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开书店 找百道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动物记事
动物记事


动物记事

作  者:徐仁修

出 版 社:北京大学出版社

丛 书:徐仁修荒野游踪·写给大自然的情书

出版时间:2014年07月

定  价:39.00

I S B N :9787301241646

所属分类: 少儿  >  科普/百科    

标  签:科普  科普/百科  童书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好评推荐   [展开]

TOP内容简介

在这本趣味盎然的小书里,荒野探险家徐仁修以自然观察者的好奇、疑惑和实地观察的精神记录了台湾自然界动物生态,借助优美的照片与简洁的文字描述了台湾大自然中许多不为人知的美丽身影,以及动物在外形、颜色、身体结构和习性上的无穷奥妙。

作者取材精简巧妙,以人道关怀的精神底蕴捕捉了日渐被文明喧嚣所埋没的众多生命影像,让我们在满怀惊喜地领略天地孕育万物的奇思巧技的同时进一步反思人类与大自然的关系,学会谦卑、珍惜与感恩。

TOP作者简介

徐仁修,台湾著名生态探险家、作家、摄影家和音乐家。1946年生于新竹,在美丽的芎林乡村度过了与大自然亲密接触的童年生活,15岁开始野外游历。大学毕业后,从事过八年农业专家的工作。此后,他抛弃世俗名利,深入台湾地区的高山深谷探险,并走向岛外探险旅行,足迹遍及马来西亚,菲律宾,泰国、缅甸、老挝金三角地区,尼加拉瓜,美国西部国家公园,澳大利亚,巴西亚马逊河流域,非洲和中国大陆。徐仁修的作品文笔优美,富含对人文与土地的思考,配以摄影图片和真实的蛮荒经历,畅销台湾及海外华人群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多次获得各类大奖,如,台湾出版界最高奖——吴三连文学奖、金鼎奖、吴鲁芹散文奖、《联合报》每周新书金榜、《联合报》小说奖等。

TOP目录

总序/1
不顾一切地朝建设“经济奇迹”的目标努力后,人们口袋里的钞票不断地增加,同时,我们环境的污染指数也不断增高,而大自然里的生物却快速地减少。
缘起/3
我在大自然中窥见宇宙与生命的奥妙,学到了谦卑、珍惜与感恩,但愿读者诸君,在读了我的书后,也开始学习自然观察与体验,从大自然中取得智慧与喜悦。这是我写书的最大目的!
长颈摇篮虫/5
大自然真是无奇不有,我们仅仅观察这种渺小的甲虫,就发现神奇完美的生命设计。它们如何把编造摇篮的巧妙智慧遗传下去,都值得我们深思与研究,而地球整个生态无尽完美的伟大设计及运作,就更让有智慧的人深深学到谦卑。
中国石龙子/31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阴阳相合是生命物种不绝的原动力,即使是单细胞生物以分裂生殖,染色体仍需经过配对与融合。所以在大自里,性是神圣的,只有脱离大自然太久远的生物,才会出现性的不正常。
千面怪客毛毛虫/41
毛虫虽然是一种较低等的动物,却把求生术发挥得淋漓尽致。每次面对它们,或新发现奇怪得令我不解的毛虫时,总令我对大自然生起无比的敬畏之心。
来自地狱的艳丽/71
对我这惯于欣赏大自然万事万物的人而言,蝴蝶的美丽来自天堂,而蛾类的艳丽则来自地狱。前者明艳令人欣喜,后者神秘恐怖,叫人不寒而栗;一个是天使,一个是魔鬼。
虎头蜂观察记/93
我正想后退,又有只虎头蜂飞临我的头顶,距我不过一两尺吧!那翅膀震动的嗡嗡声,听了叫我头皮发麻。
大头竹节虫/109
我听到一些极轻微的声音,轻得犹如金针落地,此起彼落地自周遭的林投树上传来。在我的经验里,这声音像是台湾大蝗啃食林投叶的声音。但是台湾大蝗在夜间通常是不活动的,如果这细小的声响不是来自台湾大蝗,那又会是什么昆虫呢?
紫啸鸫/129
一只紫啸鸫听见五色鸟幼雏嗷嗷索食的哭闹声,衔着虫子与蜈蚣来帮忙。显然,“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并非什么了不起的美德,只是人类远离大自然之后,变得自私,所以有劳圣人来提醒。
鹭鸶与我/137
我回头去看那片生机蓬勃的鹭鸶林,心中涌起了一股愤怒与悲伤:被人类逼至高山海角的野生动物,最后还是不能苟安。也许明年,也许后年,我再来时,树林或许已经消失,而那些鹭鸶鸟呢?

TOP书摘

虎头蜂观察记

虎头蜂虽然对人类构成威胁,但在大自然中,它在生态平衡上的角色却颇为重要,因为它的幼虫是靠吃食其他昆虫,尤其是毛虫而成长。虎头蜂的一生几乎大多花在捕捉毛虫来喂养幼蜂上,因此在一个虎头蜂巢半径几百米内,甚至一公里内,毛虫的数量会减至最低,而不会造成虫害。这点对大自然、对农业都非常重要,自古聪明的农夫就利用饲养虎头蜂来防治虫害。把虎头蜂这种天性发挥得最淋漓尽致的就是日本的农夫。

日本的农夫常在春天时,用蜂蜜引诱一种小型的黄虎头蜂前来吃,等它快“酒足饭饱”之际,将它捕捉,并用一根红丝线系在它的脚上,再放它回巢。

这时的虎头蜂由于吃得太饱,再加上丝线而影响了它飞行的速度,这正好让别有企图的农夫跟踪这只虎头蜂而找到刚筑不久的小蜂巢。

农夫用网将蜂巢连同虎头蜂一起捕回去,然后把蜂巢黏挂在蜂箱的顶部。从此这些虎头蜂就在蜂箱里安身立命,并替农夫除去果树上的害虫。

聪明的农夫在安置虎头蜂巢时,在蜂箱里放置了许多木屑。当秋天快到时,不断扩建的蜂巢,已渐达底部,虎头蜂会把木屑衔出弃置在蜂箱外,这时农夫看到木屑就知道收蜂的时间到了。农夫利用夜晚,把蜂箱的门关起并喷入浓烟。不久所有的成蜂全部昏死,然后取出蜂巢,剥取蜂虫蜂蛹,或煎或炸,邀来邻人亲友,温酒进补。

虎头蜂的生命力非常顽强。有一次,我随着昆虫学博士赵荣台先生和他的学生陆声山在野外研究中国大虎头蜂时,赵博士拍开学生袖子上的野蜂,使得蜂的头与身体分离了。但这身首分开的虎头蜂却丝毫未减其威力,蜇针依然不停地攻击。如钳子般的剪嘴仍然狠狠咬住衣服不放,这样的情形竟然持续了三十几个小时,如此顽强的生命力真教人又敬又畏。

也因为虎头蜂这种顽强不屈、凶猛无比的形象与天性,使得台湾许多庙宇在新神像开光时,都要在神像的腹里塞一只或三只虎头蜂。特别是武神,例如关公、钟馗、王爷等。一来使邪神不致入侵,二来增加其威猛。在嘉南的一些沿海地区,神像最多有塞入一百零八只虎头蜂者。

虎头蜂的毒液相当猛,因此许多想象力丰富的人将其与“以毒攻毒”联想在一起。于是以虎头蜂泡制药酒被认为可以治疗风湿、关节炎等,以一瓶高粱酒泡上十几二十只中国大虎头蜂,其单价可卖到七八百元甚至上千元。就是以其蜂蛹蜂虫浸泡者,售价也差不多。台湾有为数不少的职业捕蜂人,是靠捕虎头蜂而讨生活,他们捕捉虎头蜂的技巧也令人叹为观止。

他们最常使用的方法是激怒法:利用夜晚,在虎头蜂巢树下或附近,置一注满酒的大盆子,用探照灯近照盆内,让其反光映照蜂巢,然后开始骚扰蜂巢。

被激怒的虎头蜂倾巢而出,向着那看来像正在燃烧的酒盆俯冲。并向那酒面的反光射出毒液,想将它浇熄。毒液用尽之后,再向酒中直掠,欲用翅膀将之煽熄,结果掉入酒中而淹死。

几年前,我见过一对布农族兄弟用惯性惊扰法捕收黄腰虎头蜂。这种虎头蜂对持续性的刺激,会反应越来越冷淡,到最后甚至毫无反应、置之不理。他们在夜晚来到黄腰虎头蜂巢树下,用斧头敲击树木一阵,这时许多虎头蜂会在黑暗中沿着树干爬下来视察震源,当它们并没有什么发现后,就陆续返巢。于是布农兄弟又进行第二次敲击,虎头蜂又出巢沿着树干下来巡视,但这一次只爬到半路就回头了。如此反复敲击,虎头蜂出巡的距离越来越短,终至不再出巢。

这时哥哥就带着一个大布袋爬上树,用布袋将蜂巢套起来,把“大餐”整个提回去。这种方法只能用来对付像黄腰虎头蜂或黄脚虎头蜂这类较有惰性的,如遇到黑尾虎头蜂可就失效了。

最近一次,我在中部横贯公路看见一对父子用一种更简便的方法捕捉中国大虎头蜂:他们在离蜂巢十几米,蜂群的航道下放几盘苹果酒,虎头蜂被酒香吸引来而大饮美酒,这时他们就拿镊子,把欲死欲仙的昏蜂夹来泡酒。

不过两天,那巢嗜酒的中国大虎头蜂,全成了虎头蜂药酒。如一个旁观者告诫他的两个同伴所说:“你们看,酒啊,以后还是少沾为妙;不然就像这些凶猛的虎头蜂一样,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TOP插图


TOP 其它信息

装  帧:平装

页  数:160

版  次:1

开  本:16开

加载页面用时:78.125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