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中国专业的出版与数字出版产业门户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春明外史(套装上下册)/民国经典小说
春明外史(套装上下册)/民国经典小说


春明外史(套装上下册)/民国经典小说

作  者:张恨水 著

出 版 社:岳麓书社

丛 书:民国经典小说

出版时间:2014年06月

定  价:65.00

I S B N :9787807618379

所属分类: 小说  >  情感/家庭/婚姻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好评推荐   [展开]

TOP内容简介

《民国经典小说:春明外史(套装上下册)》是张恨水先生著名的代表作之一,通篇以爱情为主线,同时广泛描写党、政、军、警、学、商各阶层的生活动态,情节生动,活灵活现,引人入胜。男主人公杨杏园寄寓北平,以卖文编报为生。他结识了青楼雏妓梨云,两人情投意合,刻骨铭心。不幸梨云因病而亡。才女李冬青,亦与杨杏园有深厚感情,经过一段复杂的感情纠葛,李冬青终因身有隐疾,佳期难成,黯然奉母南下。而杨杏园则因“文人病”缠身,吐血而亡。

TOP作者简介

张恨水(1895年-1967年),安徽人。原名心远,恨水是笔名。生于江西广信小官吏家庭.肄业于蒙藏边疆垦殖学堂。后历任《皖江报》总编辑,《世界日报》编辑。北平《世界日报》编辑。上海《立报》主笔,南京人报社社长,北平《新民报》主审兼经理,一九四九年后任中央文史馆馆员。一九一七年开始发表作品,一九五二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张恨水是著名章回体小说家,也是“鸳鸯蝴蝶派”代表作家。他一生创作了一百二十多部小说和大量散文、诗词、游记等,现代作家中无出其右者。其代表作有《春明外史》、《金粉世家》、《啼笑因缘》、《八十一梦》等。他不仅是当时最多产的作家,而且是作品最畅销的作家,有“中国大仲马”、“民国第一写手”之称。

TOP目录

前序
后序
续序
第一回 月底宵光残梨凉客梦天涯寒食芳草怨归魂
第二回 佳话遍春城高谈婚变啼声喧粉窟混战情魔
第三回 消息雨声中惊雷倚客风光花落后煮茗劳僧
第四回 勤苦捉刀人遥期白首娇羞知己语暗约黄昏
第五回 选色柳城疏狂容半夕销魂花下遗恨已千秋
第六回 萍水约双栖非鸡非鹜钗光惊一瞥疑雨疑云
第七回 寂静禅关奇逢讶姹女萧条客馆重币感花卿
第八回 佛国谢知音寄诗当药瓜棚迟晚唱咏月书怀
第九回 事出有因双姝通谜语客来不速一笑蹴帘波
第十回 我见犹怜孤灯照断雁谁能遣此深夜送飘茵
第十一回 窥影到朱门高堂小宴听歌怜翠袖隔座分香
第十二回 出谷佩蛾眉藏珠自赎分金快月老沽酒同倾
第十三回 设筵开场歌台真灿烂典衣终曲舞袖太郎当
第十四回 绮语道温存闻香止步晚妆悲薄幸泣粉成痕
第十五回 沦落相逢沾泥同惜絮缠绵示意解渴暗分柑
第十六回 欲壑空填花丛迷老吏坠欢难拾宦境困英雄
第十七回 目送飞鸿名花原有主人成逐客覆水不堪收
第十八回 私语腻闲人情何绵密良宵留荡子乡本温柔
第十九回 垂泪还珠归程添怅惘忍心碎束好梦渐阑珊
第二十回 纸醉金迷华堂舞魅影水流花谢情海咏归槎
第二十一回 斗室迎仙频来四海客瓣香却病聊赠一枝梅
第二十二回 满面啼痕拥衾倚绣榻载途风雪收骨葬荒邱
第二十三回 拈韵迎春诗情消小恙放怀守岁旅感寄微醺
第二十四回 新句碧纱笼可怜往事锦弦红袖拂如此良宵
第二十五回 破屋疏龛空名传胜迹荒城古刹幸遇晤芳姿
第二十六回 奇句写情怀攫羊似虎锦屏漏消息打鸭惊鸳
第二十七回 梦感前尘填词防旧雨书还故主铸错得新诗
第二十八回 惜玉笑量珠舞衫扑朔献花同染指捷径迷离
第二十九回 临水对残花低徊无限倚松邻瘦竹寄托遥深
第三十回 不辨雌雄混战娘子队语无伦次同结女儿盟
第三十一回 稚子无家依人侪郑婢名姝雅集顾曲学周郎
第三十二回 顾影自怜漫吟金缕曲拈花微笑醉看玉钩斜
第三十三回 猜得之子踪名藏字里勘破美人计金尽床头
第三十四回 斗酒只鸡凄凉祭绿野闲花野草惆怅悟青衫
第三十五回 流盼属新知似曾相识听歌怀故国无可奈何
第三十六回 金屋深藏银灯摇艳影魔城自陷锦字惜华年
第三十七回 玉臂亲援艳诗疑槁木珠帘不卷绮席落衣香
第三十八回 消恨上红毡人胡不醉断恩盟白水郎太无情
第三十九回 深巷逐芳踪投书寄爱华筵趁余兴击鼓催花
第四十回 等到酸心频吟梅子令何堪寓目先苦女郎身
第四十一回 指点画中人神传阿堵纷腾诗外事典出何家
第四十二回 彻夜搜枯肠文章有价因时辟利薮名士无虚
第四十三回 促膝快谈灰心悲独活临风品茗冷眼羡双修
第四十四回 对影三人夕阳无限好依山一笛高处不胜寒
第四十五回 远道供山珍百朋相锡下厨劳素手一饭堪留
第四十六回 卜宅近芳邻喜环碧树迎秋有乐事约种黄花
第四十七回 学尚涂鸦短钉空摘句功成喝彩旦夕自寻香
第四十八回 鬻画分金割爱助膏火读书补拙勉力答琼瑶
第四十九回 淑女多情泪珠换眷属书生吐气文字结姻缘
第五十回 酒食情人掷金留笑去脂粉地狱微服看花来
第五十一回 同谢解囊人还劳白发笑看同命鸟惋惜青春
第五十二回 一束结金兰缘订来世四言留血泪誓守今生
第五十三回 永夜离怀心悲将满月斜阳古道肠断独归人
第五十四回 纳礼典轻裘为花请命论交关盛馔按日传餐
第五十五回 限刻夺诗魁风流前辈连宵制菊选笔墨闲人
第五十六回 大典繁陈攫金胜竹叶新章急就挥汗颂梅花
第五十七回 四壁鼓吹同欣加冕日一堂椅案不是读书天
第五十八回 大好少年身转同脂粉可怜旧舞地来阅沧桑
第五十九回 里巷荒芜蓬门惊枉驾风尘落拓粉墨愧登场
第六十回 事不由人冲寒谋去路饥来驱我坠溷误前程
第六十一回 拥絮听娇音惺忪温梦煨炉消永夜婉转谈情
第六十二回 枕上托孤心难为妹妹楼头拼命意终惜卿卿
第六十三回 气味别薰莸订交落落形骸自水乳相惜惺惺
第六十四回 已尽黄金曲终人忽渺莫夸白璧夜静客何来
第六十五回 空起押衙心终乖鹣鲽不须京兆笔且访屠沽
第六十六回 成竹在胸有生皆皈佛禅关拥雪僻地更逢僧
第六十七回 对席快清谈流连竟日凭栏惊妙舞摇曳多姿
第六十八回 心隔蛮弦还留芳影在目空螳臂起舞剑光寒
第六十九回 宽大见军威官如拾芥风流关国运女漫倾城
第七十回 声色相传儿原跨灶物锱铢计较翁是惜财人
第七十一回 妙手说贤郎囊成席卷壮颜仗勇士狐假虎威
第七十二回 飘泊为聪明花嫌解语繁华成幻梦诗托无题
第七十三回 慷慨结交游群花绕座荒唐作夫妇一月倾家
第七十四回 描写情思填词嘲艳迹牺牲色相劝学走风尘
第七十五回 辛苦补情天移星替月殷勤余恨史拊掌焚琴
第七十六回 入户拾遗金终惭浙脸开囊飞质券故泄春光
第七十七回 颊有遗芳半宵增酒渴言无余隐三字失佳期
第七十八回 一局诗谜衙容骚客集三椽老屋酒借古人传
第七十九回 妙语如环人情同弱柳此心匪石境地逊浮鸥
第八十回 满座酒兴豪锦标夺美一场鸳梦断蜡泪迎人
第八十一回 药石难医积劳心上病渊泉有自夙慧佛边缘
第八十二回 一榻禅心天花休近我三更噩梦风雨正欺人
第八十三回 柳暗花明数言铸大错天空地阔一别走飘蓬
第八十四回 爽气溢西山恰成美眷罡风变夜色难返沉疴
第八十五回 落木警秋心吟持绝命抚棺伤薤露助哭轻生
第八十六回 旧巷吊英灵不堪回首寒林埋客恨何处招魂

TOP书摘

他们正在这里软语缠绵,只听见哗啦啦一阵响,好像打翻了许多东西。接上又是一阵叫骂的声浪,院子里外就闹成一片。梨云脸都吓变了色,两只手紧紧的握着杨杏园的手,把她一句苏白急出来了,只是说“骇得来”。杨杏园生怕出了什么缘故,也是呆呆的望着。却是阿毛进来说:“不要紧,客人闹房间,一会子就好了。
  杨老爷何不出去看看,倒是一出好戏。”杨杏圄听了这话,当真站在院子里看。只见对面房间里,门帘子也撕下了,窗户也打掉了,有三四个穿军衣的马弁,正把刚才看见的那个福建人,按在地下,要撕他的下衣。这旁边站了一个二十多岁的华服少年,脸子倒生的白净,他操着一口天津话,在那里乱骂,说道:“好兔崽子!我把你这死王八羔子当个人,你反割起九爷的靴腰子来。你也不给我打听打听,九爷是谁?可是你好欺负的!我不给你家伙瞧,你也不知道九爷的厉害。”说着,就对班子里的人说:“我收拾了他,再来收拾你们这班龟爪子。你先去给我买一筒蜡来,我要给这兔崽子尝尝洋蜡的味。”这时,这个福建人,被三四个马弁按在地下,又哭又喊。听见说要给他洋蜡尝尝,心想无论是否打口里吃下去,总有点不好尝,这一急非同小可,不由得拼命的叫起救命来。正在这难解难分之际,外面跑进一个二十多岁的妇人来,这人穿一身不中不西的衣服,满头的头发烫着刺猬似的,毛蓬蓬的一团。她听见那福建人叫救命的声音,不由分说,走上前来,就将那华服少年抓住,说:“我也不要命了,和你拼了罢。”这华服少年,虽然是个男子,身子本来淘得虚了,加上这个妇人,又是拼了命的,如何吃得住,一个不提防,被那妇人推在地下。那妇人趁势想过去将少年按住,那’少年来一个鲤鱼跌子势,抓着妇人的衣服一跳,跳起半截身子。但是妇人两只手,已按在少年的肩膀上,往前一推,两个人又纠住一团。
  那几个马弁,只得放了那福建人,前来解围。那福建人又过来给那妇人助阵。这六七个人,走马灯似的,在满屋子里打得落花流水。这班子里的龟奴鸨母,哪里敢过来劝。约莫有十分钟的工夫,一阵皮鞋响,有七八个护兵和一个三十多岁的汉子,抢了进来。那汉子喝护兵,把打架的人劝开,对着那少年喝道:“好东西!你又在这儿闯祸。”就将那少年痛骂了一顿。这时那妇人披了头发,坐在地上,带哭带骂,只是说:“脸也丢尽了,命也不要了,要和他闹到老帅那里去,拼他一拼的。”那福建人坐在一张沙发上,喘息着一团,对那妇人道:“不要紧,现在八爷来了,我们夫妇专请八爷发落。”便对那汉子道:“我对你们令弟,没有什么错处。他今天在这种地方,这样羞辱我们,叫我们怎样混?”说着呜呜的哭了起来。那汉子道:“你别哭,都是咱们老九不好。咱们是好朋友,决不能够叫你吃亏。我设法子替你找个缺,情亏理补就得了。”那福建人听了,给他找个缺,心里一喜,和那汉子请了一个安。揩着眼泪笑道:“那末,要请八爷快点发表才好啊。”杨杏园看见这爪J隋形,料着没有事了,仍就回到梨云屋子里去,因问阿毛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阿毛道:“这也是玉凤不好。那个年纪轻的,人家都叫他秦九爷,是秦八爷的兄弟。他在玉凤身上实在是花钱不少。”杨杏园道:“哪个八爷?”阿毛道:“就是你们常说的秦彦礼。”杨杏园道:“啊,这九爷是他的令弟。今天怎样打起来了?”阿毛道:“那个长子福建人程武贵,他原是个老边务,从前总是他陪着九爷来。近来几天,这福建人忽然和玉凤发生关系起来,就不和秦九在一处走了。偏是事要发作,今天程武贵来的时候,小秦打电话到他家里去找他,他太太亲自接的电话,说是这里来了。小秦就打电话与玉凤说话。玉凤要是说在这里,以他老边务的资格而论,一个人来走走,也不算什么,她又偏说不在这里。谁知这小秦放心不下,过了一会,他又叫马弁假托旁人的名字,打了电话来问。恰好是程武贵亲自接的电话。小秦看见这个情形,以为玉凤和福建人勾通了,把他当冤桶。
  年纪轻的人,这一股子酸劲,怎样捺得住,所以他就跑着来打架了。
  那个妇人就是程武贵的太太,说是她还有外号,叫什么‘一块钱’。
  后来带许多护兵来的,那是九爷的哥哥,天字第一号的红人秦八爷。”杨杏园道:“他怎样知道这里打架?”阿毛道:“也都是班子里私自打电话找来的救兵。
  要不是他们来得快,这福建人还有得吃苦呢!”杨杏园道:“我说这福建人好像见过哩,原来是他啊。这一出戏,叫我倒足足看了一个钟头。
  时候不早了,我要走了。”梨云听见说他要走,便在衣架上,硬把杨杏园的帽子抢在手里,背着手拿在身子后头,笑着说道:“你办的差事,第一天就要请假!”杨杏园操着那半生半熟的苏白说道:“慢慢交哟!”再要说第二句,已经说不上来。梨云笑道:“你这个苏州话,谢谢罢。
  我看见许多北边人,没有游到三天胡同,就要说苏州话,僵着一块舌头,说得人怪肉麻的。你何必也学这个怪样子。”杨杏园笑道:“那末,以后免除了罢。
  可是我办事的时候到了,我要走,望你准我请一天假。”梨云拉着杨杏园的手道:“我今天许你走,你明天可不许失信。”杨杏园连答应几个“是”,便伸手去接帽子。梨云道:“你别忙,我替你戴,你且坐下来。”杨杏园只得坐下,梨云便紧紧的靠着杨杏园站着,取下头上的小牙梳,给杨杏园理头上的分发。杨杏园的鼻尖,正擦着梨云胸面前的衣服,只觉得柔情荡魄,暗香袭人,未免心涉遐思。
  梨云把他的头发理好,他还是呆呆地坐着。梨云笑道:“你在想什么?早就急着要走,这会子又不忙了。”杨杏园省悟过来,不觉一笑,便四处找帽子。梨云问找什么,他说找帽子。梨云对她的娘姨笑道:“你看,这人难道疯了,头上戴着帽子,倒四处去找。”杨杏园一摸,可不是帽子在头上吗?不觉哈哈大笑,也没有工夫再去和梨云纠缠,匆匆的就到报馆里来。
  ……

TOP 其它信息

装  帧:平装

页  数:984

版  次:1

开  本:16开

加载页面用时:62.4988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