解其他国家。他们既不懂得那些国家的语言,也不清楚那些国家的心态或者政治观点。他们甚至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向驻扎在日内瓦的外国外交官员和新闻记者提供消息。而在维也纳,外交官们忙于研究“新酒”(Heurigen)的乐趣,享受冬季运动,却将正事都交给代表团的新闻顾问。在这些新闻顾问中间,最活跃的是意大利人欧金尼奥莫雷亚莱(Eugenio Morreale)。

  政府根本就不重视这些外国报界人士。于是,向这些记者提供情报的任务就留给了社会民主党人。

  社会民主党领袖们的极度无能造成了灾难性的后果。1918年奥托鲍尔曾经把德奥合并的要求上升到社会民主党政治纲领的一个政策要点的高度。他的根据是:无产阶级的权威地位将在高度工业化的德国得到永久的保证。而在奥地利,由于人口的多数是由农民、农业工人、手工业者组成,他担心无产阶级会被其他阶级击垮。即使在国家社会党攫取了德国政权之后,鲍尔仍然拒绝改变他的政策。由于他的顽固不化,他未能认识到坚持德奥合并计划正是纳粹求之不得的事情。

  社会民主党完全没有搞清状况:只有意大利人打算支持奥地利反抗国家社会党的控制。他们激烈反对外交政策的“法西斯化”。1934年1月,陶尔斐斯准备屈服于国家社会党。谈判已经进行得差不多了,在最后一刻,意大利投出了反对的一票。意大利“领袖”(Il Duce)派遣副国务卿素威(Suvich)来到维也纳向奥地利政府保证他的支持。就在此时,社会民主党又干了件蠢到极点的事。他们的报刊《劳工通讯》(The Labor Press)指控素威曾在一战时期擅离职守抛弃奥地利军队。社会民主党组织了轰轰烈烈的街头示威游行,反对“领袖”的代表。全靠大量警察武装和乡团的保护,素威才没有受到人身伤害。为了向素威表示歉意,政府暂停《劳工通讯》发行一个月。社会民主党则以更加激烈的示威游行进行报复,最后导致政府军队和对社会民主党领导阶层的镇压,从而结束了社会民主党在维也纳市政府的统治地位。

  那些逃往伦敦、巴黎和布拉格的社会民主党领袖,如今公开拒绝在奥地利反对希特勒的战斗中给予任何支持。他们觉得奥地利“法西斯”和纳粹之间没有什么区别,而且西方民主国家也没有责任介入两个法西斯集团之间的斗争。

  不管怎样,列强没有正面对抗希特勒的念头。自从1933年3月以来,奥地利的命运完全掌握在意大利人手中。如果不是意大利准备干预,希特勒早在1934年就要阻挠奥地利政府反对奥地利纳粹和德国“游客”暴动的战斗。后来英国在埃塞俄比亚问题上的政策导致意大利投入了希特勒的怀抱,于是奥地利的命运就无可挽回了。

  两次世界大战之间英国政策之荒谬怎么说都不为过。英国人真是不可救药。他们相信自己无论什么事情都比别人知道得多和理解得多。他们不信任任何人;可是他们却相信国家社会党所说的任何事情。

  捷克人的所作所为甚至更加愚蠢。直到1938年,贝奈斯(Benes)还把哈布斯堡王朝的复辟视为比德奥合并更大的邪恶。法国采取的立场则是对希特勒直率的同情。几乎所有受过教育的法国人都读《格兰瓜尔》(Gringoire),这是一本公然为希特勒辩护的刊物。“上帝欲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Quos Deus vult perdere, dementat.)

  反对这种愚顽不灵是完全没有希望的。当我刚到日内瓦的时候,我曾希望多少能够贡献一点力量开悟那些手握重权的人物。可是我很快就认识到这是不可能的。“我们英国人,”一个英国工党成员告诉我说,“绝对不想再次挑起战争。”我问:“但是如果希特勒攻击英国呢?”回答令人颇感困惑:“那么我们将被德国而不是英国的资本家统治和剥削。对于人民来说并没有什么不同。”

  1931年之后,荷兰人罗斯特冯通宁更(Rost van Tonningen)出任了维也纳的国际联盟代表。在维也纳,罗斯特公开宣扬赞同纳粹的口号(后来他从国联卸任回国,立刻就被任命为荷兰国家社会党的副元首[deputy führer])。我的维也纳朋友们无法相信,罗斯特的免职是我不可能办得到的。

欧洲大陆只有一个国家曾经严阵以待反抗希特勒这就是奥地利人民。经过长达五年时间的有效抵抗,在遭到所有人的遗弃之后,弱小的奥地利才最终屈服。整个世界都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现在希特勒终于心满意足了;现在他会和平地对待其他国家了。二十七个月之后,希特勒成了欧洲大陆的主人。


TOP 其它信息

装  帧:精装

页  数:248

版  次:1-1

开  本:小32开

纸  张:80克轻型纸

加载页面用时:46.8747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