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小太阳
小太阳


小太阳

作  者:林良 著

出 版 社:福建少年儿童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4年07月

定  价:22.00

I S B N :9787539549477

所属分类: 少儿  少儿  >  中国儿童文学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好评推荐   [展开]

书评书荐

TOP内容简介

  一对父母、三个女儿和一只狗——一个平凡的家庭,在林良浅白、幽默又充满感性的笔触里,成了风靡台湾文坛数十年、历久弥新的《小太阳》。《台湾儿童文学馆·林良美文书坊:小太阳(<小太阳>经典纪念版)》再现一个平凡家庭十五年的日常生活,从第一篇到最后一篇,首尾相隔十四年,是一本散文集,更是一本散文体小说。《台湾儿童文学馆·林良美文书坊:小太阳(<小太阳>经典纪念版)》处处可见令人莞尔的神来之笔,平凡里见真情,淡泊中有深意,是读者心目中永远温暖的光源所在。

  读完《台湾儿童文学馆·林良美文书坊:小太阳(<小太阳>经典纪念版)》,能发现自己的家的可爱,更能爱自己的家。

TOP作者简介

  林良,生于1924年,祖籍福建,曾任台湾《国语日报》主编、编译主任、出版部经理、社长、董事长,是中华儿童文学学会第一届理事长,从事报业、出版工作长达56年。林良以儿童文学工作为生平职志,至今仍为《国语日报》及《小作家》《国语日报周刊》等儿童刊物撰写儿歌故事专栏。著有散文集《小太阳》《和谐人生》等八册,儿童文学论文集《浅语的艺术》一册,儿童文学创作及翻译一百九十六册。曾获中山文艺创作奖、文艺特殊贡献奖等荣誉。

  林良,台湾儿童文学泰斗,有着“台湾现当代儿童文学之父”之称,台湾儿童文学界公认的“大家长”“长青树”。他生于1924年,祖籍福建厦门,曾任台湾国语日报社社长、董事长;习惯以笔名“子敏”发表散文,以本名为小读者写作,是台湾小读者口中的“林良爷爷”。

  林良,以儿童文学工作为生平职志,为儿童写作长达六十多年,以台湾国语日报“看图说话”专栏与小读者结缘,结集出版《树叶船》、《青蛙歌团》、《月球火车》,《小纸船看海》、《小动物儿歌集》等图画书作品十余册,散文作品《小太阳》、《林良爷爷的30封信》、《爸爸的16封信》、《会走路的人》、《早安豆浆店》、《回到童年》多册,儿童故事《我是一只狐狸狗》,儿童文学论文集《浅语的艺术》、《纯真的境界》等,另外翻译有国外经典儿童文学作品两百多册。

  曾获台湾地区文艺最高奖、“金鼎奖终身成就奖”、信谊“儿童文学特别贡献奖”、“杨唤儿童文学奖特别成就奖”、“全球华文文学星云特别奖”等殊荣。

  迄今,90高龄的林良爷爷,仍然每周写5个专栏,为儿童创作,与儿童“见面”。他说,他在为儿童写作时,能感觉到周围围了一群孩子,窗外的孩子把鼻子紧贴在窗玻璃上,成了一个肉球,那样期待着。林良爷爷就是在无数“儿童”的“包围”和期待中为儿童写作的。

  林良,是一个永远有9岁心灵的顽童,老顽童……

TOP目录

卷一 小太阳

一间房的家

小太阳

霸道的两岁

家里的诗

南下找太阳

深夜工作者

金色的团聚

洗澡

“大”

卷二 家里的画坛

薄冰

小电视人

用一棵树过节

家里的画坛

老三的“地方”

送别赫邱里斯

白雪

玮玮跟斯诺

卷三 到金山去

备考

到金山去

停电五十小时

清晨

我的“白发”记

芈人

卷四 寂寞的球

寂寞的球

暑假杂感

遛狗

“打架教育”

月亮和孩子

玮玮小事

为斯诺写的

天国鸟

卷五 焚烧的年代

肥胖季节

焚烧的年代——为樱樱写的

单车上学记

女厂长

小经堂

玮玮的客人

塑料快餐

小蚂蚱

TOP书摘

  《台湾儿童文学馆·林良美文书坊:小太阳(《小太阳》经典纪念版)》:

  

  每天吃过晚饭以后,那个使人不忍出门的时刻忽然到了。太太开始进行她的“日行一善”的工作,补一双谁的破袜,或者替孩子们把邮票归类,或者整理历年来我从电影院带回来的一千张“本事”。老大为了争取班上考试的“十内名”(十名内),很严肃地在书桌上摊开了七本书,拿铅笔的手在桌上忙,一双脚在桌底下给一个曲子打拍子。老二是一个不怕写的小人儿,有力的小手拿着削尖的笔,一行一行,在作业本子上“刻字”。不大瞳得采光,书桌边的“麻将灯”照的是她的脑袋,她的作业本上有“日食”。两岁的老三,很任性地坐在地板上,玩一个塑料旧药水瓶、一个跑气的小皮球和一条洋娃娃的断腿,自己进入“忘我的境界”,人也忘了这小东西“随地小便”的威胁。在这个时刻,断然站身来,打开鞋柜,套上皮鞋,走进黑黑的街道,似乎是一种犯罪。肖悄地,虔诚地,选择了书房。

  为了一点很小很小的小事,有时候会跟敬爱的太太辩论起来。怒拿一本书,躺在床上含怒地看,含怒地进入了气氛不佳的梦半夜里被轻轻的脚步声惊醒,有人来替我拿走压在胸口的书,人来替我拉好被窝,有人来替我灭了床头的灯。轻轻的脚步声走了,回到育婴卧室去。含怒地睡,第二天,在“处处闻啼鸟”时候,含笑地醒。

  老大有两颗牙长得不整齐,牙医师警告要马上进行矫正。这一段很长的时间,也要预付一笔可观的费用。这个“要花很多费”的大消息传遍了全家(这么小的家是很容易进行大众传播。早上还跟老大吵过架的老二,晚上到书房来,带着一种“头上戴着圣贤的光圈”的神情,把她本来计划买五彩泡泡胶的两钱,放在我的玻璃垫上,用“你知道我的意思”的眼色注视我一下,然后,“头顶上戴着圣贤的光圈”走了。

  夜里赶一篇稿子,刚上床不久,天已经大亮。迷迷糊糊听到一阵阵“嘘”声,虽然不睁眼,也知道屋里有三个小手指头摆在三张小嘴儿的前面。“嘘!嘘!嘘!”这个要那个安静,那个要这个安静。哗啦啦,窗帘拉上了。老大的声音:“拉上窗帘,太阳照不进来,爸爸可以多睡一会儿。”两岁的老三,爬上床要给我拉好被窝,大甲席太滑,人掉下了床。“摔跤!摔跤!”老三大叫。老大、老二的“嘘”声呵阻了老三。“我们把房门关好,别让人进来吵他!”这是老二的声音。六只小脚发出不小的脚步声。关门了,砰!我在善意安排的“睡眠环境”中清醒了。

  8月10日的早上,枕边发现一封老大执笔、三个小孩署名的儿童信:

  亲爱的父亲大人:前天是爸爸节,我们功课太忙,忘了送您礼物,也忘了给您画一张“贺年片”。这里有两块钱,您爱吃什么就去买什么吃吧!我们都不会跟您要。祝您升官发财,做“历史上的伟人”。

  下面是签名:老大,老二,老大替老三。

  星期天答应带老二去看一场《流浪一匹狼》。她也答应让我把书房的门锁上,赶快把稿子写完再出门,不来吵我。十分钟以后,她来敲门:“爸爸,还剩几行?”我告诉她还剩八十行。再过五分钟,她又来了:“还剩几行?”为了表示有个进度,我只好告斥她:“还剩六十行。”接着,“还剩几行?”“五十行。”“还剩几行?”“二十行。”“还剩几行?”“九行。”“还剩几行?”“行。”“一行写完了没有?”“写完了。”“走吧!”“走!”路上,她称赞我写稿子很快,我却在计划晚上等她睡了再动手写那篇稿子。

  写稿到深夜,肚子饿了,到饭厅去抓东西吃。饭桌上不知道郧儿来的一桌子可吃的东西:两瓶“养乐多”,两个菠萝面包,两块西瓜。另外还有两个手工信封,不用说当然是老大、老二的“家书”。这是一次大请客,把自己的“口粮”拿出来大请客。曼口果深夜零时算是一天“最后”的时刻,我算吃了一顿丰盛的“最舌的晚餐”。“困人”饱餐,很想舒舒服服回去大睡,忽然想起丙封信。拆开来看,一封是汉字信:“功课都做完了,请你全部旨我看一遍。”另一封是注音符号信:“明天要考说话,请你替陇想一个好笑的故事。”

  老大去“合理补习”,老二去同学家吃生曰蛋糕,两岁的老三被邻居“好伯母”抱到家里去玩儿。屋里忽然寂静下来。“总享可以轻轻松松了!”太太说。她拿起一本婚前就想看的书来,还没翻几页,就换到另外一把椅子上去坐。隔不久,又换一把椅子。椅子好像都不对。“椅子是不是都该换了?”她说。没人知道椅子到底有什么毛病,该拿什么换什么。很长的一段沉默,她又说话了:“奇怪,明明人就坐在家里,可是总觉得‘很想家’!”

  晚风起,屋里静得什么东西都听得见。窗外铁马叮叮当当,瘦圣诞红叶子飒飒响。关不紧的水龙头滴答滴答。有太太裁衣的剪子声,有老大低诵语文课本的书声,有老二的笔尖刮纸声,有老三均匀轻微的鼾声,还有阿兰躲在她的小房间里低哼《绿岛小夜曲》的歌声。钟声嘀嗒,是时间在“夜行军”。这些“家声”是很好听的。

  ……

TOP 其它信息

装  帧:平装

页  数:269

版  次:第1版

开  本:32开

加载页面用时:46.87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