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中国专业的出版与数字出版产业门户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中华好诗词:云中谁寄锦书来•宋代合集(名家注释点评本 附赠获“中国最美的书”设计师设计的精美书签)
中华好诗词:云中谁寄锦书来•宋代合集(名家注释点评本 附赠获“中国最美的书”设计师设计的精美书签)


中华好诗词:云中谁寄锦书来•宋代合集(名家注释点评本 附赠获“中国最美的书”设计师设计的精美书签)

作  者:王国钦,主编

出 版 社:河南文艺出版社

丛 书:中国好诗词:唐宋诗词名家精品

出版时间:2015年07月

定  价:46.00

I S B N :9787555901952

所属分类: 文学  >  诗歌词曲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内容简介

  唐诗宋词,是我国文学史上的两颗明珠,璀璨夺目,也是我国文学史上永恒而无与伦比的两座艺术高峰,代表着传统文学的最高成就。为此,我们特意邀请中国社科院长期从事古典文学研究的专家编撰了《唐宋诗词名家精品类编(10卷)套书,本书是其中的一卷。
  《中华好诗词:云中谁寄锦书来·宋代合集(名家注释点评本)》选编了活跃在宋代词坛上的名家如李清照、李煜、晏几道、秦观、范仲淹、欧阳修、姜夔、岳飞等的名篇。全书类选、注释、点评两宋时期130多为诗人词家的300余首诗词,是一个“宋代诗词三百首”的特别选本。共分为八个类别:两情相悦,肠断离愁,韵里风光,精忠报国,感慨人生,情怨深闺、酬唱揖别、风物歌吟,文末附有宋代精彩诗词名家名句选录和宋代主要诗人词家简介。

TOP作者简介

  陈祖美,山东青岛平度人。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李清照辛弃疾学会副会长,秦少游学术研究会副会长,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长期从事唐宋诗词等古典文学研究。
  主要编著有《两宋名家词选注丛书?淮海词》《古典诗词名篇心解》《中国思想家评传丛书?李清照评传》《谢灵运研究丛书?谢灵运年谱汇编》《李清照新传》等十余部,待结集论文百余篇,曾参与《中国诗学大辞典》《唐诗大辞典》等多种工具书的编撰。

  王国钦,1961年生于豫东尉氏,笔名好雨、溱洧,号“知名斋主人”。1979—1983年就读于河南大学中文系;现为中华诗词学会常务理事,中华诗词创新研究会执行会长,河南诗词学会副会长,中国杜甫研究会理事,《天下诗林》主编。主编有“新纪元中华诗词艺术书库”六辑六十卷,出版有《知时斋丛稿·守望者说》《知时斋丛稿·歌吟之旅》等著作。以副编审供职于河南文艺出版社。

TOP目录

前言  1
两情相悦·彩袖殷勤捧玉盅
梦游(三首选一)  徐铉
一斛珠(晓妆初过)  李煜
菩萨蛮(牡丹含露真珠颗)  张先
南歌子(凤髻金泥带)  欧阳修
西江月(宝髻松松挽就)  司马光
鹧鸪天(彩袖殷勤捧玉盅)  晏几道
菩萨蛮(秋千院落重帘暮 ) 晏几道
鹧鸪天(小令樽前见玉箫)  晏几道
鹊桥仙(纤云弄巧 ) 秦观
少年游·感旧  周邦彦
减字木兰花(卖花担上)  李清照
浣溪沙(绣面芙蓉一笑开)  李清照
长相思(南高峰)  康与之
霜天晓角(人影窗纱)  蒋捷
肠断离愁·为谁醉倒为谁醒
登原州城呈张贲从事  魏野
虞美人(春花秋月何时了)  李煜
乌夜啼(无言独上西楼)  李煜
行色  司马池
御街行·秋日怀旧  范仲淹
苏幕遮·怀旧  范仲淹
蝶恋花(槛菊愁烟兰泣露)  晏殊
踏莎行·相别  欧阳修
玉楼春(樽前拟把归期说)  欧阳修
玉楼春(别后不知君远近)  欧阳修
临江仙(梦后楼台高锁)  晏几道
咏愁  石象之
题阳关图(二首选一)  黄庭坚
望江东(江水西头隔烟树)  黄庭坚
八六子(倚危亭)  秦观
江城子(西城杨柳弄春柔)  秦观
千秋岁(水边沙外)  秦观
浣溪沙(漠漠轻寒上小楼)  秦观
踏莎行·郴州旅舍  秦观
眼儿媚(杨柳丝丝弄轻柔)  王雱
菩萨蛮(轻鸥欲下春塘浴)  赵令畤
生查子(关山魂梦长)  杜安世
卜算子(我住长江头)  李之仪
横塘路(凌波不过横塘路)  贺铸
秋蕊香(帘幕疏疏风透)  张耒
夜飞鹊·别情  周邦彦
忆旧游(记愁横浅黛)  周邦彦
青玉案(碧山锦树明秋霁)  曹组
南浦·旅怀  鲁逸仲
减字木兰花(去年今夜)  吕本中
踏莎行(雪似梅花)  吕本中
一剪梅(红藕香残玉簟秋)  李清照
凤凰台上忆吹箫(香冷金猊)  李清照
蝶恋花(暖雨晴风初破冻)  李清照
武陵春(风住尘香花已尽)  李清照
卜算子(天生百种愁)  徐俯
州桥(七十二首选一)  范成大
都下无忧馆小楼春尽旅怀(二首选一)  杨万里
鹧鸪天·别情  聂胜琼
阿那曲  朱淑真
所思  冯去非
唐多令(何处合成愁)  吴文英
虞美人·春愁  陈亮
春游  赵秉文
泊舟严滩  真山民
杜鹃花得红字  真山民
一剪梅·舟过吴江  蒋捷
梅花引·荆溪阻雪  蒋捷
鹧鸪天(楼上谁将玉笛吹)  张炎
清平乐(采芳人杳)  张炎
客怀  何应龙
韵里风光·好山好水看不足
忆余杭(十首选三)  潘阆
宿甘露僧舍  曾公亮
鲁山山行  梅尧臣
丰乐亭游春(三首选一)  欧阳修
采桑子(十首选四)  欧阳修
泊船瓜洲  王安石
书湖阴先生壁(二首选一)  王安石
葛溪驿  王安石
桂枝香·金陵怀古  王安石
凤凰台次李太白韵  郭祥正
雨中登岳阳楼望君山(二首选一)  黄庭坚
望海楼  米芾
临江仙·信州作  晁补之
初见嵩山  张耒
池洲翠微亭  岳飞
吴门道中二首  孙觌
藏春峡  杨时
江城子·黄州杏花村馆  谢逸
鹧鸪天·西都作  朱敦儒
晓出净慈寺送林子方  杨万里

TOP书摘

  ●两情相悦
  彩袖殷勤捧玉盅两情相悦·彩袖殷勤捧玉盅梦游
  (三首选一)
  徐铉梦魂悠扬不奈何,夜来还在故人家①。
  香蒙蜡烛时时暗,户映屏风故故斜②。
  檀的慢调银字管③,云鬓低缀折枝花。
  天明又作人间别,洞口春深道路赊④。[注释]
  ①故人:本指老朋友,在这里特指与作者的相爱之人。
  ②故故斜:倾斜的样子。
  ③檀的:指古代女子脸上的装饰性色点。银字管:古人常在笙笛类乐管上饰以银字,用来表示音色的高低。白居易《南园试小乐》有句云:“高调管色吹银字,慢拽歌词唱《渭城》。”
  ④洞口:指神仙所居之洞。[点评]
  由于某种原因不能与有情人相见,转而只好与其“梦中相会”——“梦游”即是作者着意设置的一种寄情场景。全诗紧扣《梦游》之题,在颔、颈两联中以工丽之对仗、细腻之描写,尽现幽会场景之朦胧情致、倾心佳人之色艺双绝。“时时暗”与“故故斜”两两之对,使当时之氛围颇具朦胧而婉丽的情调。结联借用刘晨、阮肇在天台山巧遇仙女之典,表达出佳期短暂、依依惜别之情。
  本诗虽乃艳作,但不佻不俗,不浅不露,是为难得。一斛珠
  李煜晓妆初过,沉檀轻注些儿个①。向人微露丁香颗②。一曲清歌,暂引樱桃破③。罗袖裛残殷色可④,杯深旋被香醪涴⑤。绣床无凭娇无那⑥。烂嚼红茸,笑向檀郎唾⑦。[注释]
  ①沉檀:五代时闺中妇女常用的一种妆色。浅紫者曰“檀”,色深而润泽者曰“沉”。
  ②丁香颗:这里用作妇女之舌的代称。
  ③樱桃破:犹言女人张开了樱桃般的小口。
  ④裛(yì):通“浥”,沾湿。可:可人,犹言招人喜爱。
  ⑤涴(wò):玷污。
  ⑥无那:犹言娇态妩媚,柔若无骨。
  ⑦檀郎:古代妇女对自己所爱男子的昵称,犹今之所称美男子。[点评]
  这是一首十分本色的“艳词”,许多论者对此颇有微词。但是,作为一位艺术上有成而政治上无能的李后主,我们还能怎样苛求于他呢?客观来看,本词描写了一位歌女早上起来梳妆前后神情得意、引喉轻歌、罗袖污酒等细节,准确、细腻、生动、形象。尤其是煞拍“烂嚼红茸,笑向檀郎唾”两句,更是以主人公娇态万种、俏皮可人形象的成功塑造而引人称赞。“艳而不俗”“两情无猜”——这样有着很高艺术价值的作品,怎么能够轻易为人忘记呢?菩萨蛮
  张先牡丹含露真珠颗,美人折向帘前过。含笑问檀郎①:花强妾貌强?檀郎故相恼,却道花枝好。花若胜如奴,花还解语无②?[注释]
  ①晋代美男子潘岳小名“檀奴”,于是天下美男便随之有了“檀郎”的雅称;一些女子也将自己的夫婿或所倾慕的男子称为“檀郎”。李贺《牡丹种曲》云:“檀郎谢女眠何处?楼庭明月燕夜语。”
  ②此两句又作“一向发娇嗔,碎挼花打人”。[点评]
  本词以花为线索,运用对话的形式,非常活泼地描写了两个青年恋人调情逗趣的生动细节。全词一问一答,俏皮逼真,语言通俗流畅,十分接近“敦煌曲子词”和《花间词》的情调特色,但是又比《花间词》格调稍显脱俗高雅了一些。南歌子
  欧阳修凤髻金泥带,龙纹玉掌梳①。去来窗下笑相扶。爱道画眉深浅入时无②?弄笔偎人久,描花试手初。等闲妨了绣功夫。笑问双鸳鸯字怎生书?[注释]
  ①这两句形容女主人公头上以金色丝带束着凤凰形状的发髻,玉掌之中拿着刻有龙纹的发梳。
  ②此句化用唐人朱庆馀《近试上张水部》诗句:“妆罢低眉问夫婿,画眉深浅入时无?”[点评]
  本词所写并非一般人家的新嫁娘,似乎应该是欧阳公本人的亲身体验。“金泥带”和“玉掌梳”,言其装束华丽,身份华贵;“弄笔久”和“试手初”,言其能通文墨,疏于女红;而“爱道”“笑问”两处所引出的上下片结拍,不正说明这位新嫁娘确是一位娴熟于诗、聪明妩媚的“闺秀”吗?尤其对“画眉深浅”诗意的原句借用,切时切地切人,不唯浑然无痕,而且更增加了夫妻二人那亲密无间、格调不俗的情趣。在原来“词为艳科”的观念之下,本篇能够如此通而不俗、俗中见雅,应该是十分难得的!如果不是欧阳公的亲身经历,岂能写得如此细腻、生动?西江月
  司马光宝髻松松挽就,铅华淡淡装成。青烟翠雾罩轻盈,飞絮游丝无定。相见争如不见,多情何似无情?笙歌散后酒初醒,深院月明人静。[点评]
  上片以“游丝无定”之景象衬写女主角“松松”“淡淡”之装束,下片以“月明人静”之酒醒表现“多情”“无情”之迷离。主人公“不见之时思念,相见之后更想”的心理活动,被“相见争如不见,多情何似无情”两句准确细腻地表现出来。本词从俗白的语言中传达出一种典雅的情调,十分耐读!鹧鸪天
  晏几道彩袖殷勤捧玉盅①,当年拼却醉颜红②。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③。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今宵剩把银照④,犹恐相逢是梦中。[注释]
  ①“彩袖”在这里代指歌女,“玉盅”指精美酒杯。
  ②拼却:有“舍命陪君子”之意。
  ③“舞低”两句互文,言歌舞既使楼心之月低垂,又使扇底之风吹尽。既再现了当时场景之美妙,又表现了相悦时间之长久。
  ④银(gāng,又读gōng):华美的烛台。[点评]
  与佳人久别重逢,作者自然想起一段美好记忆。上片四句写尽当年双方的欢娱之情和当时的场景之妙,造语精巧,情景温馨,令人有“如痴如醉”之感;下片尽写别后的相思殷切和相见的意外惊喜,感情真挚,激动异常,给人以“疑真疑幻”之思。全词采用倒叙白描手法,人物没有一句对话,却达到了“此处无声胜有声”的艺术效果。古今论者,或说小晏邂逅歌伎,四处留情,拈花惹草;或说小晏不忘旧情,有着一个“高尚的灵魂”,似乎皆有偏颇之嫌。实际上,“两情相悦”是古今不变的人之常情,也是欣赏此类文学作品时应有的基本标准。小晏在作品中已经塑造了一个成功的文学形象,再着意地对之进行臆测“褒”“贬”,显然都是不很恰当的。菩萨蛮
  晏几道秋千院落重帘暮。彩笔闲来题绣户。墙头丹杏雨余花,门外绿杨风后絮。朝云信断知何处?应作襄王春梦去①。紫骝认得旧游踪②,嘶过画桥东畔路。[注释]
  ①典出宋玉《高唐赋·序》:“昔者,先王(即襄王)尝游高唐。怠而昼寝,梦一妇人曰:‘妾,巫山之女也,为高唐之客。闻君游高唐,愿荐枕席。’王因幸之。去而辞曰:‘妾在巫山之阴,高丘之阳。旦为朝云,暮为行雨。朝朝暮暮,阳台之下。’”后人便以“云雨春梦”代指男女欢爱。
  ②紫骝:指骏马。[点评]
  一段美丽的情爱故事,曾经发生在一个多情的“秋千院落”。本词上片描写作者旧地重游所看到的景象,用笔凄美迷离,用情缠绵有致。恍惚之间,“雨余花”和“风后絮”已将两人之思念情态和落寞情怀表现得令人心酸。下片以一个“云雨春梦”的典故,转写已经不知旧日情人今在何处,暂借“襄王之梦”去与她相见。那么到哪里去呢?不是“老马识途”吗?“紫骝认得旧游踪,嘶过画桥东畔路。”有了煞拍这两句精妙的点睛之笔,更使得全词尤为精彩飞扬,从而传唱千秋。鹧鸪天
  晏几道小令樽前见玉箫,银灯一曲太妖娆。歌中醉倒谁能恨?唱罢归来酒未消。春悄悄,夜迢迢。碧云天共楚宫遥。梦魂惯得无拘检①,又踏杨花过谢桥②。[注释]
  ①拘检:拘泥、拘束。
  ②谢桥:即六朝时期的谢娘桥。[点评]
  “小令樽前”表现一次相逢的特殊场景——酒宴;“银灯一曲”点明当时的具体时间——夜晚;“歌中”两句重点描写主人公的状态——醉歌。本词上片写得声情并茂、音色俱佳,情满纸上。其中“太妖娆”三字,尤能使人想象到有情者当时那种为俏丽而惊叹、为美艳而动心的夸张心情。过片宕起笔锋,另开时空境界——春夜;而以下“遥”“梦”二字,则似乎于无意之间透露了一个重要的信息:那已经是只能在梦境中出现的遥远的昨天了。
  啊,这原来是一首怀人之作。而怀人之作却能描写到这种如临其境的逼真,当然不能不令历代读者为之倾倒。既然是在梦中,当然也就无须许多繁文缛节,也就可以“无拘无检”些了。于是,作者毫不犹豫地跨上曾经“嘶过画桥东畔路”的紫骝马,循着非常熟悉的他日“旧踪”,“又踏杨花过谢桥”去了。鹊桥仙
  秦观纤云弄巧①,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②。金风玉露一相逢③,便胜却、人间无数。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④。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⑤?[注释]
  ①“巧”在这里应有双关之意:一是明写纤云之精巧,二是暗指七夕乞巧之风俗。
  ②银汉:即银河。
  ③金风玉露:既代指秋季之秋风白露,也表现神话中的仙风甘露。
  ④鹊桥:传说王母娘娘只在七夕命喜鹊飞填天河为桥,牛郎织女才能得以一年一会。
  ⑤朝朝暮暮:暗用宋玉《高唐赋》:“朝朝暮暮,阳台之下。”[点评]
  在我国文学史上,牛郎织女的故事是一个反复描写、咏叹不尽的神话题材。而秦观的这首《鹊桥仙》,既是其自己作品中的一件妙品,也是唐宋诗词中的一首绝唱。他正是从这样一个家喻户晓的普通神话中,重新演绎了一段可歌可泣、千古传诵的爱情故事。
  全词格调高雅,语言流丽,气韵贯通,情真意切。在对牛郎织女二人“爱”与“怨”的情感描述中,在上、下片里“逢也多情,别也多情”的特殊体验中,作者理智地开掘其辩证内涵,发前人所未发,不经意间将这个古老故事的思想境界,升华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从字面上看,本词似在客观地写神话,而实际上,全词却无处不在写人间。为什么无数读者倾心于秦观的这首词,不正是秦观通过对牛郎织女爱情的描写,写尽了人间的情爱生活吗?唐代诗人李商隐的“相见时难别亦难”(《无题》),曾经准确表现了爱情生活中的一种“两难”情结。而秦观在本词中所表现的,则属于另外一种更高、更新的境界:“相见亦情别亦情。”明人沈际飞在《草堂诗余正集·卷二》中论及此词说:“七夕以双星会少别多为恨,独谓情长不在朝暮,化腐朽为神奇。”极是!少年游
  感旧
  周邦彦并刀如水①,吴盐胜雪②,纤指破新橙。锦幄初温③,兽香不断④,相对坐调笙。低声问:向谁行宿?城上已三更。马滑霜浓,不如休去,直是少人行。[注释]
  ①并刀:唐时并州以制造锋利的刀剪著称。
  ②吴盐:即吴地所产细腻洁白的煮盐,时人常用以中和橙酸。
  ③锦幄:即锦帐。
  ④兽香:指兽形香炉中袅袅升起的香烟。[点评]
  这是一首典型的情人相约之作。起拍以“并刀”“吴盐”两种名贵的物品作道具,暗示出女主人公高贵的身份。而她亲自以其纤纤细手为客人剖切新橙,则又反衬出男主人公之来历不凡。以下从华丽的“锦幄”、温情的“兽香”和“相对坐调笙”等不动声色的描写中,更表现了双方情趣的一致、情调的高雅和情感的深沉。上片纯粹乃无声素描,场景人物宛然在目。而随着袅袅的“兽香”和“调笙”的和谐,则双方早已“心有灵犀一点通”了。过片以“低声问”三字,引出女方既是主人又是情人的问话:“时间很晚了,你准备到哪里休息?夜深人静,马滑霜浓,还是不要走了吧?”下片主要是对女主人公语言的描写,既委婉亲切、合情合理,又惟妙惟肖、体贴温情,令人顿生无限怜爱之意。
  至于张端义在《贵耳集》中所载周邦彦、宋徽宗与李师师的故事,到底其真伪如何?既无足考据,也无从考凭。在这里,只要读者认为本词写得确实为妙,我们大可不必追寻这两位有情者是否确实其人了。不过从词题“感旧”二字来看,可能也并不是踪,嘶过画桥东畔路。”有了煞拍这两句精妙的点睛之笔,更使得全词尤为精彩飞扬,从而传唱千秋。鹧鸪天
  晏几道小令樽前见玉箫,银灯一曲太妖娆。歌中醉倒谁能恨?唱罢归来酒未消。春悄悄,夜迢迢。碧云天共楚宫遥。梦魂惯得无拘检①,又踏杨花过谢桥②。[注释]
  ①拘检:拘泥、拘束。
  ②谢桥:即六朝时期的谢娘桥。[点评]
  “小令樽前”表现一次相逢的特殊场景——酒宴;“银灯一曲”点明当时的具体时间——夜晚;“歌中”两句重点描写主人公的状态——醉歌。本词上片写得声情并茂、音色俱佳,情满纸上。其中“太妖娆”三字,尤能使人想象到有情者当时那种为俏丽而惊叹、为美艳而动心的夸张心情。过片宕起笔锋,另开时空境界——春夜;而以下“遥”“梦”二字,则似乎于无意之间透露了一个重要的信息:那已经是只能在梦境中出现的遥远的昨天了。
  啊,这原来是一首怀人之作。而怀人之作却能描写到这种如临其境的逼真,当然不能不令历代读者为之倾倒。既然是在梦中,当然也就无须许多繁文缛节,也就可以“无拘无检”些了。于是,作者毫不犹豫地跨上曾经“嘶过画桥东畔路”的紫骝马,循着非常熟悉的他日“旧踪”,“又踏杨花过谢桥”去了。鹊桥仙
  秦观纤云弄巧①,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②。金风玉露一相逢③,便胜却、人间无数。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④。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⑤?[注释]
  ①“巧”在这里应有双关之意:一是明写纤云之精巧,二是暗指七夕乞巧之风俗。
  ②银汉:即银河。
  ③金风玉露:既代指秋季之秋风白露,也表现神话中的仙风甘露。
  ④鹊桥:传说王母娘娘只在七夕命喜鹊飞填天河为桥,牛郎织女才能得以一年一会。
  ⑤朝朝暮暮:暗用宋玉《高唐赋》:“朝朝暮暮,阳台之下。”[点评]
  在我国文学史上,牛郎织女的故事是一个反复描写、咏叹不尽的神话题材。而秦观的这首《鹊桥仙》,既是其自己作品中的一件妙品,也是唐宋诗词中的一首绝唱。他正是从这样一个家喻户晓的普通神话中,重新演绎了一段可歌可泣、千古传诵的爱情故事。
  全词格调高雅,语言流丽,气韵贯通,情真意切。在对牛郎织女二人“爱”与“怨”的情感描述中,在上、下片里“逢也多情,别也多情”的特殊体验中,作者理智地开掘其辩证内涵,发前人所未发,不经意间将这个古老故事的思想境界,升华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从字面上看,本词似在客观地写神话,而实际上,全词却无处不在写人间。为什么无数读者倾心于秦观的这首词,不正是秦观通过对牛郎织女爱情的描写,写尽了人间的情爱生活吗?唐代诗人李商隐的“相见时难别亦难”(《无题》),曾经准确表现了爱情生活中的一种“两难”情结。而秦观在本词中所表现的,则属于另外一种更高、更新的境界:“相见亦情别亦情。”明人沈际飞在《草堂诗余正集·卷二》中论及此词说:“七夕以双星会少别多为恨,独谓情长不在朝暮,化腐朽为神奇。”极是!少年游
  ……

TOP 其它信息

开  本:16开

正文语种:中文

加载页面用时:31.25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