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中国专业的出版与数字出版产业门户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路上有微光:猫力乱步2
路上有微光:猫力乱步2


路上有微光:猫力乱步2

作  者:猫力;卤猫

出 版 社:湖南人民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5年09月

定  价:46.00

I S B N :9787556108824

所属分类: 旅游•地图  >  旅游随笔    

标  签:旅游/地图  旅游随笔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好评推荐   [展开]

TOP内容简介

《路上有微光》是《猫力乱步》作者猫力最新的作品。五年来,猫力继续在路上,陆续游走伊朗、印度、英国、墨西哥、古巴、埃及等数十国家。她将所见所闻,浓缩成九个暖心诗意的故事。
在这些故事里,有伊朗卖地毯的小伙子与北京姑娘的爱情故事;有伊斯法罕为人写诗的诗人;有恒河边的苦行僧;有在土耳其搜集陨石碎片,制作项链与工艺品的姑娘;有和埃菲尔铁塔恋人;有妻子因为想念死去的丈夫,在丈夫常去的河边钓鱼,结果钓到一条大鱼的梦幻故事……每个故事,都像是一束照亮猫力旅途的微光,给人以继续前行的温暖与勇气。

 

TOP作者简介

猫力

旅人,畅销书《猫力乱步》作者。自大学起,陆续游走日本、韩国、老挝、柬埔寨、泰国、越南、印度、马来西亚、斯里兰卡、伊朗、亚美尼亚、卡拉巴赫、格鲁吉亚、土耳其等地。无数粉丝被她那句“我只担心一件事,就是死前还有没把这个世界看完”所打动,跟随她的照片和文字游览世界各地。

卤猫

人气插画师。著有《找到这颗星球》《狐狸卜》,与hana合著《吃早餐,彻底改变了我》。
喜欢关注和收集人与动物的温暖故事,并以此为题材创作绘本。将温暖的故事用自己的方式重新演绎也是个温暖的过程。

 

TOP目录

从前一生只爱一人
伊斯法罕的诗篇
猎星人
恒河苦行僧
大鱼
埃菲尔铁塔恋人
Kiss the Fire
瓜纳华托的弗里达
撒哈拉,太阳船
后记 写在出发后

 

TOP书摘

从前一生只爱一人

1
我和瘦肉到伊朗设拉子的时候,恰逢伊斯兰斋月。斋月期间,伊斯兰教法规定,全体穆斯林,除病人、孕妇、喂奶的妇女、幼儿以及在日出前踏上旅途的人之外,每天早上从太阳升起的那一刻,就不能再吃饭,不能喝水,也不能做爱。那时候恰巧又是一年中天气最热的时期,太阳很毒,早上六点就出来了,直到晚上九点半才慢慢下山。起初,我和瘦肉还想严守清规戒律,但第一天就“饥热交迫”,只能妥协,对彼此说,要吃饱了才有力气看遍伊朗,这才是一个游客对这个国家最好的尊重吧。
可是斋月期间,所有的餐厅都是关闭的,我俩出门觅食又困难重重。几年前我在新疆游玩时,也刚好碰上斋月,但新疆好歹还有一些汉人,他们经营的餐厅还会营业,而伊朗可真什么都没有。
于是,每天早上我和瘦肉都会去菜场买一些蔬菜果肉,然后躲到房间里。我们住的是家庭旅馆,煮饭什么的都得偷偷进行,生怕被房东知道。也因此,我们都不能放油,不能煮出香味。通常我们都是吃干拌面,这样味道就不会很浓。吃面的时候,我们会想象那些特别虔诚的穆斯林,他们连口水都不咽。如此,望着眼前毫无油水的干拌面,也就觉得很幸福了。
在伊朗,除了饮食,着装方面也有许多严格的规定:女孩子一年四季都要戴头巾,穿长袖长裤或者长裙,裙摆要过脚踝。哪怕是游客也要严格遵守这些规定,我们去的时候平均气温40度,长袖长裤加头巾,整个人就像置身于蒸笼一般。同样,男孩子不能穿背心,也不能穿短裤。瘦肉刚到时,就穿着一条短裤,我们走在路上,不时地被一些老人用鄙夷的眼神攻击,年轻一点的男孩则会对我们坏笑,直到后来一位卖地毯的热心小哥的出现——他借了瘦肉一条长裤,我们才免于当地人目光的侵扰。
此外,伊朗还禁止各类娱乐活动,女孩子不准在公开场合唱歌;人们不能养宠物,遛狗这种场景在那边是不可能见到的;类似打牌这样的活动就更不用说了,他们觉得这些都是产生贪婪和罪恶的祸根,不能纵容。他们唯一的娱乐活动就是太阳快下山时,一家老小一起驱车至公园或者清真寺附近,像郊游、野餐一样,席地而坐,把做好的饭菜拿出来享用,然后在喷泉附近晃晃悠悠,骑个自行车,或者爬爬山,基本上都仅限于此。剩下的人要不就是在单位加班,要不就是在家祷告、念诵古兰经。

2
伊朗有一个特色——巴扎,也就是当地的市集,同时,巴扎也是游客体验当地人生活最简单的途径。巴扎里的店主大多非常友善,看到游客总会把你请进店铺,泡上一杯茶和你聊聊天,并告诉你各种他们眼中的伊朗的美。至于商品,你买不买都无所谓。临走前,他们还会再三嘱咐你,要记得在伊朗有他这样一个朋友!上面提到的地毯小哥就是这其中的一位,他后来成了我们很好的朋友。不过我们最终结缘可不仅仅是靠那条裤子,中间还有一段啼笑皆非的奇遇。
那天我们俩在逛巴扎时,发现有一对母女一直跟在后面。我以为那个小女孩想跟我合影,因为伊朗很少有外国人,就像七八十年代的中国一样,只要街上出现一个外国人,不管好看难看,人们就会争相与他合影。一路上,我们就一直被人搭讪,其中不乏有合影要求的。可是,我们和她俩拍完照,她们还是穷追不舍,我们到哪里,他们就跟到哪里。我们走进一家店,他们就安静地在附近等着,断断续续,持续了一个小时。我试图走过去和她们交流,想问她们是否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但遗憾的是,她们俩一点儿英文都不会。于是我们又折回地毯小哥那边,找他帮忙翻译。小哥和母女俩沟通后,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他告诉我们,这个伊朗女孩子喜欢上了瘦肉,想嫁给他,跟他回中国。当时我就惊呆了,立刻问:
“那我呢,那我怎么办?”
小哥一边笑,一边帮我们沟通。原来她们一直以为我是瘦肉的妹妹,并且她妈妈也很中意瘦肉。
我又看了一眼这位伊朗姑娘,大约16岁的模样,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面容姣好,笑的时候嘴角微微上扬,带有一丝羞涩。
我赶紧让小哥帮忙翻译,告诉她们我不是瘦肉的妹妹,是他女朋友。
我看到伊朗姑娘听懂了以后,很害羞地低下了头,往边上一靠,钻到了妈妈怀里。她妈妈又细声跟她说了几句,她就抬起头,红着脸看我。
我很紧张,不知道她要对我做什么。
她向我走来。她挽起我的手,轻轻叫了我一声。地毯小哥在后面喊:“她是在叫你姐姐!”
哈,这意思就是古装戏里的那句台词,“我心甘情愿做小”吗?
我哭笑不得,但也不忍心当面拒绝这美丽的姑娘想同我共侍一夫的赤诚。于是我左手挽着伊朗姑娘的右手,右手拽着走在前面的瘦肉,伊朗姑娘的左手又拉着妈妈的手,我们四个人就以这样的架势一路走过去,走完了大半个巴扎。
这时候我们来到了一个十字路口,瘦肉突然回头看了一眼,然后冲我使了个眼色——他看清了这一刻的局势,猛地拉了我一把,往前狂奔。我就这样挣脱了伊朗姑娘的胳膊,身体不由自主地随着瘦肉的步伐往前倾。我们到马路对面时,依然还是红灯,那一边,女孩拉着她的妈妈,彷徨地看着我们。
那眼神我至今都还记得。

这件事儿后,我们又回到了地毯小哥那儿,把后来的经历告诉他。他看着我们,哈哈大笑。他告诉我们,伊朗的女孩都很想往外嫁去,相对来说,中国发展比较稳定,又有很多伊斯兰教徒,对伊朗人也十分友好,传统民俗也和伊朗一样相对保守,所以嫁往中国是一个很好的选择。他还说我们俩“郎貌女才”,走在街上太不安全了,不如他来做我们的向导吧。瘦肉接上话茬:“好啊!”然后又一脸坏笑地对我说:“我还不错哦,你看,还是波斯美女,有眼光!”类似的话他叨叨絮絮说了半年,每当他犯错、失意、碰壁的时候就会拿出来显摆一番。不过想到这是我和瘦肉这几年旅行过程中唯一的一次,我也就原谅他了。

3
摆脱了痴情母女俩,我和瘦肉终于可以四处逛逛。我们打算去设拉子最大的清真寺看看,地毯小哥知道我们的行程后,就主动关了自己的店门,说要带我们前往。说起来,我和瘦肉在各地都会遇到热情慷慨的当地人,早已熟稔了人与人之间这种奇妙的信任,但在伊朗,我们受到了更大的震撼和感动。比如之前我们在飞机上认识了一位伊朗朋友——我不记得他那串长长的名字了——到达后他开车送我们去市区,在我们没有换钱的情况下帮我们支付了去另一个机场的打车费;还有一位,我们在办理当地电话卡时聊了几句,就非常热情地邀请我们去他家坐坐。这样看来,伊朗人民对游客的热情真是掏心掏肺,即便是萍水相逢,也会毫无理由地对你好。
据说,这是因为伊朗人觉得他们的国家被西方世界妖魔化了,所以在国际上口碑不佳,而每一个伊朗人都想通过自己的实际努力改变伊朗在外的形象。虽说有理,但难免又把人看得太功利了,所以我还是宁愿相信这是波斯式的浪漫,我们都需要勇气去遇见,然后才会有好的故事和因缘。
地毯小哥就这样成了我们的导游,不过他又和一般的导游不一样。多数时候他话不多,很少滔滔不绝,总是以笑容相对。其实那种感觉很好,就像是和一个多年未见的老友一起走在归途中,好像一时间没有很多话题可聊,但心里却十分安定愉悦。
逛完清真寺,夜色已经很浓了,小哥想请我们去一个诗人的花园走走,我们觉得有点晚了,就委婉拒绝。于是他又提出带我们去当地最地道的一个茶馆,说那个茶馆像一千零一夜中的世界。我被他的描述所吸引,就没再拒绝。
路上,瘦肉突然用中文低声和我商量,说这位小哥帮了我们很多忙,又几乎用了一天的时间陪我们闲逛,现在已经这么晚了,还拉我们往这儿往那儿跑,我们是不是该主动给一点“小费”,就别等他自己开口了。我觉得有道理,但又觉得这样做感觉怪怪的。我想反正他是卖地毯的,要不我就买条他的毯子吧?
我们已经在茶馆坐了有一会儿了,茶馆果然美得如他所述,但我们俩却无心观赏,一直在犹豫到底该怎么办,纠结该怎么开口,什么时候开口。
就在这时,那位伊朗小哥率先开口了,他说:
“我今天也算是带你们玩了一天了,我能不能请你们帮个忙?”
那一瞬间,我好后悔,早知道就该听瘦肉的话,主动开口的。于是我下意识地把手伸向口袋,拽着钱,考虑该给一张还是两张。小哥接着说下去:
“我想去北京,你能帮我问一下北京有没有什么兼职或者岗位是需要外国人的吗?我的英文还是可以的。”
说实话,这要求太出乎意料,我着实吃了一惊。
随后他又问了我好多关于北京签证、留学、工作的问题,以及许多中国的礼节,比如去见朋友应该带什么样的礼物。
我越听越觉得奇怪,便问他:
“其实这些都是小事儿,你不用带我们玩儿,我们也会告诉你的。但我好奇的是,你为什么会关心这些事,难道你想去中国发展吗?”
他摇摇头,神情黯然地说起了自己的故事。
三个月前,也有一个像我这样的中国姑娘去设拉子旅行,她来自北京。当她经过他的店面时,她的高跟凉鞋断了,没法接着走路,小哥看到了,就自告奋勇过去帮她修鞋子。后来那个姑娘就在他店里看了看地毯,一边也聊了起来,两人聊得挺投缘。于是小哥就带着这位单身姑娘去周边的一些地方玩,去附近的沙漠,去探访游牧民族,在清真寺呆一个下午。他们就这样一起玩了两三周,然后,他们相爱了。小哥接着带她到处玩,玩了有一个多月。他们从伊朗的最南部,玩到了最北部的里海。突然有一天,吃晚饭的时候,北京姑娘告诉她:
“我后天要走了,我要回北京。”
小哥的心几乎跳空一拍,他知道女孩会走,但没想到竟会如此突然,连个挽留的机会都没给他。
女孩接着说:
“我已经买好机票了,我必须得走了。如果你还想继续这段感情的话,你就来北京找我,我会等你半年,过期不候。”
小哥讲完这段,眼神变得呆滞,像是跋涉了一段长路的人,看向远方,却忘了来时路。我能看出他心里的隐痛,不由也跟着一起难受起来。我立刻留下了我的E-mail,还有一些北京朋友的联系方式,以及许多自己觉得能帮到他的信息。他非常感谢,欣然收下,然后他第一次开口问我: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Molly。”
“不,我想知道你的中文名。”
“猫力!”
“你能写给我吗?”
我说当然可以,还跟他解释,第一个字就是cat的意思。他回应我:
“你的名字真美,女人就应该像猫一样,优雅,却不黏人,还有一点点高傲的感觉。你和我的中国女朋友很像!”
我笑笑无言,暗自心疼这陌生的朋友,老鼠爱上猫,飞蛾爱上火,人生悲喜,不过如此。

4
我们在设拉子呆了三天,地毯小哥一有空就会打电话给我,问我们在哪里,带我们去喝茶,陪我们聊天。第四天,我们按照既定计划,准备离开设拉子,去往伊斯法罕。在车站,我们意外地看到了地毯小哥——他一早就来到车站等我们,要与我们道别。我们又惊喜又觉得不好意思。他对我说:
“这几天,我一直把你当做我女朋友的妹妹,你要回去了,我也不需要你给她捎信,只要你平安就好,但是我有一件小礼物要送给你。”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手工打磨的银戒指,上面刻着一个歪歪斜斜的汉字:猫。他说这是自己的业余爱好,让我收下,让我当他和北京姑娘之间这段爱情的见证人。他要开始为去中国做准备了,他会放弃自己的波斯地毯店,转手给家里别的兄弟经营。
不知是这离别的气氛感染了我,还是这戒指刺痛了我的手,那一刻我觉得心里堵着一面墙。从一开始他跟我们讲这段故事时,我心里就明白,这不是一段打动人心的爱情奇遇。它美好,但也有点可笑,如果姑娘爱你,为什么她走时甚至不等你一个挽留?如果姑娘想跟你有未来,为什么要说“过期不候”?在感情世界里拿捏分寸,那是成年人的游戏,并不是所有人都把旅行中的艳遇当作真爱,小哥这样的少年赤诚,终究是要错付了。

我想劝他,也许姑娘还会再来,也许你还会遇见别的姑娘,如果真的抛家舍业去中国,也许连回忆的美好都消逝了。然而,话哽在喉咙里,说不出来。
我们上车后,他走到车窗边,冲我们挥挥手,然后低下头,低了很久很久。
突然,他抬起头对我喊了一声:“猫力!”他眼神那样纯真,闪着明亮的光,像一对蓝宝石。他说:
“其实我也知道,她可能不会等我,可能她已经有了新的男朋友,也可能他已经把我忘了,但是我既然答应过她,我就一定要去。这是我对她的承诺,我一定要做到。”
我望着他,眼前忽然开阔明朗。那一刻有如春风拂面,内心却被一记温柔的耳光抽醒。其实他并不比我幼稚,甚至比我更清楚现实的残酷,但他那颗给出承诺的心,并没有被所有可怕而悲哀的想象所吞没。千山万水挡不住一颗少年心,什么能比“一约既定,万山无阻”更伟大呢?
这时候,车启动了,我朝他挥手,冲他喊:“我们一定会在北京等你!”
汽车开始加速,两边的街景渐渐模糊,我脑海中一下闪过许多伊朗电影中的爱情片段。我突然理解了拉提夫看着巴伦时那双热泪暗涌的眼睛,也明白了荷辛在树林里执着又绵长的追随意味着什么。大概只有伊朗这样处处充满宗教禁忌的国度,才能产生这般羞怯又浓烈的情感。在这里,爱情它会不顾年龄、种族、阶级、贫富等等任何一个你能想象得到的阻碍,从容地钻进一个少年的心,然后在那里扎根,默默长成一片繁茂的草原。到最后即使没有华服美屋,没有海誓山盟,甚至没有一句“我爱你”,依然无法阻止,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痴缠不悔。有时候,现实确实是一把野火,它可以顷刻间摧毁一片草原,可是又有谁能够阻挡?爱你如春风吹又生。
如今写下这个故事,我又想起木心的那首诗,《从前慢》:

记得早先少年时
大家诚诚恳恳
说一句 是一句
  
清早上火车站
长街黑暗无行人
卖豆浆的小店冒着热气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
车,马,邮件都慢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从前的锁也好看
钥匙精美有样子
你锁了 人家就懂了

TOP插图

插图

插图

插图

插图

插图

插图

TOP 其它信息

加载页面用时:46.8747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