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中国专业的出版与数字出版产业门户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夜深沉/民国经典小说
夜深沉/民国经典小说


夜深沉/民国经典小说

作  者:张恨水

出 版 社:岳麓书社

丛 书:民国经典小说

出版时间:2014年06月

定  价:28.00

I S B N :9787807618393

所属分类: 小说  >  社会小说    

标  签:社会  小说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内容简介

落难孤女王月容幸蒙众人帮助,得成名角。眼见苦尽甘来,却因一点虚荣,误信纨绔公子甜言蜜语,从此身入火坑,欲逃不能。侠义男儿丁二和对月容一片痴情,却遭权势金钱拨弄,不仅鸳梦难圆,更被逼得家破人亡。苍茫大地,竟无一处可容身。夜深沉,情也深沉……

小说描写车夫丁二和与卖唱女王月容的情感纠葛,情节曲折,扣人心弦;挖掘人性,深刻透彻;男女主人公的心理刻划,尤为细腻。特别应该指出的是,“夜深沉”原是戏曲《霸王别姬》中“虞姬舞剑”的一段曲牌名,张恨水匠心独运地将这二胡琴曲贯穿小说始终,成为牵系男女主人公悲欢离合的纽带与情节发展的线索。不仅小说的多数场景都是发生在深沉的夜晚,而且小说的基调就是黑沉沉的清冷悲凉,“夜深沉”象征着丁二和与王月容命运的悲惨,揭示着社会的冷酷黑暗。就小说的构思巧妙、结构完整和人物塑造的丰满而言,《夜深沉》比之《啼笑因缘》是更胜一筹的。

TOP作者简介

张恨水(1895年-1967年),安徽人。原名心远,恨水是笔名。生于江西广信小官吏家庭.肄业于蒙藏边疆垦殖学堂。后历任《皖江报》总编辑,《世界日报》编辑。北平《世界日报》编辑。上海《立报》主笔,南京人报社社长,北平《新民报》主审兼经理,一九四九年后任中央文史馆馆员。一九一七年开始发表作品,一九五二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张恨水是著名章回体小说家,也是“鸳鸯蝴蝶派”代表作家。他一生创作了一百二十多部小说和大量散文、诗词、游记等,现代作家中无出其右者。其代表作有《春明外史》、《金粉世家》、《啼笑因缘》、《八十一梦》等。他不仅是当时最多产的作家,而且是作品最畅销的作家,有“中国大仲马”、“民国第一写手”之称。

TOP目录

自序
序言
第一回 陋巷有知音暗聆妙曲长街援弱女急上奔车
第二回 附骥止飘零登堂见母入门供洒扫作客宜人
第三回 多半日勾留闻歌忆旧增一宵梦寐移榻惊寒
第四回 委婉话朝曦随亲挽客殷勤进午酒得友为兄
第五回 茶肆访同俦老伶定计神堂坐壮汉智女鸣冤
第六回 焚契灯前投怀讶痛哭送衣月下搔首感清歌
第七回 腻友舌如簧良媒自荐快人钱作胆盛会同参
第八回 一鸣惊人观场皆大悦十年待字倚榻独清谈
第九回 闲话动芳心情俦暗许蹑踪偷艳影秀士惊逢
第十回 难遏少年心秋波暗逗不忘前日约雨夜还来
第十一回 甘冒雨淋漓驱车送艳不妨灯掩映举袖藏羞
第十二回 无术谢殷勤背灯纳佩多方夸富有列宝迎宾
第十三回 钓饵布层层深帷掩月衣香来细细永巷随车
第十四回 小别兴尤浓依依肘下遥看情更好款款灯前
第十五回 揉碎花囊曲终人已渺抛残绣线香冷榻空存
第十六回 遍市访佳人佯狂走马移家奉老母缱绻分羹
第十七回 妙语解愁颜红绳暗引伤心到艳迹破镜难圆
第十八回 忙煞热衷人挑灯做伴窃听夜阑语冒雨迁居
第十九回 顿悔醉中非席前借箸渐成眉上恨榻畔拈针
第二十回 带醉说前缘落花有主含羞挥别泪覆水难收
第二十一回 两字误虚荣千金失足三朝成暴富半月倾家
第二十二回 末路博微官忍心割爱长衢温旧梦掩泪回踪
第二十三回 仆仆风尘登堂人不见萧萧车马纳币客何来
第二十四回 翠袖天寒卜钱迷去路高轩夜过背烛泣残妆
第二十五回 难忍饥驱床头金作祟空追迹到门外月飞寒
第二十六回 绝路忘羞泥云投骨肉旧家隐恨禽兽咒衣冠
第二十七回 醉眼模糊窥帘嘲倩影丰颐腼腆隔座弄连环
第二十八回 倚户作清谈莺花射覆倾壶欣快举天日为盟
第二十九回 月老不辞劳三试冰斧花姨如有信两卜金钗
第三十回 事业怯重摧来求旧雨婚姻轻一诺归慰慈亲
第三十一回 朱户流芳惊逢花扑簌洞房温梦渗听夜深沉
第三十二回 虎口遇黄衫忽圆破镜楼头沉白月重陷魔城
第三十三回 入陷惜名花泪珠还债返魂无国手碧玉沾泥
第三十四回 归去本无家穷居访旧重逢偏有意长舌传疑
第三十五回 难道伤心但见新人笑又成奇货都当上客看
第三十六回 别泪偷垂登场艰一面机心暗斗举案祝双修
第三十七回 怀娠听歌事因惊艳变蓄谋敬酒饵肯忍羞吞
第三十八回 献礼亲来登堂拜膝下修函远遣拭泪忍人前
第三十九回 谈往悟危机樽前忏悔隔宵成剧变枕上推贤
第四十回 一恸病衰亲惨难拒贿片言惊过客愤极回车
第四十一回 立券谢月娘绝交有约怀刀走雪夜饮恨无涯

TOP书摘

夏天的夜里,是另一种世界,平常休息的人,到了这个时候,全在院子里活动起来。这是北京西城一条胡同里一所大杂院,里面四合的房子,围了一个大院子,所有十八家人家的男女,都到院子里乘凉来了。满天的星斗,发着浑浊的光,照着地上许多人影子,有坐的,有躺着的,其间还有几点小小的火星,在暗地里亮着,那是有人在抽烟。抬头看看天上,银河是很明显的横拦着天空,偶然一颗流星飞动,拖了一条很长的白尾子,射入了暗空,在流星消减了以后,暗空一切归于沉寂,只有微微的南风,飞送着凉气到人身上。
  院子的东角,有人将小木棍子,撑了一个小木头架子,架子上爬着倭瓜的粗藤同牵牛花的细藤,风穿了那瓜架子,吹得瓜叶子瑟瑟作响,在乘凉的环境里,倒是添了许多情趣。
  然而在这院子里乘凉的人,他们是不了解这些的。他们有的是做鞋匠的,有的是推水车子的,有的是挑零星担子的,而最高职业,便是开马车行的。其实说他是开马车行的,倒不如说他是赶马车的,更恰当一些。因为他在这大杂院的小跨院里,单赁了两问小房,作了一所马车出租的厂。他只有一辆旧的轿式马车,放在小跨院里;他也只有一匹马,系在一棵老枣子树下;靠短墙,将破旧的木板子支起了一所马棚子,雨雪的天气,马就引到那木板子下面去。
  他是老板,可也是伙计,因为车和马全是他的产业,然而也要他自己赶出去做生意。
  这位主人叫丁二和,是一位三十二岁的壮丁,成天四处做生意。到了晚上,全院子人,都来乘凉,他也搬了一把旧的藤椅子,横在人中间躺着。他昂了头,可以看见天上的星斗,觉得那道银河,很是有点儿神秘。同时,院邻皮鞋匠王傻子,大谈着牛郎织女的故事,大家也听得很入神。
  这时,在巷子转弯的所在,有一阵胡琴鼓板声绕了院子处走着,乃是一把二胡一把月琴,按了调子打着板,在深夜里拉着,那声音更是入耳。正到这门口,那胡琴变了,拉了一段《夜深沉》,那拍板也换了一面小鼓,得儿咚咚,得儿咚咚的打着,大家立时把谈话声停了下去,静静儿的听着。等那个《夜深沉》的牌子完了,大家就齐齐的叫了一声好,王傻子还昂着头向墙外叫道:“喂,再来一个。”丁二和还是躺在藤椅上,将手上的芭蕉扇,拍着椅子道:“喂,喂,王大哥,人家做小生意卖唱的,怪可怜的,可别同人家闹着玩。
  ”这句话是刚说完,就听到有人在门口问道:“这儿要唱曲儿吗?”那声音是非常的苍老。丁二和笑道:“好哪,把人家可招了来了。”王傻子道:“来就来了。咱们凑钱,唱两只曲儿听听,也花不了什么。喂,怎么个算法?”那人道:“一毛钱一支,小调,京戏,全凭你点。要是唱整套的大鼓,有算双倍的,有算三倍的,不一样。”说着,在星光下可就看到那人之后,又有两个黑影子跟随了进来。王大傻子已是迎上前去,丁二和也就坐了起来。看进来的三个人,一个是穿短衣的男子,一个是短衣的妇人,还有个穿长衣的,个儿很苗条,大概是一位小姑娘。王大傻子和那人交涉了一阵,却听到那妇人道:“我们这孩子,大戏唱得很好,你随便挑两出戏听听,准让你过瘾。”二和远远的插嘴道:“她唱什么的?都会唱些什么?”妇人道:“大嗓小嗓全能唱。
  《骂殿》、《别姬》、新学会的《凤还巢》,这是青衣戏,胡子戏《珠帘寨》、《探母》、《打鼓骂曹》,全成。”王傻子笑道:“怪不得刚才你们拉胡琴拉《夜深沉》了,是《骂曹》的一段。我们这儿全是穷家主儿,可出不了多少钱,你要能凑付,一毛钱来两支,成不成?”那人道:“呵,街上唱曲的也多哪,可没这价钱。我们今天也没生意,唱一会子该回去了。诸位要是愿意听的话,两毛钱唱三支,可是不能再加了。”王傻子回转身来,问道:“大家听不听,我出五分。”二和笑道:“我出一毛。”王傻子拍着腿道:“成啦!只差五分钱,院子里这么些个人,凑五分钱还凑不出来吗?”乘凉的人,这就同声的答应着:就是那么办罢。
  ……

TOP 其它信息

装  帧:平装

页  数:354

版  次:1

开  本:16开

加载页面用时:78.125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