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开书店 找百道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宁波帮:天下第一商帮如何搅动近代中国
宁波帮:天下第一商帮如何搅动近代中国


宁波帮:天下第一商帮如何搅动近代中国

作  者:王千马 著

出 版 社:现代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5年06月

定  价:59.80

I S B N :9787514334791

所属分类: 管理  >  商业史传    

标  签:管理  商业史传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好评推荐   [展开]

书评书荐

TOP内容简介

  称宁波帮为天下第一商帮不是没有道理的。

  以钱庄和航运起家,他们是近代中国经济的弄潮儿。创办上海规模最大的第一家交易所,中国第一家信托公司,资金最大、信誉最好的中国保险公司……他们控制了上海、天津乃至全中国的商业版图。与晋商、徽商相比,他们更具创新意识和市场精神,对近代乃至现代中国的经济格局影响也最大。

  他们虽然起家并成名于工商业,但他们的影响力并不仅仅限于工商业,从洋务运动到清末新政、辛亥革命和北洋混战,再到蒋氏登台、民国初定……他们的身影出现在了中国近代史上几乎所有的重要事件中,是李鸿章、孙中山、袁世凯、蒋介石都不得不倚重的力量。

  《宁波帮:天下第一商帮如何搅动近代中国》将宁波帮置于近代中国艰难转型的时代大背景下对其成长的历史进行了全面的记述和解读,从中可以发现,宁波帮的厉害之处在于它不仅仅是一个商帮,而且作为一个姿态鲜明、独立自主的政治符号,它全程参与和推进了中国近代史的演进。可以说,没有宁波帮的中国近代史是不完整的,这也是我们今天要重新发现和评价宁波帮的意义所在。

TOP作者简介

  王千马:出版人,知名青年新生态作家。现为蓝狮子〔中国〕企业研究院创意总监。如今致力于中国商帮及城市文化研究。

  主编有青年书《无法独活·致喂大的年轻人》《不焦虑的青春》;出版有《重新发现上海1843-1949》,以及文学作品《媒体这个圈》《她比时尚寂寞》《无所适从的荷尔蒙》。

  2015年推出“全面记录中国民间金融跌宕成长的第一本书”《盘活:中国民间金融百年风云》。

  作者微信号:wqianm


TOP目录

自序 / 001

 

幕起 / 001

第一章 买办来了 / 001

 向北是上海! / 002

 列强玩“中立” / 010

 洋女婿华尔 / 020

 他是个复杂的人 / 030

第二章 盛宣怀作嫁 / 043

 胡雪岩的“投资” / 044

 站队是个大问题 / 056

 外资银行“狼来了” / 068

 “毋任外人银行专我大利” / 077

 实权落入宁波帮 / 086

第三章 草根崛起 / 099

 花花世界的时与机 / 100

 房地产狂飙 / 110

 在金融危机中发财 / 120

 四明公所第二次血案 / 130

 赤脚财神虞洽卿 / 140

 撞车做生意,妙哉生意经 / 147

第四章 商人力量 / 157

 知识分子的退守 / 158

 大乱之下,商人走向前台(上) / 166

 大乱之下,商人走向前台(下) / 177

 “贵人”袁树勋 / 186

 周生有案:弱国办外交 / 197

 抵制美货风潮 / 206

第五章 立宪成伪 / 219

 立宪!立宪! / 220

 保护皇权,预防革命 / 229

 废科举方能兴学堂 / 238

 宁波帮的大胜仗 / 248

 袭皮相而竟遗精神 / 259

第六章 兄弟分野 / 271

 向革命去 / 272

 “倒孙风潮”下的坚守 / 282

 杨翠喜花案 / 293

 清华的薪火 / 304

第七章 殊途同归 / 315

 山西票号的没落 / 316

 “拿下”张人骏 / 325

 请愿速开国会 / 335

 变色大龙染“红” / 343

第八章 走向共和 / 353

 小人物炒股 / 354

 起义烽火终燎原 / 363

 浙江人的革命大团结 / 372

 宁波:先省城而光复 / 382

 荣登政治舞台 / 393

 终下金陵,共和垂成 / 402

 王正廷“约法”袁世凯 / 413

TOP书摘

自序

  “大海洋洋,忘记爹娘。”

  这是流传于宁波地区的一句童谣。奶声奶气的唱起,却总有一股辛酸在里头,也总让人想起,“前世不修,生在徽州,十三四岁,往外一丢”。

  这里暂且不谈感情,先谈事实。

  从这句童谣里,最起码能得到两个信息。

  一个就是,宁波〔下文所提及的宁波如果没有特别指出,多为宁波地区〕是一个近海之地。这话一点问题都没有。自古以来,宁波大部分就属于冲积平原,是滩涂之地。往东与东海相接,往北则是杭州湾的入海口。就连宁波的名字,也跟海有关,当年明朝的开国皇帝朱元璋希望“海定而波宁”,所以将这块东海之滨——元时的明州命名为宁波。

  这也可从宁波城的传说可见一斑。关于它的由来,传说中就有,宁波城是大禹来东南沿海治水时留下的一条船变的,东西长南北窄,桅杆变化为天封塔,船舱变为鼓楼,橹嘴变成八角楼。既然是船,自然是航行在水上。所以宁波与海也脱离不了干系。对这样的传说,我们姑且一笑应之。不过,这个传说倒是把今天宁波城的地理以及几处知名景点给说得很一目了然,让人对宁波城有个直接的印象。

  正因为是近海之地,宁波想不成为“水城”都难。各大河浜穿城而过,“三江六塘河,一湖居中央”。江多河多湖泊多,桥自然也多。据说宋代宁波城有120座,到明清时更是多达200余座。说起来,宁波就是一自然的桥梁博物馆。

  这里的三江,乃知名的姚江以及奉化江,它们一个由北而下一个由南而上,相会于今日宁波市区的三江口,然后合二为一,投身甬江,经镇海的招宝山入海口(镇海口),再奔腾入东海;六塘河乃宁波东乡的前塘河、中塘河和后塘河,西乡的南塘河、中塘河和后塘河。而湖则是西湖。不过它却非杭州那个西湖。因其位于宁波城的西南隅,遂得此名。传说它的形状像月字,所以又称它为月湖。为避杭州西湖的名讳,防止混为一谈,月湖便成了它的大名。它还有一姊妹湖,叫日湖。只不过今天的日湖早因年久淤没,被填为了平地。

  只剩月湖独美。

  这个月湖面积没有多大,比起真正的西湖来,小得可怜,约有0。2平方公里。只是,谁也不敢忽视其在中国历史中的地位。它开凿于唐贞观年间,曾广筑亭台楼阁,遍植四时花树。自宋元以来,便是浙东学术中心,是文人墨客的憩息荟萃之地。唐代大诗人贺知章、北宋名臣王安石、南宋宰相史浩、宋代著名学者杨简、明末清初大史学家万斯同,在这里或隐居或讲学活为官或著书,都在月湖留下不可磨灭的印痕。

  如果说月湖太过于“小家碧玉”,那么,宁波城的东侧,距市中心十五公里就有浙江第一大淡水湖——东钱湖,在郭沫若的眼里,颇有“太湖气魄”。其水域面积有20平方公里,竟是杭州西湖的三倍。宁波曾有句俗话“田要东乡,儿要亲生”,那是因为依赖此湖之水,东乡之田年年高产。山好水好自然会吸引一堆外人投住。这里最为知名的历史人物莫过于春秋时越国大夫范蠡,他在兴越之后急流勇退,曾携西施避居湖畔伏牛山下,晚年自号陶朱公。后人追念其兴越之功,便把伏牛山改为陶公山。

  想要说的是,这个陶朱公是经商高手,三次经商致富,又三散家财,所以又被称之为“商圣”或“文财神”。他落足东钱湖,对宁波来说,宛若冥冥之中的缘定。日后,诸多的宁波人,纷纷从本土出发,循着陶朱公的商业脉络,在经济的各个领域四处出击,并引领风骚。这也可以看成是宁波帮得以孕育并成型的文化胎记。

  那么,从以上的那个童谣里,得到的第二个信息就是,有人靠山吃山,宁波人就擅长靠海吃海。这话说得也同样没错。

  靠海吃海最主要的表现,就是宁波人的航运业一直为是强项。航运业要是不强,肯定撑不起宁波城所化身的那只船。事实上,早在6000多年前的河姆渡文明中,就有河姆渡人已经使用独木舟从事捕捞和航海活动,其古文化遗址就考古发现了6支直接与航海有关的木桨。而在2400多年前,范蠡所辅佐的越王勾践灭吴后为了大力发展“水师”,曾增辟通海门户古句(GOU)章港,此港便是今日宁波港的前身。而当时,中国已经出现了九个主要港口,像会稽港、琅琊港、碣石港、番禺港等等,句章港是其中之一,只是谁最早已经很难考证,但不管如何说,句章港都算是最早的港口之一。

  日后,此港经历了四次变迁,先是用了1200年,从句章港向三江口的江厦一带推进了19公里;接着用了1100年,从江厦向甬江的江北岸移动了0。5公里;再接着用了110年,从江北岸到镇海口前进了19公里。最后,仅用了5年时间,从镇海口到宁波北仑新区前进了14公里,于是成就了宁波港当下辉煌的气象。

  今天的宁波,有句知名的口号,就叫“书藏古今,港通天下”。

  这里的港自然就是指宁波港。至于书,则是指宁波城最为知名的文化遗存——天一阁。它是中国现存最早的私家藏书楼,其建于明朝中期,由当时退隐的兵部右侍郎范钦主持建造。既然是藏书楼,最怕的当然是火。取名天一阁,就是寄望“天一生水”。这下好了,宁波城的水更是源源不断。

  宁波港之所以能“港通天下”,除了出身早,靠海,更重要的还在于它的地理位置好。因为宁波正好处在了中国大陆海岸线的中部。自镇海出口,由定海而南下,则为南洋,由定海而北上,则为北洋。可谓是南北逢源。

  这里的定海,曾是舟山群岛的县治所在地。而舟山群岛,则孤悬海外与宁波本土隔海相对。在过去相当长时间内,隶属于旧宁波府。正是居于南北之间,是中国海运的一块重要的中间跳板,舟山群岛深受英国人的青睐。他们为此在第一次鸦片战争中不惜精力两打定海,总称为定海战役。这一战之后,中国越发地天无宁日。但也正是在这一战中,固守定海的葛云飞、王锡朋、郑国鸿三总兵身先士卒,临危不惧,被刀砍枪攒之后,尸体仍直立不仆,打出了中国人依旧的精气神。可以说,发生在宁波的这一战,既暗示了中国未来隐晦不明的命运走向,但也总让人相信,中国不死。

  有好港加上发达的水系,宁波也就早早形成了海上运输的两大船帮:“南号”和“北号”。南号商船走南洋,北号商船走北洋。加上杭州湾入海口往北就是长江入海口,这样,通过长江水系和南北航线,宁波可以将大半个中国纳入其贸易视野。这也是日后宁波帮在重庆、武汉、九江以及安庆都很活跃的一大原因。与此同时,三江口的江厦码头也在当年一度兴盛不已,千帆竞发,百货流通……

  于是便又有了句俗话,“走遍天下,不及宁波江厦”。

  正是对航运的热爱成了宁波人的血液中的一部分,所以才有了今人包玉刚和董浩云,靠着航运都做成了世界船王。尽管他们大多是在香港发迹,但谁又能否认,他们的“航运基因”不是在宁波打下的呢?!

  话又得说回来,事物有它好的一面,自然也有不好的一面。

  宁波人之所以靠海吃海,那也是因为没有其它的东西可以吃。

 

第一章 买办来了

  向北是上海!

  杨坊,字启堂,又字憩棠,宁波鄞县人。

  他当年流落到上海,是被迫而为,但也是顺势而为。

  与宁波本土只有一个杭州湾之隔,坐船有时只需要一个晚上就能到达的上海,曾是众多宁波人外出打拼的一个重要选择。

  今日的上海,像极了豪门,当时的上海,在很长时间内,连豪门的门槛都没摸着,只是一个受宁波商业辐射的小县城,蜷缩在今天的上海南市。

  也就是豫园、老城隍庙所在的“老城厢”。

  今天的人民路,在当年便是它北门外的护城河。

  说起历史,它一开始只是个海边小渔村,在隋唐时隶属于苏州府华亭县,到1192年才有了“上海”这个正式地名,所以排起辈分来,它还得叫苏州一声老祖宗。对这样一个小渔村,帝国版图一直将它放置于很疏远的地位。

  甚至是海禁的防范重点。

  “1727年后,南洋贸易以厦门为正口,西洋贸易以广州为唯一口岸,中日贸易从宁波入口,上海的地位并不高于厦门、广州和宁波。到雍正七年(1729),清政府完全解除海禁,设立海关,鼓励海上贸易。一度‘海禁严切,四民失调’的上海,凭借着襟江滨海的地理位置,时来运转,港口贸易迅速升温,经济地位日益突出。”

  这里的江,自然是指长江。海则是东海。

  头顶长江,脚踏杭州湾。

  面朝东海,上海春暖花开。

  与此同时,上海又有黄浦江穿城而过,将上海分割成了浦西和浦东,并在白渡桥接纳吴淞江(苏州河),再一路向北,到吴淞口注入长江,成为长江入海之前的最后一条支流。这样,上海航运的任督二脉,遂被彻底打通。以后西方列强就可以开着轮船,从东海进入长江,再从吴淞口跑到上海城内,大摇大摆,长驱直入。

  更重要的是,上海的政治地位也开始提升。

  分巡苏松太兵备道是监督和统驭苏州、松江、太仓两府一州地方行政事务及军事力量的高级长官,官居四品,其地位高于府衙,比当今的厅局级还牛。它的官衙过去一向都设在苏州或太仓,但到了1730年,它的官衙整体搬迁,办公地点从苏州移驻上海。因之,分巡苏松太兵备道后来又别称为“上海道…‘苏松太道”“沪道”。又因为这个道兼管驻在上海的海关,又被称为“海关道…‘江海关道”“关道”。故此,管理上海的道台会以好几个名字出现在历史的夹页中,如果没搞清楚这几个名字其实指向的是同一个意思,你肯定被搞得昏头晕脑。

  占了位置上的便利,宁波人就经常到上海这个邻居家串门。

  先行者中有方介堂,他出生在镇海乡下一个叫桕树方的小村,最初开办有一间杂粮店,经营杂粮杂货,他想到同样是滨海地区的上海,也会缺少粮食,于是在嘉庆年间带着他的本行来到那个小小的上海城。准确的市场定位使他迅速获得成功,于是他又把经营扩大到糖业,开设了义和糖行。行与店是有区别的,行是批发的商号,可见他的生意,已经有了一定的规模。

  小港的李承久(也亭)则是在1822年经人保荐,来到上海学生意。

  这一年,他15岁。

  李也亭先是在南市油码头曹德大糟坊兼酒店当学徒。南码头停泊着许多沙船,他每天送热酒上船。

  所谓的沙船是一种专门从事货物运输的平底船,船体扁浅宽大,方头、方梢,并没有很好的抗风险能力。但它有个百里挑一的优点,就是航行起来轻捷平稳,能坐滩,也就是说,它不怕搁浅,特别适宜航行于航道水浅多碛的北方沿海。正因为它可以出没沙洪之间,空载时又须装沙压舱,故名“沙船”。

  可以说,正是这沙船贸易,促进了上海的商业,奠定了上海的繁荣。所以在今天,如果你注意一下上海的市标,会发现它最突出的要素是一艘正在扬帆出海的沙船,还有一只巨大的螺旋桨。

  一来二去,李也亭干脆辞去了酒店的工作,上了沙船做起船工,把自己的命运交给了大海。“李也亭的运气不错,他上船的这一年[清道光六年(1826)],正遇上清政府因为运河淤塞,把漕粮的河运改为海运,规定江苏各地的粮船均到上海交兑,然后直运天津、直沽。上海的沙船业适逢其会,正好大显身手。”

  对宁波的船商来说,河运改海运同样是一件利好。

  此前,宁波早就形成了海上运输的两大船帮:“南号”和“北号”。当时自镇海出口,由定海而南下,则为南洋,由定海而北上,则为北洋。

  南号商船只走南洋,北号商船只走北洋。

  南号船帮最初主要由福建、广东在宁波的商人组成,采购福建木材,从事贸易。北号最初则由江苏、山东在宁波的商人组成,采购山东特产枣、豆、油等。和上海基本一样,他们航行的工具是帆船,主要以沙船为主。

  当然,帆船中还包括尖底的福船,这是为了适应行驶于南洋和远海的需要。他们的好日子,却在宁波于1844年开埠通商之后,一落干丈。因为外国航运势力大举入侵中国,轮船排挤沙船,让宁波的船商们愁苦不已。

  现在,有了这一利好,他们重振旗鼓,又打了一次翻身仗。

  1853年,浙东首次海运漕米入津。

  靠海吃海的李也亭,坐上海而望宁波,通过打拼,经数年积累而终成巨富,甚至一度垄断江浙沪的沙船业。 同样的,一个叫董棣林的慈溪人也看到了上海的潜力。

  他是个药材商人,从事的是江南人最为迷信的参药。他先是行商,奔走于东北与上海之间,最后落脚上海,成为坐贾。

  “三个殊途同归的人,以后的发展历程如出一辙,他们大量地从自己的家乡,把亲族和乡党带到了上海,形成了商场上的‘同姓军’和‘父子兵’。于是,他们最终在早期的上海滩形成了三个宁波籍贯的著名商业家族:桕树方方家、小港李家和慈溪董家。他们是上海滩第一批拓荒者中的佼佼者。”

  看重上海这块风水宝地的,还有西方列强。

  当然这中间还有一个认识的过程。

  在看上上海之前,他们首先看上的是舟山群岛。

  舟山群岛离上海很近,离宁波也很近,事实上,它在过去,就属于旧宁波府。其县治即为定海。前面说了,由定海而南下,则为南洋,由定海而北上,则为北洋——所以定海可以作为中国海运的一块重要的跳板。上海有的优点,比如襟江滨海,它也有。它的西边就是杭州湾的入海口,西北面则是长江的入海口。和上海一样,它们都可以通过长江水系和南北航线,将大半个中国纳入其贸易视野。

  P2-4

TOP插图

插图

TOP 其它信息

装  帧:平装

页  数:431

版  次:第1版

开  本:16开

加载页面用时:62.5012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