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开书店 找百道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日美金融战的真相(精装)
日美金融战的真相(精装)


日美金融战的真相(精装)

作  者:[日]久保田勇夫 著

译  者:路邈 等

出 版 社:机械工业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5年07月

定  价:45.00

I S B N :9787111498377

所属分类: 投资理财  >  投资    

标  签:管理  国际金融  金融/投资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好评推荐   [展开]

TOP内容简介

  日美金融战的“战地回忆录”

  二战后的日本经济史,就是一部日美经济摩擦和谈判交涉的历史。而耐人寻味的是,几乎所有日美相关的谈判都是由美方主动提出的。名义上是双向的协议,但实际上都是美国主动向日本提要求。

  因此,在20世纪70年代到20世纪90年代间,美国一直掌握着金融谈判战场的主动权,从对美进口限制,到日本财政政策与货币政策的干涉,日元升值,最后更是得寸进尺,提出改变日本“经济结构”的要求。

  可以说,在日本金融实力达到顶峰的时代,与美国展开了一场没有硝烟的金融战争,而这场战争在一定程度上扭转了日本的国运。

  作者当时正身处这场战争的日方大本营中心,亲身参加了这场金融战中的几乎每一场“战斗”。本书则从作者亲身实战的角度还原了那场历时20年的金融战中不为人知的真相,揭露了美国以金融自由化与资产结构均衡化为名,祭起各式经济理论的大旗,压榨他国国家利益的残酷现实。

TOP作者简介

  久保田勇夫 (Isao Kubota),1942年生于福冈县。1966年毕业于东京大学法学部,同年进入大藏省。1969年获得牛津大学经济学硕士学位。历任国际金融局国际机构课课长、大臣官房参事官(副财务官)、国际金融局汇率资金课课长、大臣官房审议官、国际金融局次长等职,常年置身于日本国际金融政策的核心机构。其间曾参与日美间关于汇率市场问题的首次正式谈判(日美间日元美元委员会)、日美结构性障碍协议谈判、历次峰会、G5、G7等国际金融谈判,并作为日方会议主席负责1995年日美双边金融服务协议谈判。此后就任关税局长、国土事务次官(1999年),2000年6月退休。之后担任都市基盘整备公团副总裁、美国孤星基金(Lone Star Japan Acquisition,LLC)董事长,2006年起担任西日本城市银行行长,2014年起任会长。

  主要著作:《公务员入门——怎样成为理想中的公务员》(中央公论新社,2002年)、《新国际金融》(有斐阁,2006年)以及《证言:宫泽第一次货币外交(1986~1988)》(西日本新闻社、2008年)等。

TOP目录

译者序

前言

 

第1章 日美谈判的最前线

 国际金融的“总参谋部”

 独占鳌头的日本

第2章 日美间日元美元委员会

 作为后勤负责人和“翻译”

 围绕金融自由化的日美直接交锋

 日本方面的情况

 主题谈判与后勤保障

 辩论的基本常识

 译词的准确性

 竹下/里甘会谈

 七分真三分假

 竹下大臣的英语实力

 夏威夷之乱

 围绕报告书草案的“功”与“防”

 阿姆斯特丹之变

 报告书定稿

 货币主义对凯恩斯主义

 理论武装的重要性

第3章 日美结构性障碍协议

 作为协议书的撰写负责人

 日美激战的巅峰

 美方的理论武装

 IS平衡理论

 430万亿日元的公共投资

 “无仁义之战”

 美欧之别

 政官合作

 美国人的“英语”

 “行之有效的英语”是关键

第4章 日美双边金融服务协议

 作为会议主席

 第三只“怪物”

 良好的开端是成功的一半

 如何应对媒体让人头疼

 精神力量的重要性

 夏威夷之战

 先让对方尽情阐述

 翻译要谨慎

 “顺序”的重要性

 会议主席盖特纳的愤怒来电

 次官的职责

 报告书的严密性

 理解报告书的深层含义

 “久保特纳”

 给美方会议主席的信

 争取在日美首脑会谈前达成一致

 晓之以理,动之以情

 对大臣的说明

 国际谈判是体力较量

 场外谈判者

 艰难的最终谈判

 “we are close”

 协议内容的确定

 与众不同的对美谈判

 日方的反省

 谈判“成果”

 日元国际化

 行政的责任

第5章 写给将来

 谈判成功的三大要素

 我的历史使命

 

作者介绍

TOP书摘

◆译者序◆

  一直以来,解密性的内容颇受世人瞩目。从2010年一夜成名的“维基解密”(WikiLeaks)网站,到近年来电视上风起云涌的各种解密类专题性节目,人们对解密性内容的关注度似乎有增无减。究其原因,一点是来自大众普遍存在的对于神秘事物的好奇心理及探求意识;更重要的一点是,各国长期以来将政治、经济、外交、军事等方面的一些内容视为高度机密,外界往往对其一无所知。然而随着信息技术和民主化进程的发展,这些“机密”却有越来越多的机会被公之于世。

  不过,由于各种原因,解密的程度往往有限,其中仍然存在不少谜团。以经济谈判为例,正如本书作者所说,虽然现在也有不少相关资料和采访记录见诸媒体,但毕竟是“局外人”所写,其描述会加入一些个人感情和揣测,而且由于不是该领域的专家,也有导致误解的可能。

  由此看来,本书作为亲历谈判的高官的著述,就显得尤为难得。作者久保田勇夫自1966年进入日本大藏省(相当于中国的财政部),直到2000年退休,其间始终在日本财政金融的核心部门工作,并深度参与了日美重要的三大谈判机制。在最初的日元美元委员会谈判期间,他作为财务官办公室主任负责后勤保障及担任口译工作。在日美结构性障碍协议谈判时,他担任大臣官房调查企划课课长,主要负责协议书的撰写和审校。而在日美双边金融服务协议谈判期间,他作为日方会议主席,率团与美方斗智斗勇,顺利完成了这场艰难的谈判。

  本书通过“当事人”之口对日美三大金融谈判时的具体行动和真实想法进行还原,可信度之高自不待言。同时由于作者深厚的文字功底,使谈判情景跃然纸面,增强了本书的可读性。作者性格中不乏敢说敢当的一面,文中有不少对于日本政界及媒体的针砭,这也是不可多得的。

  对中国读者来说,本书重要的参考意义还在于,日美金融谈判的经验可以使我们更好地认识美国,从而有助于现在及今后的中美谈判。事实上,在翻译本书的过程中,我不由得想起了龙永图先生对中国加入世贸组织谈判内幕的回顾。其与日美金融谈判的异同,发人深思。

  本书由路邈负责全书的翻译工作,4名翻译专业的研究生宋琪、孙莹、徐美慧、杜佳共同承担了初稿的翻译。在翻译过程中,我们力求准确贴切,但由于受水平和时间所限,疏漏错误在所难免,敬请各位读者批评指正。

  译者

  2015年1月

  

◆前言◆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一片废墟中,日本经济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发展起来。20世纪70年代,日本已经成为发达国家,80年代中期,成为G5的一员,随后又成为与美国并列的世界两大经济体(G2)之一。日本是始于1975年的六国首脑会议(经济峰会)的创始国之一,也是五国财政部长和央行行长会议的成员,该会议于1985年的“广场协议”期间才被公众所知。现在,人们又开始认真地讨论日本的金融实力是否将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

  日本作为亚洲这个发展中地区的一员,曾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简称二战)中遭受致命的打击,之后却以惊人的速度迅速成长为发达国家,并在金融领域占据重要地位。对此,拥有世界最强经济实力并且主导着国际货币体系的美国一定不会熟视无睹。何况,对于以出口拉动经济发展的日本而言,最大的出口对象国就是美国,因此美国也对不断增加的对日贸易逆差非常不满。

  可以说,二战以后的日本经济发展史,同时也是日美经济摩擦和谈判交涉的一部历史。

  对美出口是日本经济发展的最大动力,日美经济领域的摩擦和谈判首先从制定限制对美出口的政策方面开始。受到限制的最初是纤维、纺织品等轻工业产品,之后逐渐发展到电视、钢铁、汽车、半导体等各个领域。随着日本对美贸易顺差的增大,谈判又扩展到了美国产品的对日出口问题,其中包括促进美国产品如电脑、汽车等的对日出口,以及间接推动美国的产业发展等。而当日美贸易顺差不断扩大,金融活动日趋活跃时,两国的谈判还涉及日本的金融领域。

  在此背景下,日美两国在1984年成立了“日美间日元美元委员会”,旨在促进日本金融资本市场的自由发展以及日元升值。1989~1990年进行了“日美结构性障碍协议”谈判,促使日本的经济结构由高储蓄型向高消费型转变。1993~1995年进行了“日美金融服务协议”谈判,目的在于促进日本养老金制度、金融资本市场管控等多个领域金融服务的转型。以上这些谈判,笔者均有幸得以亲身参与其中。

  “日美间日元美元委员会”的日方会议主席是时任大藏省财务官大场智满,我作为财务官办公室主任,负责安排会议时间等后勤工作。“日美结构性障碍协议”谈判时,日方由外务审议官、大藏省财务官和通商产业审议官共同担任会议主席,其间我作为大臣官房调查企划课课长,主要在时任财务官内海孚麾下负责大藏省相关事务。到了“日美金融服务协议”谈判时期,我作为日本国际金融局次长出任日方会议主席,与美方副财长助理代理盖特纳展开了交锋。那时他还很年轻,后来成为纽约联邦储备银行行长和美国财政部长。

  回顾二战后日美谈判所涉及的领域,可以发现一个意味深长的情况,那就是:这些谈判大部分都是美国向日本提出要求,而且所涉及的领域也都与时俱进,不断深入。最初的谈判是关于如何限制日本的对美出口,这时还仅仅只限于两国间的贸易本身。但后来在此基础上延伸到了要求日本实行促进经济发展的扩张性财政政策和宽松的金融政策。接着是要求日元升值,这已经触及到了日本的宏观经济政策和外汇政策。而最后,美国甚至提出了让日本改变“经济结构”这样的要求。

  在此过程中,我于20世纪70年代末到90年代中期一直置身于大藏省关于国际金融政策的中枢部门,亲历了上述三大谈判机制。在日美经济交锋的白热化时期,我最初是在日本的国际金融“总参谋部”负责后勤工作,到了最后的日美金融服务协议谈判时期,则作为日方“司令”参与了日美谈判的全过程。

  可以说,日本在金融实力达到顶峰的时代,与美国展开了一场激烈的“没有硝烟”的金融之战,而我也正是在这一时期,作为“参谋”在其核心部门参与了几乎每一场“战斗”。作为少数有幸亲历其中的人,在日美谈判的最前线到底有过怎样的攻防?采用了哪些谈判战略与机制?美国那边的情况如何?我们又应该从中获得怎样的经验教训?关于这些,我想我有责任将它们写下来。就像许多亲身经历过战争的人,会将战争的真实情况以及自己从中得到的教训告诫给后人一样—这就是我写这本书的原因。

  最近,正值日本宣布要加入以美国为核心的“环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TPP)谈判,坊间普遍认为谈判的核心问题是面对大米等农业自由化的要求,日本该如何应对以保证“国家利益”?但问题并不是这么简单。该谈判不是关于产品和服务自由化的“自由贸易协定”(FTA),其涉及的领域十分广泛,包括日本国内的制度和结构甚至文化。谈判的形式虽然是多边谈判,但主要仍是与美国的谈判。本书中将会谈到,美国一贯采取的是非常长期性的战略,而这次的TPP也是其中的一环。美国的谈判方法、思维方式,包括国家制度本身,与日本等世界许多国家有着根本性的区别。因此,本书所要讲述的虽然只是日美国际金融谈判这个单一的主题,但围绕日美谈判的真实情况,通过当事人之口对当时谈判的具体行动和想法进行还原,这种描述方法也许并不多见。从这个意义上说,它能够帮助理解日本加入TPP谈判的背景,并在进行谈判时有所借鉴。这也正是本书能够迅速得以出版的原因之一吧。

  本书内容摘录自笔者在《国际金融》杂志(外汇贸易研究会发行)开设的“国际金融谈判轶事”中与日美谈判有关的部分,并加以若干修改和补充。对此,谨向该研究会以及多年来一直给予我帮助的理事长高桥贞夫先生、企划部长中村润先生表示衷心感谢。

  为了更为中立地叙述客观事实,本书原则上省略了对所涉人物的尊称。同时,对于组织机构和职务等,也保留了原来的说法。如现在提到“大藏省”时,多会在后面补充说明“即现在的财务省”,但这是不准确的。大藏省后来分成“财务省”和“金融厅”两个机构,从功能上来说,应解释为“即现在的‘财务省’及‘金融厅’”。为求准确,本书仍沿用当时的组织结构及名称,即“大藏省”。

  本书在出版过程中,得到了许多有关人士的帮助。在这里要特别感谢河西敬一先生(TVQ九州放送协会会长)和关口尚之先生(原日本经济新闻社西部总代表、现北海道电视台社长)为我提供了极大的帮助与支持,同时也要感谢日经BP公司董事长田中信行先生、出版局局长高皛知子女士以及AthenaBrains公司总经理福田恭子女士对我提出了许多宝贵意见。

  此外,前西日本城市银行执行董事兼广报文化部部长重藤健士先生、秘书部的船津启斗先生以及多年来的各位好友在公务之余也为本书的出版和撰写提供了热忱帮助,在此一并表示感谢。

  对于书中出现的一切错误及其他问题,笔者将承担所有责任。

  久保田勇夫

  2013年9月10日于福冈

TOP 其它信息

装  帧:精装

页  数:202

开  本:32开

加载页面用时:62.5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