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开书店 找百道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汉字奇兵
汉字奇兵


汉字奇兵

作  者:张之路 著

出 版 社:新蕾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5年06月

定  价:29.80

I S B N :9787530762318

所属分类: 少儿  >  中国儿童文学    

标  签:成长/校园小说  童书  中国儿童文学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好评推荐   [展开]

书评书荐

TOP内容简介

    中文系毕业生桑南为了梦中反复出现的女孩,来到千雯图书馆工作。一天深夜,他被变成了小人儿,进入了神奇的字的世界。他遇到了一个叫作“雯”的字和一群要去寻找亲人的蚂蚁奇兵。他们共同踏上了征途。途中他们遭遇了坏人设置的种种阻碍与困境,以桑南为代表的正义军团与顾远谋为代表的邪恶势力展开了一场场生死的较量……最终,“雯”为了保护桑南,与顾远谋同归于尽。桑南回到人世间,心中满系着因他而离去的千古恋人,最终,“雯”化身为一位现代女孩,与桑南相遇在千雯图书馆……

    张之路编著的《汉字奇兵》是一部富有文化内涵的小说,作者把一个个中国汉字刻画得活灵活现、栩栩如生,写尽了中国文字的形成、发展和变化,是文学创作与中国文化的完美结合。围绕着中国汉字,人与人、人与字、字与字之间演绎了一段动人而又曲折的故事。

TOP作者简介

    张之路,作家、剧作家,现为中国作家协会儿童文学委员会副主任。中国电影家协会儿童电影委员会会长。国际安徒生奖提名奖获得者。中国安徒生奖获得者。
    文学作品有长篇小说《霹雳贝贝》、《第三军团》、《非法智慧》、《蝉为谁鸣》、《弯弯》、《千雯之舞》、《替身》、《永远的合唱团》等,  作品曾获中国图书奖、中国作协儿童文学奖、宋庆龄文学奖等。小说《羚羊木雕》童话《在牛肚子里旅行》分别被选入中小学课本。

TOP目录

第一章 千雯图书馆

第二章 少女的肖像

第三章 危情时刻

第四章 战争阴谋

第五章 春雨杏花

第六章 生死承诺

第七章 蚂蚁奇兵

第八章 文武之道

第九章 人字之间

第十章 铁云藏龟

第十一章 “谋”的来历

第十二章 字仙蠹鱼

第十三章 文字冤“狱”

第十四章 杜鹃啼血

第十五章 铜色奴隶

第十六章 以鼎为家

第十七章 奸细疑案

第十八章 威名远扬

第十九章 真假双“失”

第二十章 正义军团

第二十一章 小篆之城

第二十二章 棋盘草原

第二十三章 笔架三山

第二十四章 战地医院

第二十五章 兵临山下

第二十六章 六书勇士

第二十七章 琴弦峡谷

第二十八章 七彩古溪

第二十九章 天目奇峰

第三十章 万物有灵

第三十一章 余音袅袅

TOP书摘

他们还没有走到营地,就听见前面战鼓咚咚,杀声阵阵。营地门口竖着一面大旗,上面有三个大字:                             

谋  家  军   

 “谋”走到营中的一块空地上,大声喊道:“各将官听令——排队列阵!”    “谋”的话音刚一落地,营地就像刮起一阵旋风。风声过后,眼前出现了一个梯形方阵,营地没有了一点儿声音。果然是兵强马壮,井然有序。    “谋”暗暗得意。     梯形兵阵中有二十二个字站在最前面,趾高气扬,精神抖擞!    “谋”拍拍手。    八个字齐刷刷地往前迈进一步,他们是:               豺  狼  虎  豹  熊  象  犀  狮    这八个字面目狰狞,体态壮硕,动作矫健。    “这是我的八大地兽,又称八大地煞!”    “谋”又一声大吼。    另外六个字走上前来,他们是:                       

鹰  雕  鹞  隼  鸢  鸩   

 “谋”说:“这是我的六大天禽,又称六大天罡!”    “天罡地煞,给大人们展示一下你们的武艺!”    “谋”挥手之间,只见这十四个字各逞其能,各造其势,前扑后剪,躲闪腾挪,摸爬滚打,飞的飞蹦的蹦,翻跟头的翻跟头……大家看得眼花缭乱。只见地上尘土飞扬,树木簌簌发抖,再找中间的哪个字,早已分辨不出。    “停!”    听见“谋”的号令,天罡地煞原地收势站好。    “战”“争”“阴”以及随从们不禁大声叫好。    “谋”说:“我刚才给诸位看的只是单打独斗的武士,他们上了战场一个要顶十个、百个……”    周围的字一起随声附和:“就是,就是!以一当十,以一当百!”    “除此之外,我还有几个奇字!诸位想不想看看他们的本事呀?”    “奇字?什么奇字?”    “诸位看见过能分身的字吗?”    首领们摇摇头,不知道“谋”还有什么新花样。    “谋”一摆手,只见字阵里又走出六个字:                    

赞  婴  翼  冀  崽  魔 

   “诸位看着这六个字有什么特别吗?”    “战”想了想说:“我看除了‘魔’字有些唬人之外,其他都是挺普通的字嘛!”    “他们看上去普通,但是身上都有功夫。他们与对方交手的时候可以一分为二,一分为三!”    “啊!居然还有这样的字!”    “我不但有一分为二、一分为三的侠客,我还有一分为四、一分为五的侠客呢!”    “好,给我们演示演示!”    沉吟片刻,“谋”说:“有请‘章’大侠。”    方阵中慢慢走出一个“章”字。只见他举止斯文,眉清目秀,半点儿看不出侠客模样。    “他是我们的大侠。刚才那几个字称为二侠,最多能分身三个字。”    “你能分身几个字呀?”“阴”急不可待地问。    “章”双手抱拳,微微一笑说:“我也不用多说,我分身一次,大家齐声喊一个数就可以。”话刚一说完,“章”耸肩一抖,就地转了一圈,只听见风声呼呼作响。待他停下来的时候,大家看到了三个字,分别是:“立”、“日”、“十”。    大家看得目瞪口呆,从来没有见过字还可以分身,分身之后还可以活动。好半天他们才叫出个好!    “三个!”大家一起叫道。    话音落地,只见三个字原地跳起,飞快地簇拥在一起,转眼又是一抖。停下来的时候,大家又看到两个字,分别是“立”和“早”。

众字正在发愣,“谋”大声说:“‘早’不又是一个字吗?”    大家连连称是:“又是一个字,又是一个字!”    “‘立’字刚才已经有了,这个‘早’字是新的,‘章’一共可以分成四个字。”“战”说。    “章”聚拢了身体也不答话,大家只见眼前又是一阵眼花缭乱,瞬间,又出现了两个字——“音”和“十”。    “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大家还在发愣。    “‘音’不是一个刚才没有的字吗?”“章”朗朗说道。    大家静静地想想,果然如此。“章”可以分解成五个字,于是不再说话。    “谋”的武士团真是虎狼之师呀!    “所有的‘章’字都有这样的本领吗?”“争”问。    “谋”哼了一声:“哪里?一万个‘章’也没有这样一个呀!这个‘章’含辛茹苦,经过千锤百炼才有了今天这样的武艺!”    “真看不出来,真看不出来!”“战”连连称赞。    就在这时,方阵里走出一个“赢”字。    “这个‘赢’字怎么回事?”    “谋”急忙介绍说:“这也是一位和‘章’一样的大侠,也能分身成为五个字……”    只见“赢”大声说道:“‘章’虽然是个武艺高强的字,但是他的五个字是颠过来倒过去多次借用才有的。真正打起仗来,他的火力还是三个字呀!”    “就是呀!就是呀!”大家觉得“赢”说得有道理。    “章”看看“赢”不可一世的样子,低头不语。    “赢”说:“要不咱们两个比试比试。”    “不敢……”“章”回答。    “赢”正在兴头上,原地翻了个跟头,站起来的时候,“赢”已经不见了。“亡”、“口”、     “月”、“贝”、“凡”一溜儿排开。一个字转眼变成了五个字,伸胳膊踢腿,笔画简单了,但还是神气十足。    其余的字又连连鼓掌。    “这个仗你准备怎么打?”“战”问“谋”。    “谋”一愣,他不明白“战”的意思:“你说怎么打,就怎么打,怎么打我也能取得胜利!”    “战”说:“我是问你,是等他们来到家门口再打,还是我们现在就出击,歼敌于部落之外……”    “谋”哈哈一笑:“我早就想好了。距我们的部落十里之外有个地方叫作棋盘草原,地势开阔平坦,正好适合大部队作战。我决定在那里一举全歼这些乌合之众!”        棋盘草原之战是在清晨开始的,天刚蒙蒙亮。    “爽”带着正义军团来到了草原上。这片草原有些怪异,它有两种草,一种草是猩红色的,另一种草是墨绿色的。这两种草仿佛有了天然的默契,每种草都“自觉”地占着一个齐齐整整的方格,一个方格的红草前后左右毗邻的都是绿草,绿色的方格过去又是红草……远远望去,整片草原就像是一个红绿相间的棋盘……    桑南被这独特而壮观的景色震惊了,迷住了。    一阵歌声幽幽地传了过来,若有若无,仿佛就是从自己心底发出的声音……    “你听见了吗?”桑南转身问身边的“雯”。    “雯”侧耳听了一下说:“听见了,这是书世界里流传的一首情歌,名叫风草颂……”    “有词吗?”    “雯”笑笑:“怎能没有?”    桑南静心屏气,只听见歌中唱道:    风匆匆吹过,不记得草的颜色    年年春草,岁岁寂寞    一声雁叫好萧瑟    桑南只觉得心中一热,这首曲子好像在哪里听过。他清楚地记得他曾经被感动过,但是在哪里,为了什么被感动,却想不起来了。他静静地在记忆的苍穹中搜索着。有一瞬,那记忆的苍穹里突然有了一丝光亮,但随即被一阵凄厉的号角声抹上了灰白色。    远处的地平线上,出现了“战争阴谋”的旗帜。接下来一杆更加刺眼的旗帜映入眼帘,上面写着一个硕大的“谋”字。再接下来就是漫山遍野的字簇拥着更多的旗帜朝草原挺进。走在队伍最前面的是一支三角形的队伍。     

号角声再次响起,凄厉中带着缕缕杀气,在草原上传播扫荡,直击大家的心扉。    

三角形方阵清晰显现出来:    

赢    章  崽    赞  婴  翼  冀    鹰  雕  鹞  隼  鸢  鸩    豺  狼  虎  豹  熊  象  犀  狮   

 “魔”举着“谋”字大旗。    “爽”的正义军团也列开方阵。    “爽”的部队是蚂蚁奇兵的十二个字站成一排,列队站在“爽”的身后。    “义”举着写有“爽”字的大旗。    桑南站在蚂蚁奇兵的后面。“爽”嘱咐过,蚂蚁奇兵就是都牺牲了,也要保护桑南的安全,这个位置就是“爽”指定的。“雯”和“朵”站在桑南的旁边。接下来依次是:    甲骨文字组成的方阵。    金文字组成的方阵。    小篆字组成的方阵。    隶书字组成的方阵。    “谋”看着对方的部队大笑,说:“哪儿来了这么多老弱病残,乌合之众……”    “爽”朗声回应:“自有书以来,每本书就是一个部落,我们每个字生活在自己的部落里,井然有序。自有书以来,我们就有严格的法律,书与书和平相处,互不侵犯!每本书中的子民们过着安静幸福的生活。可是你们为了一个部落甚至是一个字的一己之私,居然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使出强盗的手段,偷袭其他的部落,杀害我们的亲人,抢走我们的同胞。害得天下大乱。让我们部落妻离子散,亲人天各一方……从此,书的世界开始哀声遍野,人神共愤!你们的罪恶罄竹难书……我们这支正义之师,今天就是来讨伐你!”    “爽”手下所有的字都被“爽”义正词严的话语打动了。他们个个摩拳擦掌,准备与对方一决雌雄。就是那些由难字组成的方阵也觉得正义在手,个个义愤填膺,信心百倍。    棋盘草原战场上响起了对“爽”的欢呼声。    “爽——”    呼唤“爽”的声音在草原上空回荡。    “谋”指指“爽”的部队说:“自古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什么法律,什么正义!打着正义的旗号的家伙我见得多了,哪个不是打着正义的旗号满足一己之私!等我把你的正义之师消灭了,我就是正义之师!”说完,“谋”猖狂地大笑起来。    “谋”的军队一起高呼起来:“谋——”    “谋”把手一挥,“赢”气势汹汹地朝“爽”冲杀过来。    “爽”没有经过这样的阵势,不知道应该自己上阵还是先让一位副手迎战。    就在这时,只见“义”把旗帜往地上一扎,三步并作两步拦住了“赢”的去路。    “赢”和“义”站在一起,形成了很大的反差。“义”生得单薄,“赢”长得厚实;“赢”长得高大,“义”生得矮小。但是“义”没有一点儿畏惧之色。只见他凌空跳起,双脚一剪,直奔“赢”的脖子。“赢”万万没有想到这样一个小小的“义”居然有这样的勇气,而且还这样矫健。如果他不躲,脖子很可能就被“义”的双腿“剪”断。“赢”急忙朝后一仰,然后朝侧面猛地一跳,躲过这一击。站定之后,他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大意不得呀!”    “赢”开始与“义”大战。“赢”虽说是认真应对,但觉得根本用不着分身之法,就这样打上几个回合,“义”也就完了。没有想到,打了十几个回合以后,“义”反而越战越勇,渐渐占了上风,而“赢”身体的高大臃肿反而成了累赘,他居然气喘吁吁了。    “你还来劲了!让你看看老子的本领!”“赢”晃晃肩膀,动动脖子。    “义”又是一个横踢,眼看踢到了“赢”的脖子。突然之间,他发现“赢”矮了一截,“脑袋”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正在惊诧之余,只见面前的“赢”完全变了模样:“赢”没有了,五个比他还小的小矮子正虎视眈眈地看着自己。                    

 亡、口、月、贝、凡  

  “义”正在发愣,双脚已经挨了“月”和“凡”各一脚。他正要反击,头上又挨了“亡”一掌。“义”只觉得眼冒金星!    

利用这个时机,“谋”朝自己身后的队伍振臂一挥说:“冲呀!”    说时迟,那时快,以“赢”为首的“天罡地煞”三角阵就像一簇箭头朝着“爽”的队伍冲杀过来。   

 桑南回头对“雯”说:“你赶快走!我来掩护你!”    “谋”早已在“爽”的部队里看见了桑南的身影,现在他一面随着队伍朝前追赶一面大叫:“抓住那个长得像人形的字,有重赏!”    “爽”不愧是勇士,就在这个时候他还是临危不乱。他对“兵”和“卒”命令道:“你们保护桑教官离开,就是牺牲性命也在所不惜!”    “兵”和“卒”说:“队长,你怎么办?”    “不要管我,马上撤退!”    “兵”和“卒”簇拥着桑南就要离去,桑南大声对“爽”说:“我和你在一起!”    “现在不是争论的时候,你带着‘雯’一起离开。我的光荣是战死在沙场上,你的光荣是带着大家重振旗鼓,打败‘谋’,救出咱们的亲人。让文字世界永享和平,我死而无憾!”说着话,“爽”把桑南朝“雯”那边狠狠地推了一下。    那一刻,桑南的眼泪直在眼眶里打转转。   

 蚂蚁奇兵余下的字在“爽”的带领下肩靠着肩互成犄角,拼死反抗,使得“谋”那潮水一般的队伍受到了短暂的阻碍。    

“义”又重新举起大旗。    只可惜,那些难字组成的队伍没有经验,没经过训练,又没有成熟的军官指挥。当“谋”的部队绕过蚂蚁奇兵,朝他们冲来的时候,他们只剩下惊慌失措。    最先垮掉的是甲骨文的方阵。他们的年龄实在太大了,又加上长期颠沛流离,一会儿的工夫就被打散了。    在金文的方阵前,“谋”的部队受到顽强的抵抗。金文字架有力,能抗住一般的击打,又加上质地坚硬,许多“谋”的士兵一拳打上去就像打在金属上,对方还没怎么样,自己倒先疼痛难忍。    桑南看着金文的士兵作战,就像看着古代那些戴着头盔穿着铠甲的武士。他不顾“兵”和“卒”的劝阻,冲到小篆方阵旁想助他们一臂之力。小篆的方阵比起甲骨文的似乎也好不了多少……    就在这时,桑南看见打着“谋”字旗的一群金文士兵冲进了自己这方金文的队伍。    同样的力量和质地,“爽”部队的金文士兵不再占有优势。一会儿的工夫,受伤的队伍开始溃败,就像金色的花瓣四散飘落,凄凉而又悲壮。    桑南眼见大势已去,只好在“兵”和“卒”的保护下,与“雯”和“朵”一起退到了一个山坡下。    战场上依旧是杀声震天,但是已经没有熟悉的声音。    “爽”和他的几个兄弟都已经带了伤,他们现在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的能力。    “赢”和他的天罡地煞已经把蚂蚁奇兵小分队团团围住。    就在这危急时刻,一声响雷从天而降。霎时间天昏地暗,飞沙走石,对阵双方立刻不见你我。    又是片刻的工夫,整个草原一片宁静,所有的字都愣住了。    一阵歌声传来——    风匆匆吹过,不记得草的颜色

斗转星移,花开花落    ……    大家听出来了,这是“雯”的歌声。    蚂蚁奇兵的士兵精神为之一振,他们知道这是“雯”在用歌声为他们指引方向。    “爽”大叫:“朝着歌声的方向冲过去——”

TOP插图


TOP 其它信息

装  帧:平装

页  数:286

版  次:1-3

开  本:16开

加载页面用时:46.8747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