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中国专业的出版与数字出版产业门户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爱是一种微妙的滋养
爱是一种微妙的滋养


爱是一种微妙的滋养

作  者:沈煜伦

出 版 社:湖南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5年08月

定  价:38.00

I S B N :9787540472733

所属分类: 青春文学  >  爱情/情感    

标  签:爱情/情感  青春文学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好评推荐   [展开]

TOP内容简介

沈煜伦首部温暖故事集

  【你就是个烂人!】陈琛和我的故事。嬉笑怒骂中流露出经久不衰的友谊。

  【单翼飞翔】给母亲的诗句,让人心疼的孩子。单亲孩子更骄傲。

  【写给我们在或不在的爱】亲人的伤逝,二叔的爱情,一个热情浪漫的人在最后的时光里。

  【葱烧爱情】小波和王巧妹的故事。一个腼腆书生,一个豪放女汉子,一张神奇婚纱照,一个有牢狱之灾,一个有癌症之患,一段令人啼笑皆非的爱情,一个完美的结局。

  【老太太和丁丁的故事】难缠老太太和天真烂漫的小孙子,谁又能想到小丁丁以这样一种方式表达对奶奶的爱?从此以后,祖孙俩再也不会分开了吧。

  【我在逃亡中找到自己】每一个人都不会忘记年少时的经历,投简历,面试,碰壁,坚持努力。最后呢,你能铭记初心,始终知道自己要什么吗?

  【小镇里的苹果强】苹果强和快刀美,母爱的缺失和回归,断臂局长和永久的怀念。

  【尤子千里走单骑】尤子的故事。他的奇特发型,他的文艺气质,他的莫名忧郁,他的退学,他的傻笑,他的未知经历,他的最后臭美,都应该铭记。

  【情书告诉我爱你】情书告诉我爱你。一字一句,满满都是爱意。

  【神奇小兔】神奇小兔的故事,狗的教育问题,快递师傅励志剧,卖萌,装傻、毁剧。

TOP作者简介

活跃于微博上,颜值极高的美男作家。
  网络热卖护肤品牌科恩氏家的创始人。
  本书就是一个有故事的人,以作者本人为原型的小鹿与小兔的故事在网络上广为流传。
  在1210天,
  12432144小时,
  12432143875818394586秒的守候后,
  那些熟悉又陌生的音容笑貌,终于从你的手机里,电脑里,明信片里走到了你的眼前,

  你终于见到这位最熟悉的陌生人了,久等了。

TOP目录

推荐序 你又何必拒绝温暖抵达
  序 我不是美男作家
  Chapter 1
  ———— “嗨!你在!”
    因为我知道,身边总会有一个喜欢自己的人,或恋人,或朋友。
    无论去哪里,请带我一起走。
  Chapter 2
  ————单翼飞翔
    所有单亲家庭的孩子都应该跟我一样骄傲,因为我有幸陪着妈妈度过了人生最艰难的前半生,并且注定和这个为我倾尽所有的女人继续欢笑和成长下去。
  Chapter 3
  ————写给我们在或不在的爱
    这个世界上,爱情以很多种方式存在着,或热烈,或平淡,或浪漫,或悲情。
    有那么一种人,一边骂着你,一边为你撑伞。
  Chapter 4
  ————葱烧爱情
    校园旧旧的大礼堂里,王巧妹憨厚无邪地哈哈大笑,她的怀里是满脸惊恐的小波,身边有见证爱情的众人,身后是鲜红且永不褪色的幕布。
  Chapter 5
  ————老太太和丁丁的故事
    我们以为站在永不落幕的舞台上,其实身边遍地是坠落的花枝。
    万物循环往复,我们的交集在宇宙中永远产生节点。
  Chapter 6
  ————我在逃亡中找到自己
    年轻是闭着眼睛逃亡,是一段不想承认,却也不想失去的时光。
  Chapter 7
  ————小镇里的苹果强
    记忆中的妈妈是什么样子?
    在炊烟袅袅的山脚下喊一句一声你的名字,你就蹦蹦跳跳地回家,还是她坐在湛蓝的天空下,你躺在她的怀里听她唱儿歌哄你入睡?
  Chapter 8
  ————尤子千里走单骑
    我就这么静静地看着他,猜不到他在想什么,看久了就掉进他的世界里。
  Chapter 9
  ————情书告诉我爱你
    这辈子和你说的最后一句话一定是:“待会儿见!”
  Chapter 10
  ————神奇小兔
    哥有个朋友在法国留学,他问人家:“‘唧唧复唧唧’用法语怎么说?”
    我朋友说大概就是“唧唧唧唧”这样吧。
  Chapter 11
  ————相爱是一段甜蜜的时光
    我希望一世能有一个如你一般的人,在我失落的时候给我鼓励,在我辉煌的时候教会我沉淀,在惜别前告诉我别哭。
  Chapter 12
  ————别做生活里的末等生
    我是沈煜伦,我是沈老师,我是美伦,我希望自己是一个可以播撒能量的好人。
  后 记

TOP书摘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一眼就瞅到了趴在被子上、口水外泄流的陈琛。
  窗外的树影无精打采的,少了云彩遮挡的烈日穿透初夏的枝丫,懒洋洋的地淌进病房里。
  我没有吵醒他,只是缓缓的地回过头看着天花板,驰思遐想的地在梳理整件事情。天花板的脉络在我的眼里清晰到得连缝隙里的灰尘都看得到。隔壁病床的女人一直在咳嗽,肺都快咳嗽出来了。我帮她按响了护士铃。
  拿起床头的手机,已经停机了。估计是这群脑子大粗心的人连帮我充电都忘记了。我从陈琛手里小心的地抽出被他攥热了的充电宝。十分钟后终于开机,日历显示4月7号日。
  记忆停在了4号日晚上,之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我仔细品味着因为长时间注射导致的味蕾因为长时间注射导致的苦涩,想起陈琛之前说的,好的红酒在最后一道味道消失的前是苦涩的,脑海中不禁闪现出他那张副夸张的地晃着红酒杯的伪知识分子的样子,笑着一掌拍在他的肩膀上。
  “啊?!哦!你醒了,吓我一跳!” 他边用食指把眼角黑褐色的眼屎用食指抹掉擦在床脚上,边抬起睡肿的的单眼皮看向我。
  陈琛,我的大学同学兼“雄性闺蜜密”,入学第一天便给了我黑社会一般的下马威,不料碰到硬茬碴儿,被我三振出局之后恢复到积极乐观的人生态度,大学期间致力于大学期间的个人减肥工作,但最终以失败而告终。皮肤黝黑,不修边幅,却自信心爆棚,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有自己的主张和原则,开怀大笑是其标志性特点。
  “恩嗯,就你一个人在?”我问他。
  “是啊,他们都陪了一个通宵了。你比大夫预想的要醒得晚醒了,所以大家走之前还是惴惴不安的。我现在赶紧打电话告诉他们!他边说边拿起手机朝走廊走去。
  “回来!”我赶紧撑着身子叫住他。
  “干嘛吗?”他一脸疑惑的地问我。
  “你傻啊,都熬了通宵,这个点儿还在睡觉,你让他们多休息一会儿吧,晚上告诉大家也不迟。”
  “恩嗯,你说的得对。”
  “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你这样的人啊!”我一脸苦笑地看着他。
  “怎么了啊,我是看你醒了高兴啊!再说了,没有我这种人,怎么反衬你的优秀啊?你那么你优秀,最后还不是躺在这里了?” 他略带挑衅的地回击我。
  “天妒红颜啊。”我看着窗外,一脸“赫本式”的惆怅。
  “男的哪有说自己是红颜的啊!你是天妒英才,英才……。。。英……。。。英年……。。。”
  “闭嘴!”在我知道以他的水平接下来即将吐出来的词之前是什么,我赶紧打断了他。躺在病床上的人最害怕听到类似的词汇词语,因为陈琛词不达意的本领是出了名的。
  上学那会儿,有一年的冬至我们在学校过的,,班主任组织大家在和教师一起包饺子庆祝。后来饺子出锅,大家吃得不亦乐乎,。班主任更是一个心宽体胖,、胃口略好的中年女性,她一高兴连着吃了我们一圈,从每人盘子里掠夺一个饺子,到了陈琛这里,他应该是出于为了表达对活动的欣喜之情,冲着班主任来了一句:“你看看老班好可爱啊,吃的得比人都多!”
  班主任停了两秒,直接现场喷洒喷饭,内牛泪流满面。因此,后来陈琛为此一直到毕业都没有得到过班主任的赏识,连着干了3年三年的卫生代表。
  他走到床头帮我盖了盖脚边的被子,问我:“饿吗?我去给你买点儿吃的,你两三天没吃东西了。”
  说实话,我刚才起身给手机充电的时候,在坐起的的一瞬间,本身本来好好的身体顿时觉得晕晕昏昏沉沉,根本没有任何胃口吃东西。
  “我不饿,坐下,我问你点儿事儿。”
  “哦~~~,好,你问吧,啊——~~~”他一沾凳子就犯困的毛病就发作了。伸着懒腰,揉着没睡醒的小眼睛看着我,就像八十多岁的老头儿看电视上里的海底世界。
  很多时候,你觉得你一门心思的地用尽各种办法尊重一个人,但是最终你都会觉得一切都是徒劳,因为对方生来就是“二师兄”的本命。
  “我来的那天晚上,没发生什么意外吧?”我侧眯着眼睛看着他,传递着让他说实话的威慑力。
  “没有什么吧,你怎么喝那么多啊?大夫说你胃出血,把大家吓坏了。你妈和一个叔叔赶过来的,从头到尾都是边哭边照顾你。”
  “恩嗯,其他人呢?还有谁过来了?”我继续问他。
  他含思蕴藉的起身走到医院的铁皮柜子边,翘着兰花指打开柜门,取出一支只比他的胳膊细不了多少的香蕉,用刚才扣抠鼻屎的那根食指剥开香蕉皮,然后用手递给我:“先吃点儿水果吧,不能空着肚子。”
  “不不不,你应该你吃才对!”我连忙不停地摆手。“你都熬了一个通宵了,我等会儿吃,现在还不饿,你快吃了吧。”我用眼角的余光看向他,并用用一种倍加备加关怀的语气体贴的地说道。
  “哦,你不吃我吃,你这个烂人!”
  “烂人”是他的口头禅,一般和他关系好的都是烂人,越腐烂关系就越铁。记得那会儿在学校,我和他上下铺的时候,每次压迫逼迫他去水房打水,他出门前都不忘记回头送我一句“烂人”再走;后来我们长了一个年级,学弟学妹们来了,他并肩和学妹们并肩背着书包,蹦蹦跳跳的地挤在回宿舍的水泥路上,快要200斤的身躯轻盈的地腾空和降落,幻想自己散发出樱花的香味,偶尔还用扔铅球一样粗壮的胳膊抵一下身边的姑娘,伴随着姑娘银铃般的笑声,说一句:“切,你这个烂人!”
  注射点滴的胳膊因为药水的温度过低而生炸的生疼,我用左手轻轻按摩着胳膊,没有接他的话。
  “哎,你有没有那么一个时刻害怕过生病?”他自以为是的人生探讨每次都会让人觉得是在没话找话说。
  “怕,我怕的得要死。”我回过头去无聊地翻着手机,心思却没在病房里。
  我放弃了在陈琛身上继续找线索的想法,按响了护士铃。
  不出到五分钟,身着宛如白莲、表情梨花带雨的护士轻快地推门进来。看到我醒了,她的小臂45度向上一挥,嘴角立即上扬,边用脚尖点地朝我走着来,边用高一个八度的声音对我说:“哟!帅哥你醒了啊啦!”
  如果不是周围病床上还有其他病人,我一定觉得自己现在身处一个不雅的地方。
  “醒了。”“醒了。”我用胳膊撑着身子慢慢地坐做起来。陈琛见势来扶我,力大无穷的他一下子把我弄得蹲在枕头上,他一脸憨厚的地笑着,笑着,笑着。
  对护士笑着。

TOP插图

插图

插图

插图

插图

插图

插图

TOP 其它信息

加载页面用时:62.5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