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读画记:钱红丽读画随笔
读画记:钱红丽读画随笔


读画记:钱红丽读画随笔

作  者:钱红丽 著

出 版 社:福建教育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0年02月

定  价:26.00

I S B N :9787533453114

所属分类:   

标  签:中国文学-散文  中国文学  文 学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内容简介

奇画共欣赏,疑义相与析。

本书为女作家钱红丽的读画随笔集。评画论人,随性自然;谈中论外,才情尽显。出入古今令人叹其广博,飘然物外令人叹其超脱,有时华丽毕现,有时点到即止,笔底流露出来的那种人性的骄傲更使人折服。

TOP作者简介

钱红丽,又名钱红莉,七十年代出生,安徽枞阳人,九十年代初开始写作,出版有《华丽一杯凉》、《低眉》、《风吹浮世》、《诗经别意》等,现居合肥,供职于《安徽商报》

TOP目录

序 不似之似车前子
自序 与时代保持距离钱红丽

上阕
被误读的唐寅
芙蓉独自芳
纸上影,身外人
笔底明珠无处卖——我看徐渭
从朱耷到八大山人
用情笔墨之中,放怀笔墨之外
人生从61岁开始——我看郑燮
虚谷的猫真肥
哪见文字锅里煮
回到本原——以《护生书画集》为例
李苦禅的烟火日常
仕女青与修女白——关于林风眠
潘玉良的两级台阶
一生半累烟云中——作为职业画家的陆小曼
中国年画
中国刺绣
中国木雕

下阕
比亚兹莱的审美颠覆
海子的瘦哥哥——凡·高
列维坦的圆舞曲
苹果绿的夏加尔
邪与媚——关于浮世绘
风的画家中岛洁
珠蕴椟中,有宝光外熠
东山魁夷的梦幻和虚无
从柔软到巫气
她的画在流泪——重读弗里达

TOP书摘

被误读的唐寅
民间传说多半夸张离奇,不可信——用在唐寅身上不过如此。现实是残酷的,它可以把风流才子唐伯虎还原成一个仕途屡屡不得意而人生潦倒的唐寅。岁月也是一面铜镜,往前一站,即刻打回原形,它从来不崇尚虚构和夸张。
跟朱耷一样,唐寅十几岁就会吟诗作赋,做父亲的,当然欣喜若狂,唐家虽有点小财余富,但在明朝,一个经商之家根本没有什么社会地位可言,甚至,相当地被人看不起。那个时代的人的最高理想,总脱不了科举入仕这一途。这是唯一的体面的往上走的生活方式。唐寅也还争气,弘治十一年,他去参加应天府乡试,高中第一。那年,唐寅29岁,他的好友文徵明却落第了。主考官梁储在读唐寅试卷时赞道:“士固有若是奇者耶?解元在是矣!”所谓“解元”,也就是第一的意思。29岁的唐寅小试牛刀,正当春风得意,但是,若他的行为稍微谨慎些,在应天科考后,尽快赶往京城,潜心求读,以备来年会试。可他偏又是不甘寂寞之人,加上又与一同来京赶考的江阴巨富之子徐经居在一起——姓徐的吃喝玩乐惯了,进京会试且还带了6名戏子。徐经认为,能否进入仕途,文章学问固然重要,更重要的是要赢得权贵的赏识,因此整天奔走于豪门显贵之间。那么,徐经与唐寅一起,常常骑着高头大马招摇过市,受到其他应试举子的妒恨在所难免,甚至在朝廷其他大臣中也引起了非议。会试主考官是程敏政和李东阳。两人皆饱学之士,试题出得冷僻,很多应试者答不上来。其中有两份试卷,不仅答题贴切,且文辞优雅,使得程敏政脱口而出:这两张卷子一定是唐寅和徐经的。就是程敏政的这一声吼,使得三个人的命运从此改道,以致招来牢狱之灾。程敏政的这一声吼,就给平时妒恨他的人抓住了把柄,暗暗给明孝宗上了一道奏章,弹劾程敏政受贿把试题泄露给唐寅和徐经……
无辜的三个人被押入寺狱,派专人审理。入狱后经不起严刑的徐经竟然招了,后来几经周折,总算查清,出狱后的程敏政郁郁而死。仅仅半年时间,原本春风得意的唐寅从浪尖一下坠入无底深渊,从此绝了仕进之心。
一个男人受到事业的打击后,一般不会呆在家里闭门思过,他必须走出去。唐寅也不例外。他决定向司马迁学习,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抛开一切烦恼作千里壮游之行。弟弟唐申年岁尚小,他给好友文徵明写一封信,托他照顾年幼的弟弟。弘治十三年,唐寅离别家乡苏州吴县,开始了云游之旅。待他盘缠用尽回到吴县,妻子与其大吵一架,随后绝尘而去,而家物早已被变卖一空……
这次千里壮游,虽没有使唐寅步上司马迁那样的发奋著作的道路,但毕竟踏过名山大川,胸中自有千山万壑,加上天生的才气,也使得他日后的绘画有了别人所没有的不甘不平的气魄。
又是一个仕途断送而成全了才名的例子。郑板桥如此,朱耷如此。在那个时代,有成千上万名地方小官——唐寅的人生若顺利一点,在历史的长河里,怕早已被淹没,正因为人生的不顺,倒真正成全了他。古人说的“文章憎命达”,就是这个理。这里的“文章”,是广义的,按照我的理解,应该指才华。逆境最能激发一个人的才华,过于顺达的人生,反而对人是一种额外的摧残,那些埋伏的才华因没有被激发而过早地衰残,实在匪夷所思。
唐寅的山水画过于凝重厚实,乍看去,有一种压抑感,那些高山仿佛一道道屏障,遮蔽了远望的视野,一重又一重,只偶尔一座桥,三两茅屋,屋里有人,只两个,在下棋,让人无端想起一句诗:“天公无语对枯棋”。我觉着,这些画大抵都是唐寅心境的缩影。甚至,他会把一架土灶画在深山里,干什么?煎药。这个粗活当然是小书童在做着,主人则端坐于虬曲苍松下念佛……我一眼看去,就知道这个主人的心,是非常不安静的,他的心始终受着伤,即便躲在世外,也是郁郁累累。可见,唐寅没忘那些俗世的纷扰。他一颗心依然是向着仕途的,是夜深人寂的不甘在一点点地催促着他,追赶着他,像赶着一群羊涉险经过漫天大雪。正是因为心不静,人到中年的唐寅好了伤疤忘了痛,又错走了一步棋。一段幕僚生涯使得他的元气大伤。
一天,江西宁王朱宸濠突然派人携带礼物聘请唐寅和文徵明到宁王府作画。文徵明推病不去,45岁的唐寅不甘于终生埋没于闾巷之问,以为是一次好机会,便乐滋滋抱着美好的理想即刻坐船去南昌,做起了宁王府的幕宾。但,事过不久,就觉察到宁王为篡夺皇位而结党营私的阴谋,他才猛然想起14年前于官场摔的那一跤何其恐怖,就这么越想越怕,越怕越想,且寻思脱身之计,但又不敢明言辞呈——只好学古人于危难时装疯卖傻,甚至在大庭广众之中赤裸身体而不知羞耻。宁王见他如此丑态,以为他真疯了,便将其打发回乡。

TOP 其它信息

页  数:133页

开  本:16

加载页面用时:78.1255