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中国专业的出版与数字出版产业门户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旧巷斜阳(套装上下册)/民国经典小说
旧巷斜阳(套装上下册)/民国经典小说


旧巷斜阳(套装上下册)/民国经典小说

作  者:刘云若 著

出 版 社:岳麓书社

丛 书:民国经典小说

出版时间:2014年06月

定  价:65.00

I S B N :9787807618430

所属分类: 小说  >  情感/家庭/婚姻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好评推荐   [展开]

TOP内容简介

《民国经典小说:旧巷斜阳(套装上下册)》讲述了贫女璞玉,为奉养盲夫和一双幼子,做了餐馆的女招待,却和情深意重的客人警予日久生情,陷入情义两难的境地。随后,盲夫出走,情人别离。璞玉惨遭凌虐,被逼落入风尘,更遭丧子之痛。后幸运脱险,再遇警予,就在姻缘将成之际,失踪的盲夫突然出现。

TOP作者简介

刘云若(1903—1950),原名兆熊(一说兆麟),字渭贤,20世纪30年代天津著名的社会言情小说家。他少年时代就喜欢填词赋诗,短文多次在《东方时报》副刊《东方朔》上发表,长大后则长期在《北洋画报》《天风报》《东方时报》等发表文章及连载小说。

TOP目录

作者原序
第一回 衣锦人归风声动阊里还珠曲唱梦影落繁华
第二回 小楼花月夜叱燕嗔莺大道战争场拗莲捣麝
第三回 碧巷骋双车香尘迷路红楼窥半面止水生波
第四回 转怨即为恩难为人面将离翻乍合莫问骊歌
第五回 一唱荒鸡覆巢悲燕子重寻故辙薄命认桃花
第六回 花终坠溷北里别幽明絮已沾泥东风还上下
第七回 市井畸人买春挥涕泪烟花恶蠹争霸战玄黄
第八回 魔窟幻沧桑蛾眉历劫羊车追落絮鸿爪留泥
第九回 乔木故家赤凤调飞燕好春疑梦梨花聘海棠
第十回 隔水撷芙蓉东风有意登仙伴鸡犬中馈无心
第十一回 白发见花羞掌珠暗寄青楼回梦冷玉笛初闻
第十二回 柳暗花明云端排雁阵蛛丝马迹山外送琴声
第十三回 陋巷问残花凄凉夜话高轩遇大户邂逅交期
第十四回 肝胆出风尘蛾眉脱劫姻缘怀故剑侠骨盟心
第十五回 月来云破恩冤了一生水断刀抽功罪疑千古
第十六回 飞鸟有高心狂风吹落全牛无近目妙绪偷传
第十七回 得失幻须臾拾金不昧去来成往事倚玉难期
第十八回 人面依稀旧曲翻新怨花开造次小白间长红
第十九回 转绿回黄旧盟圆墓上看朱成碧别调起琴边
第二十回 无风起絮历乱舞春烟止水流花徘徊疑月影
第二十一回 薄情挥痛泪怨转成恩至性幻痴心星恩替月
第二十二回 白发心孤殷勤寄怜女红鸾星动宛转赋宜家
第二十三回 老妓脱风尘繁华一梦新人投水月绮绪三生
第二十四回 空原是色明镜照鸳鸯梦也能真锦衾收涕泪
第二十五回 黄衫义重一拜岂酬恩白水风高万言难却聘
第二十六回 烽火警良宵弦僵锦瑟残雪思旧岫泪洒红丝
第二十七回 重逢冤业得宝漫成歌绝念音尘寻芳宁有意
第二十八回 悔过知非佳人敦琴瑟杀机肇祸君子远庖厨
第二十九回 回首百年身天刑有赦樱心终世恨尘梦难醒
第三十回 无福鸳鸯天荒寻住迹有情离别旧巷剩斜阳

TOP书摘

话说在这正是深秋的清晨,料峭寒风,似乎比冬天还冷,有钱的人向来对气候变化很少感觉,此际身眠锦帐,怀拥美人,自然不会知道这初寒的滋味。只有一般需要工作的穷人,清早行在街上,把这冷风全部接受,他们不只因为尚着单衣,身上觉冷,而且想到寒衣尚陷于质铺之中,不知是否有拯拔出来的希望。再想天公已下了第一道警告,暗示转瞬便是小雪大雪,小寒大寒,一道道的催命符,相继而来.这无情的严冬,将要如何度过?想起去年所受苦楚,连心里都冷起来。
  在这时候,凡是穷人,几乎个个有这感想。
  但有一个地方,虽然居民一样的穷,但心里不但不一样的冷,而且特别的倒发了狂热。这地方在城西南大道的贫民窟里,有条大酒缸胡同,短短的小巷,窄得几乎不能两人并行。巷内约有七八家人家.都是土房,内中只路西有一座较大的房子,房顶上盖着碎瓦,墙上涂着青灰,虽也颓败不堪,但因是巷中独一无二的灰瓦房,在一群土房中,就显得鹤立鸡群,大有贵族气概。不单表面如此,实际住在这灰瓦房里的人,也较为贵族化。这巷中因完全住的是贫民,照例房租按天缴纳。土房每间一天只十五枚铜元,灰瓦房一天却要二十八枚,由此可见两种房户的身份,竞相差一倍了。我这作书的有些势利眼.觉得那土房中人不值得一谈,才专把笔墨伺候这灰瓦房中人物。
  这院中共有七个单间小屋,在院子中央秽土积成的小山周围,却只放着六具作做用的行灶,可以表明只住有六家人家。但并非有一间空间,而立在院中称为首户的厨师黄三,因为在一家中学堂里包饭.进项很多,就独占了北面向阳的两间房子。在黄三旁边的一间,是卖鲜花的赵大头夫妇住。东面两间,一间住着个拉洋车的鼻子王,一间住着马寡妇。这鼻子王因为鼻子太大,所以绰号叫大鼻子,但不知怎的被人把“大”字省去,简称鼻子。他原在一家公馆当差,因和一个女仆勾搭上了,被主人看破,双双被辞。二人就赁房同居,鼻子王改行拉车,养活他的姘头。至于那马寡妇,却是一家小康人家的媳妇,丈夫死了不久,她空房难守,闹得风声很坏。公婆劝她改嫁,她又不肯.又加上娘家没有亲人,公婆也不是明理的,只图眼前清净,就把她赶将出来,在外另住,每月给一点生活费。她又托人在恤务会补个名儿.每月领一块多钱,对付着生活。房中常有男人盘踞,据她对人说是娘家兄弟,但这兄弟却常停眠整宿,因此每惹黄三的老婆讥骂,马寡妇也不在乎。西面的一间,住着在饭馆作跑堂的刘四,失业已然很久,可是他一妻二女,全是饱食暖衣,不露穷相,并且还聘请了一位在落子馆的教师,教给女儿唱戏。外面都说刘四在外面作了白钱,干着胜箧营生,但没人能够证实。刘四本人又成天嘻嘻哈哈,对街坊十分和气,人缘既好,人们也就不考察他了。另一间却住着姓韩的母女二人.母亲已是五十多岁,女儿名叫巧儿,年方十八,生得很有姿色。母女都给一家军衣庄作外活,颇能温饱。巧儿还有些微积蓄,每月贴给刘四一块半钱,和他的女儿一同学戏,因为天性特别聪明,已经学会好几出了。这是院中大致轮廓,先行表过。
  再说这一天早晨,院中忽然特别热闹起来,比平常预备过年还来得紧张。因为刘四有个外甥女儿,当初也在这院中随着刘四夫妇长大,十四岁学会唱大鼓,十五岁进了班子,就红起来,赚了二年钱,就遇着一户好客人,是什么路局的科长,看中了她,花钱娶了去。她竞大有帮夫运,嫁过去不到半年,丈夫被调到陇海路任职,她也跟去,一晃儿二年多,她丈夫已升了处长,十分阔气。最近她丈夫因有公事回到天津.她也随来,住在旅馆里。刘四听见信,跑去瞧看,那外甥女,是非常念旧,不但给了他很多钱,还要回到舅父家中,看看儿时旧侣,就定在这天早晨九点钟来。
  院中邻居一听这消息,立刻人心大为浮动。黄三、赵大头和韩家母女.都是院中老住户,和那外甥女儿是熟人,脑中都以为那阔太太顺着手缝能掉金子,希望能从她身上得到好处。韩巧儿从小时和那外甥女儿常在一处玩耍,一起去捡煤核,又亲见她脱下破烂衣服,换上绸缎.戴上珠翠,一向在脑中有极深的印象,这时自然希望看看那侣阔成什么样儿。而且就连一向没见过那外甥女儿的新邻居,也似乎觉得院中来了贵人,于自己有无限光彩,盼望能够巴结上这阔太太,沾一点阔气儿。于是满院里的人,从昨夜晚上,听见刘四宣布了喜信,几乎全少睡了半夜的觉。赵大头的老婆,逼着男人上当铺赎出那件假华丝葛的大棉袄。赵大头正值手头没钱,又因还不到穿大棉袄的节令,只答应替她赎夹袄。他老婆因为夹袄是斜纹布的,没有亮光,怕被阔太太看不起,直和赵大头吵了一夜,结果,赵大头在清晨便扛了仅有的两幅棉被,上当铺去了。鼻子王的姘头,在前月因为丢了两根柴禾.和赵大头老婆打了个头破血出,一直仇人似的,没有说过话。但今日却因为想赊两朵白兰花戴上,好在阔太太跟前显显漂亮,竞虚心下气地和大头老婆说了一阵好听的。哪知赵大头老婆记着前仇,给她来了个没面子,气得那姘头回去,把鼻子王骂了一顿,逼他立刻出车。在九点前最少送回两角钱来。那马寡妇却从夜里就自对着镜子。把个徐娘脸儿,用线绞得光光亮亮,但用力太重,竟把脸皮绞破了一块。又把头儿梳得紧紧绷绷,消消停停的。早早熨帖好了十年前的嫁衣.从天刚亮就穿好了。在房里对着镜子左瞧右照,身上有个土珠儿也得掸掉了,衣上有个浅皱纹也必烙平,而且怕粉落了,每隔十几分钟。便重擦一次,没到八点钟,她面上的粉已有半寸厚了,偶一皱眉,粉忽然成片的掉,她只好重新涂抹,再作端详。最后可觉得毫无遗憾.可以叫太太看得入眼了,哪知无意中忽一低头,瞧见脚上一双青缎鞋.已经沾满泥土,和地皮同色,便不由大为恼丧,痛恨她那冒牌的娘家兄弟,早就叫他买鞋,直耽误到今天,还没买来,这可怎么好?为难半天,想出了主意。’就拿了个茶碗,去到黄三房里,讨些烧酒,想借酒的力量,把旧鞋拭出本来面目,变为新鞋。扭扭摆摆的.作着向来穿新衣服逛街时的卖俏姿势,出了房门。
  ……

TOP 其它信息

装  帧:平装

页  数:912

版  次:1

开  本:16开

加载页面用时:78.125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